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最初的邪恶。

    很多人看到妖之后,都会认为越是纯种的妖族就越强,当然这是传统观念,大部分情况下着个观念都是对的,妖族是一个很讲究血统和传承的种族,远古时候的妖族本就是超级大族,上面有超神兽东皇太一这位大神照着,还有女娲这位女神看护,可以说非常得宠。妖族走到哪里都是趾高气扬的。

    越是出身高贵的妖族就越是得到尊重,也越强。

    然而,也是有特例的,这个特例就是一种半妖。

    半妖一直被凡人误会,很多凡人看见电视和动画片里的半妖很可怜,被两边种族都不接纳,而且实力并不出众,没有纯种妖族出众,就惯性的认为真正的半妖也一定非常可怜而且实力弱小。

    但是,在妖族内,半妖也是分开看的。

    就像当年的洛星在没有得到传承,没有觉醒自己的本命妖型之时只是一个半人半妖之辈,实力低下,而且被妖族内部看不起。

    然而,如果是一个半神兽半妖族的半妖或者是一个半古神半妖族的半妖,不仅能使用妖族的力量而且另一半血脉的传承也会非常强大,实力自然惊人无比。

    就好像我面前站着的典狱长。

    一半的血脉是补天一族,另一半的血脉却是妖。

    补天一族之人生来就能修炼,悟性极高,而且受到上天的恩宠拥有天赋技能。而妖族生来同样受到上天的恩宠赐予了它们能够和古神媲美的强悍身体。

    两者结合之后的生物,我光用想就能感觉到它的强大。

    典狱长被我打出一拳,居然只是受了点小伤,要知道我的一拳即便是隔开这么远的距离,也能划破始皇大人的皮肤。

    典狱长开始变化,四肢越来越粗壮,他抬起手,拉住自己的衣服,猛的一扯,衣服碎成了一条一条,露出了精壮的肌肉和一身的伤疤。

    有人说,伤疤是一个男人身上不闪光的奖章。

    这句哈我一直很喜欢,一个一身布满伤疤的男人,说明他的骨子里不服输,敢打敢骂,会反抗,这样的男人才是真男人。

    典狱长的上半身几乎没有一块皮肤是好的,最长的一条疤从左肩上砍下,一直划到了腰部,看起来可怖,好似一条巨大的蜈蚣。

    人间的修士一旦达到了半夏境界就会想办法利用法术和变强的身体,将自己身上的疤抹去,然而典狱长却没有。

    “小风,你答应过我,不再使用你的本体,你难道都忘了吗!难道我这数万年来在这黑城的岁月都白过了吗?小风,你知道你暴露了本体后有多恐怖吗!”灵行者忽然激动的喊了起来,一直以来,灵行者在我的印象里都是玄奥无比,非常强大的人,他是阵纹大师,同时修为高深,而且拥有看破别人悲惨命运的能力。

    然而,这一刻的灵行者,声音沙哑,甚至带着几分绝望。

    典狱长抬起头放声大笑,笑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剧烈,最后在他的笑声里,整个黑城都在摇晃,地面在塌陷,天空在崩碎。

    我敏锐的感觉到了他的变化,妖气越来越浓,灵气越来越薄弱,这妖气是我从未感觉到过的狂暴。

    “始皇大人,当年我们兄弟二人为了你征战破碎大陆上万年,最后你给了我什么?哈哈,你给了我这具被诅咒的身体,让我变成了这么一个怪物,将我囚禁在这黑城内,你可知道,我有多恨,你可知道,我有多怨。灵大哥,感谢你数万年来的陪伴,我说我欠你一个人情,然而,我自己知道,我欠你的永远还不清,我发誓不会离开黑城,但是如今的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疯狂和心中那股原始的冲动,我想要杀戮,想要冲锋,想要战斗。今日,有这么好的对手,或许,我也终于找到了属于我的归宿。”妖气肆无忌惮地冲向天空,我看见死亡大帝的脸从平静变的惊讶,最后是惊恐,他伸出手哆哆嗦嗦地指着对面妖气中心的典狱长大喊:“居然是你,当年的实验,那最后的半成品居然是你,我竟然没有想到,难怪数万年来始皇大人从来没有莅临过黑城,原来是因为你的存在!”死亡大帝的话让我更加好奇起来,他到底在干什么?什么实验?又和始皇扯上了关系,而且看起来灵行者之所以这么多年没有离开黑城居然是在守护典狱长,可是为什么他又在之前要求星梦将他弄出去呢?

