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骄傲对上傲慢

    “今天的阳光真好啊。”

    如同骷髅一般瘦的老头用手遮住自己的眼睛,他全身的皮肤暴露在阳光中时竟然开始自燃起来,大片大片的皮肤燃烧成了黑焦色,看起来非常恐怖。

    “果然是太久没有晒太阳了,这皮肤都不适应了。”

    老头放下手,大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轻轻一拍,在他的身后竟然露出一个巨大的太极圆图。

    除了上一世的我,我从没看见过任何一个人能释放出太极圆图,上一世的我因为学道于元始天尊门下才会学得这样的神技,当今天下即便是断情人这样的三清道痕都无法释放出和我一样的太极圆图来。

    所以,这老头的来历一定不简单。

    白骨走到我身边,轻声低语:“我活着的时候听闻姜家有强者,继承姜尚意志,获得元始天尊补偿,得到了对道力部分的控制,如今一看,果然如此,即便这老头不是姜尚也肯定是姜尚后3辈之人,实力非常恐怖。”

    我点点头,不动声色地看着这老头,被姜龙称为是太祖的强者,我很期待到底是什么来头。

    瘦的如皮包骨头一般的老者弯着腰一步步走来,他身上的火焰渐渐熄灭,就好似是涅槃重生的凤凰一般,经过这火焰莫名其妙的一烧,这老头身上的皮肤大块大块地脱落,露出了新鲜的血肉,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新生之人,大片大片的皮肤被烧焦后脱落在地上,经脉,肌肉,血液都在重塑,除了骨骼以外,老头就好像是从火焰中走出来的新生儿。

    甚至在我的天眼中,我看见他在大量吸收天空中的阳光精气,这些阳光精气异常恐怖,就好像流动的精灵,疯狂地冲进老头的身体内。

    老头的容貌开始变化,开始变的年轻,身体也渐渐直了起来,甚至有健硕的肌肉裸露出来,这一刻,那个老头不见了,一个中年大叔站在了我的面前。

    没有了皮包骨头的感觉,黑色长发,络腮胡子,虽然还是有细密的皱纹,可是身体很强壮,身材高大,给我一种更恐怖的压迫感。

    “罗焱,看来传闻是真的,果然姜家得到了某种特殊的道力传承,这种道力应该非常强大,而且是可以让人返老还童的功效,不过三清的力量到底有多强,我们谁都说不准。”

    白骨非常警惕地看着我对面,此时**上身,古铜色肌肤的高大肌肉男。

    “每一次重生都好累,而且总是回不到最年轻的状态,不过,这身体也不错了。”

    中年人冲我笑了笑,他手上刚刚被射日神箭划伤的伤口已经彻底痊愈,背后的太极圆图不断地旋转,阴阳不断交替,看起来异常玄妙。

    “罗焱是吧,真是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在这幽暗的宫殿内,我可不止一次听到您的名字,真是很了不起的人物啊。”

    中年大叔开口恭维我,一伸手,姜悟行落在地上的银色大刀重新飞回了他的手里,巨大的银色战刀刚刚在姜悟行的手中并没有任何异样,然而此时出现在中年人手中后,立刻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银色战刀上散发出令人炫目的光芒,随后整把战刀释放出黑白两种颜色,如同被他背后的太极圆图渲染了大量的光芒,战刀上流出的阴阳气流竟然和我的桎梏仙魔剑很类似,随着战刀上的阴阳两色越来越浓烈,这把战刀所释放出的威能竟然比桎梏带给我的震撼还要强。

    我曾经以为桎梏是独一无二的,是第一把由仙剑之意和魔气汇聚而成,承载了高级混沌之力的宝物,但是,今天我知道我错了,眼前的战刀同样是承载了混沌之力的兵器,而且是更加强悍的兵器,因为虽然桎梏剑身上的混沌之力很强大,是属于高级混沌行列,但是我能感觉到眼前这把战刀更加强大,并不是层次上的提高,更多的是这把战刀上有非常明显的岁月沉淀。

    凡人眼中的冷兵器,时代一久就会变成一堆废铁,然而在我们修炼界中,所有强悍的法宝都和时间的沉淀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比如至宝,比如远古那些神兵,经过无数强者之手,在无数次战斗后生还的才是真正的强者。

    “原来你知道我的名字,也知道我了不起,那你们姜家还敢设局陷我!”

