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64

    面对挥来的拳头,权澈冷哼一声,这种小混混的架势怎么会是他的对手?这个块头与权澈一般的男人,挥拳的力道可见不一般,然而,就在他以为自已即将得逞时,只见眼前的权澈快速一闪,一道铁拳从他的脸上飞过,他整个人如笨重的啷呛出去。

    “还是个练家子。”其中一个男人有些惊慌道。

    抓住乔夏羽的男人把她往瘦子身上一推,“抓好她。”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乔夏羽哭喊道,心想权澈怎么可能打得过这两个人?

    然而,乔夏羽实在不了解权澈了,这个看似优雅的男人,在背后可没有少缎练,加上他能坐上这个位置,得罪的人自然不少,早已经练出一副铜墙铁壁的身躯,加上他平时又会和保镖练打,这两个小混混,又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三个人的对打,胜负根本就不言而喻。

    不过没几下,两个混混就被权澈踩在脚下,到最后,两个人趴在地上只有被挨打的份,权澈想到他们竟然用脏手碰她,自然每一拳,每一脚都不会留情,很快,两个人就求饶了。

    就在乔夏羽欣喜这际,倏然脖子上一凉,她惊恐感到了尖锐的薄片在脖子上发出了凉丝丝的气息。

    “放了他们,否则你的女人就得死。”瘦子不知道从哪里弄出了一把小刀,抵在乔夏羽的脖子上。

    黑暗中权澈的身躯震了一下,妖诡的眸光一扫,怒吼道,“你要是敢伤了他,我要你碎尸万断。”

    “有这么漂亮的小妞在黄泉路上陪我,我死也没关系。”瘦子壮着胆子道,精明的他看准了权澈很在乎这个女人,看着兄弟被打得那么惨,他当然不能见死不救。

    趴在地上的两个人已经鼻青脸肿,看到局势突然被扳了回来,他们双眼充满了报负的狠意,瘦子朝他们使了一个眼色,“兄弟们,把他收拾了,他要是敢回手,我要了这个女人的命。”

    “不要。。。不要。。。权澈,你快走,不要管我。”乔夏羽惊叫道,不,不要打他,她怎么样都无所谓,她要他好好的。

    然而,人的恨意一起,怎么也挡不住,这两个粗壮的男人想到刚才被打得吞牙的凄状,怎么不拿出手段来报负权澈?他们其中一个挥拳就朝权澈的脸上揍去。

    权澈果然没有躲,他硬生生的承受着这一拳,另一个见状,也毫不含糊的挥起一脚,狠狠的踢向了权澈的腰际,权澈毕挺的身躯顿时弯了一下。

    “不要。。。不要。。。权澈你快走,你快走不要管我。”乔夏羽摇着头,眼里吓出了泪水,激烈的低喊道。

    不一会儿,权澈身上已经挨了不下十脚,但他始终拧着眉不吭一声,但可见他坚毅的嘴角已经有了一丝血际。

    乔夏羽撕心的哭喊起来,挣扎着想要从瘦子的身上脱离,“不要。。。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瘦子看兄弟们揍得权澈毫不还手,心里说不出的痛快,而这样也让他分了心,乔夏羽倏然抓住他的手臂狠狠的咬了一口,瘦子痛得狼嚎一声,同时,手中的刀片吃痛中乱挥了一下,乔夏羽手臂上的羽绒服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乔夏羽顾不得疼痛,她奋力朝权澈方向跑去。

    权澈惊了一下,他分明看到了刀子在灯光下闪过的光芒,他不顾痛疼快步走到乔夏羽身边,长臂一伸,将她整个人搂入怀里,急切问道,“你有没有受伤?”

    乔夏羽摇摇头,“没有。”虽然,她的左手臂上火辣辣的疼,但她不想此时让权澈担忧,因为接下来他还要面对三个人,权澈不放心的在她身上扫了一遍,光线太暗他没有看到乔夏羽隐藏在背后的手臂,瞬那,他眼底冷光一显,就像一只蛰伏已久的猛虎,浑身散发着强大的战斗力,顿时,三个小混混吓得后退,刚才他们见识过了权澈的功夫,就算此时以一敌三也是没有问题,这三个小瘪三自然是清楚这一点,所以,他们不敢再打,拉起同伴一瘸一拐的匆忙跑进了一条小道不见了。

    “你有没有事?”乔夏羽双眼被泪水覆盖,红着眼低喃。

    “没事。”权澈拍了拍西装上的灰尘,像是个没事人一样,虽然受了挨打,可他的确没受什么伤。

    乔夏羽看到他嘴角的血际,不由掂起了脚想要去看他的面容,可权澈似乎不想让她看,侧了侧脸,乔夏羽伸手想要去抚摸,却被一只手冷漠的挥开,一道怒声责备而下,“你没事来这里干什么?”

    “我。。。我住在这里。”乔夏羽低着头说道。

    权澈剑眉一拧,“怎么回事?”

    “今天权小姐突然来了医院让我搬走,我为了照顾小乖,就在这附近的酒店住下了。”乔夏羽如实道,手臂上钻进了冷风吹在伤口上,疼得她咬紧了唇。

    “小菲?”权澈微微吃惊,接着,他擦了一下嘴角的血际,大概明白了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医院旁边就有几家酒店,肯定这个女人为了省钱,来这种偏僻的地方找便宜酒店,即然是妹妹做的事情,权澈一时也不好责备,朝她道,“今晚先住其它地方,明天把东西再搬回医院。”

    “可是权小姐。。。”乔夏羽有些委屈道,想到权菲那冷嘲热讽的面容,她就不想再回去。

    “我让你回去就回去。”权澈有些恼叫道。

    乔夏羽被他这一声吼,本来就够委屈了,此时眼泪更是凶了,她捂着嘴哭了起来,下一秒,整个人被拉进了宽厚的怀抱,低沉哼声响起,“哭什么?”

    乔夏羽也不知道到底在哭什么,可是她真得感到伤心极了,觉得好像被人抛弃了似的,又想到他刚才被打得那么惨,又心疼得想哭。

    “走吧!”权澈扶着她朝回路走去,风太大,权澈让娇小的她躲在西装下面,乔夏羽脸上挂着泪痕,说不出的可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