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白骨忆往事。

    我终究是没有拿到北海冰雪衣,但是张惊没有多说什么。

    我和张惊通了电话,说了北海冰宫的情况,她没有多怪我。想来她自己也拿到了北海冰宫的情报,这位修炼界的情报女王的手段,不是我可以揣度的。

    我坐在返程的游艇里,抽着烟,之前在海底没办法吸烟,此刻我是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地面上丢了一大堆烟头。

    白骨默默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甚至一点声音都没有。此刻若是有人进来看到他,肯定以为他就是一具医学院用的骨架标本。

    从海底出来以后白骨就一句话都没说,我也没有却打扰它。

    白骨活了数千年,看过的风雨,经历的沧海桑田太多了,我知道,它不会被雪神的离开打倒,只是会难过好一阵子。

    此时,我打开一直放在房间里的手机,其实我买这个手机还真没什么大用。里面的号码屈指可数,一个月到头都发不掉几个短信,最多收到的也只是10086给我发来的问候。

    但是,手机对于我来说,有个好处,那便是听歌。

    对于我们行脚商人,特别是我这种经常以身犯险,在刀口上讨生活的人来说,歌曲能放松我的神经,让我平静下来。

    闲来无事,我打开手机播放器,点开一首《倾心》,这是一首纯音乐,是当年林青霞版东方不败里的插曲。

    慢慢的,悠扬的乐声,带着一点哀伤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没有歌词,只有纯粹的音乐。

    一直躺在床上的白骨忽然开口说道:“小子,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我应了一声,就沉默了。

    白骨默默地开口道:“我叫徐福,出生的具体日子太过长久,我都记不得了。我本是咸阳城外一片老林里的猎户。有一天,就在我遇到山崩,惊慌失措的时候,我被一个散修救了。我依然记得他的名字,他叫广成子。后来我才知道,他是著名的十二金仙之一。他也成了我第一任师傅。其实他并没有收我为徒,作为有缘人,他留下一卷修炼功法便离去了,而我从此踏上了修炼之路。”

    白骨说到这里微微停了下来,似乎是在回忆自己的过去,也似乎是在想如何往下说。

    “我修炼至今2000余年,一生遇到无数奇遇,更见过诸多怪事。我于秦皇嬴政驾崩那日吞下一粒长生不死丹,靠丹药之力,飞升成仙,化作你们所说的真仙。而此时的我,就真正和本体分离,他成了高高在上的仙人,而我却成了他飞升时候留下的魔壳,带着他所有的魔性。”

    此时,音乐环绕在我们的四周,我能想象,一个被本体抛弃的魔壳的悲哀,就好似断了绳索的小船,随波逐流,无法回到最初的口岸。

    “我于火焰之地修炼数百年,终于达到尊位,并且练就一身魔火之威,力量无穷。我破开火焰之地的封印,再次莅临人间。那时候正是千年前屠魔大战之时,我心中充满魔性,想要以自己手中魔火烧遍整个大地,所以,当我第一次离开火焰之地的时候,也是我野心最强的时候,那年的我,是个彻头彻尾的大魔头。”

    白骨说到这里微微苦笑了一声。

    而我继续沉默着,因为我听的很入迷。

    “后来我知道,这片天地高手辈出,其中尤以正道巅峰人物断情人为首。我本不以为然,以为他不过是一个有些修为的后辈。而且当时,我已经收复了好几个魔修门派,有了些声势,所以我想一战功成,直接打败断情人。那年我去找了断情人,却见到了站在泰山之巅的他,以两剑之力活活劈死了从天而落的真仙。那是何等神威!即便是当年先秦之时,都没有大神通的方士能做到这一点。而且,当我看清他劈死的仙人时,我彻底被吓呆了。因为他两剑劈死的真仙,居然是我的本体,那个抛弃了我这个魔壳飞升仙界的徐福!”

    听到这话,我也心中吃惊,没想到断情人劈死的是徐福的本体,难怪后来的徐福都是以魔修身份出现。

    “我深知自己不是断情人的对手,所以我就想结合天下所有魔修之力,以威势压垮他!从那时候起,我开始拼命收复魔修。甚至联合了大漠七魔窟,上古血魔一族,还有诸多大大小小百十个魔修门派。我以魔火之威镇压他们,到了后来我俨然成为了魔修的首领。不过我心中知道,光有魔修的帮助还是无法和断情人抗衡。所以我想到了洛阳妖族一脉,而我也是在洛阳城外的难民营地里见到了那时候还是孩子的力天均和雪神。”

