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我有危险

    这一次的大战算是落下了帷幕,魔心子的尸体被司马天带走了,许佛和司马天一起消失,而虚神祖再一次逃过一劫,被诸葛飞三人趁乱带走了。

    当然我还没有自负到敢上茅山去要人,我的觉醒者状态消失后,一个人站在破碎的大地上。

    看着碎裂的地面,望着被灵气吹断的大树,瞧见身边被大片的灵力轰碎的大楼,虽然没有人受伤,但是我心里却深深的触动。

    修士之间的战斗太激烈了,凡人,和凡间的一切都无法承受这样的毁灭,我能预见到在不远的将来修士之间的战斗会更多,我的一道灵点闪就能洞穿一栋小楼房,更别说圣人或者是天尊们出手。

    甚至不需要补天一族入侵,人类自己的争斗就足以让世界毁灭。

    这还是我第一次露出这样深深的忧虑。

    拖着疲惫的身体,在风餐露宿了好几天之后我终于踏着云彩回到了上海,走进通天会的一刻,门刚刚被打开,我的脚刚刚踩进去,整个人头一低,就倒在了地上,沉沉的睡着了,甚至没有看见是谁帮我开的大门。

    这一觉睡的很沉,做了非常非常冗长的梦,开始的是回忆,看见蓝墨,铁公,通天三魔,他们从地里爬出来,一个个走向我,大声质问我为什么没能保护好人间,没能保护好通天会,随后我看见天空中有流星飞过,人间的天空布满了火流星,整个黑色的天幕被撕裂,天空中一个人落下,他从遥远的天边直落而下,没有知觉,没有反抗,最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梦中的我走近那个落下的人,却看见了一张我熟悉的脸,阿郁……

    梦境到这时哑然而止,我被吓醒,醒来的时候满头大汗,四周一片黑暗,我想要直起身子来,但是却发现身子完全动不了,我的第一反应是被鬼压床了,但是刚想运转灵气,却发现不是什么鬼压床,而是我浑身被缠满了各种绷带,除了头部以外浑身都被缠的非常紧,简直就快变成电影里的埃及木乃伊了。

    身子动不了,而且我看了看窗外还是天黑,也不想麻烦别人,费了大半天的力气坐了起来,整个人靠在墙上,因为我的床是靠近窗户的,所以能够看见窗外的月光和平静的上海天空。

    我想要点支烟,却发现香烟不在身边,而被放在了远离我的茶几上,几步之遥但是此时对我来说简直如同主大陆和破碎大陆一般遥远。

    因为开启觉醒者状态,加上被盘古幡等强力法宝法术的镇压,虽然战斗的时候没有感觉,但是脱离了觉醒者状态,我的身体就彻底跨了,内视了一眼估计没有一周的时间根本别想下床。

    而且这还是因为我是天尊体质的关系。

    望着茶几上的烟盒,看着黑色的天空,我苦笑了一下,喃喃自语道:“罗焱啊罗焱,你看如今连个帮你拿烟的人都没了。”

    房门在此时被打开,一道长长的月光拖着一道斜斜的人影,一个轻轻的脚步走近了我的房间,我警惕地厉喝道:“谁!”

    刚刚跨进房间的人明显被吓到了,踏进来的脚一下子缩了回去,但是却没有退走而是站在了门口,我正疑惑是谁深夜准备潜入我的房间,却听见一个弱弱的女声传进了房间。

    “请问,我能进来吗?”

    这是诺诺的声音。

    我心中一喜,难道这小妮子想起我了吗!我开心地答应了一声。

    诺诺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后,走进了我的房间,却没有开灯,而是走到茶几边上,拿起我的烟盒,放在了我的床边。

    “你,想起我了?”

