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1

    浅蓝色的窗帘洒落了一地阳光,房间一片明媚,诺大的双人床上,女子睡得正香,雪白的丝质锦裹着一道纤细窈窕的身体,如玉的肌肤上几道粗鲁留下的吻痕显得特别刺眼,谁都看得出来,女子昨晚经历了什么。

    乔夏羽醒来时,已经日上三杆了,脸红耳赤的回想昨晚的画面,她恨不得钻个地洞躲进去,可恶的权澈,趁人之危,竟然霸王硬上弓?

    揉着酸涩的肩膀,她立即想起一件事情,小乖今天要上学啊!天哪!都什么时间了。

    想完,她掀被下床,拿起衣架上挂着的浴袍裹上,本想回到房间换衣服,可她太担心小乖,赤着脚就跑了出来,站在二楼的栏杆上,她俯望着大厅,没见到小乖的身影,倒是权澈坐在沙发上,他显然出去过,穿着白色衬衫,松了上衣的三颗扣子,露出精健的胸膛,袖子微挽,整个人看起来一种野性的不羁,安静却如一头蛰伏的野兽,散发着危险。

    他正在一台笔记本面前敲击着,修长的手利落有型,老天真是不公平,给了他财富,给了他身份,连身材长相都是完美得无可挑惕。

    “小乖呢?”乔夏羽不由朝他寻问。

    权澈淡淡扬起眉,望向二楼睡眼惺松的女人,深沉的眸闪过一丝惊艳,启口道,“上学去了。”

    乔夏羽倚在栏杆上,长长的黑发散落在胸口,身上散发着一股介于少女和女人之间的妩媚气息,凌乱的发,配上精致的面容,弥散着夺人心魄的妖冶,权澈感到下身在隐隐苏醒。

    乔夏羽吁了一口气,转身去了浴室,当看到镜中自已全身种满了草莓,她吓得捂嘴惊叫,该死的,竟然吻得她全身都是,这叫她怎么见人?

    肩上背上,胸口脖子,几乎都是殷红的吻痕,她用水去冲洗,无奈根本无效,她气恼的想杀人,她要怎么面对小乖?

    洗了一个澡,她裹着浴巾回房,推开客房的门,她庆幸着这下没走错房间了吧!

    然而,当看到床上那慵懒倚靠着的性感身影,她瞠目结舌,该死的,又走错了?当她看见她放在桌前的衣服,她才反应过来,她秀眉一拧,两道怒火射向床上的男人,“喂,出去。”

    权澈眯眸打量她浴巾下勾勒出来的动人曲线,身躯不动,目光灼灼,强势霸道的声音自薄冷的嘴角启口,“做我的女人。”

    门口的乔夏羽呆若木鸡,雷得吐血,他说什么?做他的女人?他哪来的自信?

    乔夏羽毫不客气的回应道,“想也别想。”

    “你没有拒绝的权力,小乖是我儿子,你是我名义上该娶的女人。”薄唇吐出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

    “你。。。你住嘴。。。别乱说,什么罗辑啊!小乖是你儿子并不代表我是你的女人。”乔夏羽有些火了,他凭什么这么强势霸道?动不动就把她例为他的所有物,他谁啊!他们很熟吗?

    “小乖需要父亲。”权澈眯眸。

    乔夏羽扬着下巴,哼道,“大不了我明天给他找个后爸。”

    此话一落下,某男很火大,后果很严重。

    男人的脸一寸一寸靠近,淬着怒火的眸子宛如一头狂兽,手臂一把搂过她的身子压制在怀中,声音更是冷得尤如西伯利亚的寒流,自喉咙里崩出,“你敢找试试。”

    大话已经放出去了,乔夏羽一副视死如归的豪气,“找就找。。。谁怕谁。”

    话毕,她身子一轻,被一股力量抛向了柔软的大床,一道雄健的身影霸道压下,火热的吻瞬间覆上来,以凶猛强势的姿态攻城掠地,卷过她唇舌的每一处,乔夏羽晕眩涌上来,身子莫名的热起来,昨晚那糊模又清晰的感觉涌上来,身子战栗,脑袋发热,随着那粗砺大掌的游移而身体阵阵发烫,莫名的有一股热流在小腹间凝聚。

