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59

    “什么?”乔夏羽吃惊的看着她,什么做牢的,她一时没有听懂。

    “我知道我儿子做了对不起你们的事情,我们已经知道错了,我们会好好教育儿子的,让我们做什么补偿都可以,但是,我丈夫不能做牢啊!他要是做牢,我们母子可怎么过啊!”女人哭得伤心极了。

    乔夏羽大概懂了,权澈竟然要这家人去做牢?她有些为难道,“对不起,我恐怕帮不了你。”

    自已又是谁?有什么资格去给他们求权澈?

    “你是小乖的母亲,你一定可以求你的老公的,求他放过我们吧!我们倾家荡产补偿你们都可以,但请你们不要让我老公做牢,好不好?求求你了,求求你了。”女人一味的认定乔夏羽能救他们,那脸上满是迫切与哀求。

    乔夏羽脸热了一下,摇手道,“你误会了,权澈不是我老公,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你求我没用的,你去求他吧!”

    “如果求他有用,我们就不会来麻烦你了,我们连他的人都见不着,我们根本找不着他啊!今早我丈夫被警察抓走了,如今,我一个妇道人家怎么办啊!”女人哭得好不凄惨。

    乔夏羽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到底一个六岁的孩子懂不了什么,听小乖说,他和那个小胖以前的过节,只能说这个小孩太记仇了,大人只是教育出了问题,权澈愤怒之下,让他们家付出了如此惨重的代价,乔夏羽还真不知道说什么。

    就在这时,两名保安冲进来,拉起跪在地上的女人就走了,那女人嘶心裂肺的哭喊声震响着走廊上,好好的一个早晨,被这样一出弄得无法平静,乔夏羽转身看着乔小乖沉思的脸,轻声问道,“小乖,你觉得你爹地这样做对吗?”

    “他们家是该付出代价。”乔小乖眼眸流转着冷酷意味。

    乔夏羽一怔,对于儿子这种眼神她并不陌生,遗传了权澈的基因,自然也继承到了他的冷酷性格,其实有时候乔夏羽发现儿子对外人其实很凉薄的,他的性子有些极端,对自已又是好得没话说,乔夏羽真不知道该怎么纠正儿子这种冷戾的性格。

    就在这时,乔夏羽的手机唱起了歌,她拿起来一看,是夏洛野的,想到他,乔夏羽还真有些抱歉,她接起,“喂。”

    “喂,还在外面旅游吗?”那端夏洛野清朗的声音问过来。

    “已经回来了,我儿子在学校出了事,我昨天就赶回来了。”乔夏羽回道。

    那端的声音立即关心过来,“小乖出什么事了?”

    乔夏羽拿起手机出门讲电话,身后乔小乖有些惊讶的看着妈咪的身影,怎么妈咪和夏叔叔这么近乎了?

    五分钟后,乔夏羽回到病房朝乔小乖道,“一会儿有人来看你了。”

    不用猜也知道是谁了,乔小乖一双目光好奇的看着妈咪,“妈咪,你老实告诉我,你喜欢夏叔叔吗?”

    乔夏羽呃了一下,轻轻的啐道,“小孩子家家问这些干什么?”

    “其实夏叔叔人也不错,只是,小乖更希望妈咪和爹地在一起。”乔小乖鼓着小腮帮子说。

    乔夏羽心底震了震,不知道为什么,有些苦涩起来,她瞪向儿子,“不许乱说,谁说我要和你爹地在一起的?”

    “那爹地可以和那位苗小姐在一起吗?”乔小乖歪头问道。

    “那是他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乔夏羽不以为然道,心底却感到说不出的滋味,连小乖都知道苗沁,看来权家人一定很喜欢这位小姐吧!

    两母子继续聊天,半个小时之后,夏洛野俊朗的身影走进来,提了大盆花蓝和水果,还全是乔小乖爱吃的,看到乔小乖可怜兮兮的绑着钢板,打着石膏,他眼底顿时涌上心疼,因为看到小乖这模样,夏洛野就一定能猜测到这两天乔夏羽吓得有多呛,想到这里,他有些懊悔没有前两天打给她,否则,他一定会在身边陪伴她。

    “夏叔叔,你来了。”乔小乖嘴甜的唤着,他心想,这位叔叔有百分之三十的可能会成为自已的继父哦!

