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看破命运的灵行者。

    锁链缠绕着他的身体,一圈一圈,包围着灵行者,这些锁链上透出来的强大灵纹,足以封锁天尊级别的强者。

    在数个成员的陪同下,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走到了我的面前,我看见他的脸上露出笑容,一种非常玄妙的笑容。他看见我的时候眼神里没有一点惊讶,好像看着一位老熟人一般看着我。

    缓缓坐在了我对面的光幕后面,我看着他的双眼就好像看着两个深不见底的黑洞。

    “你们不用监视我,都给我离开。”灵行者抬起头,对着身边的人大声说道。

    一个囚犯在探视的时候竟然要求监视的官吏离开,这种事情简直闻所未闻。

    然而,我却听见四周传来一片脚步声,所有围绕在我们四周的看守都走开了。

    灵行者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我笑着说道:“罗焱,我们初次见面,不过却已经神交已久了。”

    我一愣,这句话听起来很普通,可是我却能明白其中的含义。

    “我该叫你苏枫,还是叫你灵行者?”我的问话,让身边所有人都一愣,星梦更是睁大了眼睛迷惑地看着我和灵行者。

    “你们认识?”星梦迷茫地问我。

    “小姑娘,上次我帮了你一次,你说会把我放出去,结果你可是食言了啊。”灵行者笑着对星梦说道,他的气质和苏枫完全不同,苏枫身上更多的是严谨和悲情,而面前的这位灵行者更多的则是玄妙的微笑,空洞的眼神。

    我当然能猜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星梦当年贪玩,肯定想办法混进了这黑城内,接着就展露出小恶魔的性格,以放灵行者离开为由,让他帮助星梦弄到了白色圆形法阵,结果嘛显而易见,小恶魔骗了他。

    星梦对灵行者吐了吐舌头,眨了眨眼睛。

    “哈哈,我也不怪你,当初我就知道你是始皇的女儿,你的命运很短暂,从你第二次进入人间开始,就会有巨大的转折,你也将不再是那个站在枝头上的金色凤凰,而是一只落下了枝头,沉沦的鸟儿。”

    灵行者的话,让我心中一震,他这算是语言吗?还是已经知道了什么内幕?

    “好了,说一说这一次你们的来意,我在黑城内住了数千年,你们是第二批来访的客人。”灵行者身体靠在墙壁上,脸上露出一片笑意。

    “我要你帮我们离开这仙族大陆,重新回到人间。”我直接说出了来意,四周没有看守,我不必隐藏。

    “哈哈,竟然是和当初这小妞一样的要求!小妞,你以为你还能骗我第二次吗?罗焱,你急着回到人间,却不知道你这一次回去,面对的是怎样艰难的局面!”灵行者猛地冲过来,将头对着光幕,我忽然很畏惧他的双眼,很害怕看这双眼睛。

    “哈哈,你们这队伍真是有趣,一个注定悲惨的公主,一个充满了小商贩气息的妖精骗子,一个满怀心事逃避命运的补天族人,还有一个注定在未来大放异彩的人类男孩,可是这个男孩将来注定会。以及你,一个前途一片模糊,连我都看不清未来走向的男人,你的命运决定在每一件小事里,你会面对很多死亡,失去很多力量,但是最后能不能拿回这些失去的东西,就要看你能不能自我牺牲。有趣有趣,这一切真是有趣。”

    灵行者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声音里透出玩味,就好像是看见了一出最好玩的戏曲。

    我看见身边的莫奇,他的脸色很难看,好像被说中了心事一般。我也看见星梦一直带着可爱微笑的脸,此时也渐渐变的阴沉下来。

    而我身边,一直隐藏在灰色袍子内的开水蛙同样阴沉着一张脸,走了出来,跳到了我的肩膀上,脸上的表情阴沉的仿佛能滴下水来。

    “哈哈,这就是为什么我会被关在这里的原因,因为我能看破别人的命运,而且看穿的总是那些人心底里最想隐藏的黑暗的命运。”灵行者的笑声里有一种狂放,声音里带着对万物的嘲讽和鄙视。

