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人大代表们已经在开始投票,大礼堂里面已经响起了欢快的歌曲,这是一首广东风格的歌曲,名叫《喜洋洋》。

    各级政府的人民代表大会的召开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从开始筹划到会议进行过程中的一些细节都有规矩。比如这音乐吧,会议开始的时候必须播放《欢迎曲》,投票期间是《步步高》,会议结束的时候就必须是《国歌》。而党代会结束的时候就肯定是《国际歌》了,这里面的规矩不能搞错,搞错了就是政治问题了。

    主席台上的领导们如果是属于人大代表的,首先去投票,其次是主席台下面的普通代表们。投票分成两个区域,投票箱的旁边有监票员笔挺地站立在那里。

    投票的时间不长,投票结束后主席团宣布代表们暂时休会半小时,等候计票结果。

    主席团的领导们去到后台的休息室。荣书记朝我招了招手,“冯市长,我们出去说几句话。”

    我朝她点了点头,然后和她一起去到礼堂的外边。

    这地方经过一年多的建设,周边的树木和花草都已经初具规模,一眼看去风景很不错。前方是一个大大的草坪,荣书记直接地进入到了草坪里面。

    这草坪在一般情况下是不允许人进入的,不过我们是例外。特权这东西处处都能够体现得出来,而对拥有特权的人来讲,会把很多规定视为形。[

    脚下的软软的感觉,走在这草坪里面给人以心旷神怡的感觉。虽然我不知道她把我叫出来是想要对我讲什么事情,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在这时候她不会告诉我不好的消息。

    “冯市长,方小唐被调离了。这件事情你还不知道吧?”当我们走到草坪中央的时候,她终于开口向我说话了。

    我很是吃惊,“真的吗?他调到什么地方去了?”

    她回答道:“比较偏远的一个市任副市长,没有进常委。”

    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虽然他本来是正处级,这样安排貌似升了半格,但是没什么实权啊?而且还是偏远的市。省委一般不会这样安排吧?”

    她思索着说:“是不是他与这次的非法集资案有关联?”

    虽然我以前也怀疑这件事情,但是现在我却并不这样认为,“荣书记,我觉得可能性不大。如果他真的与这次的非法集资案有关系的话,那就不应该提升半格。从正处到副厅这一步毕竟是比较困难的,你说是吧?所以,我觉得方书记这样安排他的目的可能还是为了锻炼他。越是贫困、偏远的地方就越容易出成绩啊。”

    她点头,“也许吧。但是我总觉得这件事情好像不大对劲,不过这与我们没有什么关系,今后有机会碰到他的时候问问他就是。其实现在我最担心的是上次的事情牵连到了他,而他毕竟是方书记身边的人,这样的人我们可得罪不起。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说不定今后会给我们带来一些麻烦也难说。”

    我安慰她道:“应该不会。方书记是一位很讲原则的领导,而且作为省委书记,他不可能在自己秘书有问题的情况下还去提拔他,这不符合他的身份,也不符合逻辑。”

    她笑道:“倒也是。”

    我即刻就问她道:“荣书记,那么其他的消息呢?有没有部门领导被调整的?”

    她笑道:“副厅级以上的领导干部如果有了调整的话,你我都应该在第一时间看到干部任免文件。你怎么来问我这样的问题?”

    我心想倒也是,不过我还是继续在问她道:“我的意思是,你得到什么内部消息没有?”

    她摇头笑道:“目前还没有。不过我听有人在传言说,那家集资公司的主要成员都被抓起来了。而且,我的那位前任也正在接受调查。”

    她说的是陈书记,我心里当然明白。我想不到会是这样的情况,不禁叹息着说道:“他的运气也忒背了,还真是祸不单行。”[

    她摇头道:“这不应该是运气不好吧?也不应该是祸不单行。他弟弟干那样的事情,他应该早就知道了是不是?这其中的风险他应该知道,而且说不定这件事情就是他的主意。当然,最终的结果得等有关部门调查后才清楚。现在看来老陈这个人很愚蠢,以前我还觉得他是一个有能力的人,只不过一时间被权力迷昏了头脑,所以才变得自我膨胀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这个人最大的问题是看不清形势,没有长远的眼光,不知道规避风险。。。。。。说到底就是愚蠢。”

