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最强修士,许佛

    “通天啊,你还真是照顾我这不懂事的弟子啊。”

    许佛笑着走过我的身边,双手背在身后,走过我身边的时候伸出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转过头对着眨了眨眼睛。

    我的心间竟然冒出他的声音,好似他就在我的心里说话一般。

    “我是你的太祖爷爷,等我料理了这通天老贼,你得给我磕头啊。”

    心灵通话,竟然是心灵通话。

    这和传音不同,传音是用灵气将声音压迫成一条直线传入对方的耳朵里,但是心灵通话不同,只有真正**力而且精通魂魄的人才能做到,光凭这一点我就知道面前这个少年一定不简单。

    而且刚刚因为通天教主出手而变成一片黑暗的天空在此时大不同相同,白衣少年走出来后,天空有一半竟然变成了晴天。

    我知道眼前这个少年,也就是司马老头的师傅,被司马老头成为是最强修士的人,一定拥有和三清叫板的力量。

    司马天身上的盘古幡被掀开,缓缓从地上站起来,望着许佛,却撇了撇嘴,不满地说道:“老头,数十万年寿命了还装成少年模样,我都替你害臊,这么多年了,去哪里云游了?”

    许佛看着司马天,哈哈大笑,满脸笑意,对着司马天好声好气地说道:“这不是本体被某个老头打碎了,没办法,想去破碎大陆找一具合适自己的身体嘛,结果还是没找到,倒是看中一个少年的身体,不过人间是补天一脉北天的遗孤,啧啧,天赋是很好,可惜不能夺舍,不然北天一脉就灭了。后来看中了你这个小徒孙了,不过被你收进了通天会,说到底还是我的后人了,诶,所以就灰溜溜地回来了呗。”

    司马天斜瞄了他一眼,一点都看不出这两个人是师徒,看起来许佛特别喜欢司马天这个徒弟,好声好气。

    “不过,我说徒弟啊,你倒是混的不错嘛,你这修为是水涨船高啊,当年为师就算出过你将来一定金龙出水,直上九天,没想到成了古神,啧啧,还成了远古规则守护者,虽然当年这远古规则找为师来当守护者,为师没鸟它,不过放到如今的天地倒是不失为保命的好手段呢。”

    许佛拍了拍司马天的肩膀,笑脸一点的都没变。

    “哼。”

    司马天冷哼一声,走到我的面前。

    “罗焱,这是我师尊,也就是你的太爷爷,是个活了数万年的老家伙,当了我几天师傅,非说和我有缘,不过我的星辰诀是他消失前传给我的,你回头要给他磕头。”

    我一阵头大,我了个去,合着这对师徒怎么口气都一样的,都想着要我磕头呢。

    通天教主脚踩祥云从天空中落下,看着我们,脸上的表情一片凝重,冷冷地开口:“许佛,我们一别也有数万年了,当年我们在天外大战,你实力惊人我记忆犹新,后来被我师尊十招毁去肉身,将你镇在诸神之巅中,你是如何出来的!”

    这位三清的圣人显然和许佛交过手,而且很有可能是三位三清圣人同时对付许佛一人,而且没能讨到便宜。

    这让我心中越发感到疑惑起来,如果按照三清的说法,面前的这个少年应该是超级强者,但是为什么魔心子说他是个骗子呢?

    许佛转过头,看向天空中的通天教主,表情在转头的瞬间变化,他望向司马天的时候是和颜悦色的,但是看向通天教主的时候却是一片冰冷。

    “你既然没忘记当年是被我如何打败的,今日,是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敢镇我的徒弟,敢对我的后人出手的!通天!”

    许佛往前迈出一步,我一点都肯不出他是魂体,他的身体如同实质,强大的灵气冲上天空,整个天空的黑暗和光明瞬间被搅乱。

    “许佛,你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以人类身份挑战大道的男人了,你没有实体,你已经不是这盘棋上的最强博弈者,甚至没有资格成为这盘棋上的棋手,你已经出局了!”

