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被选中者。

    其实如果不是试炼规则限定,凭我们这群人的实力,早就能够一路杀过去了。

    战神之火的试炼是有限制的,你可以很多人组队前进,但是试炼的人必须只有一个,这是一种看不见的规则束缚。

    而且是一种你能感觉到,但是就是触摸不了的规则。

    就好像我刚刚收了这个钻石巨人,如果这时候我们队伍里有一个人提出也要进行试炼,那么我刚刚收起来的那堆碎片会在一瞬间重新还原成一个崭新的钻石巨人。而且,如果是两个人进行一场试炼,那么钻石巨人的实力会以三倍的概率叠加。

    这就是战神之火的规则,是这片土地的规则。

    继续前行,一路上没人说话,大家都很沉默,我走在最前面,姬月走在最后面。可能唯一发出的声音就是四周不时响起来的爆炸声。

    在之前我是听不见别的地方战斗的声音,不过,显然有好几拨人和我们一样快要进入最后的试炼之地,殊途同归,越靠近终点,大家距离越近,能够听到的声响就越清晰。

    我脑子里还转悠着,怎么才能将芥子空间内的少年古神身体中的兽皮给弄出来,我很在意其上的信息。

    约莫走了十来分钟后,总算是见到了所谓最后的试炼之地,同样是一座白色的庙宇,只不过,这是最后的白色庙宇,在其后面便是一条畅通无阻通向高台的阶梯。

    只是,我远远地就看见,一个男人站在最后的白色庙宇前。

    他身材高大,手中握着一把巨大的战斧,一身黑色的战铠,整个人的气质显得非常的冷酷霸道。

    然而,这个人看在我的眼中,却是另一番光景。

    这不就是另一个刑天吗?

    刑天一路沉默地跟在队伍中,他很少说话,身为一个战神加上一道残魂,他有他的骄傲,很少和凡人交流。

    只是,在他看见对面阶梯上,那个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战士时,刑天再次发疯了!

    就好像它第一次听见虚空中那个低沉声音时一样,刑天几乎是一瞬间就陷入了爆发。

    他捂着自己的脑袋,整个魁梧的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有含糊不清的声音从他喉咙里喊出来。

    “杀,杀,杀。杀过你们,我就是刑天,杀过了你们,我就是唯一的,杀杀杀。”

    刑天彻底陷入了疯狂,他挥舞着自己巨大的干戚战斧,肆意地挥舞。

    姬月拉住俞甜和端木宇第一时间后退,白骨同样爆退,不敢接近刑天。

    只有我,站在刑天的对面,展开轮回世界,想要控制住发疯的刑天之魂。

    “刑天,你到底怎么了?”

    我大吼道。

    就在此时,白色庙宇前,那个和刑天外貌一模一样的男人,脸上带着一片嘲讽,仰着头,一步步走下了白色的阶梯。

    “可怜的残魂,分到的魂魄之力微乎其微,能够进化到这一步,也算是你的本事了。不过,还是逃不出被我压迫,吸收的命运。”

    这个男人的声音就是虚空中那个声音,同样也是刑天的声音。

    “你到底是谁!”

    我回头怒吼道。

    “我?我也是刑天。”

    男人扛着巨大的战斧,说出了一句让我听不懂的话。

    “放屁,你以为你穿着一件黑色的铠甲,扛着把大斧头就能冒充刑天?扯淡也要有个限度。”

    我将桎梏横在身前,随时准备开打。

    刑天在我身后依然在歇斯底里地吼叫,但是他却在拼命地克制。

    对面这个男人并没有动气,他看着刑天的模样,脸上露出一片嘲讽,接着又看了看我,轻声说道:“你的天字纹是与生俱来的,经过一个红皮肤修罗的点化才出现,但是却是你生来就具备的能力,你知道天字纹到底是如何来的吗?你知道天字纹到底是什么吗?”

    我被对面这个黑衣男人的话问蒙了,我的身后,无论是白骨还是姬月,都知道我身上有一道奇怪的纹身,这个纹身非常神奇,查不出来历,没有史料记载,更没有任何来历说明。但是却拥有无穷的潜力,可以说释放出不比金色魔火差的火焰,或者是最初奴役谷神刑天残魂的力量。非常神秘,且强大。

    “你到底想说什么?你到底是谁!”