    我明白她话中的意思:不管他弟弟组织非法集资的事情是不是老陈的提议,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事前他肯定知道这件事情,不然的话肖倩华也就不会参与进去,因为肖倩华是他曾经的相好之一。荣书记的意思是说,他因为上次的事情而灰心丧气,所以才想到去干那样的事情,而聪明人是应该考虑其中的风险的,不去考虑其中的风险,那么就必定会承担很多的后果。这是愚蠢的人才会去干的事情。

    真正聪明的人,特别是聪明的官场中人,绝对应该像一名优秀的棋手一样,每每在走出一步棋之前就会看到后边的大概走势和初步的结果,更何况那件事情还算不上是高手在过招,充其量不过就是独自一个人在那里摆棋谱罢了。结果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是下出了一盘臭棋,所以荣书记才会如此的鄙视于他。

    不过从这件事情里面也证明了一种说法:在官场里面,很少人去同情失败者。人们总是会去找出其失败的原因,然后加以鄙夷。

    官场中人,级别越高就越自信。这几乎是一种普遍的规律。而自信的表现之一就是看不起失败者。

    其实我心里也是这样在想,因为我对陈书记的情况最了解,现在看来,他确实不是一个聪明人。可是,当我刚刚到上江的时候却是非常的敬佩他的能力的,而且差点达到了崇拜的地步。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自己很可笑。

    我点头说道:“是啊,我想不到他还会出这样的事情。上次的事情他应该引以为戒了才是,怎么就不加警惕了呢?何况他还是省司法厅的厅长呢,他应该懂法的啊?”

    荣书记顿时就笑道:“现在的领导,真正懂法的又有几个?知法犯法的也不少。哎!有时候我都不敢去想这样的事情,想起来就觉得可怕。”

    我笑了笑,“是啊。”

    其实她讲的都对,只不过我觉得她作为市委书记,像这样的问题不该随随便便讲出来才是。也许是她非常的信任我。

    她看了一下时间,“冯市长,我们进去吧。时间差不多了。”

    这一刻,我忽然地明白她把我叫出来闲聊这一阵子的真正原因了:她是不想让我太过紧张。假如刚才这半个小时我呆在里面的话,每一秒钟都会让我感到难受的。

    我看着她,真诚地对她说道:“荣书记,谢谢你。”

    她笑道:“你那么客气干嘛?我知道你还是有些紧张的,任何人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会紧张的。当然,我也知道,你担心的不是能不能被选上的问题,因为那已经不存在问题了,毕竟我们在前期做了那么多的工作。你担心的是得票率的多少。是吧?”

    我苦笑着点头道:“是啊。荣书记,你说得很对。”

    她笑道:“其实你也不用去想那么多。如果万一得票率不高的话,今后在工作中你就去注意改变自己的工作方法,做出很大更突出的成绩来,所以也没有什么,你千万不要被自己的面子思想左右了情绪。当然,我可以预料得到,你的得票率肯定会很高的,毕竟你为我们上江市做了那么多的工作,贡献也很大。代表们的目光是雪亮的,他们分得清好坏,看得准你是一个好市长。所以,你根本不用担心。走吧,我们进去,结果应该出来了。”

    听她这样一讲,我的心里顿时就释然了,脚下也变得轻松起来,“荣书记,你讲得很对。只要当选没有问题,其它的就所谓了。得票率低的话也正说明了我的工作还有问题,这也是我今后工作的动力。”

    她拍了拍我的胳膊,“这样就对了嘛。”

    这时候我们看到了她的秘书正在出口处看着我们,很明显,她是来叫我们的。

    下面的代表已经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等候,我们主席台的领导再次进入就坐。市人大主任上到发言台去宣读选举结果——

    “。。。。。。上江市的人民代表一共三百零五人,因病请假的三人,出差在外的一人,本次参加人大会议的代表一共三百零一人,收到选票三百零一票,其中赞成票三百零一票。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祝贺冯笑同志全票当选为上江市人们政府市长!”

