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60

    他在宴会上那么耀眼,几乎成为所有名媛淑女追求的对像,他身上有股霸气和贵气想结合的高贵气质,那夜的他骄傲,张扬,耀眼,特别有魅力。

    这让权菲第一次感觉到,有人在对自已笑时,会觉得原来真的有一个人的眉目间,可以折射比星光更华丽的璀璨,那就是夏洛野,一个比太阳还人灼人的男人。

    权菲细细的看着身边平静躺着的男人,近得可以触手可及,闭上眼睛的他,像个孩子般,没有了冷漠与距离,这让权菲即惊喜又可悲,她拥有了这个男人,在他醉酒的时候。

    权菲不想就这样躺着,她起身走进了浴室,当温热的水淋在身上,就好像一只温暖的手掌温柔的触碰着自已,这让她情不自禁的感到内心里火热起来,当想到外面躺着的男人,权菲不可抑止的发出了低吟。

    权菲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家境殷实,容貌漂亮,难得她并不像是其它富家小姐一样玩世不恭,她有自已的事业,连学历都出自美国著名的学校,这样的她,本该是所有男人追求的对像,但她高标准的要求,又让大部分男人退避三舍,所以,至今为止,她除了曾经拥有两个美国男朋友之外,她都是独身,直到遇见了夏洛野才让她重燃心动。

    无奈夏洛野不同其它男人,在看到她第一眼之后就能喜欢她,她示出了自已的真心,却被夏洛野无视,她苦心的接近却被他刻意的回避,这让权菲实在伤心,可她不想放弃,他太独特,太富个性魅力,也许有句话说得好,越得不到越想要,这就是权菲的真实写照。

    迈出浴室,权菲已经换上了酒店里准备的丝绸薄纱,在温暖的房间里,如浴水芙蓉,性感而妖艳,这样的女人是任何男人难于拒绝的。

    床上俊朗的身影让权菲的目光立即变得热切起来,她就像一头饥渴的小兽等着喂食,虽然夏洛野醉得不醒人事,却依然能轻易挑起权菲的情欲,她轻解开睡袍,紫色的纱绸丝滑的落在地上,一抹美丽的女体赫然呈现在暖黄的房间,浓密的海澡的酒红色卷发,立体深邃的面容,她就像一个从画里走出来的尢物,散发着玫瑰般的色泽。

    权菲一步一步迈到床上,跪坐在夏洛野的身边,轻轻弯下身红唇覆上那性感的唇瓣,轻轻的吸吮,挑逗,白皙的玉指轻轻的放在他健美的胸膛上,诱惑的转着圈。

    沉睡中的夏洛野有些反应了,他闷闷的嗯了一声,出于欲望的本能,他大掌搂住了权菲的脖子翻身将她整个人压在身下,薄唇胡乱的撕咬着,像是急欲发泄身体需求,权菲惊喜的回应着他,身体窜上的火苗让她急忙摸到他的皮带,快速的解开了,同时再将他的西装解开,里面的衬衫,直到夏洛野烫人的胸膛压在她的柔软,权菲才发出了满足的低叹,她摸到了那坚硬的男性特征,她只感身体里一阵强烈的空虚,她渴望着被填满。

    夏洛野被欲望支撑着,思绪渐渐的有些恢复了,但是意识还模糊,他不知道自已在干什么,但是,他渴望着身下的女人,这让他更加疯狂的腿去了身上的束缚,与她坦呈相见。

    两道赤lu的身体紧紧的拥抱在一起,权菲快要乐晕了,这就是夏洛野身上的气息?强烈的男性气息混合着淡淡的香水,让她着迷,而下面那急欲寻找幽地的欲望让她迷乱了,由于急急寻不到,夏洛野有些泄气而无助的求助着,由于醉酒让他浑身发软,他无力的埋头在权菲的脖子上讨好的吻,同时低喃道,“小羽,帮我。。。”

    刹那,权菲所有的热情都如潮水一样退了下来,她不敢置信的耳中刚才听到的呼唤,小羽?什么?可恶,夏洛野竟然把自已当成了乔夏羽?权菲眼神的欲望被愤怒和怨恨所取代,她狠狠的推开了身上的夏洛野,夏洛野无意识的翻了一个身,竟然睡着了。

    “可恶,可恶。。。”权菲气得眼眶红了起来,这种污辱让她感到恶心,她气愤的看着夏洛野,一种强烈报负的欲望让她咬紧了下唇,她恶狠狠的看着身边睡死的俊美男人,冷笑一声,你就那么喜欢她?那我偏偏让你得不到她,我偏要让你呆在身边,我让你去爱她。。。

    说完,权菲拿出手机对着自已拍了一组欲乱情迷的照片,照片上她挡住了自已的重要部位,而将夏洛野按在自已的胸口上,从照片上看去就像是吻着她的胸口,无比的暖昧。

    照完,权菲倒头就睡,她当然睡不着,她只是看着夏洛野的面容,脑海里全是他刚才那句低喃,就像是一把带刺的刀刃狠狠的插进了她的心脏。

    被当成了那样低贱的女人让她感到自尊心极大的受辱,简直快要把她气炸。

    权菲一遍一遍的欣赏着照片上的亲密男女,哪一样都像是两个人在享受着极至的欢爱,可是,实际上,两个人虽然坦呈两对,却隔着无比遥远的距离,一个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被怨恨和忌妒淹没。

    时间一点一点流失,权菲的心就像是被刀子搅一般,她知道今晚过后,夏洛野会有多恨她,会有多讨厌她,这似乎意味着,她这一辈子都再没有可能和夏洛野在一起,即然得不到他,那就毁灭吧!

    权菲冷笑的咬着唇,披头散发的她像个女鬼一般,刚才的性感完全不复存在。

    倏然,睡得死死的夏洛野翻了一个身,浓密卷长的睫毛下,那完美的眼睑乖顺的闭着,他绝对想不到再过两个小时,他的生活将不在平静。

    冷冷的夜里,权菲环着手臂坐着,泪水像是珠子一样从她白皙光滑的肌肤上滑下,无声的,就好比她现在的心痛,没有人知道在这样一个寒夜里,她权菲也会悲伤得快要死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