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天生“狗仔队”的阳光。

    典狱长对我动了杀心,中央广场上所有的人,包括囚犯和观众,都很自觉地往后退去,距离中央越来越远,竟然是为了给典狱长出手腾出一些位置,防止自己被伤到。

    我被这一刀打飞,身后黑城的墙壁上露出一个巨大的坑,瓦砾掉落下。黑城的墙壁是无法打穿的,毕竟这里关押的不是普通人,而是一群远古百族的强者。

    所以黑城的墙壁是用特殊材料做成,一种叫做黑火泥的合成泥土,有点像如今咱们使用的混凝土,当然只是像,其强度和韧性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

    一般来说,即便尊位强者轰击这墙壁,也要全力出手好几天才能打穿。这厚度极度惊人,还有阵纹保护,根本打不穿。

    但是,我刚刚硬接了典狱长一击,在完全防御住的情况下,竟然背后的墙壁还被打出了一个巨大的坑。即便是我已经预估了典狱长的实力,此时此刻已然吓出了一声冷汗。

    刚刚是不是他的全力?如果不是的话,那刚刚只要他再加一成力,我很有可能就要客死他乡了。

    我心中想法极多,此时一个个蹦出来。

    “犯人就要有犯人的样子,你违反了规定,我判处你死刑。”典狱长伸出右手,轻轻握住左边腰间的长刀,正准备出第二刀,我相信这一次他的灵气将会更加狂暴,绝对是使出准备将我彻底镇压的力量。

    四周的人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即便是观众都已经紧张起来,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能够看见整个黑城最强之人出手。

    典狱长已经很多年没有被挑战,很少有人能够连胜98场,最后走到典狱长的面前,这根本是不可能的,黑城内高手如云,不仅修为要高,而且要配合默契。

    我双手紧握桎梏仙魔剑,警惕地看着典狱长。

    “胜负都是你来决断,我只是用我的力量来证明,我比他们两个更强。难道这里不是一个强者的舞台吗?”我大声驳斥道。

    典狱长没有回答,但是我的话一说出口后,四周的看台上传来巨大的嘲笑声,我看见这些补天一族都指着我,好像看怪物一般对我指指点点。

    “你们听那个白痴的话,他以为这里是比武切磋的地方呢。”“是啊,真是白痴,太白痴了。”“哈哈,幼稚,真是一个武人,脑子根本不懂变通。”这些声音里传来了尖利的笑声,听的我越发不爽起来。

    “这里是黑城,你们都是囚犯,你们比武的意义只有一个,就是取悦四周的观众。我不需要你实力超强,你只是一个小丑,一个用来取悦这些贵族的小丑而已。小丑不需要多好的身手,只需要足够好笑就行了。”典狱长的话让四周所有的囚犯都低下了头,甚至包括一向桀骜的灵行者。

    “我,不是小丑,过去不是,现在不是,将来更不可能是!”我一声冷哼,站直了腰板,面对典狱长和他手中的长刀,我显得和其他囚犯完全不同。

    所有在这黑城的人已经习惯了典狱长的暴行,习惯了来自于他手中长刀的威胁,一切都必须按照典狱长的规则来办,如果有跃过规则者,杀无赦!

    所有身处黑城内四大牢狱之人,都已经习惯了屈服,没有人敢挑衅典狱长的权威,只是今天,却出现了一个特例。

    这个特例就是我,一个居然敢在典狱长面前触犯规则之人。

    刚刚被典狱长一击击中,胸口猛的发颤,好像有什么东西堵着,此时刚刚舒缓了一口气,典狱长却已经对我动了杀机。

    “你不是小丑,那我更加不需要你了。”典狱长往前迈出一步,手中一动,我只看见长刀从刀鞘里飞快地被抽出来,一道巨大的刀气冲我劈来,长刀已经回到了刀鞘内,典狱长劈出这么一刀的速度,甚至连我的天眼都无法捕捉。

    刀气直冲我而来,我正准备抵挡,面前却有一只大手神了出来挡在了我的身前,这大手上被层层枷锁覆盖着,看起来就好像是穿着一件金属的铠甲。

    灵行者,在关键时刻,居然出手帮我!

    强大的刀气砍在了灵行者的手臂上,我看见灵行者手臂猛的一动,随后身体和我一样不断向后退,最后被这道刀气逼在了墙壁上,此时我身后的墙壁落下了第二个深坑。

    “灵行者,你也来阻我?”