    这一刻,我已经不去看手边的香烟,而是盯着走进我房间的这个女子,这个曾经为了我以一个凡人的身份闯入修炼界的勇敢女孩,一个和我互生情意,但是却从未捅破这层窗户纸的女孩,一个在我生命中算不上最漂亮但是却最安静的女孩。

    也是唯一一个彻底忘记我的人。

    诺诺摇了摇头,她的摇头让我心中那一点点快乐慢慢消退。

    我费力的从烟盒里叼出了一支烟,点上之后,苦笑着轻声说道:“果然还是不记得我啊。”

    诺诺站在我的床边,看着我想要说什么,但是却又没开口,显得有点犹豫。

    “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勉强对她挤出了一个笑容。

    “恩,因为早上是我帮你开的门,但是你一下子就浑过去了,所以心里不太放心,想来看看你,怕你出事。”

    诺诺的话说的很轻,却让我心中生出了一股暖意,果然还是在乎我的啊。

    “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烟还是少抽一点,也不要总是去冒险,毕竟生命不能重来的。”

    诺诺漂亮的脸上露出严肃的表情,月色下真是非常美丽。

    “有些事不得不由我去做,诶。”

    我叹了口气,烟头上飘出来的青烟袅袅上升,在月光下非常梦幻。

    “恩,那,我先回去了,对了,这个是洛轩凡小姐让我带给你的。”

    她拿出了一个红色的信封。

    我微微皱眉,洛轩凡自从龙形子大婚之后就消失了,我还记得那一天一个自称是姜家继承人的男孩对我出手,为了维护洛轩凡。

    看见红色的信封,我心中一沉,脸上拉扯出一个淡淡的苦笑,心里已经有了预感,这一次恐怕我又要送一个红颜出嫁了。

    接过诺诺手中的红色信封,打开之后看见里面果然是一张做工特别精致的请柬。

    这是我一生中第二次收到结婚的邀请函,第一次来自丁菲,第二次来自洛轩凡,都是曾经出现在我生命中的知己,都是我曾经动过情的女子,最后却都要我送她们出嫁,只是上一次有白凡陪我,而这一次我需要独自面对。

    我盯着请柬发呆,心里其实在纠结到底是不是要去参加,诺诺则轻手轻脚地退出了房间,在她离开房间门口的时候,我却听到她说道:“那天洛轩凡小姐给我请柬的时候一直在哭,我看见有几个我没见过,也看不出是什么门派的修士跟着她,她说让你仔细看请柬,仔细看。恩,如果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诺诺说完后,轻轻将房门关上了。

    我抬起头看着她悄悄退出了房门,心中有着深深的失落。

    今晚的月光特别明亮,照亮了我的半边脸,我忽然很寂寞,兄弟死的死,走的走,爱人一个个都要嫁人了,本来可以一直陪着我的诺诺却忘记了我。

    最后的最后,我的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我忽然悲凉的想,是不是哪天我死去了,也不会有人想起我呢?

    我一愣,大婚是件喜事,即便洛轩凡嫁给的不是自己爱的人,但是以她的个性,她绝不会哭泣,而是默默地承受,她说让我仔细看请柬。

    我微微皱眉,用手指将请柬打开后,一字一句地读出了声:“我爱之人为姜家少主,有情有义惜我怜我,危难之时护我疼我,险关重重终得圆满。恭迎通天会少掌门,罗焱阁下参加我们的婚礼。洛轩凡,姜悟行。”

    这个姜悟行我不认识,和上次挑衅我的那个少年看来不是一个人,只是一般的婚礼请柬很少写诗文,就算洛轩凡的婚礼请柬非常特殊,想要弄的文艺点,但是这首诗却更像是打油诗,不像古诗,不伦不类的。

    我又多读了几遍,这下子我瞬间明白了过来,整个人差点惊的从床上跳起来。

    这是一首藏头诗,而且是很明显的藏头诗,表达了一个非常简单的意思:我有危险!

    洛轩凡有危险,所以她一直对着诺诺哭就是为了引起诺诺的注意,难道她被迫嫁给姜家是因为什么特殊的原因,看来不仅仅是家族门派联姻这么简单。

    我不得不摇摇头,叹息一声,婚礼一周后举行,她发这种求救请柬给我,根本就是让我去救她。

    “诶,诺诺刚刚说让我不要总是冒生命危险,这一次看来又要去拼命了,传说中的姜家,我罗焱还真是想见识下。”

    而且我心里有预感,这一次会是我和姬月之间的一个了断……

    诺诺走出房间大门,她抬起头看着前方走廊尽头一个高大的人影招手,脸上带起一片幸福的笑容,只是这一切我都没有看见,而后来的后来,让我下定决心疯狂进军破碎大陆的原因也是因为,她彻彻底底离开了我。

    只是,那一天,那一个晚上,那一片月光下,我没有看见她奔向远方阴影里的男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