    会场上响起了潮水般的热烈的掌声。

    我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种圆满的结果,内心里面的激动与感激顿时涌上心来。即刻地站了起来,朝着所有的人大代表们深深地鞠了一躬。

    这一刻,没有人能够理解我内心里面这种激动的心情。这次的人们代表选举虽然做了很多的工作,但是却并没有去操控让我全票通过。而这样圆满的结果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荣书记刚才对我讲的那句话:代表们的目光是雪亮的,他们分得清好坏,看得准你是一个好市长。。。。。。

    说到底那就是:这两年来我踏踏实实、呕心沥血做了那么多的工作,人民代表们现在用他们手上的选票对我做了充分的肯定。此时我才真正地体会到了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句话的真切意义。

    本次人代会最后的一个议程是我发表就职演讲。我走到主席台的前面,首先向下面的代表们鞠了一躬,然后才转身给主席台上的领导们鞠躬。随后走到发言台的麦克风前。我的面前布置有漂亮的鲜花,我心想,明天上江市的报纸上刊登出来的我发言时候的照片一定非常的漂亮。

    我就职演讲的题目是:抓发展,惠民生,感恩上江市人民。说实话,在拟定这个题目的时候我还是犹豫过,因为这样的提法确实有些另类。但是后来我想,只有这样的题目才最合适。

    虽然我早已经记住了自己演讲稿的内容,但是在这样的场合却必须要拿着文稿一字字去念。在这样庄严的气氛下,必须用庄严的态度去对待每一个细节。这篇讲话稿我没有让秘书写,完全是我自己写出来的,因为秘书永远不会有我内心的这些感受——

    各位代表:

    今天,我非常荣幸地当选为上江市人民政府市长。这既是各位代表对我的信任和支持,也是全市人民对我的重托和期待。在此,我真诚地向全体代表、向全市人民表示衷心的感谢!

    市长,不仅仅是一个职务,它更意味着责任、奉献和服务。面对全市的父老乡亲,面对全市上下对美好生活的殷切企盼,我深感使命神圣,更觉肩上担子沉重,唯有兢兢业业,鞠躬尽瘁,不遗余力地做好工作,才能更好地回报全市人民对我的厚望。

    一是坚持不懈动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千道理,万道理,发展是硬道理。今天的上江市没有什么比发展更重要。加快发展是上江市最大的政治。市长和政府工作说到底就是抓落实,就是要落实市委决策和人大决议,我决心和政府班子一道,立足新起点,把握新形势,迎接新挑战,增创新优势,突出抓好招商引资、城市建设、社会保障、生态市创建、安全稳定等方面工作,走出一条符合上江市实际的转型发展、率先发展、和谐发展之路。

    二是自觉维护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我们要始终感恩人民,带着对人民的深厚感情去工作,把群众的呼声作为第一信号,把群众的需要作为第一选择,把群众的满意作为第一标准,关心弱势群体,关注社会民生,用手中的权力替老百姓说话,为老百姓干事,努力解决就业、医疗、教育、卫生、出行、居住、养老等与百姓切身利益相关的问题,不断提高群众的生活水平和质量,真正做到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立党为公,执政为民。

    三是当好勤政廉政的表率。加快建设学习型政府、服务型政府、法治政府、阳光政府、廉洁政府,是新一届政府对全市人民的郑重承诺。作为政府班子带头人,我将加强学习,以德修身,自觉维护市委的领导核心,主动接受人大、政协和社会各界的监督,坚持精细做事、务实干事、大气谋事,沉下心来、扑下身子,把精力集中在抓落实、干实事上,以自身良好的工作作风和形象带动政府工作,做克己奉公的官,办公道正派的事,始终做到为民、务实、清廉。

    各位代表,我们上江市正处于改革的关键时期,任务艰巨,使命光荣,我坚信,有市委的正确领导,有市人大、市政协的监督和支持,有全市人民的众志成城,有历届班子务实苦干打下的坚实基础,我们一定会凝心聚力,攻坚克难,政府工作一定会再创新局面、再上新台阶,上江市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