    我甚至连一声前辈都没喊,双手握紧射日长弓和射日神箭,走到了距离中年男子身前20米的地方,天空中阳光洒下来,落在我们两人的身上,我能看清他的脸,这个人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桀骜不驯之辈,他的生命里一定伴随着无边的杀伐以及无数的战争,很难想象,上古大家族姜家在数千年后还有这么一个强悍的老家伙活着,而且还隐藏了这么巨大的道力。

    “我是姜家第二任家主,我名姜神,其实你和我父亲应该是师兄弟,你是元始天尊大人收的最后的徒弟,而他则是元始天尊大人在封神之前收的弟子,你们本是师兄弟,今日之事本是我们姜家之错,我可以放你安然离开,看在你上一世和我们家族颇有渊源的份上。”

    姜神的话说的很高傲,他的眼神就告诉了我,他认为他吃定我了。

    “不过,你不能带走我们姜家的儿媳妇,这个女子必须留在我们姜家,她已经和我们姜家拜过天地,是我们姜家之人了,所以,你不能带走她。”

    姜神站在我对面,一边活动身体的四肢,对我说话的口吻就如同一个高高在上的帝皇对脚下的臣民说话一般。

    听到他的话,我忽然间笑了,阳光下,在这空荡荡的巨大广场上,四周被坍塌的巨大宫殿包围,远方是层层青山洒下巨大的投影,这投影正好有一半照射在我的侧脸上,而阳光则照亮了我的另一半侧脸。

    这一刻的我,又一次站在了光与影的中间,只是,这一回,我的脸上带着骄傲的微笑。

    “后辈,你笑什么?”

    姜神浓密的黑色眉毛微微皱起来,不解地问道。

    “我在笑你。”

    我平静地回答道。

    “笑我?”

    姜神更加不明白了,疑惑的表情更浓了。

    “我笑你敢在我的面前狂,我笑你敢在我的面前问我要我的知己,我笑你敢对着我摆出这么傲慢的笑脸。莫说此时的你和我一样修为,就算你是越道强者又如何?今天我要带她走,你拦不住,今天我要灭你姜家,你也拦不住!”

    我一边笑着,一边伸出手,慢慢地轰出了一拳,这一拳往前平推,速度很慢,拳头好似流水一般划过空间。

    这一拳很慢,很慢,但是这一拳笼罩下的姜神四周的空间被锁住,他必须正面对抗这一拳。

    “后辈,你会为你的傲慢付出代价的。”

    姜神本就是高高在上之人,作为上古大族的继承者,作为姜尚的后人,他得到了最纯的道力和三清的传承。

    他的骄傲遇到了我的骄傲,我们之间的傲慢将演变成一场狂野的风暴。

    他举起双手,将战刀横在面前,一股强大的混沌之力从战刀上爆发出来,我的拳头被这股混沌之力生生吞没。

    这股混沌甚至能够抵消射日神箭的初级攻击,其内的力量非常恐怖,而且此时的姜神恢复成了中年模样,我相信,他的身体和修为都恢复到了极好的状态,这片混沌之力更会得到极大的提升。

    我的拳头被混沌吞没,我脸上微微变色,因为拳头上渐渐传来被摧毁的痛感。

    “小子,你的胆子很大,敢正面对抗我的混沌,我们姜家获得的道力并不是返老还童,也不是无边的攻杀之力,而是轮回,我的身体,我的混沌,这里的一切都在我们姜家的轮回中,轮回一开,即便是这里被毁的一草一木我都能复原,即便是你天尊级别的攻击,我也能吞没,你的骄傲在我看来就是幼稚!”

    姜神的混沌开始疯狂地扩大,瞬间将我整个人都吞没了。

    我身后的蒋天心和洛轩凡都怔住了,洛轩凡甚至想冲上来救我,然而却被白骨一把拉住。

    “他为我而来,我要救他。”

    洛轩凡被白骨拉住,却坚定地想要挣脱白骨的手。

    “他没那么容易死。”

    龙形子手握金色大剑,笃定地走到洛轩凡身边,眼神里充满了坚毅。

    我被混沌吞没,一丝一毫都没有露出来,姬月和姜龙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这就是正面对抗我们姜家的下场,我们姜家,从上古走来,上万年的历史,上万年的征战,你以为你一个小小的人类就能灭我姜家?”

    没人能逃脱这么强大的混沌,这是元始天尊留给姜家的补偿。

    “是吗?”

    就在姜神以为胜券在握,就在姜龙和姬月准备对龙形子他们出手的当口,混沌中传出一声轻咦声。

    我双手缓缓拉开混沌之力,从无边的灰色中走出来,如同闲庭信步一般。

    姜神的脸刹那间惊住了,我走到他的面前,混沌好似对我完全没有影响一般,我挥了挥手中的桎梏,淡淡说道:“不巧的是,我这把剑也不走寻常路,它也是生于混沌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