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护短是美德!

    顶天山上,一对俊男美女正站在山崖边看云。

    男的一身白袍,面目很是清秀,虽然比不上白凡那样变态的英俊,不过也比电影明星要帅气的多,一头黑色的长发很是飘逸,腰间别着一把水蓝色的长剑,仙气缭绕,一看就是仙品,身上的白袍上有仙鹤图案,微风中很是飘逸,修为也不算弱,比起当年第一次见到的端木宇差不多。

    女的长相很美,如同一朵安静盛开在微风中的白色莲花,清新不俗,长发披肩,肩上一朵白色的白纱披肩显得很是飘逸。手中握着一把粉色仙剑,一身青色练功服,不俗且高雅。

    在金色的阳光下,在这顶天山的山崖边,白色云海的环绕中,两人长发飘飘,如同神仙眷侣。

    这就是那个恶棍修士口中的花风飞大师兄和梦语姑娘。

    他们是日月家族的核心弟子,是精英中的精英,两人年纪都不大,但是修为却不弱,而且情投意合,平日里就出双入对,甚至已经开始筹备婚礼,羡煞了无数的台湾年轻修士。

    “语儿,你说我们要不要去大陆转转?听说那里有不少名胜古迹呢,在这顶天山我也已经呆腻了。你陪我去看看好吗?”花风飞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轻声问梦语。

    “会不会很危险呢?听说大陆正在大战,很混乱呢!我怕怕哦……”梦语是台湾姑娘,开口就是台湾腔。

    “不怕不怕啦,有我保护你,我很厉害的哦。”花风飞回答道,说着还拔出腰间的水蓝色仙剑,在空中舞出一个剑花,蓝色光影在空中拉出一道道虚影很是漂亮。

    “恩恩,花哥哥最厉害了,比大陆的那个什么罗焱还要厉害。人家,人家最喜欢你了呢……”我发誓,如果我当时在场,并且亲耳听见这两个人对话,我一定被腻歪死。

    就在两人亲亲我我之际,却被人打扰了。

    一个外门弟子急匆匆地赶上山来,找到了两人。

    “花师兄,梦师姐。我师父,我师父被人打伤了!”这是一个刚刚和恶棍修士混在一起的日月家族修士,此时气喘吁吁地跑上了山。

    “谁这么大胆子!”花风飞一改刚刚的小清新模样,立刻换上了一张严肃的脸。

    “是,是天东一脉那个最后的遗孤,蒋天心。”外门修士急忙回答道。

    “哼,又是他,每次他上山来都是为了偷窥语儿,这一次居然还敢打伤我们日月家族之人,修为如此低下,肯定是用了什么歪门邪道。这一次,定要好好教训他。”花风飞一边说,一边拉住梦语的手,往山下走去。

    “可是,安娜不是说过,族长不允许我们打伤蒋天心的吗?”梦语一边往山下走去,一边担心地说道。“哼!怕什么哦,我来扛啦,走。”花风飞收起水蓝色仙剑,朝着山下走来。

    顶天山下,我双手背在身后,等了好一会儿还不见有人来,蒋天心这小子也是个闷葫芦,半天放不出一个屁来,我正在无聊,却看见山上来人了。

    三个人,一个是刚刚冲上山去的外门修士,另一个是英俊小生,还有一个是个漂亮姑娘。想来就是花风飞和梦语了。

    我背后的蒋天心看见梦语的时候,明显很激动,双眼直愣愣地瞅着人家姑娘,好似一眼看不够一般。

    “没出息啊!”我没好气地说道。

    “是谁打伤了我们日月家族之人,站出来!”花风飞果然是大师兄派头,和当年的端木宇很像,都是英俊少年,都是同龄中的翘楚,都是天赋惊人的骄子,当然,还有一点很像,那就是都遇到了我,而且都会被我欺负。

    我背着手,往前走了一步,脸上笑意很浓。

    “我动手打伤他们的。”花风飞听见了我的话,猛地看向我。他看不透我的修为,好似凡人,但是凡人怎么可能打伤两个修士,所以他只是看了我一眼,便没有立即出手,而是停顿了一下。

    “阁下是谁?为何要于我们日月家族作对?”花风飞还算有脑子,没有冲动的对我出手。

    “没什么,我徒弟被他们打伤了,所以我来教训下他们。”我无所谓地说道。

    “阁下是蒋天心的师傅?我怎么没有听说蒋天心还有个师傅呢?阁下到底是谁,如果还不说实话,就别怪我出手伤你!”花风飞义正言辞地说道。

    我却没搭理他,转过头看着蒋天心说道:“这姑娘是你喜欢的?那等下我就不出手伤她了,有什么话赶快和她说,一会儿打起来,你就没机会说了。”我摆摆手,示意蒋天心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结果这小子,直愣愣地看了人家姑娘半天,一句屁话都没憋出来,最后还被人家姑娘骂了一句,恬不知耻。

