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72

    乔夏羽在路灯下急急的往前走,心里有团火,抵御着寒风灌进放身体里散发的冷意,她没别的想法,只有逃,逃出这家人,逃出那些指责与失望的目光,怆慌的她并没有发现身后一辆黑色越野靠近了她。

    车里,权澈眯着眸看着前面在寒风中摇晃的女孩,心情有些阴郁,她一晚上干得什么事情?而她干得最蠢的一件事情就是逃跑,她遇到事情除了转身就走,她能不能勇敢点面对?

    “哔哔。。。”急促催促的车鸣身自乔夏羽身后震响。

    她以为有车子来了,下意识的往边上靠,却在这时,一辆熟悉的车头越过她,然后在前面直接堵死了她的路,玻璃窗落下,一道冷硬的面孔出现在她眼帘,低沉的语气是沉沉的命令,“上车。”

    乔夏羽睁着眼看着他,心底没来由的有气,头一别,冷冷拒绝,“不上。”

    权澈长指猛地敲了一下方向盘,看着乔夏羽的眼神,更加不悦了。

    “要我下去请你上车?”

    乔夏羽扬眉瞪向他,“我是我,你是你,请你以后别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

    她的冰冷,让权澈最后一丝耐心也失去了,今天压抑的怒火在此时爆发了,他有些大力的推开车门,像个蛮横的屠夫,抓起乔夏羽就往车上扔,乔夏羽气得捶他,她可不是他的玩偶,她也是有脾气的,她硬是抓住门框不想上。

    下一秒,她整个人被压在车框上,她的脸直接面对男人冷怒的眸,寒风里,两道热气交融着,说不出的暖昧,在车灯下,似乎还能清晰的看见彼此吸入对方的气息,乔夏羽心烦的看着他,“你到底要怎么样?”

    “想知道刚才小乖问得那个问题的答案吗?”权澈勾唇,眸底有一丝戏倪。

    乔夏羽怔住,随即将头摇得快断了一般,“不要,不要。。。我不想听。”

    权澈偏要回答,“答案就是。。。”

    乔夏羽瞠大一双眼睛,莫名的开始心慌,这种焦燥的心情,就像是考试之后迫切的听到自已的分数一般。。。

    “你还说不想知道,你还是在意的是吗?”权澈嘲讽的瞅着她。

    乔夏羽的脸一热,心里越发乱得厉害,她怒道,“很好玩吗?”

    “好吧!你听好。”此时的权澈就像一个恩赐的上帝。

    乔夏羽听出他语气里的认真,她的身体有些发抖了,甚至站不稳,激动得似乎都能听到那扑腾的心跳声,她心里直恼死自已了,觉得自已实在丢脸,真是太没志气了,总是这么轻易的顺着这个男人的心意,被他的三言两语便迷惑得不知所措。

    “答案就是。。。”权澈就像主持台上那一遍又一遍吊住观众味口的可恶主持人,乔夏羽听得快要失去耐心了,正想着,他爱说不说时,只见他眼眸一暗,弯下身,冰冷的薄唇重得的吻住了她的小嘴。

    “唔。。。”乔夏羽本能的闪躲了一下,侧遍着头,却在下一秒,一道大掌扣住了她的下巴,不容许她逃避的接受他的吻,微微咬着她的唇,霸道而不失温柔的吮吸着。

    吻,唇瓣相贴,唇齿相济,唾液交融,乔夏羽簌簌的颤动着,冰冷的心,晃动的厉害,他要顶开她的唇,更深入的探寻,她终于忍不住了,猛地扭开头,动作的幅度有点强,表示了她非常强硬的态度。

    权澈的脸色眼看着就冰冷了起来,黑暗的眸子,立即窜过危险的光芒,这个男人,从来就不是一个好惹,更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主。

    “这就是答案你不懂吗?”一声冷冷的话钻进耳朵。

    乔夏羽震惊的抬起头,答案?他的答案就是在她不愿意的情况下吻她?这算什么答案?到底是还是不是?她此时脑袋弱智的分别不了。

    权澈也看出来了,她的迟钝让他不由更恼了,“答案就是,我愿意,听懂了吗?我愿意娶你。”非要他说得这么明白吗?

    乔夏羽的嘴微张了,表情就像凝固的雪人,震惊得四肢百骇都冻结了,她没有听错吧!他愿意娶自已?为什么?他不是喜欢苗沁吗?

    冰冷的天气里,乔夏羽那被吻肿的唇,就像是一朵冰雪中盛放的玫瑰,娇艳艳的,上面蒙着一层薄薄的水色,又像是刚出水的樱桃,迷人的散发着清甜,那染了一层绯色的小脸蛋儿,近距离看更是美得惊心动魄,所以,连带着那急急眨动的睫毛,都透着可爱的味道,他低沉的笑起来,凑过唇,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眼,然后紧紧的抱住她。

    乔夏羽被糅进了那散发着强烈男性气息的胸膛,温暖融化了她冰冷的心,倏地,理智回归,她有些慌乱的推开他,权澈莫明其妙的看着自已被推开,眉眼一片顿时冷冽了起来,“你怎么回事?”

    乔夏羽扬起眸,眼底是倔强的光芒,“谁说你愿意娶我就要嫁了?我才不会嫁给你。”

    “你想拒绝我第二次?”权澈怒火积蓄在眼底,第一次他用未婚妻的名义绑住她,被她拒绝了,现在,她竟然还敢拒绝他?她是不是仗着自已喜欢她,小尾巴就翘高了?果然,恋爱法则里的第一条,谁先妥协,谁就输。

    乔夏羽这个时候很清醒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很多想法,她觉得自已决定做不婚族,就不该谈婚论嫁,还有曾经那心酸的感觉,母亲的泪眼,父亲的无情,恐婚的心里,让她在心底自说自话,不要了,不要了,她有些害怕了,她现在宁可生活回到最初,也不想要这个答案,她眼底的光芒坚决起来,她摇头道,“谢谢你想娶我,但我不嫁。”

    昏暗的路灯下,权澈脸上的错愕转变成黑沉沉的怒意,该死的,难道她不是该感激涕零,感动的一塌糊涂然后点头说同意吗?

    “容不得你不答应,走,我们去你家取户口本,明天就去登记结婚。”权澈怒叫,大掌将她整个人扔进了副驾驶座,他则大步回到驾驶座,不一会儿,黑色的越野飞驰远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