    典狱长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以往整个黑城内独一无二的最强者,却在今日众目睽睽之下,被两个人顶撞,这火气蹭蹭地往头上冒。

    “典狱长,我不是来和你打的。你的实力确实在我之上,不过你还欠我一个人情,这一次就将这抵消了吧。”我站在灵行者身后,他的话我一字不落地听到了耳朵里,灵行者的来历我还不知道,不过看他的样子似乎和这些补天一族的这位大佬还真认识,而且还让对方欠了他一个非常大的人情。

    “你确定要为了这个人将我欠你人情用掉吗?”典狱长居然真的停止了再次出手,而是一脸凝重地看着我身边的灵行者。

    “哈哈,没事,用了吧,反正我在这黑城内也出不去,而且也没人喜欢我。对于我来说,你的这个人情形同虚设。”典狱长居然欠了灵行者一个人情,两人的对方一传出来,立刻引起了四周所有人的惊叹声。典狱长是什么人?那是一个在仙族大陆上跺跺脚,地面就会震一震的主,竟然会欠一个囚犯的情,这台匪夷所思了。

    典狱长深深地望了我一眼,却没有再拔刀,冷漠的眼神里带着还未彻底散去的杀机。

    “下一次,没人能保你了,今天的比试,因为胜利方被打伤,因此由败者方继续参赛战斗!”

    典狱长大喊了一声后,慢慢地转身离开,我依然能够看见他的右手紧握在长刀的刀柄上,他在克制,拼命地克制自己想要砍了我的冲动。

    看守带着我们离开了中央会场,四周的囚犯此时竟然也开始若有似无地和我保持距离。一个敢挑衅典狱长的人,一定是个刺头,在有连坐法规的黑城里,谁都不愿意和刺头站在一起。回到了牢房里,再次被关进了一片黑暗,阳光从黑色的墙上钻出来,魂体飘荡在空中,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难道有什么地方不对吗?”我不解地问道。

    “老大,你真是太厉害了,居然敢和典狱长大人叫板,最后还全身而退,整个黑城,数万年来,没有一个人能做到,你真是太强大了。”阳光就像是个小朋友一般对我咧嘴大笑。

    “阳光,你知道典狱长欠了灵行者什么情吗?”阳光在我看来是个话唠而且是个眼观六路的八卦大师,只要我问的事情,基本上能知道个**不离十。

    “这个事情,诶,我还真知道,不过也就知道个大概,并不十分清楚,是真是假,我没有考证过。”阳光是个很健谈的人,而且很喜欢和人聊天,平时的时候,这第四层下面都是闷葫芦或者是老怪物,完全没人陪他聊天,他就乘机飘到了第二,第一层去,和那里的人聊天,知道一些趣闻,也渐渐开始知道了典狱长和灵行者之间的事情。

    “我和你说,这俩人之间绝对有什么勾当。你知道吗?早些年这俩家伙居然是曾经一起闯荡仙族大陆的好哥们,是很铁的那种。”

    阳光一边说着,灵魂慢慢飘了下来坐在了我的身边,甚至还伸出手勾在了我的肩膀上。

    “你绝对有做狗仔队的潜质。”我冷不防地说了这么一句。

    “什么狗仔队?我靠,你骂我是狗!妹了,我不告诉你了,拉倒,我回去了。”我给忘了阳光这家伙和我不是一个社会层次的人。

    “好了好了,我没骂你,回来回来。”我费了好半天才解释清楚了什么是狗仔队,什么是娱乐记者,什么是八卦。结果,阳光这家伙居然愣了几秒之后说道:“我的天啊,你生活的世界真是太美妙了,太神奇了,太美好了。这么多新闻,回头哪天我要是能离开这黑城,一定去你的主大陆转转,这世界上居然有一个女人上街只穿内衣,男人和男人相爱的社会,真是太奇妙了。”我被这家伙说的一脸黑线,一句话都插不上。

    “好了好了,话归正题,我告诉你啊,这两个家伙有点像你们社会里的好基友,我听一个第二层的强盗头子说,他的祖先曾经见到过典狱长和灵行者,俩人那时候虽然不是同族可是关系很好,竟然一起打架喝酒吃肉,还在不少地方流传了美好的神话。”阳光的话让我心中一紧,一对原本这么要好的兄弟,怎么就一个变成冷酷无情的典狱长,一个变成了桀骜不驯看破命运的老头子,这里面一定有事儿啊!

    “后来据说出了件很神奇的事情,据说,是因为一件宝物出世,两个人大打出手,反目成仇,这宝物,好像是一把弓,蓝色的,带着闪电,非常强大,好像是后羿留下的,很厉害呢。”阳光的这一句话,让我心头猛震,这不就是射日神弓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