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9

    权澈追出酒店乔夏羽的身影已经消失了,他将目光望向不远处热闹的儿童乐园,沉思了几秒迈过去。

    儿童乐园里,乔夏羽发疯似的唤喊着小乖的名字,娇小的身影在里面穿梭来回好几次,却没有小乖的身影,看来她又来晚了,乔夏羽压抑不住内心的悲伤,泪水猝不及防的涌出眼眶,她慌乱的去擦,倔强的抬起头,可是泪水却像关不住的水笼头,流了她一脸。

    回想起这六年来与小乖生活的点点滴滴,想到离世的双亲,今后又是她孤单一个人的生活,她感到好无助,好无力。。。

    为什么上天连她最后的牵伴都要夺走?为什么对她这么残忍?

    儿童乐园里是那么的热闹,可乔夏羽坐在路灯下面的身影却又那么的孤独,没有小乖的日子,一切快乐都不属于她。

    权澈在儿童乐园走了一圈,最终,他的目光落在不远处昏暗路灯下抱臂的女人身上,眼底些许复杂的光芒一闪,他朝她走去。

    仿佛感到有人站在面前,乔夏羽缓缓的从手臂里抬起头,迎头便看见权澈深沉莫测的面孔,那双眼底在黑暗中散发着冷酷气息,她不由怒了,站起身便抡拳捶向他,“混蛋混蛋。。。还我小乖,还我儿子。。。”

    权澈伸手钳制她的手臂,将她拉进怀里,紧紧圈住,低沉的声音沙哑的安抚着,“就算小乖在我家抚养,你随时可以去探望他。”

    乔夏羽狠狠的挣脱他的怀抱,泣声道,“这根本不一样,我要的是小乖和我一起生活,和我在一起,我要一抬眼就看见他,而不是一个星期去探望一次,你明白吗?”

    权澈看着泪人儿般的女人,坚硬的心微微柔软,他朝她伸出手,“小羽,你愿意做我的女人吗?”

    乔夏羽泪水哗啦的瞪着他,那水汪汪的眼底分明透着强烈的怨恨,她气得拍掉他的手,“你休想。”

    “如果当我的女人,你就可以和小乖生活在一起了。”权澈诱哄着。

    乔夏羽懵然的看着他,眨了眨眼,“真的?”

    “真的。”权澈保证。

    乔夏羽脑子乱七八糟起来,要自已做他的女人?就可以天天见到小乖了?她的大脑有些转不过来,也就是说她要和这个男人朝夕相处?过着夫妻间的亲密生活?

    “你愿意吗?”权澈再次朝她伸出手,目光深邃难测。

    乔夏羽望着伸来的手,就好像看见了一条光明的路,她不由自主的放了上去,直到被紧紧的握住,她整个人被拉进了雄厚的男人怀抱,紧紧的被抱紧了。

    她不确定的环抱上男人的腰际,她的心里仿佛有一个小人在使劲的呼唤,不要相信男人,不要相信他,不要相信男人。。。乔夏羽闭上眼,不去在乎心里的呐喊,只想和小乖一起生活。

    她没有忘记,当初父亲是怎么一遍一遍伤害母亲,一次一次背叛出轨,最后,母亲亲手将他带进了死亡的深渊。

    这六年来,她的生活简单得像张白纸,她的世界没有男人,以为可以这样下去到老,却不想还是逃不过依靠男人的一天。

    这一晚,权澈带着乔夏羽回到了他的别墅,今天的乔夏羽身心俱疲,他没有碰她,只是安静的环着她睡觉,直到怀里的女孩不规律的呼吸渐渐平静,他才合上眼。

    第二天一早,乔夏羽被窗外的阳光唤醒,睁开眼,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她拉紧睡袍下床,站在二楼的栏杆面前,看见楼下大厅里优雅喝茶的男人,她脸微微发烫。

    “赶紧换衣服,我想你肯定不想错过小乖去新学校的第一天。”权澈低沉的声音飘上来。

    “啊,小乖去新学校?”乔夏羽吃了一惊。

    “我们约好九点半,现在还有一个小时。”

    乔夏羽蹬蹬的回到房间,那里已经有权澈为她置办得十几套新衣,她忙碌的挑选着,心里激动不已,小乖去新学校了,她当然要第一个去送他,要是自已没去,小乖肯定会很失望的。

    挑了一套小乖最喜欢的浅蓝色洋裙,乔夏羽穿上就下楼,权澈的目光扫过来时,她有些别扭的扯了扯衣服,这种感觉很奇怪,生活中多了一个男人。

    权澈看着走来的纯净身影,眼神流露出几丝沉醉的色彩,起床后,能看见她阳光明媚的身影,这种心情好极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