    通天教主看起来很紧张,圣人都紧张了起来,通天教主双手紧握,望着大地显得有些惊慌。

    这一幕幕让我心中越来越震惊,三清道尊,通天上人居然在惊慌。

    “通天啊,我看你是忘了当年的痛了,你看看你自己,如今居然踏入了魔道,真是自己毁了自己,你成不了第二个他,永远不可能,这片天地不需要两个他,所以你成不了他,而且你没有他的天赋,他的际遇,更没有他的气魄。你注定只能站在他脚下,甚至站在我的脚下。”

    许佛望着通天教主,轻笑道。

    “至于我有没有成为棋手的资格?至于我还是不是最强的博弈者?那我就来回答你这个问题,今天我回来了,那你们的这个棋盘从今天开始,我来坐庄。”

    许佛身上有惊人的灵气流动,但是却没有出手,冷冷地瞅着天空中的通天教主,通天教主同样不敢出手,他似乎在考量,在思考,或者说,他不敢出手。”

    白凡站在通天教主的身边,他疑惑地望着圣人级别的通天教主,不解地问道:“师尊,为何不出手镇了他。”

    然而,令我没想到的是,通天教主居然转过头,厉声喝道:“闭嘴!”

    这一刻的他没了之前的风度,更没了之前的那种淡定。

    “哈哈,哈哈!”

    许佛放声大笑,少年的脸上带着不羁的嘲笑。

    “今日看来你是不敢动手了,回去吧通天,如果你有他的一成能力,再来挑战我,否则,我会让你剩下的九根手指都被斩断了!”

    许佛依然没有出手,看起来他似乎不屑对已经没了战意的通天教主动手。

    “哼,许佛,这盘棋你要进来,肯定需要付出代价,既然你已经回来了,那就要做好准备,做好陨落的准备。”

    通天教主撂下狠话,脚下祥云一卷,带着白凡离开了,向着天边飞去。

    这一刻的我站不住了,我一直在追赶白凡,我不想让他入魔道,此时见到白凡随着通天教主离开,正准备追上去,却被许佛挡住了。

    我看着许佛,猛的一拜大声说道:“还请太爷爷出手,帮我救下我的朋友。”

    此时通天教主已经离开这里越来越远,甚至已经消失在了天边,我头低着却久久没有听到许佛的回话,狐疑地抬起头,却看见许佛正望着远处离开的通天教主,深深地叹了口气,好像送了口气一般。

    “总算走了,我了个去,要真对我出手了,我铁定完蛋。这家伙如今都这么强了啊,入了魔道真是不得了。”

    许佛拍了拍自己的胸,显得惊吓后刚刚缓过神来。

    “太爷爷。。。”

    我疑惑地看着许佛。

    “哼,老头你装的倒像,我都差点被你骗过去。”

    司马天走过来把我扶了起来,眼神里充满了对许佛的不满。

    “这,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解地看着许佛,看着司马天。

    “你这小子看起来聪明,怎么生了个笨肚肠,你难道没看出来本太爷爷是魂体吗?魂体怎么打架?而且我的灵气只能外放,根本无法凝聚,都是被当年那个变态给打碎了身体的缘故。”

    我也不是笨蛋,听到许佛这么说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合着这家伙是在虚张声势,其实就是色厉内荏,虽然灵气能外放,但是肯定身上有重伤,所以释放不了法术,更不能战斗,这家伙简直比最弱的亡魂还要弱。

    “哼,数百年前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就这样了,还硬要我做他的徒弟,要不是我碰巧知道他曾经是至强者之一,否则老子根本不鸟他。”

    司马天一点都不给许佛面子,我算你看出来了,许佛能收司马天为徒,估计是看中司马天的天赋,那时候就已经是魂体的许佛没能力帮司马天提高修为,所以觉得亏欠,才会对司马天这么和颜悦色。

    真是一对有趣的师徒。

    “对了,太爷爷,你是不是在九霄万福宫底部刻过字,然后还在兽皮上留过话。”

    我急忙问道,甚至从芥子空间内拿出了兽皮来,上面有许佛的刻字。

    没想到一直笑眯眯的许佛看见兽皮的刹那,脸色一变,立刻将我的兽皮塞回了我的芥子空间内。

    “小子,你这是大气运啊,但是也倒了大霉啊,这个可是个大秘密啊,不过我现在不能告诉你,你实力太弱了,知道了等于找死。”

    许佛一反常态的严肃让我心中一惊。

    “不过,既然你有缘拿到它们,我可以透露一点,这所有的兽皮是关于一个人,关于一个人的命运,他是三清的师傅,是斩碎我**的人,但是你还不够资格知道他的名字,等你什么时候杀了那个破碎大陆上的始皇小子了,我就告诉你。”

    三清的师尊,斩碎许佛肉身,我心中根本无法想象,这是什么样的人物,难道是盘古真身不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