    “小乖,身体好些了吗?还疼不疼?”夏洛野弯下身关切的寻问。

    “不疼了。”乔小乖懂事的说。

    夏洛野有些责备的盯向旁边的乔夏羽,“你也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怎么不早点通知我?”

    乔夏羽抿唇笑了笑,“我担心你忙啊。”

    “你的事情我再忙都会赶过来,下次有什么事情,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知道吗?”夏洛野眸底流转着深情之色。

    乔夏羽与他对视着,眼底传递着感激之情,“嗯。”

    “爹地。”乔小乖突然朝两个人身后喊了一句。

    乔夏羽慌乱的望向门口,只见权澈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们身后,她顿时羞赫得垂下头,刚才与夏洛野的对话他也听见了?

    夏洛野转头望向权澈,挑了挑修长的眉宇道“上次的事情抱歉。”

    权澈似乎并不领情,他走到小乖身边,沉声道,“现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很好。”乔小乖道。

    权澈朝乔夏羽道,“这里交给我照看。”

    乔夏羽摇摇头道,“我不累。”

    “我想跟小乖单独相处。”权澈淡淡挑眉道,那语气大有逐客的意味。

    乔夏羽有些气恼的瞪了他一眼,有些替夏洛野感到不平,他好心好意来看小乖,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人家呢?

    夏洛野倒是大方,没有计较,朝乔夏羽道,“即然这样,那我们出去吃点东西吧!”

    乔夏羽忙点头,她可不想夏洛野在这里受委屈。

    出了医院大门,乔夏羽扬眉问道,“你父亲的病情好转了吗?”

    “还是老样子。”夏洛野眯眸道,眼底沉寂着悲痛之色。

    乔夏羽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要太过悲伤,顺其自然吧!”品偿过失去至亲的痛苦,乔夏羽明白那是怎样的心情。

    夏洛野摇摇头,“其实我倒是挺看得开的,我会陪他渡过最后这段日子,尽量让他不留遗憾离开。”

    虽然这样说,可谁能从容面对至亲的离开,只是事情已经到了没有挽救的地步,只能乐观面对。

    吃过饭,两个人散了一会儿步再回到医院,夏洛野并没有上去,只是在医院门口叮嘱了几句就离开了。

    乔夏羽真得挺感激夏洛野的,想想与他的相识,他帮助自已承担了太多,可惜她却没有好好的回报过他一分,乔夏羽发誓以后只要夏洛野有需要她的地方,她会毫不犹豫的帮他的。

    其实乔夏羽心底明白夏洛野真正需要什么,但是,只有那件事情她暂时没法答应,因为她不能不负责任的答应。

    接下来的几天里,乔夏羽几乎都和乔小乖呆在一起,做他喜欢吃的菜,让他的心情保持愉快,而能让人心情好的方法就是和亲人在一起,权家两老每天都会来探望两个小时,那个时候乔夏羽就会离开,有时候碰见权菲来,乔夏羽也适当的回避,只是那位苗沁没有来过了,权澈没有固定的时间来,但基本上是晚上,可见公司里的事情也够他忙的。

    这个世界上每天上演着一幕,生离死别,有得不可预知,有得突如其来,有得坦然面对,无论是哪一种方式,都是悲痛欲绝的。

    在十二月五号这天,医院里的一间病房里传来了悲痛的哭声,病房里站了五位医生,他们都用尊重庄严的方式与病床上的老人告别,当他微笑闭上眼,机器里发出了平滑的波纹,宣告着一条生命的逝世。

    “锦荣。。。锦荣。。。”李美菲不可抑制的哭喊着,这个陪伴了一辈子的男人,她有太多的遗憾,太多的歉意没有偿还给他,这个她用生命爱着的男人。

    “爸爸。。。”一句至痛的呼唤沙哑响起,夏洛野从人群里走进来,看着病床上微笑离开的父亲,深邃的眸子里闪烁着泪光,他咬着唇,强忍着悲痛走到母亲面前,李美菲转身偎在儿子的怀里呜咽痛哭,整个房间里笼罩着悲伤气息。

