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何仙的委托。

    我手按在树木上,手心里的灵气如同狂暴而出,直接将这棵古树给打了个粉碎。

    随着古树的破碎,四周的迷阵刹那间启动,灵气慢慢升腾起来,一个大阵已经启动,而我被包围在其中。

    “哼!”

    我一声冷哼,面对这样程度的迷阵,我根本不用费力去找阵眼。

    天雷劫出手,手指间无数雷力滚动,我猛地往地上一按。只是几秒钟时间,天雷就爬满了整个地面。而我脚下的迷阵立刻就在这天雷劫的轰击下被打了个粉碎。

    此时我从迷阵中走出,看着原本是古树的地方打开了一扇凭空而立的木门。

    而四周的场景也是一变,原本是空旷的大地,此刻变成了一个小院子,四周用栅栏给围了起来。

    黑暗里,我大致能看见房子的轮廓,数了下一共三间平房。

    此时,木门被从里面打开了,早上遇到的那个姑娘走了出来,看到我后先是一愣。然后满脸涨红着说道:“你,你,你!你跟踪本姑娘,臭不要脸的!”

    我被她这一骂顿时有些不好意思。

    “惠儿,不得无礼,这是贵客,还不迎进来。”

    此时,从小屋里传来一个沉稳的男声。我一听这声音,声音里蕴含了一丝灵气,显得非常有气势。

    此时这个叫惠儿的姑娘瞪了我一眼后,让开了身子,示意我进去。

    我冲她抱歉的点了点头,毕竟跟踪女孩子这种事情说出来确实丢脸。

    我一走进屋子,第一反应是,简单,朴素。

    整个屋内布置的很简单,墙壁上几乎什么都没有,只是放了一个书架,上面放着不少竹简。

    墙壁的另一头挂着一顶兜里和一件蓑衣。

    其他几乎就是一些务农的工具,此时我转过头,看见了刚刚和我对话的人。

    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他穿着灰布外衣,右手上捏着一卷竹简,坐在椅子上正在看书。

    面前是一张小小的方桌,桌子上放着一盏蜡烛。

    他看见我后,冲我笑了笑。

    “请坐,寒舍简陋,什么都没有。惠儿倒杯水给这位公子。”

    中年人一边冲我微笑,一边伸手挥了挥,让惠儿去倒水。

    “是,师父。”

    惠儿冲着我又是一个白眼,这才走出去倒水。

    “前辈,也是行脚商人吧。”

    我开门见山的问道。

    “是啊,很多年前当过行脚商人。”

    他的脸上带着淡定却亲切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笑容却让我如沐春风。

    “哦,不知道前辈大名?我也是个行脚商人,算是前辈的后辈了。”

    我拱了拱手,既然对方说是当过行脚商人,那便是我的前辈,礼数不能少,即便如今的我是通天会的少掌门。

    “哈哈,我叫何仙。是个散修,早些年当过几年行脚商人,后来想图个安定,就在这里造了几件茅舍,搭了个迷阵,安顿了下来。”

    此时惠儿推门进来,手中端着一个古朴的瓷质茶壶。

    “来来来,尝尝我自己挖的井水冲的山茶。虽然不是什么贵重东西,不过却很香。”

    何仙一边热情的起身将茶杯端到我面前,一边嘴里介绍起这茶来。

    但是我还是没有起身,更没有去喝这杯茶。

    理由很简单,虽然我看这何仙很亲切,心里莫名的泛起一阵好感。可是毕竟是陌生人,我这点防人之心还是有的。

    何仙见我并没有喝这杯茶,自然知道我还在堤防,微微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我想知道,前辈为什么让你的徒弟去坊市贩卖厉鬼?”

    我问出了自己的疑问,毕竟这也是我此行的主要目的和好奇。

    何仙放下了手中的竹简,慢慢说道:“惠儿在坊市贩卖厉鬼,是我授意的。目的就是引你前来。”

    我一听这话,条件反射般的弹了起来,伸手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两张暴天符,身体已经做出了防御姿态。

    何仙看到我这一番动作,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声坦荡。

    他这一笑倒是让我一下子尴尬起来。

    我慢慢坐回座位,但是手上的暴天符还是没收起来。

    “我想公子是误会我的意思了。我说引你前来的意思不是要对公子不利,而是有事相托。”

    何仙看着我尴尬的表情,脸上的笑意还是止不住,嘴里连忙解释道。

    “有事相托?”

    我疑惑地问道。

    “是的,我希望公子随我一起去一次酆都鬼城。”

    他此话一出顿时让我一惊,居然是让我去传说中的酆都!

    “为什么是我?你认识我?”