    白骨彻底陷入了回忆中,说到这里的时候,它竟然不自觉地笑了一声。

    “力天均比雪神大两岁,他们从小是孤儿,生活在洛阳难民营地里,白天讨饭为生,晚上则忍冻挨饿。其实注意到他们是因为力天均的天资太过优秀,我只是看了一眼就发现了他是一个修炼的奇才,五行俱全,身体内的经脉大开,若是修炼起来可以一日千里。然后我便起了收他为后辈弟子的意思,但是这倔小子居然不肯,还说我是个妖精。不过,那时候小雪却说了一句话,我这一生都无法忘记。”

    白骨又停顿了下来,过了良久,它才慢慢继续说道。

    “她说,我的气息很像她梦中模糊的父亲,所以说我是个好人。我当时哈哈大笑,我这一具魔壳,本就是徐福所有的糟粕形成的,居然还有人说我是好人。不过,从此以后,我便多了两个小尾巴,我为他们取名,一个叫力天均,一个叫李雪儿。他们一直跟在我身边,我教他们修炼,将从各个正道门派强抢来的修炼法门都给他们学。力天均果然是奇才,任何法术,任何功法,他一学就会。雪儿虽然差些,但是却也不慢,渐渐两个人成了我的左膀右臂。很多时候,即便我不出手,只需要他们两个人出手就能将一个门派给彻底抹平了。那也是我这一生最风光的岁月,华夏修炼界魔修之首,还取得了魔火之种,将我修炼的魔火之力更加提高了一倍。然而,好运不长,断情人终于出手了。他在一个夜晚,将上古血魔族一脉给彻底铲除了,寸草不生。据说只有一个外门弟子躲在床下躲过一劫,而他之所以没死也是因为断情人懒得杀一个看上去只是血魔一族仆从的少年。”

    听到这句话,我忽然想起了星禅子,他就是那个从血魔一族中侥幸逃生的孩子。

    “我知道,若是断情人继续这样攻伐下去,很快我们都会有危险。很快,我就听说大漠七魔窟之一被断情人出手灭掉了。而且正道也开始集结起来要讨伐魔道。妖族也举棋不定,似乎想要撕毁盟约。然而,正值这个多事之秋时,我却发现了一件事情。小雪和力天均相爱了,这两个本就是苦命的孩子,从小相依为命,如今终于坦诚相见,决定结为夫妇了。”

    “然而,我明白,若是不阻止断情人,这对孩子必然没有好的未来。所以我干了我这辈子最傻的一件事,也是我这一生干的最值得的一件事。我去约了战断情人!也许你会笑我,铁天。但是,那年的我真的把他们当做了我自己的孩子,一心一意对待的孩子。所以就在他们大婚的那天,我却去和断情人一战!虽然被打败,却被一个和你同名同姓,甚至同样职业的人救了。我身负重伤,不愿让两个孩子担心,就不辞而别,最后自封于火焰之地。只是分出一缕分神游荡在天地间。”

    这些就是之前冰海帮我开启的一段记忆。

    “然而,没有了我领导的魔修,又没有了断情人的压迫。魔道依然无法在中原生存,所以渐渐沦为一盘散沙。而力天均则做出了一个巨大的错误决定。他带着小雪拜入西域门派中,修习西域法术,最后更是得到西域神山的认可!只是,他不该带领西域修士回来屠戮中原修士,若是我能够出关,我一定狠狠抽他一耳光,打醒这个昏头的家伙。后来,这傻小子居然约战断情人,他得到西域神山的认可,法力确实无比高强,可是却依然不是断情人对手,被打的支离破碎。而他和断情人决战的那天,我根本不知道,我的分神还相约了天亏道人,暂时联手一起击沉了北海冰宫,想要给小雪一个教训。直到后来我知道力天均的死,我才彻底和断情人决裂。而那时候断情人风头正盛,毁灭了最后的大漠七魔窟,天下魔道不存,他的实力无人能及,然而就在此时,他却遇到了一个神秘人的为难,处处与他刁难。我见证了断情人最后的毁灭,他太疯狂了,居然连正道都想灭了。神秘人联手正道大派,最后决战断情人,杀死了这个天下无双的强者,神秘人亲手掏出了断情人的心脏。只是神秘人是不是你的前世,我不知道。因为他每次出现都看不见脸,他的脸上似乎终年蒙着一层灵气,只是他运功的手法却和当年救我的人一模一样。然而,这个带领正道打败断情人的伟人,却无影无踪,甚至连个名字都没留下,天地间似乎就从来没出现过这么一个人。而我也安心的在火焰之地中疗伤。”

    此时,音乐哑然而止,一时间房间里一片安静。此时我听见窗户外传来海水翻滚的声音,一浪接着一浪。

    白骨最后说的一句话是:“其实,我不愿做个不死人。当年若是我死在了断情人掌下,那该多好。”

    我忽然很悲伤,我的心底微微发出一个声音:其实我不愿修道,我只愿做个平凡人,安安静静过一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