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6

    乔夏羽的单纯那是因为她的生活简单,除了送快递的,权澈应该是几近年来第一个进她家的男人,以前有小乖在,她拒绝一切男性进门,最重要一点就是她基本与男人绝缘。

    “门在那里,好走不送。”乔夏羽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权澈视而不见,拿着相册走到沙发上倚坐下来,头也不抬的丢下一句话,“今晚我会留下来。”

    乔夏羽自知赶他不走,很快宣告领土分配权,“你要是喜欢睡沙发,请随便。”说完,她蹬蹬上楼去了。

    半个小时之后,乔夏羽穿了一件卡通睡衣出来,看着沙发上还在看相册的男人,她环着手臂暗自气恼,算了,不管他了,他爱睡哪睡哪,反正她是要睡了。

    就在乔夏羽准备关门睡觉时,门外一只大掌突然阻拦她关门的动作,权澈的迷人的身影迈了进来。

    “你。。。”乔夏羽惊怒的看着他,他想干什么?

    权澈虽然很不想承认他因为看她的相片而引起了身体反应,可事实该死的就是如此,而这火自然由这房里唯一的女人来降下。

    “喂,你不能。。。”乔夏羽慌乱的后退一步,却在下一秒她娇小的身体被拉进了一具雄厚的胸膛,霎时,强烈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霸道的唇含住了她微张的唇,凶猛而激烈的袭卷着她的舌头。

    昏暗的壁灯散发着幽幽的黄光,床前,高挺的男人霸道的扣住娇小的女人施于强制的激吻,一步一步将她推向柔软的双人床。

    “不。。。不要。。。碰我。”乔夏羽气喘息息的拒绝,她讨厌他的碰触,她更讨厌在他身下那陌生的身体反应,这让她难受想哭,又被迫靠近他,需要他。

    吻,延路而下,停留在女人柔美的蝴蝶骨,在那里留恋不一会儿再次探下,暖昧的气息呵斥在乔夏羽迷人的双峰间,直引起她一串不由自主的颤栗。。。

    “求你不要。。。”乔夏羽低泣着推开他,可恶,她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她讨厌。

    “求我。”低沉的男声粗嘎的响在耳边。

    “求你。”

    “求我什么?”

    “求你。。。”

    “说要我。。。”

    “不。”

    “说。”修长的指滑入了最神秘的地带。。。

    “不。。。”女人试图拒绝,可声音已经很弱了,却抵不过男人强势的刺激,最终迷迷糊糊之间,听到一句低不可闻的声音。

    “嗯,求你要我。。。”

    房间里,男人低沉的诱哄着女人并将她带入欲望的深渊。

    阳光,刺眼的照射在窗前几株兰花上,浅粉色的床上两道相拥而眠的身影,权澈早已醒了,但他没有动,生怕惊醒怀中的女孩,卷长浓密的墨眸打量着怀里蜷缩而眠的身影,他的唇轻轻的印在她光滑的额际。

    “嗯。”乔夏羽有些痒的在他的怀里磨噌了一下,倏然,那密覆在眸上的睫毛倏然睁开,霎时,四道目光交织在一起。

    “啊。。。”乔夏羽吓得忙坐起身,快速抓起被子遮羞。

    “早啊!”权澈露出了一抹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

    “你。。。”乔夏羽结巴了,该死的,遇到这个男人,她变得词穷极了。

    阳光正好照在了乔夏羽的肌肤上,她顶着一头凌乱的长发,那宛如鸡蛋里刚剥出来的至嫩肌肤,诱人之极,权澈好心情的欣赏着她,“昨晚睡得好吗?”

    “恶梦。”乔夏羽没好气的回道。

    “可是昨晚谁在一直求我的?”

    “那是你逼我的。”

    “我没有逼你,那是你真得在需要我。”权澈可恶的勾起嘴角。

    乔夏羽真想在他那迷人的脸上甩上五道指印,混蛋两个字在心里吼了几千万次。

    “从你反应来看,我应该是你六年来第一个男人吧!”权澈觉得满意极了。

    “错,我一年一个男友的换,你不知道排在什么地方。”乔夏羽讥嘲的说。

    “小乖都告诉我了。”权澈不客气的拆穿她的慌言。

    果然,一个小小的计谋就能得到权澈想要的答案,乔夏羽气恼的咬了咬嘴角低咒道,“臭小乖,总是拆你老妈的台。”

    哈,权澈真想笑出声,难怪儿子会觉得她笨,她还真是笨得可以,他根本就没有问过小乖这个问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