    即便大敌当前,但是我心中的疑惑却越来越深。

    就在此时,我感觉到对面的妖气猛的一收,空气里原本出现的浓郁妖气全都被典狱长吸了进去,典狱长抬起头。

    “始皇大人,我始终没有背叛过补天一族,如今我将用我的怒火和毁灭为你保卫黑城。我始终没有背叛过,您看到了吗?”典狱长双手猛的一拍胸,背后一对巨大的翅膀从肉里伸出来,巨大的肉翅携带这血液和骨头,在其身后展开,足足有数米长,而且是纯粹的肉翅。

    接着,典狱长的指甲和头发越变越长,五官开始往下垂,整个人慢慢弯下腰,翅膀耷拉在身体四周。

    随后是头部,开始有两个巨大的黑色弯角露出来,如同西方神话中的恶魔一般。

    身上的皮肤开始露出玄妙的纹路,这些纹路时隐时现,一会儿黑色,一会儿青色,非常特别。

    即便体型没有变大,但是我依然能够感觉到,对面传来的气势之强,我看见四周好几个补天一族的贵族原本看着我们的大战就像看戏,此时却被典狱长变形后释放出来的气场直接震碎,化作了血雾。

    我看不出他另一半的妖型到底是什么,但是我绝对相信,这是一个绝世妖魔。

    “罗焱,快点走,黑城已经不复存在了,快走啊!除了始皇,没人能够拦住露出本体的小风!”

    灵行者大吼道。

    “罗焱……”我听见对面的典狱长说话的声音,这已经不是一个人正常的声音,声音里带着沙哑,一流口水从他的牙齿间留下来,滴在地上的时候,我看见地面被酸腐掉了一个大坑。

    这一刻,我终于看清了典狱长变身后真正的模样,五官全部挤在一起,尖利的牙齿,凶狠的面容里带着仇恨和愤怒。

    丑陋的面容下隐藏着邪恶的本源。

    他是邪恶的本源,是最初的罪孽,是最深刻的罪恶。

    这是一个从未被记载在任何史料里的妖兽,是最初的一批妖兽之一,也是最先被强行抹杀的罪孽。

    我能够知道它的来历,是因为,我在九霄万福宫内,看到过一本小小的手扎,甚至连书都不能算,其上画着一张丑陋的脸,非常丑陋,非常恐怖,很桀骜的脸。

    其下有一句话,一句简单的话。

    “在仙山之中,我所见最丑陋之妖,以一己之力吞噬整座仙山,极邪恶之妖。”后来,我查了很多书,都未曾找到过这妖的来历。

    知道我问了开水蛙之后,开水蛙告诉我,在妖精法则中记载过最初被创造出来的妖族,第一代的妖族中有一妖崇拜力量,本性邪恶,为最初的邪恶的代名词,它将邪恶撒入人间,使得百族之中都存在了邪恶。

    最后连上天都感觉到了它的邪恶,直接抹杀了它的存在。

    只是,邪恶已经流在了大陆上。

    “罗焱……必须死……”典狱长的神智已经开始不清,说话中都含糊不清,而且我感觉和我对话之人,已经不是典狱长,而是一个极为罪孽之人。

    “我知道你的来历,我也知道你的出现不是偶然,你从正义的典狱长变成了邪恶的本源,真是可笑。你认为这样的你就能打败我吗?今日无论你变成什么样,都没用。”我一挥手,往前踏出一步,声音里带着坚定。

    “罗焱,死……”典狱长慢慢站起身来,身体很强壮,纹路猛的一亮,我看见整个天空瞬间一片黑暗,他的双翅展开,巨大的咆哮冲天而起。

    “杀!杀!杀!”连续三个杀字喊出,典狱长已经彻底堕落。

    “罗焱,快走!”灵行者大喊,我却没有反应。

    地面就在此时瞬间破碎,一个老人冲天而起,带着巨大的呐喊。

    这个人从第四层直冲而来,我看见他身上环绕的仙气非常澎湃。

    “典狱长,你关了我狂仙子数万年了,今日,我要宰了你!”半步越道之力全开,此人实力惊天。

    “吼!”

    典狱长发出大吼,口中有黑色的光波直冲狂仙子而去。

    狂仙子一声大吼,崩碎了手中枷锁,打开了一个巨大的仙气屏障,半步越道,实力逆天,狂仙子来势汹汹,应该非常强大。

    然而,就在此时,典狱长的黑色光波将狂仙子的仙气屏障打碎,半步越道实力的狂仙子在一招之下被打落在了地上。

    我双眼猛的一睁,一招就打败了半步越道之人。

    “恶化,妖族最初的邪恶之妖……”

    死亡大帝颤抖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