    在人大代表潮水般热烈的掌声中,这一届人们代表大会胜利地、圆满地闭幕了。也就是说,从这一天起,我就成为了上江市人民政府合法的市长了。

    从大会堂里面走出去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的腰比以前挺得更直了。

    现在已经是我们江南的春天,是我们上江的春天。

    是的,今年我们江南,上江的这个春天特别的美。风很柔和,空气很清新,太阳很温暖;纵横交错的弯弯曲曲的河道,河边的柳枝吐了嫩芽,芦苇边钻出来放时透青了;河道里平静的水,从冬天的素净中苏醒过来,被大自然的色彩打扮得青青翠翠。

    冬眠的草根苏醒复活过来,渐渐地倔强有力地去陈旧的草植烂叶,奋力地生长起来。在同时,往年秋天随风摇落下来的草木种子,也被湿土裹住,在草殖着根须,争取它们的生命。

    大自然在这个春天里面显得格外俏丽、欢乐,像一个正在眺望将来的姑娘;草地变成金色,秋天的花朵露出它们苍白的花瓣,雏菊现在很少用白色的眼睛截破草地,色调转为浓重。千条万条的柔柳,齐舒了它们的黄绿的眼,红的白的黄的花,绿的草,绿的树叶,皆如赶赴市集者似的奔聚而来,形成了烂漫比的春天时,那些小燕子,加人了这个隽妙比的春景的图画中,为春光平添了许多的生趣。

    万里晴空,阳光灿烂。春姑娘晒得都眯缝起眼睛来了。那嫩绿的新叶,那田野的薄雾轻烟,象她的衣衫。

    这是万木争荣的季节。在遥远的地平线上,威严地站立着的,已不是冷酷的冬。在这里,就连春天的阳光也灿烂如碎金,温润而充足,地表下有取之不尽的营养。万木在和风中一样做它们欢乐的梦。

    我就喜欢这样的春天!

    此时,也是我心中的春天也已经被打开。我的心中有一幅画正在被我用灵魂描绘——

    雨水打开小,一缕清风淡淡的吹拂我的脸颊,放眼望去,外的绿色生机盎然。伴着清脆动听的《春天在哪里》的儿歌,画中首先渲染了一抹绿,那样让人心醉、让人心碎的绿。在这片令人心醉的绿中,我可以发泄心中的不快,我可以闭目养神,让我的呼吸变得心旷神怡、娴静恬淡。

    在这片令人心碎的绿中,那绿是如此的冷清,那绿是如此的清淡,淡得好像转瞬即逝,那绿是如此的虚,似绿非绿、似白非白。那绿是如此的柔弱,似乎一切的到来对它都是伤害。那绿是如此的圣洁,是人心醉,更使人心碎。

    春的绿就是这样的琢磨不透,扑朔迷离,让人心醉、让人心醉。在这一绿中,在勾勒出一些远山、一些近水,不宜过真、不宜过虚、写意就好。

    春回大地,万物复苏,春扫去了冬的寂、冬的静。却也不像夏过的妖娆,过于火热。春风拂过远山,把山染绿了,春风吹过近水,把水染绿,青山碧水。。。。。。写意中的烟雨朦胧亦是不可少的,春雨亦是最好的诠释。夏雨过急,秋雨不免过于萧瑟,冬雨要有便是奇观了。春雨是绵绵不断的,春雨是象征希望,是积极的,因此,春雨贵如油。

    我的画画完了,那就是我心目中的春天,令人心醉的纯、令人心碎的充满着春意。

    林育在第一时间给我打来电话向我表示祝贺。她当然是最先知道这个消息的人。她在电话里面对我说道:“冯笑,你当选我不奇怪,我感到诧异和特别高兴的是,你会是全票当选。这说明你的工作完全地被上江市老百姓所认可,称赞。姐很是替你感到高兴和骄傲。”

    我当然也很激动,“姐,我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了,责任更大了。上江市的老百姓如此信任我,我唯有用更好的工作成绩去回报他们。”

    她说道:“是的,你只能这样,必须这样。还有,你最后的就职演讲的题目很不错。感恩人民,这才是一个市长应该说的话。我们市委组织部的《党建》杂志最近一期准备全文刊登你的演讲内容,你让你们市政府办公厅把你的原文电子版发到我们市委组织部来。”

    我急忙地道:“姐,这样不好吧?我可不想成为别人关注的对象。”

    她笑着说道:“别人关注不关注并不重要,方书记继续关注你才是最为重要的。我们的《党建》杂志每期都会送给方书记批阅,只有这样才可以让他自然而然地读到你的这篇讲话稿。姐可是为了你好,明白吗?”

