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87

    而就在这时,只听见停车场那边兹兹的刹车声,异常刺耳,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只见一辆蓝色的兰博基尼跑车惹眼的停在一个车位上,车门打开,迈下一抹帅气的白色身影,白色的西装西裤,配上一张万迷人王子般的面孔,记者的摄相头被硬生生的吸引过去了。

    “这不是环亚集团懂事长的公子?”

    “是啊!是夏洛野。”

    “他怎么会来这里啊!”

    当一群人乱七八糟的猜测着,乔夏羽的脸在看到夏洛野的身影那一瞬,就绿了,他来这里干什么?难道不知道他的身份很。。。碍眼吗?

    权澈那漠然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化,那是怒火的积畜,潭眸越发阴鸷深沉。

    李硕也感觉事情大条了,夏洛野分明来这里捣乱的嘛!

    夏洛野的出场就像一场电影里帅气的慢动作,直到他到了面前,所有人才回过神来,而此时,当夏洛野站到了权澈面前,在场的人都很有幸的看到两个都是f市剁一脚都要颤三颤的非凡人物的对决,而居于他们重要的身份自然不能失礼于人前。

    夏洛野率先朝权澈礼貌的伸出了手,打了声招呼,“你好,我是夏洛野。”

    权澈嘴角微微一掀,优雅的伸出手握了握,“久迎大名。”

    乔夏羽背着的身子,却强烈感到一束目光盯得脊背发寒,这时,由于记者越来越多,所有人开始进入了法庭,身后的记者被阻拦了。

    一走进这座庄严的大厅,乔夏羽的心不由提紧了,她握住小乖的手攒紧,乔小乖感觉得出她的紧张,拍了拍她的手,“妈咪,别害怕。”

    乔夏羽抿唇一笑,就在这时,时间正好是开庭的时间,只见六名威严的法官正禁危坐在上面,而四周也有工作人员在准备,乔夏羽坐到了被告席上,望了一眼旁边那抹冷酷的身影,权澈脸上是势在必得的自信。

    李硕与另外一名律师分别坐在了两人的身边,在主判官宣布开始时,权澈的律师起身了,口气严厉朝乔夏羽方向指责,“乔小姐,我想请问六年前你在酒吧与权先生认识,你们是否是第一次见面?”

    “是的。”乔夏羽点点头。

    “那你当时接近权先生的时候,是否知道权先生的身份背景?”对方律师继续寻问。

    乔夏羽摇摇头,“我不知道。”

    对方律师冷笑一声,咄咄逼人的确问道,“乔小姐,你真得不知道权先生的背景吗?”

    “我真得不知道。”

    “那我想请问乔小姐,为何酒吧里这么多男人,而你独独与权先生认识,并且与他饮酒至醉甘愿与其去酒店开房,并且育下孩子呢?”

    乔夏羽脸色顿时涨红,这大厅里坐着十几号人,每个人的目光都像是刺一般盯在她脸上,她顿时慌了,“我。。。我没有。”

    “好,乔小姐我们暂不论当时你是什么心情,什么心态,但是,为何在六年之后,你会让你的孩子再次接近权先生呢?这一点你要是说只是巧合,我想在座的人都不会相信的。”

    尖锐的问题让乔夏羽再次陷入了茫然之中,她结巴的辫解道,“我。。。没有。”

    “好,我们暂且相信这些都是巧合,那么请问你为何在你孩子接近权先生的几天之后,你为何应聘进了权氏公司?而且,几天之后,又将你与你儿子的相信发至权先生的邮箱,这也是巧合吗?而且,谁都知道你儿子长了一张和权先生极其相似的面孔,这其中究竟隐藏了什么目的,恐怕只有你自已知道吧!”

    乔夏羽脸色完全变了,情绪低落的低着头,完全失去了反驳能力,旁边的李硕立即起身阻止,“这一点,我要反驳对方律师,请问你们有证据证明这些事情都是我当事人所做的吗?如果有,请拿出证据来。”

    “证据似乎多余了吧!如此处心积虑,昭然若揭的事实还需要什么证据吗?”对方律师冷笑道。

    李硕呵呵一笑,“证据才是唯一能指证我当事人的根据,而不是一唯的揣测和推理吧!”

    对方律师不以为然的冷笑一声,“好,即然如此,那我们可以慢慢一条一条来求证,首先,当处在酒吧里,乔小姐选上我当事人权先生,并将其引诱,她说不知道我当事人的身份背景,但我们可以查证,当时我当事人已经身居权氏集团执行总裁,身家丰厚,地位尊崇,而其照片及身份信息也经常出现在众多报纸杂志之上,可以说是公众皆知的知名人物,要说乔小姐当时不认识权先生,我们很难相信,据于这六年后乔小姐的所作所为,我们相信当时乔小姐的接近就具强烈的目的。”

    “我没有。。。我没有。。。我当时根本就不认识他。”乔夏羽脑子一片空白,听着这样污辱性的控诉她忍不住开口反驳,情绪激昂。

    李硕轻轻的拍了拍她,“乔小姐,保持冷静。”

    “那乔小姐能说说为何一个十八岁的少女,不去完成学业,而选择生儿育女呢?你当时这么年轻,完全没必要去生下一个连父亲姓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啊!”

    “我。。。”乔夏羽一时语塞,她的心忍不住抽痛起来,她想到了当时失去双亲的绝望无助的自已。

    “兼于我当事人当时年幼欠考虑,在查觉自已怀孕之后茫然生下孩子也不是不可能的,十八岁的年纪,虽然是青春花季,可往往这个时候的女孩欠缺主见与社会认知。”李硕从容反驳。

    “呵是吗?据我所知,乔小姐在十八岁之后就父母双亡,而且近亲已经全部离世,也就是说当时她只是孤身一人,她感到世界的绝望,无依无靠,最后,她想到了一条长远之路,这就是我们刚才所说,乔小姐有目的的找上了权先生,并且抚养孩子六年之后,用孩子的招牌接近了权先生,她先是用手段诱惑权先生在先,如今再用儿子做文章在后,意图成为豪门富太,坐享其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