    “在人间的苏枫,和你是什么关系?”我脸色一沉,这个灵行者的状态很不稳定,有点老疯子的感觉。

    “他?同样是一个可悲的人,是补天一族想要复制我的实验结果,不过实验失败了,他则是一个劣质品,被当成垃圾一般扔进了虚空中,没想到最后却飘到了你们人间。”

    灵行者的话让我越来越听不明白,补天一族想要模仿他的身体,最后却失败了!而我们通天会曾经的长老,也是司马天唯一的关门弟子,竟然是个补天一族的失败作品,我越来越听不懂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不明白吗?我看见了你心中的疑惑,很多人看起来正义,很多人看起来邪恶,正义的不一定正义,邪恶的也不一定邪恶,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你们看似逃出了规则的束缚,其实却被更高的规则束缚住而不自知。谁都逃不出上天的安排,没有人。”灵行者又神神叨叨起来,他抬头狂笑,声音震动整个房子,我看见一些碎冰从房顶上落下来,整个房子内的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就在此时,房门被一脚踢开,木狂一脸狰狞地走进房子内,看了看我们,又看了看光幕对面的灵行者。

    一口将嘴里的卷烟吐在了地上,大喝一声:“五分钟探视时间到了,今天的探访结束了!要是不想被困在这该死的黑城里,就给我立刻离开房子!”

    灵行者望着木狂,脸上冷笑着说道:“木队长,我的朋友们看来还兴致未尽,我希望你能再给我五分钟时间。”灵行者之前的表现,我一直看在眼里,他在这黑城内似乎很有地位,很多人都很害怕他。

    “放屁,都给我滚出去,来人,将灵行者给我关回去!”

    此时从光幕对面冲进来好几个看守,拉起浑身被锁链束缚住的灵行者。

    “哈哈,可悲的看守,以为自己看破了生死,以为自己是个勇士,其实只是一个心理最懦弱的老鼠。你的死,已经注定,而且立刻就会验证。”灵行者被强行从桌子上拉起来,他看着木狂,大声说道,木狂被他说的很不爽,脸色很难看,被别人告知自己就快死了,这感觉绝对很不好受。

    “黑城内有个规矩,一个队伍能够在地下拳赛里打赢100场,就能活着离开黑城。”灵行者忽然大喊道,他的话是说给我听的,意思很清楚,只要我能打赢100场地下拳赛,就能带着他离开这里。

    灵行者被带走了,木狂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大声咒骂了一句,随后示意我们离开这里。

    我去站着没动,而是问道:“木队长,灵行者的话是真的吗?打赢100场比赛,我就能带他离开这里?”

    对于我的问话,木狂紧紧皱眉,看了看我后,哈哈大笑起来:“是真的,不过地下拳赛只有囚犯才能参加,2人一组,连续胜利100场,就能活着离开这黑城。不过,我劝你死了这条心,地下拳赛里都是亡命之徒,而且对手也不仅仅是这黑城内的囚犯,我不知道你和灵行者是什么关系,不过我劝你死了这条心,我看你也没有太高的修为,没有尊位修为,进入地下拳赛,就是死路一条。”木狂鄙视的眼神看的我很不爽。

    我喃喃自语道:“只有囚犯才能参加啊。诶……”木狂打开门,正准备走出去,我抬起脚就冲着他的屁股狠狠踢了一脚,将他给踹了出去。

    这一幕发生的很突然,四周的人没有一个反应过来,甚至连莫奇都没反应过来,我已经将木狂给踹倒了黑城的街道上。

    “你找死吗!”木狂爬起来,冲着我大喊。

    我没有回答,抬起手,手中灵气汇聚,一掌按了下去,直接按在了木狂的身上,木狂整个人瞬间就愣住了,随着被我的手掌按下来的瞬间,他还没来得及反抗,就被我打中,发出一声惨叫,大口吐血。

    所有人,所有看守,所有黑城的敬畏都看傻了。

    我走到黑城的街道上,伸出手,平静地说道:“我打残了你们队长,逮捕我吧。”我看了看天空中的飘雪,没想到第一次锒铛入狱,竟然是在这仙族大地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