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5

    乔夏羽有些头疼的瞪着他,“对不起,我家不欢迎你。”

    权澈扯起性感的嘴角,骤然伸手,长臂勾住她的腰,“怎么?你怕我?”

    乔夏羽紧张的咽了咽口水,短短两日她已经见识过了他的丧心病狂,狠辣手腕,禽兽色性,说不怕那是假的,可她的性子不能让她示弱,她扬着脖子,“我为什么怕你?”

    “那就请我去你家喝杯茶吧!”权澈邪气的挑了挑眉。

    “我家没茶叶。”乔夏羽拧眉答道。

    “咖啡也行。”

    “没有。”

    “白开水总有吧!”

    乔夏羽暗叫一声可恶,喝茶只是借口,做坏事才是真的吧!好吧!他要是敢动手她就叫,最好让人看清权家少爷的臭嘴脸。

    开了门,乔夏羽懒得理他,她快饿死了,打开冰箱拿出面包和牛奶就往沙发上一窝,大口大口的啃起来,权澈怔了一下,深邃莫测的眸底一闪而过的懊悔,狭小的双层复式小楼因他的到来而显得有些拥挤,权澈仔细的打量着这座养育他儿子六年的房子,房子不大,格局却设计得很好,他翻了翻书架上一些书,有一排是育儿的,从可以看出乔夏羽在培养乔小乖时是花了心思的。

    “喂,别乱翻东西啊!翻坏是要赔的。”乔夏羽有些生气的叫道,她的地盘她作主。

    纪澈凡不以为然的掀了掀眉,继续从房间里寻找一些他感兴趣的东西,比如说,放在书柜上面的一本厚厚的相册,他惊喜般的翻看着,率先入眼的是乔夏羽的学生照,少女时代的她笑得很是烂漫天真,和她现在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只是那时的她粉嫩可爱,而现在的她,身上多了一种女人的妩媚性感。

    “喂,不可以翻我的照片。”乔夏羽脸红耳赤的叫道,那里可是放着她小时候没穿衣服的照片呢!

    可惜,权澈已经看见了那张黑白照片上那粉雕玉逐的精致瓷娃娃,他扑哧一声笑了起来,故意将照片朝她晃了晃,“这是你吗?”

    “你。。。”乔夏羽拿起面包就想扔他,可想想肚子还唱着空城计她又舍不得,只得狠狠剜上两眼以示她的气愤。

    权澈往下翻,便看见了她和她父母的照片,还有全家的照片,最后,她看见了他父亲那被剪掉的一片相片,他的眉宇渐渐蹙紧了,虽然他没有直接问她父母的事情,可他隐约猜测到了她的父母应该不在世上了,因为最后的相片上面有日期,那是八年前的日期,不知为何,权澈坚硬的心脏上仿佛被刺痛了一下。

    她是独自抚养小乖的吗?难怪她与他有着这么深厚的感情。

    接着,权澈看到了小乖出生时的照片,粉嘟嘟的一个小肉团,他认真而仔细的盯着每一张照片,仿佛要从这些照片里找回他失去的珍贵东西,那是他丢失的对他儿子成长的记忆,看到开心时,他的嘴角下意识的上扬,他的脑海里深深的印上了他儿子的成长瞬间,还附带上一张灿烂的笑脸,从相片里浓浓的感受到了,乔夏羽与乔小乖的母子情深,厚厚的半叠照片里只出现了他们母子的身影,他们笑得很开心,可让看照片的人却莫名泛起心酸。

    “小乖小时候可爱吧!”乔夏羽不知何时站到了他身边,有些得意的问。

    权澈被她突然出现的声音收回了沉思,他刻意抹掉眼底那丝心疼,扯了扯嘴角,“我儿子当然可爱。”

    乔夏羽拧了拧眉,这家伙非要时时刻刻强调这一点吗?我儿子我儿子,听着她老不爽了,她懒得再聊,挥挥手道,“看完离开,我上楼洗澡了。”

    “小羽。”权澈低沉的唤她。

    乔夏羽没反应过来,伸手指着自已的鼻子,“你这是在叫我吗?”

    权澈长臂一伸,直接将她揽入怀里,紧紧的圈住,乔夏羽怔了一下,立即挣扎起来,“喂,你别想占我便宜,放开我。”

    权澈放开她,乔夏羽立即后退三步以测安全,一双目光警惕的瞪向他,“你要是敢乱来,我可是会喊人的,邻居们可都是我的朋友。”

    权澈眯起眸笑起来,“你相信一个要来你家喝茶的男人,只是为了解渴吗?”

    乔夏羽咬了咬唇道,“那不然还想怎样?”

    “除了生理上的解渴,自然还有身体上的解渴。”权澈善意的提醒,这个女人也太单纯了吧!看来他有必要给她一次深刻的教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