    我心里很是感激,“姐,你真的觉得我那篇讲话很不错?”

    她说道:“那是当然。你的这次讲话的内容倒不是最出彩的,最出彩的是你的题目。在你之前,好像还没有任何一位市长敢用这样的题目。其实你这样的题目不但没有问题,而且很好。我们很多领导干部都说自己是人民的公仆,可是人民怎么想大家心里都清楚。而你的题目谈到了‘感恩’人民,这才是真正公仆应该讲的话。很好,这件事情就这样定了。”

    我不得不敬佩她作为省委组织部部长所能够看到的高度确实与众不同,而且也善于抓住那样的机会为我进行宣传,以此引起方书记对我进一步的关注。这说到底就是她有着与众不同的政治敏感性。这让我对她更加地心存感激。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面,省里面很多部门的负责人都给我打来了电话表示祝贺,当然,他们都是我比较熟悉和关系相对较好的人。康德茂也给我打来了电话,“老同学,祝贺你啊。”

    我笑着说道:“我们之间需要这样客气吗?”

    他大笑着说道:“必须的,这可是你的一次很大的进步,地级市的市长,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坐得上那个位子的。其实我早就应该祝贺你了,只不过在此之前你还没有得到人大的正式任命。所以,现在祝贺你才是最合适的。”

    也不知道是怎么的,我怎么听就怎么觉得他的话有些假,也许是我的心理作用在作怪。我笑着说道:“谢谢。德茂,你现在的位子也很重要,国土部门,权力可不小啊。”

    他叹息着说道:“这样的权力,也更容易犯错误啊。你看我,天天和我打交道的人都是那些开发商,那些人天天不是请我喝酒就是请我去唱歌,不去吧还不行,他们的背后都是各种各样的领导,我不敢得罪啊。去了呢,我又担心自己一个不小心犯了错误。哎!”

    这下我顿时就明白了:他今天给我打这个电话来的目的并不仅仅是要向我祝贺。可是我却不想主动去揽下他的事情,还是因为我心中的那条裂痕。

    我说道:“你可以抽空去找黄省长或者林部长谈谈。你曾经是他们的下属,又有着很密切的关系,有些事情你自己去找他们谈最好。你可以直接去他们办公室啊?没什么的。你说呢?”

    他说道:“也不知道是怎么的,现在我觉得自己的心理上都有阴影了。好几次我都想去找他们谈谈,但是最后我还是放弃了,因为我害怕去见他们。”

    他已经把话讲到这样的程度了,其目的和要求已经非常的明显了。我在心里苦笑,不得不说道:“那这样吧,如果最近我有机会见到他们的话,到时候我叫上你?”

    他却说道:“那倒是不用。我的想法是,如果你有机会在他们面前提起我的事情的话,那是最好的。”

    我即刻地答应道:“好的。没问题。”

    和他通完电话后我顿时就有了一个非常直接的感觉:他肯定已经去找过黄省长和林育了,只不过他们都没有对他的事情表态罢了。也许正因为如此,他才最终想到了我,因为他的心里很清楚,如今我在黄省长和林育面前讲的话应该是更起作用了。

    说实话,如今我已经不知道应该如何去评价他了,但是我却不得不去帮他,毕竟我们是同学,而且曾经是那么好的朋友。

    何省长和常百灵没有给我打电话,她们两个人都是用短信的方式向我表示了祝贺。医大的武书记是直接给我打的电话,不过他说要请我喝酒表示祝贺。我当然不可能拒绝,因为他和我关系比其他的人又更近了一层。

    他请我喝酒那天我叫上了管琴,而且我当着武书记的面提到了把科研项目全部转入到管琴手上的事情,武书记当场表态表示同意。他笑着对我说道:“冯市长,我知道你现在根本就没有了时间去做那样的事情,如果你继续挂名的话可能到时候反而会被别人非议。这件事情与你当兼职教授、带研究生不一样,毕竟高校的人太过看重学术问题,所以我支持你这样的想法。”

    我在向他表示感谢的基础上又趁机向他提出了另外的一个请求,“武书记,你们在我们上江市投入的那个疗养院项目,今年可得加大投资力度和建设速度啊。争取在今年年底装修完毕,春节前正式营业,怎么样?”

