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0

    车子在半个小时之后进入了一片富人区,最后驶进了一栋独立别墅,欧氏的庞然建筑占地近千平方米,这让乔夏羽砸舌,权澈可真不是一般的有钱。

    幽蓝色的景观灯照耀着别墅的四周,泳池的水波折射玻璃墙上,碧光粼粼,透着低调的奢华。

    “哇,好大的泳池啊!”乔小乖惊喜的叫道。

    乔夏羽撇了撇嘴角,一种仇富的心里涌上,天价的房价,他竟然一个人霸着这么大的地方,真是可恶。

    进入大厅,乔夏羽的嘴巴变成了o型,虽然是一派的冷硬风格,可是,真真是豪华啊!这一定是七星级酒店的标准吧!

    “哇!爹地的家好漂亮啊!”乔小乖也惊叹不已。

    “小乖,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屈,你记住,金屋银屋不如自已的狗屋。”乔夏羽教育道,示意儿子不能因为认了有钱老爸就把她这个老妈扔了。

    “哦!”乔小乖点点头。

    旁边的权澈嘴角扯起一抹冷笑,这一个晚上,她都有意无意的在阻止着小乖与他亲近,她再怎么做,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他是小乖的父亲。

    乔夏羽嘴里这么说着,但每看见一件新鲜的物品都要驻足欣赏半天,倒是小乖拉着她上楼去看房间,权澈微笑的看着他帅气的儿子跑来跑去,心里满足极了,从知道做了父亲到现在,他还有些做梦的感觉,不知不觉中,他的儿子已经六岁了。

    看了房间,权澈指着靠里面的一间房道,“你今晚就睡在这间客房,我和小乖睡主卧。”

    “我跟小乖睡。”乔夏羽扬眉要求着。

    “不要争啦!小乖要自已一个人睡。”乔小乖自告奉勇的说,他怎么可以去破坏爹地和妈咪恩爱呢!

    这个提议也好,权澈与乔夏羽都没有意见,接下来,乔夏羽替儿子洗完澡把他送进了房间,乔小乖从小就一个人睡,所以,他根本不害怕,也不需要听睡前故事,这一点让乔夏羽省心不少。

    从小乖房里出来,乔夏羽这才想到自已又没睡衣在这里,推开她的房门冷不丁看见一道身影坐在床上,她睁大眼,“你进我房间干什么?”

    权澈指了指床上放着一套性感蕾丝睡裙,“我想你需要这个。”说完,他起身出去了。

    乔夏羽抓起来看,哇靠,要不要这么性感?丁字短裤,外加透明黑色薄纱?可恶,他这是什么目的?算了,勉强凑合一晚吧!

    乔夏羽瞟了一眼,客房竟然没有浴室,她只好抓起睡衣朝走廊尽头的浴室走去,十分钟快速洗完澡,用浴巾抹完身子后,望着那性感的睡衣,乔夏羽立即想到,权澈怎么会有女人的性感睡衣?难道这是别的女人穿过的?顿时,一种恶心感涌上,她自动脑补了一出活春宫,搞不好这裙子上还有他的脏物呢!搞不好他就是这么变态。

    她嫌恶的将睡衣扔向浴池,裹起睡袍就出门,迷迷糊糊的她认准了一扇门就推了进去,顺手关上,迎头,她傻了眼,好像不是她的房间。

    正当她准备撤退时,突然,她旁边的一道门迈出了一道湿漉漉的身影。

    哎呀妈呀。

    眼前的情形,差点让她爆血管,眼珠子突眶而出。

    她的面前正一道赤果果的男性躯体,八块胸肌健而不过,一分不多,一分不少,一条一条带着水珠的肌肉壮硕有力,竟也性感无匹,看到突然出现在房间里的女人,权澈的面孔有一瞬的错愕,随即勾起嘴角,“谁让你进来的?”

    乔夏羽快速瞟了一眼他那二两肉,脸红耳赤的她惊惶失措想推门离开,哪知道一转身,她裹在身上的浴巾哗啦的扯了下来,霎时,她同样以原始人形式呈现,她整个人傻掉了,忙遮住上面,后面觉得不妥遮下面,气呼呼的乱叫,“不准看不准看。。。”说完,慌乱的去扯浴巾,知道越慌越乱,一时半会还扯不出来。

    该死的,刚才关门的时候竟然夹到了浴巾的一角。

    突然映入眼帘的诱人铜体瞬间让权澈的眸光深沉,看着与浴巾激烈战斗的女人,他嘴角勾起了邪魅的笑意,“即然你主动送上门,那我不客气了。”

    “你。。。你。。。我不是。。。”乔夏羽哭得心思都有了,这是上演哪出啊!老天太会开玩笑了吧!看着逼近的男性身躯,乔夏羽的眼冷不丁瞟向了不该看的地方,那里已经雄伟壮观,看着很巍峨坚挺的样子,她再次傻掉了。

    “你。。。你别靠近。。。”乔夏羽气得哇哇大叫。

    “嘘。。。”权澈竖指在薄唇前,“你这是想让小乖来看看我们不穿衣服的样子吗?”

    乔夏羽顿时捂嘴,只能用眼睛警告他离开,可惜,哪个男人会拒绝送上门的女人呢?这世界上还有没出现呢!

    娇小玲珑的身体缩成一团,乔夏羽呜咽着猛摇头,却不知,她这样一副软弱好欺的模样更加惹起男人欺凌的欲望,权澈眸光深黑,那眼底的欲望呼之欲出,他大掌一揽,乔夏羽便横抱在他的怀抱。

    “不要,放开我混蛋。”乔夏羽小声的咒骂着,挣扎着,死活不依。

    可她这点力量打在权澈的胸口,他没疼,她还手疼呢!一股压力骤然压下,她整个人被压制在床上,她扭腰挣扎,樱桃般的小嘴瞬间被薄唇堵住,凶猛的吻掩没了她,她脑子一片空白,唯有嘴里肆意的吮吸,霸道又疯狂的占有姿态,如同一个久渴的人捧着甘露的水,因渴饮而发出了满足的低叹。

    权澈惊叹的发现指尖的触感那样美妙,身下女人的肌肤细腻又白嫩,像白瓷,像奶酪,像凝胭,在他大掌的侵略下,轻轻的发出了微微的颤栗。

    乔夏羽的胸口急促的起伏着,挣扎着想推开身上的男人,却被他狠狠的压回去,如此反复,在他强力的压制,霸道的啃噬下,她快要不能喘气了,脑袋像是几万只蜜蜂一样嗡嗡直叫,而奇怪又陌生的感觉爬上来,让她不知如何是好。

    直到。。。

    “啊。。。疼,疼。。。”那种入侵的疼感让她拧紧了眉儿,天哪,六年前的那种疼她一辈子都不想再经历了。

    “忍一下。”低沉沙哑的声音在安抚着,权澈惊讶的发现,她竟然这么紧窒,难道她除了自已这六年来就没有过男人?

    “不要,不要。。。疼疼。。。”乔夏羽疼得眼泪都流下来,像个小孩一样哭闹着推他。

    权澈眸光一沉,身体大力一挺,乔夏羽尖叫一声拼命的捶打他,直到一股奇怪的感觉取代了疼痛,权澈看着她舒展的眉目,知道她的疼感过去了,他嘴角一挑,再次覆上她的唇,健躯狂野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