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30

    黑色的越野奔驰驶出了大门,朝市中心最高级的贵族学校驶去,半个小时的车程便到了,远远的乔夏羽便看见校门口一辆红色跑车面前站着乔小乖和权菲,在乔夏羽从权澈车上走下来那一瞬,权菲的脸顿时变得很难看。

    “妈咪。。。”乔小乖兴奋的冲向了乔夏羽。

    权菲则走向了权澈,气恼的责问道,“哥,你怎么把她也带来了?”

    “小乖第一天上学,有她在他会很开心的。”权澈淡淡的挑眉,看向旁边亲昵的母子,嘴角勾起一抹不易查觉的微笑。

    权菲惊讶的看着哥脸上那抹微笑,她心里有一股不祥的预感,她不敢置信的看着旁边的乔夏羽,再看看哥脸上那宠溺的笑容,她气得咬紧了唇,这个女人使了什么手段诱惑了哥?

    乔夏羽与乔小乖开心的聊着天,却不知旁边有一双怨恨的目光紧盯着她。

    牵着小乖进新学校报道,看着乔小乖那兴奋开心的表情,乔夏羽虽然心里不舍,却不忍告诉他,从今之后他将与自已分开生活,乔夏羽心想,也许把小乖留在身边,是一种很自私的想法,她没有钱,也不能给她最好的生活条件,哪个做父母的不希望子女受到最优良的教育?

    一个上午乔夏羽便陪着小乖在新学校走动,而入学手续则由权菲搞定,其实乔夏羽并不知道就在今天早上权澈签了一笔百万支票捐赠给这所学校。

    下午小乖便安排入学,将他交给了学校的老师,乔夏羽三人走向了车子的方向,走着走着,权菲突然叫住了乔夏羽,朝权澈道,“哥,我可以和她单独谈两句吗?”

    权澈心知妹妹性格分明,牙尖嘴利,不由暗暗递了一抹警告眼神,朝乔夏羽道,“我在车上等你。”

    权菲抬起了白皙的脖子,傲慢的斜睨着乔夏羽,逼问道,“昨晚你跟我哥在一起?”

    乔夏羽咬了咬唇,权菲的问题太直接让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她三秒的沉默,对权菲来说就等于默认,她扯起嘴角讥笑起来,“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安得什么心思,你以为我们家认了小乖这个孙子,就等于认了你这个儿媳吗?笑话,你也不拿镜子照照。”

    “权小姐,我没有别的想法,我只想能多和我儿子在一起。”乔夏羽抬起头直视权菲的目光,真诚的说。

    “用你的身体换取见你儿子的时间?我说你这是贱呢?还是真得太爱你儿子呢?还是你找了这个借口接近我哥?说到底你是趁着我哥来的吧!”权菲尖酸刻薄的嘲笑道。

    乔夏羽的脸霎时苍白难看,“我没有。。。”

    权菲扯起嘴角哼笑一声,环着手臂凑近她的耳朵,“你不承认也没关系,说白了,你只是我哥的床伴,而且还是免费的。”说完,她讥笑着朝她的跑车走去。

    乔夏羽整个人呆若木鸡,胸口闷堵得说不出的难受,她握了握拳头,转身朝权澈的车走去。

    权澈看着脸色呆滞的乔夏羽,心知权菲一定说了什么难听的话,他沉声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送我回家吧!”乔夏羽垂着头,绞着手,终于,一滴委屈的泪水滴在了手背上。

    权澈大掌伸向了她的下巴,强行托起她低垂的脸蛋,看着她溢满了泪水的双眼,他眼神深幽复杂,“她跟你说了什么?”

    “没什么,权总,送我回家,谢谢。”乔夏羽用一种生疏的目光望向他。

    权澈眯了眯眸,没有说话,只是脚下的油门轰然踩下,车子一秒之内冲出了百米之外,在一个叉路口处,乔夏羽惊然看着路标,气恼的转头看他,“我说送我回家。”

    权澈面无表情,锐目直视着前方没有理踩,乔夏羽不由生气了,“我要下车,让我下车。。。”说着,就要去开门。

    权澈更快的锁下了车窗,乔夏羽气得一张小脸涨红,干脆别头看向窗外,独自气恼。

    车子驶进了权澈的别墅,在车门开启之前,乔夏羽气乎乎的推门下车,背着小包就朝马路方向走去,却在没走几步,一只大掌拽住了她,将她往别墅方向扯。

    “放开我。。。放开我。。。”乔夏羽挣扎着低叫起来,可恶的混蛋,她要回家。

    乔夏羽的脚下一轻,整个人被霸道的横抱在怀里,她迎头,只见那坚毅性感的下巴上面,是一张紧抿的薄唇,再往上是一双淬了冰的眸子,她微微一愕,这个男人无论从任何角度看去,都是那般的完美,无懈可击。

    走进别墅,权澈便放下了她,不过,并没有再禁固她,他倒是优雅的走到了吧台倒了一杯酒一饮而下,乔夏羽傻了几秒,转身就朝门外走去。

    “你要是敢走出这扇门,你要清楚后果。”冷酷迷人的嗓音从吧台丢过来。

    乔夏羽偏偏不理会,她心想,后果?难道他还能杀了她?虽然这样想着,但在她迈出门的那一瞬,她不是胆颤了一下,结果是,她迈出去之后,很好很安全,只是,背上好像有道冰霜肌的眼神射得她很不自在。

    权菲的话在脑子里响起,越发让乔夏羽打定主意要离开这里,她虽然今生不会嫁人,但也不想给人当免费床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