    “夏夫人,夏少爷,请节哀吧!”院长叹声道。

    晚上,乔夏羽接到了夏洛野的电话,听到这个消息,她有三秒不能言语,通过话筒她能感受到夏洛野沉痛的心情,在电话里,夏洛野希望她能在三天之后出席他父亲的葬礼,乔夏羽答应了。

    三天之后,乔夏羽陪同夏洛野去了夏锦荣的葬礼,这个曾经一手创办环亚集团的著名富豪,他在全国的影响力都是举足轻重的,他的逝世轰动了全国,出席他葬礼的人们来自世界各地,他们纷纷哀悼着,送上神圣的敬重。

    葬礼一直举行了三天,转眼,元月份到了,不知不觉又过了半个月,乔小乖的病恢复得不错,这是乔夏羽最开心的。

    心情不好的时候,人们都会用酒来发泄,因为酒精可以洗涤伤痛,麻醉神经,也可以减少痛苦。

    在这光怪陆离的城市里,每天都上演着比八点档还精彩的戏码。

    在f市一家高级酒吧里,午夜时分,这里已经是宾客爆满,h翻了全场,这里可以碰见各式各样的人,买醉的,寻找刺激的,他们各怀目的走进这里,只为达到自已的目的。

    而此时,在吧台处的昏暗处,两道身影静静的品着酒,这是两个十分帅气的年轻男人,桌上已经摆放了数瓶空瓶,其中一个已经喝得有些高了。

    “喝。”倚在沙发上的蓝色西装男人举了举杯子,朝旁边的好友举杯。

    做为兄弟,他不会劝酒,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的陪他醉,如果这样能减少他的伤痛的话,莫少堂迎头将杯中的酒喝完。

    从八点钟到现在十二点,夏洛野喝得神志有些不清醒了,而就在这时,坐在后几桌的几位女孩目光早于盯着这桌的两人很久了。

    权菲没想到会在酒吧里碰见夏洛野,而且能目睹向来沉稳的他喝得烂醉,她平时和这群朋友来玩,都能玩得尽兴,但今天她的所有心思都放在夏洛野的身上,她知道他的父亲去世了,这就应该就是他来买醉的原因。

    蓦地,权菲美眸里光芒一闪,她抓起包包起身来到了夏洛野这桌,“莫少堂,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喝醉了?”

    莫少堂看着身边性感的权菲,他挑了挑眉,“他心情不好。”

    权菲也算是f市上流名媛中的出色人物,而经常出席宴会与莫少堂也认识,此时,看到她出现在这里,莫少堂并不吃惊。

    “心情不好也不能喝成这样啊!”权菲心疼的眯着眸,坐到他身边。

    莫少堂身为夏洛野的好友,自然明白一些事情,权菲对夏洛野有意,这似乎不是什么秘密,他掀了掀眉,俊眸眨了眨,他笑道,“即然你在这里,今晚他就交给你了。”

    “你什么意思啊!”权菲心领神会,但故意嘟了嘟红唇。

    莫少堂拢了拢身上的黑色风衣,“意思就是我要离开了,他就丢给你了。”说完,他还真得走了。

    而这时,夏洛野撤底醉了,整个人一滑,头就靠在权菲的肩膀上,权菲伸出手臂让他靠在怀里,垂头看着他英俊得过分的面容,她心里涌起了莫名的激动,今晚,他是自已的了,这还真是意外的收获,权菲眼神里眯起一丝笑意,也许不该就这么放过他。

    让酒巴里的保安扶着夏洛野回到车里,红色的跑车如一阵轻烟般离开,目标是在两条街外的一家五星级酒店。

    夏洛野没有了意识,但是脚步还能走,权菲扶着他进了房间,将他整个人扔上了床,夏洛野已经醉得意识都迷糊了,灰白条纹的毛衫下,那结实的胸膛对女人来说,可是一大诱惑。

    权菲咬了咬唇,喝了一些酒的她莫名感到浑身发热,她侧躺着身体支起额仔细的打量着他,表情很陶醉,权菲清楚的记得自已第一次见到夏洛野时的心,她从来没有那么快喜欢一个男人,但是,那一夜,意外的发生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