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78

    以前十天半个月,乔夏羽也没有客人上门,但最近她门前的是非还真得不少,但麻烦也随之而来。

    正在阳台晒着衣服,门铃突然催命一样叫起来,乔夏羽吓了跳,这么早谁会找她?而且来者肯定不善,但凡有礼貌的人都不会死按着门铃还要捶门。

    “来了来了。。。”乔夏羽有些气恼的吼道,心想要是门坏了,一定要他赔。

    乔夏羽没有看猫眼,伸手就拉开了,她一肚子的怨火正要发泄,但看到来人,她愣了一下,门外站着来势汹汹的男人,权澈。

    但乔夏羽还是没好气的横他一眼,“门不要钱啊!”

    权澈没有说话,阴沉着脸进了门,乔夏羽查觉到他的不对劲,因为他的脸都快冷成冰雕了,他这是哪受了什么委屈了?

    “小乖不在,要看他晚上来吧!”乔夏羽嘀咕道,想到阳台上的衣服还没晒完,她兴步就走向阳台,然而却在经过某人身边时,一只健臂倏然搂住了她的腰,接着,一股力量将她带向了沙发,乔夏羽吓得低叫起来,背上传来痛意。

    “混蛋,你要干什么?”乔夏羽气得骂了起来,本能的想要推开身上的重物。

    权澈死死的压着身下的小女人,用绝对居高临下的冷漠姿态,睥睨着她清纯的脸蛋,那神情,像是随时要杀人般冷例骇人。

    “昨晚去哪了?”

    乔夏羽诧了一下,“干什么?”

    “昨晚和谁在一起?”权澈强忍着怒火,冷静的问。

    但是,暴风骤雨来临之前都是平静的。

    乔夏羽不解的听着他的逼问,心想难道他昨晚来家里了?为什么小乖没有说?她随口答道,“和朋友去看演唱会了。”

    “男人?”

    小乖难道连她和谁去看都说了?乔夏羽想即然他都知道了,还有什么好问的?“你都知道了还问什么?”

    权澈听着她这样轻描淡写的口气,压抑的怒火霎时爆发了,他低声咆哮道,“难道你不想解释一下,你们在演唱会上接吻,去酒店开房的事情吗?”

    乔夏羽耳朵出现暂时的失听,但是她还是听到了他的话,她睁大着眼睛啊了一句,他怎么知道自已和夏洛野去过酒店的事情?还有接吻?这个她可没有跟小乖说过啊!

    “你。。。你怎么知道?”乔夏羽惊愕的看着他。

    权澈感到一股无压抑制的怒火在冒涌,这就是她被逼问的表情?难道她不该惊惶失措的解释昨晚的事情?试图打消他的误会?可她明显明惊的只是自已知道这件事情的原因。

    权澈冷嘲出声,“看你气色不错,昨晚应该很尽兴吧!”

    如此轻挑的口吻不由让乔夏羽生气了,她扬眉道,“你胡说什么,我们根本就没什么。”

    没什么?照片都在他的手里,她竟然敢睁眼说瞎话?权澈简直快气炸了。

    “你竟然敢让别的男人碰你?”无比危险的男声沙哑响起,那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乔夏羽更火大了,他莫明其妙跑到她家来无理取闹已经让她很气了,现在,竟然敢污蔑她的清白?简直可恨,她气恼道,“你住口,我们是清白的,我们什么也没有干。”

    腰际骤地被一股力道钳制得又紧,又痛,乔夏羽强忍着疼痛,昂着脑袋与他的视线相平视,看到他眼底翻腾的怒火,她心底骇然,想要挣脱又不能,只能气恼的叫道,“放开我,你弄痛我了。”

    “我要实话。”权澈无比阴鸷的目光盯着她,冷唇紧抿,压根儿不相信她。

    “实话就是没有,你还要我说几遍,再说,我为什么要回答你这无聊的问题?”乔夏羽扬眉执拗的回答他,奇怪,他是她的谁啊!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关他什么事?

    权澈的眉宇一拧,孤高冷冽的像个活阎王,眸底是没有任何情感成份的纯粹冷酷,深不可测的极致冷酷!

    “你如果敢让别人碰你,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说着,他的唇下一秒覆上她微张的红唇,带着惩罚性的凶猛力道,卷袭着乔夏羽柔软的身体,白色衬衫的上衣领口被粗鲁的扯开,露出她天蓝色的胸衣,乔夏羽被吓到了,更被这个男人的怒火恐惧了。

    “你到底要干什么?”乔夏羽真得生气了。

    “干你。”男人阴鸷得发狠发冷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用粗鲁的口吻回答。

    乔夏羽呆了一下,霎时有一种被污辱的感觉,她猛地推他,“你滚开滚开滚开。。。臭混蛋。”

    “那你承认昨晚的事情了?”权澈冷声厉喝道,赤红了双眸,再次压紧了她的身体。

    乔夏羽本想解释的,但是,看到他这么无理霸道,她突然生出了反骨,她扬眉哼道,“好,你要听实话是不是?不错,我和就他在一起了怎么了?我们只是不相干的两个人,难道我就不能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吗?”

    压住她身体的健躯猛地一震,权澈停下了一切的动作,唇角浮动着阴鸷的冷意,别开脸去,眸底不经意掠过一抹受伤的痛意,几秒后,等他再转头时,冷漠,孤傲,恼怒锁定了她的眼睛,哑声道,“你说得真的?”

    乔夏羽只想尽快让他走人,烦燥的叫道,“真的,行了吧!你还要问什么赶紧问。”

    “你真得让他碰过你?”权澈粗嘎的嗓音抑制住愤怒。

    乔夏羽怔了一下,不知为何,承认这件事情让她很难过,她很想说实话,但即然编了这个慌话,也由不得她了,她小脸一撇,用一种含糊的口气道,“嗯。。。”

    霎那,她的身体解脱了,权澈站起身,那双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目光闪过厌恶的光芒,冷声道,“我想你该请个律师了。”

    乔夏羽揉着被压痛的腰,一时竟没有听懂,茫然的问道,“你说什么?”

    权澈嘴角勾起冷笑,“我曾说过,三天之后将拿下你是我未婚妻的身份,现在,如你所愿,我们之间再无关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