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90

    “不可以,我不可以没有小乖。。。你们不能夺走她。。。”乔夏羽惊惶无助的起身道。

    乔小乖心疼的看着妈咪,他下了一个决定,朝乔夏羽走去,乔夏羽见到儿子,忙伸手搂住他,就害怕下一秒就会被抢走似的,而就在这时,乔小乖附在乔夏羽耳边道,“妈咪,请你将我交给爹地吧!”

    乔夏羽震惊的看着儿子,顿时伤心极了。

    “妈咪,你放心,我有办法让爹地在不久之后让出抚养权的。”乔小乖继续道。

    由于乔小乖说得很小声,只有乔夏羽听得到,她不敢置信的看着儿子这张坚定的小脸,那聪辉的眼里闪烁着狡黠的光芒。

    “妈咪,你相信我,把我让给爹地吧!我不想他们在这样污辱你了。”

    “小乖,你想干什么?”乔夏羽最明白乔小乖了,往往他眼神里闪烁着这种光芒时,就说明他对即将做得这件事情有着绝对的自信。

    “被告人还有什么要陈述的吗?”这时法官的声音威严响起。

    乔夏羽站起身,看着小乖的目光,她叹了一口气,摇头道,“没有了。”

    休庭十分钟之后宣判,虽然结果已经在意料之中,可当听到宣判时,乔夏羽还是感到揪心不已,乔小乖今后的抚养权判给了权澈,探望期是一个星期一次。

    那一刻,乔夏羽抬头望向了权澈,正好他也看着她,薄冷的嘴角紧抿,孤高冷冽的像个活阎王,眸底是没有任何情感成份的纯粹冷酷,几秒之后,高挺的身影站起身,优雅的拢了拢西装走到乔夏羽面前,低沉的嗓音没有一丝情绪,“准备好,我明天早上九点准时来接小乖。”说完,领着他那一帮律师团离开。

    乔夏羽的心莫名的痛了起来,她以前不知道父亲为什么可以这么冷酷无情,现在,事实告诉她,男人都是冷酷无情的,这个曾经和自已那样亲密的男人,现在陌生得让她害怕。

    等权澈一行人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她迫不及待的望向小乖,“小乖,我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乔小乖嘴角弯起一抹笑意,“妈咪放心,不需要多久,我就会重新回到你身边的,而且,我保证爹地再也抢不走我了。”

    “外面有很多记者,我让李律师和助理从前面出去,我将车子开到后门,你和小乖在后门等我。”夏洛野说道。

    乔夏羽点点头,转身朝李硕道,“谢谢李律师这次的帮忙。”

    李硕谦虚的笑了笑,“真是对不起,我没帮上什么忙。”

    两分钟后,乔夏羽与乔小乖在后门上了夏洛野的车,当他的车驶出来时,很快那些记者的车就追了上来,立即,在公路上,进行了一场追车会上演,这群记者肯定是没有采访到权澈,将目标盯上了乔夏羽,谁要是拿到这个独家新闻,明天又是最诱人的头版头条。

    夏洛野的车技不是盖的,两三下就将这群人甩开了,乔夏羽松了一口气,这才得了空朝旁边的夏洛野感激出声,“今天谢谢你了。”

    “不用谢,因为我你被人骂得这么惨。”夏洛野摇头笑道。

    乔夏羽无奈的垂下头,她与夏洛野之间再清白不过了,那天在酒店里发生什么事情她最清楚了。

    一路送乔夏羽回到了家里,夏洛野进到喝了杯茶就走了,接下来的时间,乔夏羽开始准备给乔小乖收拾东西,她从没想过有这样一天,小乖要离开她生活。

    “妈咪,你喜欢夏叔叔吗?”乔小乖突然站在门口问道。

    乔夏羽收拾衣服的手一顿,转头拧眉看着他,“你说什么?”

    “我看得出来夏叔叔喜欢你,妈咪,我以前一直想让你和爹地在一起,现在,我觉得夏叔叔人也挺不错的,又有钱,又帅,而且还温柔。”

    乔夏羽有些好气又好笑,儿子怎么没头没脑的说这些干什么?她挑眉道,“干什么?你要帮妈咪相亲啊!”

    小乖心里想着什么,乔夏羽当然不知道,他只是希望在自已离开之后,有一个人照顾妈咪,而夏洛野很合适,这样妈咪就不会孤单。

    “妈咪喜欢谁,小乖就喜欢谁。”乔小乖呵呵笑道。

    乔夏羽白了他一眼,她根本就没想过结婚的事情,儿子太操心了吧!

    这一晚上,乔夏羽又在失眠中度过,她想到小乖那自信的眼神,她感到担忧又感到欣喜,儿子的聪明不用怀疑,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才是她该担忧的。

    第二天一早,乔夏羽收拾好了乔小乖的行礼,九点准时,权澈的车停在了她的门口,两名保镖将乔小乖的行礼搬上了车,而权澈并未下车,半落的车窗里,墨镜遮住了那双眼睛里的所有情绪,漠然的神色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一切放进了车里,保镖打开了权澈车子的后车门,乔小乖依依不舍的看着乔夏羽,坐了上去,在车子轰然离开时,乔夏羽的心仿佛被带走了,她站在门口恍忽着,心里空荡荡的。

    回到家里,乔夏羽感到悲成中来,正准备好一个纸筒大哭一番,突然,她的门被敲响了,她忙擦了擦眼眶,走到门口,透过猫眼一看,她吓了一跳,只见门外聚着五六个人,那些人手里拿着摄相头,一脸迫切的看着门。

    乔夏羽惊得后退了一步,记者怎么会找到她家里来?而此时,敲门声急促的响起,乔夏羽只感心烦意乱,她要是开了门,还不被这群记者给围堵住?

    记者敲了一会儿就停了,但是,乔夏羽从窗户上看去,她的门口停了四五两黑色的商务车,从车窗上可见那些记者准备蹬点了堵她,乔夏羽吓得连声音都不敢发出,坐在沙发上无计可施。

    白天乔夏羽还可以掩饰自已不在家,可到了晚上,她总不能不开灯吧!的确,她还真得不敢开,她坐在沙发上被黑暗包围着,桌上是她吃得两桶泡面,她感到自已悲惨到了极点,竟然连家门都不敢出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