chapter176

    安静的病房里,乔夏羽睡得别样的安静,一张小脸刹白刹白的没有一丝血色,陪衬着蓝白相间的被褥,说不出的娇弱,可怜,让人看着心跟着抽紧发疼。

    床榻边上,坐着一道雕塑一般的身影,他穿着大号的病服,脸上布满疲倦,身上伤痕处处可见,宽阔的额际缠了一圈白布,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很虚弱,唯有那双深邃如夜的眼睛熠熠发光。

    权澈不知道在这里坐了多久,三个小时,五个小时?不知道,但是,他要看见她醒来,他要让她醒来第一个看见的是自已,她有任何病危他要第一个发现,因为那种身体被抽空的感觉,他再也不要经历。

    “权总,你去休息一下吧!由我们来照看乔小姐。”保镖阿灿轻声进来。

    “不用。”权澈沙哑启口。

    “可是医生建意你休息,因为你身上的伤势也不轻啊!”阿灿替他担心。

    权澈摇摇头,只要看见床上那纤弱的人儿,他就不知疲倦,忘记了一切伤痛,替她挡得那一刀差点失去他一只手,但是,他庆幸自已握住了,否则,那一刀真得要了她的命,所幸她的伤口不伤,没有伤到要害,否则,他这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已。

    她怎么能有事?他说过要和她领证的,他要她成为自已的合法妻子,怎么能失言?

    “要不要通知老爷他们?”阿灿轻声问,心想老板可能忘记了。

    “暂时不用。”权澈拧了拧眉,如果通知了父亲,那小乖也一定会知道,他希望这种绝望的心情让他一个人先承受,至少要确定她安全了,才告诉他们。

    中午,窗外的暖阳洒进来,点点落在乔夏羽的手背上,晶莹的肌肤像是凝脂般,透着一股生气。

    权澈的目光酸涩,却并没有一丝懈怠,他仿佛看了这张脸看了几千年之久,不会生厌,不会疲倦,只要看着,心就平静。

    一丝轻微的沙沙声响起,是布料微微翻动的声音,权澈看到乔夏羽的手动了动,过了一会儿,她的睫毛颤悠悠的抖了抖,然后,徐徐打开了。

    明亮的光线下,她有些不适应的又闭合了下,再睁开,青烟色的眉下,一双水眸透着虚弱之色。

    权澈的心急跳了两下,这一刻,如释负重,这一刻,欣喜若狂,他毫不掩饰自已为她所表现出的担心与心疼。

    “醒了?”轻柔的语气,透着小心翼翼。

    乔夏羽眨了眨眼,好像迷茫中不知身在何处,眨了好几次眼,终于,她迷糊的眼帘映入一张憔悴的俊脸,霎那,她不顾痛疼挣扎着要起身,急忙道,“权澈,你怎么样?你没事吧!”

    权澈伸手,紧紧的握住她被子里的手,眉宇温柔的掀起,“我没事。”

    乔夏羽这才松了一口气,放心的躺在被子里,倏然,查觉到自已昨晚所做的事情,她羞红了脸,昨晚一定很丢脸很狼狈吧!她觉得很丢脸,前所未有的丢脸,像个疯子一样,什么形象也没有了,想完,她拉起被子遮住自已的脸。

    “怎么?”权澈低笑一声,她这个时候还注意形象?真是傻得可爱。

    乔夏羽在被子里摇摇头,倏然,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溢出眼眶,昨晚的经历是她这辈子最恐惧的,昨晚她没有哭,那是没有时间哭,没有时间害怕,现在,她还是感到后怕,鼻子一酸就哭了。

    听到被子里传来了抽泣声,权澈惊了一下,伸手去掀被,乔夏羽抵抗了一下还是被他掀开了,那哭红的眼睛看着他,说不出的委屈和可怜,权澈知道她需要大哭一场,她昨晚的表现已经很勇敢了。

    他从旁边的抽出纸堵到她的眼帘下,柔声道,“哭吧!放声哭出来。”

    乔夏羽果然在他的授权下大哭了,珍珠般晶莹的泪花被纸吸去,却在溢出眼眶那一霎美丽动人,权澈的心跟着闷闷的疼,嗓音紧跟着低哑了起来,染了一抹不易查觉的哽咽。

    乔夏羽哭了一下,又觉得很不好意思,太难堪了,而且,还是在权澈一眨不眨的盯视下,倏然,这画面又让她破涕为笑,眼里有泪,眼底有笑,可怜又可爱,权澈也不由被她逗得掀眉笑起来。

    看着她柔柔的笑容,这个娇小的女孩,脆弱的女孩,她那么小,那么年轻,也是那么的稚嫩,到底是什么勇气支撑着她做出那样疯狂的举动?这似乎不需要答案,答案已经那么明显,这个女人爱着自已,只有爱才会让对方付出一切,就像自已对她一样的心里。

    笑着笑着,想到昨晚发生的一切,倏地,一滴泪不小心的滑出了眼眶,砸落在她的发间,惊动了乔夏羽,连他自已也惊动了,乔夏羽的笑意瞬间变成了惊愕,她眼睛睁得大大的,仿佛不敢置信看到的一般,权澈快速低下头,将他的脸埋在她的胸口,只能听到他闷闷的抽气声。

    乔夏羽笑不出来了,她的心在看不见的地方绽放了光彩,仿佛有什么甜如蜜般,知足了,知足了。

    权澈再抬起头,脸上干干净净的,那双深沉不见底的眼眸还透着一丝懊怒,他松开她的手,霸道的命令道,“好好休养身体,不许胡思乱想。”

    “我哪有胡思乱想。”乔夏羽没好气的扬眉瞪他。

    权澈有些气恼的弯下身,在她的嘴角印下惩罚性的一吻,一丝低喃溢出嘴角,“好起来,我的小妻子。”

    乔夏羽的神经炸了一下,等她反应过来,权澈的身影已经迈出房门了,她惊愕的看着她的背影,脸瞬间红得像虾米,他在说什么?妻子?谁是他的妻子?这家伙哪来的自信,自已会嫁给他?

    然而,乔夏羽却不知,权澈就有这个自信,能够为他舍生忘死的女人,他不娶谁娶?而且,她今生都逃不掉了。

    乔夏羽内心挣扎的躺在床上,心底有一个声音在激烈抗议,不能嫁给他,不能嫁给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