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8

    权老夫人笑了笑,招手让服务员开始上菜,接下来她极有兴趣的寻问了小乖出生的事情,乔夏羽在这种轻松的谈话中开始没那反拘束了,她将小乖的成长经历都大致的说了一遍。

    很快菜上来了,很丰盛,众人一边吃一边聊,大多时间都是权老夫人问,乔夏羽答,旁边的权老爷也听得很是兴起,只有权菲沉着脸,始终没有给乔夏羽好脸色,在她眼里,乔夏羽一切知书达理都是假装的,这让她更不爽了。

    权澈安静的看着这一幕,那眸里隐隐有一股担忧在浮动,他知道这餐饭的具体意义是什么,而听着乔夏羽开心的讲诉着小乖的成长经历,这只会让她一会儿更加伤心难过。

    乔夏羽倒是渐渐放松了,她觉得权家的长辈并不是她想像中那样咄咄逼人的人,而是很随和很慈祥,她想她的担忧是不是多余了?今后她还是可以和小乖生活在一起?

    转眼,所有人已经吃完饭了,权老夫人朝权菲道,“这附近有个儿童乐园,你带他去那里玩玩。”

    权菲刚开始还担心妈会不会喜欢上乔夏羽,听到这句话,她就知道妈的用意了,她朝小乖道,“小乖,姑姑带你去骑木马好吗?”

    乔小乖今天是最开心的了,他的身边有爱他的爹地妈咪,有疼他的爷爷奶奶,但他必竟只是个六岁的小孩子,一听他还真想去乐园玩呢!他点头道,“嗯。”牵起权菲的手朝乔夏羽道,“妈咪,我去玩一会儿再回来。”

    乔夏羽点点头,“嗯,小心点。”

    权菲牵着乔小乖离开,门一关上,权老夫人脸上的笑意未变,只是话峰徒然一转,“你看看小乖多可爱,但有些事情,当着小乖的面我们也不好谈。”

    “伯母,你想跟我说什么?”乔夏羽心不由紧张起来,当听到她让小乖出去玩时,她就有预感接下来的话题一定和抚养有关了。

    “我们全家人都很感激你给我们生下了小乖这个孙子,但是,小乖即然是我们的孙子,我们有义务也有权利抚养他,你说是吗?”权老夫人微笑道,笑容里却有着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威严。

    “是。”乔夏羽点点头。

    “我已经让人调查过乔小姐的经济情况,你目前在权氏公司上班,我想对于小乖今后的教育生活都会让你很有压力,必竟你这么年轻漂亮,你还要嫁人,小乖在身边肯定会有影响的。”

    乔夏羽猛然抬头直视着权老夫人的眼睛,急促的摇头道,“不,不会的,我这辈子都不会嫁人,小乖对我不会有影响的。”

    “什么?”权老夫人吃了一惊。

    权澈的眉宇也拢紧了,但他似乎并不惊讶,权老爷倒是有些担心这个女孩会不会接受不了抚养权的事情。

    “我在打算生下小乖的时候,就已经决定终生不会结婚,所以,我可以抚养小乖。”乔夏羽努力争取道。

    权老夫人脸色微微一变,语气透着一股尖锐意味,“乔小姐,我想你没有完全理解我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允许我孙子在一所普通学校上学的,而且,我也不能让我的孙子居住在简陋的房子里,还有他的衣食出行,都需要得到绝对的安全与保护,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乔夏羽怎么会不明白?她没有钱,不能提供给小乖最好的生活条件,教育条件,可这六年来,她与小乖的生活却是幸福甜蜜的,她恳求般的抬起头,“小乖从小就跟我在一起,他需要我,求求你别让他离开我。”

    权老夫人有摇摇头,“小乖需要家人,我们全家都可以给予他温暖与呵护,小乖和你生活了六年,一时难于断绝感情我们理解,只要给他时间他会融入我们家庭的。”

    “不,求你了,伯母,伯父,求求你们把小乖交给我抚养,我会很细心的照顾他的,我求你们不要把他抢走好吗?”乔夏羽慌乱的哀求道,却是越来越无力,她求助得望向了权澈,乞求道,“权总,请你帮帮我。”

    权老夫人冷静的说道,“乔小姐,这件事情我们不会退让的,这样吧!你开个价,只要我们能接受,我们会满足你的要求的。”

    “什么?”乔夏羽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听到的话,一种受污辱的感觉让她顿时语气激烈起来,“不,我不会卖我儿子的,我生下他,并不是为了钱,我只是想要一个陪伴终生的人。”

    “乔小姐,你要是再这么执迷不悟,我们只有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了,而且,你不经我们同意就私自产下我们的血脉,我们有权追究你的法律责任。”权夫人严肃道。

    “不,我不会离开小乖的。”乔夏羽坚持道,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放弃。

    “除非乔小姐有足够的经济能力承担小乖今后的一切费用,否则,我们绝对不会让出抚养权的,你考虑考虑,我们可以给你一笔足够你养老的费用。”

    乔夏羽站起身,坚决拒绝,“不,我不会要你们的钱的,小乖的抚养权,我不会放弃的,谢谢你们的晚餐。”说完,乔夏羽转身快步推门离开。

    她刚走,权老夫人便拿起手机拔通了权菲的电话,叮嘱道,“你立即带小乖回家。”

    权老爷叹了一声,有些责备的看向妻子,“秋淑,你这样会不会太过分了。”

    “我怎么过分了?难道你想让我们的孙子在一个普通的家庭长大吗?而且还是单亲家庭,我查过了,乔夏羽父母早在八年前就出车祸身亡了,其它的亲戚又没有往来,在这样的家境下,我怎么放心把我的孙子交给她?要是让人知道小乖是我们的孙子,我真怕被那些歹人盯上,到时候,钱不是事儿,要是孙子出点什么事情那就后悔都来不及了。”权老夫人苦口婆心道。

    这么一说,权老爷也不放心了,权澈眯紧了眼,起身道,“我去跟她谈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