    “不要。。。不要。。。”乔夏羽迷迷糊糊的推拒,接着,身子一凉,裕巾被抽开,她不由自控的轻颤起来。

    感到一只手伸到身下,寻幽探秘,在她的体内滑动起来,她惊得咬紧下唇,一张脸躲来躲去,却不知她这样的磨噌,更激起男人蹂躏她的快感。

    “叫我名字。”低沉沙哑的声音霸道的命令着。

    乔夏羽咬紧牙关硬是不答。

    “叫我。”身下的手加速。

    乔夏羽难受的低呤起来,却硬是不肯出声,耳垂被含住,她更加颤得厉害,此时,男人再次命令,“叫。”

    “权澈。”她被淫逼着叫出口。

    “去掉姓。”

    “澈。。。”

    某人满意着勾起嘴角,她的声音娇媚中透着迷人的声调,令人荡漾。

    房间再次平静,已经是中午时分,乔夏羽感到恼火极了,这样无原无故被白占两次便宜,显然,此地不宜久留。

    趁着权澈洗澡之际,乔夏羽穿好衣服,拿起包包就溜出了门,当她站在那一条平坦大道,她暗叫一声可恶,竟然拦不到的士。

    就在她准备开启11车赶路时,只闻轰轰声由远极近,只见一辆炫酷跑车从一个拐弯处驶来,那飘移的范儿和电影上的赛车有得一拼。

    乔夏羽眼神一亮,她想也没想就伸手拦车,可能她突然走进马路中心,直吓得那车从百十米外就兹兹兹的踩刹车,只见轮胎上花火一路飞洒,一直到离她五米处,车才停实了。

    本来拦车是求救,但看到这种情形,乔夏羽有一种想溜的冲动,这根本就是吓坏了人家嘛!

    只见跑车驾驶座的门砰得响起,一道夹着浓浓怒火的身影出现了,那是一张年轻耀眼的面孔,大约二十六七岁的帅哥,他眼底的火比刚才刹车的火花还炽热,见到她就一句低吼,“你找死啊!”

    乔夏羽讪讪笑起来,“对不起啊!大哥我不是故意的。”

    “那你不是有意的?”男人咄咄逼人靠近,左耳的钻石耳丁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越发衬托得他野性不羁,狂妄逼人。

    “对不起,我只是想搭个便车而已。”乔夏羽心虚的说,她没想到他会开得这么疯嘛!

    夏洛野愤怒的看着眼前的女人,不,愤怒二字已经不足于形容他的心情,简直是出离愤怒,杀了她的冲动都有,他冷笑一声,“搭便车?门都没有。”说完,愤愤的回到车前,在开门之前,他恶狠狠道,“我会告诉门口的保安,今天不许放一辆的士进来,小姐,七公里的路,你慢走。”

    说完,人钻进车子,跑车再次发动,轰然离开,留下怒眉相送的某女,乔夏羽再次证明了有钱的人都是变态这种想法。

    乔夏羽哭丧着脸继续开动11路车,顶着头上一个大太阳前进,在走了一百米左右,一辆黑色越野悄然滑到她面前,车窗落下,权澈冷峻的面孔呈现,冷得没有温度的声音命令,“上车。”

    “不上。”乔夏羽铁着心要走出去。

    权澈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一抹邪妄的笑意,脚下猛踩油门,轰得冲出了百米远,消失在拐角处。

    乔夏羽气得直想扔他一石头,可恶,他还真得走了,望着天上的太阳,她真得连哭的心都有了。

    乔夏羽这一走就走了十几分钟,这里没有商店,没有水,没有车,只有望不到头的路,路上还冒烟,她快虚脱了,就在这时,前面一辆黑色越野折了回来,在她身后一个华丽的掉头再次停到她面前,车窗落下,权澈似笑非笑的脸盯着她。

    “可恶。”有他这样戏弄人的吗?乔夏羽哪还坚持什么?她拉开门就坐进去,凉爽的空调啊!

    “自讨苦吃。”旁边响起一道幸灾乐祸的冷笑。

    乔夏羽撇脸看窗外不搭话,这家伙摆明就是要看她笑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