    我差点没笑喷了。

    “花哥,你看他瞅着我半天,肯定不怀好意,你帮我教训他吧。”梦语要是去当台湾模特,声音一定比林志玲还要甜。

    “好,我这就将他打的以后再也看不见东西!”花风飞也觉得自己脸上没面子,一边说着一边拔出水蓝色仙剑,整把剑身上涌出竟然带着丝丝水气,很是不烦,水气在空中化作一条模糊的水龙,直扑蒋天心的面门而来。

    “花哥好厉害,好厉害啊!”梦语大声呼喊,我看见花风飞脸上满是笑意。

    蒋天心却没有露出恐惧的表情,他竟然主动迎上了袭击而来的水龙,这是纯粹的找死,他虽然修过道,但是身体孱弱也就比普通凡人稍稍强上一点。此时竟然对上了水龙,肉身在一瞬间就会被冲成碎片。

    “哼。”我一声冷哼,气场外放,袭击蒋天心的水气立刻被冲散,强大的水龙呜咽一声被打散成了水滴,从天空落下。

    “怎么可能!”我看见花风飞的脸上露出了惊讶,他睁大了眼睛,就好像看见了最不可思议的事物。

    “半仙,绝对是半仙,花哥你先顶着,我这就上山去请族长来。”这一刻,梦语居然抛下了她的“花哥”转身冲着山上奔去。

    留下花风飞一个人,他甚至连握着仙剑的手都在抖,浑身上下被水滴淋湿了却没有用手去擦。

    “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蒋天心在我吹散水龙之后,立刻跪在了我的身后,重重地冲我磕了三个头。

    我连忙将他扶了起来,这下可好,人家头都磕过了,我不收人家也得收了,没想到我罗焱第一个徒弟竟然是个台湾同胞。

    “请师傅为我做主,我们天东一脉原是修炼小族,但是却因为第一批登上顶天山,所以成为了顶天山的拥有者。平日里和日月家族也算交好,奈何有一日,日月家族突然冲上山来,将我们天东一脉十多个弟子都杀了,我第一任师傅也被杀,房子都被烧了。强占了顶天山,当时我在山下办事,躲过一劫,没想到回山之后却变成了这副凄惨模样。日月家族看我天赋好,几次想要招揽我,我都拒绝了,我怎么能在仇人家中修炼!我多次上山不是为了看那个姑娘,而是想看他们日月家族族长陈扁的作息习惯,他们因为看我修为极低,所以放松了对我的警惕,这也是我的机会,只要等陈扁睡着了,我自然能够下手杀他,最后同归于尽。但是,如今又了师傅您,我终于有了夺回顶天山的机会和希望!”蒋天心又冲我磕了个头,额头都流血了。

    我蹲下身子,看着一脸坚毅的蒋天心,叹了口气说道:“我问你,老实回答我,天庭的事情你知道吗?”蒋天心听到天庭两个字的时候,表情一僵,随后却好似下定了决心,坚定地冲我点了点头。

    见到他给了肯定的答复,我笑了起来,说道:“既然如此,那从今天开始,日月家族,不复存在。”我说这话的时候,听见背后有大量脚步声,蒋天心的表情里带着惊惧,我笑着轻声说道:“不用怕,你师父我可是很强的哦!”我站起身来,转过头,看见陈扁带着一群核心弟子冲下山来,甚至后面还有几个老家伙隐藏在人群中,修为都是半仙水准。

    “罗少掌门,你来我顶天山,我陈扁也好茶好话招待了,如今为何要伤我日月家族弟子?”陈扁色厉内荏地喊道。

    “他们打伤了我的徒弟。”我往前踏了一步,平静开口。

    “你的徒弟?”

    他狐疑地看了看跪在我身后的蒋天心,双眼一睁。

    “弟子间的事情,都是小事,做师傅的居然如此护短,成何体统!”陈扁大声喊道,身后的人全都拔出仙剑,果然是和仙族有勾结,陈扁背后背着的是一根仙族的木棍。

    “不好意思,我们通天会一向护短!这是传统,是美德!”我说着脚下猛的一跺,古神之力爆发出来,灰色的气流冲击面前的所有人,包括陈扁在内的所有日月家族弟子全部被击飞。

    一招打飞整个日月家族,数个半仙,即便是蒋天心知道我实力惊人,此时也吃惊地闭不上嘴。

    “仙族的老家伙们,可以出来了,别藏了。”我一声冷哼,声音直冲整个顶天山顶,话音刚落,顶天山上,几个黑影呼啸而来,气势都极强,有尊位的感觉。

    仙族,果然按捺不住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