    我再次发问道。

    “哈哈,通天会少掌门铁天之名,修炼界都知道。我这个委托自然是要找到您的,换了别人怕是还接不下来。”

    何仙居然知道我的身份,这一点并不奇怪,我的长相也不是什么秘密。只是我忽然有种被人算计了的感觉,总觉得面前这个何仙,即便是没有恶意的可是如此算计我,让我也非常不爽。

    我一摆手,冷冷地说道:“在下还有要事在身,恕难奉陪。这个委托在下接不了,告辞。”

    我说完后就要离开,却听见身后的何仙悠悠说道:“你是在等五色扇的卖家吧。你不用等了,五色扇在我这里。”

    我一听这话,马上转过了身,盯着面前的何仙看。

    此时何仙伸手在虚空中一划,虚空顿时裂开一道口子,他伸手从虚空中掏出了一把美丽无比的五色扇子。

    即便过去了无数岁月,即便经历了修炼界无数的厮杀,这把五色扇依然绽放着惊人的光芒。

    我能感觉到五色扇上惊天的灵气和神威,这绝对是正品不是假货!

    而且我注意到刚刚这个何仙伸手一划所有的法术,居然是须臾纳戒子法术,手法很正宗,显然是出自唐门。

    我心中顿时咯噔一下,莫非这家伙是个唐门的探子,故意引我入局为覆灭的唐门报仇?

    我正在思索,却看见对面的何仙笑脸盈盈地看着我,然后说道:“你不必多想,我不会害你,这招须臾纳芥子法术是当年一位唐门故人教我的。”

    他仿佛知道我脑海中的所思所想。

    “若是你能接下我的委托,这五色扇我可以作为成功以后的奖励送给你。你看如何?”

    何仙绝对是个笑面狐狸,这家伙在我看来笑容下面定然藏着什么阴谋,只是我现在还看不破,只能跟着他的局走。

    “好!你的业务我接了,但是酆都鬼城是传说中的地方,你不要和我说只是到现实中的旅游景点丰都去转一圈即可。”

    何仙听了我的话,点点头。

    “我有方法进入真正的酆都鬼城,只是鬼城中多位厉鬼,游魂和鬼神。虽然你法力高强,可是也不可能挑战整个酆都的鬼怪。我们去之前要做些准备,隐去我们的活人气息。不过,你能接下这单业务,我非常开心。我以茶代酒,敬一敬你。”

    何仙说着举起桌上茶杯一饮而尽。

    何仙所说的准备,其实就是一些小小的灵器道具或者是灵符,用我们的话说就是活人扮死人,来个障眼法。

    阴间大地蔓延无边,并不是所有的厉鬼都能常见到人。

    很多厉鬼自从死后就一直没见到过活人,酆都作为鬼城,自然居住了无数厉鬼,这些厉鬼若是发现了我是个活人,肯定群起攻之,将我给活刮了。

    所以这才需要用到一些障眼法。

    这个障眼法也简单,先取一件白色长袍,要纯白色,没有其他颜色的。

    然后从地里挖出一桶黑泥,将黑泥全部倒在白色长袍上,将白色长袍上覆盖一层黑泥后放在阴暗的地方,比如墓地,比如深井里,放12个小时。

    12个小时候拉上来,其上就会带有丝丝阴气,此时再取来一只厉鬼,将他以法力封在这件白袍内。如此一来就加大了白袍的阴气。

    一旦走进了酆都鬼城,四周的鬼怪看见的就不再是我本人,看到的是那个被封进了白袍的厉鬼。

    当然,更好的障眼法我们也能搞出来。

    但是主要是何仙说两天后就出发,我实在没时间做准备。

    准备好了障眼法后,我就和何仙还有惠儿出发了。

    三人乘飞机到了重庆,酆都就在重庆附近。

    接着我在当地租了辆车,惠儿居然会开车,这让我多少吃惊了点。

    何仙即便是走到了凡间也依然是一副古人的语气和举止。

    我们三人开车前行,由何仙指路,往重庆郊区里开。

    何仙告诉我,他法力不到半仙,只是会些手段,之前是在酆都捉鬼,卖些厉鬼赚些生活费。但是一次不小心深入太多,看见了一头厉害无比的鬼王出行,吓的他掉了手里的一块家传玉佩。

    所以这次是找我做保镖,找回玉佩。

    他的话,我自然是不信的。一个看到半仙动怒都不惊慌的人,会看到鬼王就吓到了?

    只是我没拆穿他,我总觉得他对我没有恶意,只是想小小的利用下我罢了。

    此时,何仙让惠儿停了车。

    我看了看前方,什么都没有,只有几个坟包。

    “怎么了?”

    我问道。

    “我们到酆都门口了。”

    何仙一边说着一边下了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