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洛阳鼠族。

    二狗子是我年少时候最好的哥们,我们从记事起就在一起玩,一起闹。

    二狗子家里条件不好,所以我经常从家里拿鸡蛋给他吃,这家伙也很够意思,每次和别的村孩子打架,他总是护着我。

    我们春天的时候去掏鸟蛋,然后配上一点野菜,带回家在大灶上一蒸,那叫一个香。

    夏天的时候,我和他去掏马蜂窝,然后将马蜂窝放到我俩最讨厌的一个小胖子家里,搞的他家到处都是马蜂,鸡飞狗跳的。

    秋天的时候,我会帮着他一起去他家收麦子,他家只有一个母亲下地干活,太辛苦了。

    冬天的时候,我们比赛谁能在水里游泳时间更长,结果比到最后,我们俩都重感冒在家喝姜汤。

    那是一段我一生都无法忘记的岁月,没有生活的压力,没有任何艰难的困苦。

    我们会搭张三叔的拖拉机到小镇上玩,张三叔会给我们买几角钱的糖吃,有时候我们还能在镇上捡到几毛钱,然后就可以买包5毛钱的零食吃。

    那时候,我俩是哥们,比亲兄弟还亲的哥们。

    我记得,我跟着铁公离开村子的时候,二狗子追着我后面不肯回家,这小子哭的像个女孩子似的。

    如果不是他没办法修炼,或许我会求铁公连二狗子一起带走。

    只是,终究还是要分离,我这个从小玩在一起的兄弟,从那天起,我就再也没见过。

    站在酆都鬼城内,当我终于想起来这个黑色轿子里传出来的声音是二狗子的声音时,我有些发愣。

    甚至还在犹豫,是不是要走出去,见一见黑色轿子主人的脸。

    此时,我只能看见黑色轿子渐行渐远。

    我有些不敢相信,当年那个木讷的,话不多的二狗子,如今却成为了酆都鬼城的城主,换句话说他成了一个厉鬼。

    我站在这件小小的平房后面,透过没有玻璃的窗户,看着黑色的轿子和巡视队伍越来越远。

    我终究没有勇气迈出那一步,我无法面对一个已经成了厉鬼的二狗子。

    更别说,让我动手收了他。这不是实力上的问题,无论二狗子是不是还是原来的那个他,只要他成了厉鬼,那么就是站在了我的对立面上,我不愿看到自己和他动手,所以我选择了躲避。

    “啧啧,好厉害的城主,肯定比你这个跟踪狂要厉害!”

    慧儿还在兴奋着刚刚的见闻,嘴里还不忘了挤兑我。

    她回过头,看见了一脸暗淡,有些神伤的我,马上闭了嘴。

    “啊呀呀,不高兴了?对不起哈,我这嘴就是太直了。”

    这姑娘也是心直口快或者说是大脑缺根筋,连连道歉。

    “哦,不关你的事,我们回去吧,别让你师傅等急了。”

    我抬脚往外走,只是心里却多了一层疑惑,到底那个鬼城城主是不是二狗子。

    往回走了几百米后,我看见了坐在路边的何仙,他的脸上写满了失望。一看就是没找到那枚玉佩。

    “没找到吗?”

    我张口问道。

    “是啊,没找到,不知道被谁捡走了。”

    何仙丧气地说道。

    “也许是被别的过路鬼给收走了。那枚玉佩很重要?”

    我问道。

    “不可能,我那枚玉佩是很重要,但是不可能被过路鬼捡走,这枚玉佩内刻一个封鬼阵纹,能克制鬼怪。只要厉鬼一接触这枚玉佩,就会立刻触发里面的封鬼阵纹,所以不可能是过路鬼捡走了。我想,这酆都鬼城里一定还有别的修士在,或者说,一定进来过别的修士!”

    何仙的话如果是真的,那这追查就没有底了,我也不愿再和他继续在这酆都鬼城内晃悠。

    所以我直接开口道:“何前辈,既然这件事情暂时没办法解决,那我想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来追查。但是小弟我还有要事在身,你身上的五色扇是否能够卖给我,价格可以商量。”

    何仙并没有因为我临时提出的散伙要求而生气,反而有种已经料到的感觉。

    “铁道友,在下也不想为难于你,这玉佩对我来说非常重要。但是你若是有要事在身,在下自然不便强留你,这五色扇就赠于你吧,算是交个朋友。”

    何仙一番话出口让我心惊大惊!

    这家伙也太大公无私了吧,五色扇也送人?