    我越来越觉得面前这个男人的深不可测,他有着和刑天一样的外貌声音,却是这战神之火最后的试炼者,又似乎知道天字纹的秘密。

    “不急,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古神刑天死后分裂的无数灵魂碎片中最大的一块,而你身后的那个残魂,同样是古神刑天死后分裂的灵魂碎片之一。所以,他是刑天,我也是刑天。但是,我比他更强大,才能压制他,他见到我,会有一种快要被吞噬的感觉,所以才会变的如此疯狂,歇斯底里。”

    我听的越来越迷糊,古神死后灵魂居然还能分裂,这不是南天一脉的天赋吗?难道古神也会?

    “强大的古神有很多,刑天作为远古战神,他的实力不是你们这些如今的人类可以想象的。他死后,灵魂不可能完整的保存,这片天地不允许,猎杀刑天的敌人也不允许。所以,刑天死后将灵魂分裂成了无数碎片,而其中最大就是我。我们碎片只见可以互相吞噬,每吞噬一块就会获得更加完整的力量,在我进入战神之火前,我已经吞噬了整整350块碎片。所以,如今的我是这片天地最接近刑天的存在,所以,我才是真正的刑天!”

    这个男人说话时候带着一种由内而外释放的骄傲,令我听着不爽。

    “至于你的天字纹,这是一个机会,你是一个被选中者。任何一个时代都在变化,远古时代,上古时代,古代,到了如今,你认为古神的修炼法门是谁发现的?你认为仙之一途,道之一途,他们修炼的体系都是谁来制定的?告诉你,都是上天制定的选中者来创造的。第一个古神盘古开创了古神一脉,是谁唤醒了他?是这片上天。仙族使用仙力,开创仙法,是谁教导他们的?是这片上天。三清开创道之一途,他们为盘古精气神所化,为什么不走古神一脉呢?还是这片上天的旨意。他们都是被选中者,而你,罗焱,你身具天字纹,你就是这个时代被上天选中之人,你注定要开创新时代的修炼体系,你会成为和三清,盘古,天帝一样的人物!这就是天字纹的意义。也是我这个刑天最大的残魂知道的最惊天的秘密。”

    我懵了,我彻底懵了!

    甚至连白骨,姬月,俞甜,端木宇都懵了。

    没有人说的出话,这样的消息,如果放在一个凡人嘴里说出来,那简直就是疯子的疯言疯语,只能换来嘲笑,然而,此时说这个话的是一个实力至少玄尊级别的刑天残魂。

    这让我有种荒诞的感觉。

    “冰海也有天字纹,他也是被选中者?上天已经被补天一族始皇封了,如何能够选中我?”

    我大声质问道。

    “哈哈,冰海?选中的不是他,而是他原本的身体,而且,他不是种子选手,他原本的身体和三清瓜葛太深,所以,他不可能成为真正的被选中者。至于上天被补天一族封印,那更是笑话,始皇或者应该叫他远古补天一族大祭司,自以为自己聪明绝顶,看破了上天的本质,以为自己的实力超过越道就高傲自满,主宰一切,其实他封印的不过也只是上天一个小小的具象化实体而已。他是可悲的人物,太过自负。当年他是屠杀古神一脉的先锋,同样,他也吞噬古神的灵魂碎片强化自己的力量,恰巧吞噬了一块刑天的碎片,所以我通过感应知道了他的秘密。可悲的小人物而已。”

    对面这个男子再次爆出了惊天大料,只是对于他的话我不能全信,今天了解到的事实太多,让我有些头脑发闷。

    “你到底想要什么?告诉我这么多秘密。”

    我质问道,对方说出这么多隐秘,必然是有所图谋的。

    “我只是代替你身后的那个可悲的刑天残魂,成为你的左膀右臂,我甚至能够帮你得到战神之火最后的奖品。百年前,冰海来过,我点开了他的天字纹,以为他是种子被选中者,但是我错了,所以我没有跟着他离开。但是,我在你身上看见了被选中者的光辉,我愿意为你效劳。”

    对面的男子慢慢单膝跪在了我的面前,抬起头,渴望地看着我。

    这是天大的好处,许多人或许想也不会想,就会答应。

    但是,我却不是那许多人之一。

    “你不必假惺惺的,作为实力惊人的残魂,你怕是被封在这里的吧。”

    我冰冷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对方的脸色,瞬间变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