    这家伙是家底太厚呢?还是根本不知道五色扇的价值?这东西拿出来送人,简直和送给凡人10个亿人民币一样。

    “这,这也太贵重了。”

    我也不是厚脸皮,对方这样仗义,我自然要推诿一番。

    “铁兄弟不必如此,修炼界本就残酷,能交到几个朋友不容易。我和铁兄弟也算有缘,而且这件事情也是我利用铁兄弟在先。所以这扇子,我送给兄弟,算是交铁兄弟这个朋友了。”

    何仙正在说话间,我忽然感觉身后有一双眼睛看了过来,这是一种开天眼后的自然感知力。

    我猛的转过身,一瞬间就看到了躲在暗处,一对机敏的小眼睛。

    果然有别的修士在!

    我动作不慢,暴天符直接出手,10080道灵力短剑从暴天符内爆发开,瞬间化作一股巨大的杀气席卷过去。

    对方显然没想到我的反应会这么快,而且实力会这么强。

    那双眼睛急退,想要逃离。

    “想逃!”

    我一声冷哼,整个人冲了上去,我的速度不慢,几个闪身就冲到了房子地面。

    身后何仙的动作同样不慢,他手中飞出一张张白色的纸片,这些纸片变成一道道白光飘洒下来。他整个人如同一阵狂风直吹过去。

    两位高手的夹击,铺天盖地的攻击,对方根本抵挡不住,很快就被暴天符追上了。

    此时我已经冲了过去,看见了一个被暴天符团团围住的矮小修士。

    他满脸都是毛发,尖尖的耳朵,巨大的门牙暴露在外,一双长长的机敏的小眼睛。身体很矮小,手上的指甲很长。

    “妖修?”

    我一皱眉,没想到捉住的还是个妖修。

    所谓妖修,也就是修士模仿妖兽的修炼方式,将自己的身体打造成和妖兽一样。获得妖兽的力量,速度和敏捷。

    只是,妖修成长比较受到局限,而且战斗时候变身起来太过难看和痛苦,所以如今的妖修是越来越少了。

    “别,别杀我!”

    这个矮小的妖修见到我后立马跪地求饶,声音发抖,身体都在颤抖。

    我一把拉住他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手中的分量非常轻,就好似是提着一堆骨头。

    “你是谁?”

    我冷声问道。

    “我,我叫甘成,是个妖修,奉家族的命令进入酆都鬼城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能顺出去。”

    我看着他唯唯诺诺的表情和怯懦的脸。只是他眼神里潜藏着一丝狡猾,这一点没有逃过我的眼睛。

    “不说实话是吧!”

    我打了个响指,暴天符猛的往前一冲,尖利的灵力短剑剑锋划过他的脸颊,划出了一道血痕!

    “等等,我,我说实话。”

    甘成吓的满脸没有血色。大呼小叫起来。

    “我是奉了家族师长之命进来监视的,前段日子家族成员在酆都内捡到了一枚非常强大的玉佩。但是怕这枚玉佩的主人来找,所以让我过来盯梢!”

    甘成一边说着,一边斜瞄着四周围绕着他的灵力短剑。

    “玉佩呢?”

    何仙一听有了玉佩的消息马上追问起来,他对这枚玉佩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在,在我们家族大长老手上。”

    甘成立马回答道,连一丝犹豫都没有。

    “你们家族是什么?”

    我冷漠地问道。

    “洛阳妖族中的鼠族。我是拜入鼠族修炼的,算是外门弟子。我们族内的大长老是个成精数千年的鼠妖。”

    甘成的话一说出来,我就一阵头大。

    这怎么就又牵扯到了洛阳妖族一脉呢!

    洛阳妖族,名气非常响,即便是屠魔大战时期,魔修被屠戮了个干净,但是断情人却没对妖族一脉太过绝情。

    只是将妖族打压到了极点,龟缩进了几大洞天福地后便罢手,并没有将它们灭门。

    所以,直到今天洛阳妖族一直存在,虽然成员不多,可是也算是正统的妖族了。

    当年的李宠爱为千年妖狐,但是也是散妖,没有纳入洛阳妖族内。不然的话,若是混摩天为难李宠爱,自然还要看看洛阳妖族的意思。

    如今牵扯到了洛阳妖族,这事情就有种越发展越大的意思。

    “你没说谎!玉佩确实在你们族内大长老手中?”

    我逼问道。

    此时何仙也将手放在甘成身上这么一探,然后对我摇摇头说道:“确实不在他身上。”

    我心中盘算,若是正面去洛阳妖族抢夺,怕是不太可能,毕竟妖族团结。

    “你们大长老实力如何?”

    我继续逼问道。

    “我们大长老只有半仙道行,但是和我们交好的虎族一脉,虎族大长老却是妖族中的决定强者为绝强半仙。”

    听了他的话,我算是生生断了去强抢的念头,不过洛阳看来还是要和何仙一起去一次。

    将甘成收进芥子空间后,我忽然感觉到了远处传来的鬼气。

    显然,刚刚我们交手的动静引来了不少人!

    我远远一望,只见黑色的巨大轿子正在向这边逼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