    他笑道:“行。不过冯市长,我也有个要求。这件事情你们上江市得替我们好好宣传一下。”

    我大笑,“没问题。我们上江市电视台首先宣传,然后联系省电视台、省里面的各大报社进一步宣传,然后再想办法与央视取得联系,看他们那里有没有机会播放一下。”

    他急忙地道:“央视就算了,宣传是可以的,但是阵仗搞得太大了就不好了。”

    我心里顿时就想道:看来他还是比较清醒的,还没有膨胀到以前章校长那样的程度。不过我心里明白他这样做肯定是另有意图的,上次他也对我讲过,他对省卫生厅厅长的那个位子有兴趣。

    我笑道:“行。武书记,你放心吧,我一定完全按照你的意图去办的。”

    这句话的意思他应该明白,因为有些事情我们两个人已经心照不宣了。

    周末的时候我特地去了林育那里一趟,当然,我去她那里之前已经给她打了电话并取得了她的同意。

    还是像以前一样,她亲自下厨做了几样菜,然后我们一边吃饭一边聊天,同时也喝了点红酒。

    趁这个机会我首先对她讲了武书记的事情,她说道:“这个老武,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高校多好啊?为什么非得到政府部门去呢?”

    我笑着说道:“人都是这样的啊,在一个地方一个职位上呆久了就会感到厌烦的。所以,我觉得他的这个想法倒是可以理解。”

    她点头道:“是这样。不过省卫生厅不大可能,因为何省长最近向我了另外一个人。她是分管领导,如果方书记没有意见的话,我总得给她这个面子才是。”

    我不好去问她何省长的是谁,因为林育的组织部长,这样的事情从她嘴里提前讲出来总不好。我问道:“姐,那你觉得什么地方最可能?”

    她说道:“政府部门的难度都很大。你也知道,我这个组织部长只有建议权,部门负责人的确定最终还得由方书记拍板。不过我对每个部门负责人更换的情况倒是比较清楚,对省里面领导干部的情况也完全掌握。就目前而言,高校的一把手到地方工作基本上是不大可能的,因为高校的领导毕竟没有地方上的工作经验,所以即使要安排下去的话也必须有一个过渡,但是那样一过度的话呢,级别问题又出现了。所以,地方上也不能考虑。”

    我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是说,武书记重新安排的事情根本就不大可能。我说道:“姐,我知道了。其实我也觉得武书记现在这样挺好的,没有必要去动。”

    她点头道:“这样吧,抽空我亲自找他谈谈,他毕竟对你讲了这件事情,搞不好他会对你有看法的。”

    我即刻举杯去敬她,“姐,你太替我着想了。”

    她朝我嫣然一笑,“你这嘴巴就是甜。”

    我又对她说道:“姐,还有就是康德茂的事情,他最近是不是来找过你?”

    她摇头道:“最近没有,是在春节前,他也想调离国土资源厅。其实他的想法我清楚,他还是想到地方上去担任政府或者党委的一把手。这是不可能的,他和你不一样,他这个人的野心太大,我担心搞不好到时候他会出现你们以前陈书记那样的情况,容易自我膨胀。这倒也罢了,问题是那样的话我们今后就不好控制得住他了,他毕竟给黄省长当过秘书,对黄省长的有些事情了解得很清楚,那样的话说不定会出问题的。”

    我即刻提醒她道:“姐,你想过没有?国土资源厅那种地方是很容易出事情的,康德茂自己也感觉到危险了。万一到时候他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还不是会牵扯出一些事情来?”

    她沉吟了片刻,点头道:“这倒是。不过他目前的情况升正厅是不大可能的事情,如果把他安排到同样级别的其他位子,他可能会觉得自己又被贬了。哎!这个人我是了解的,很麻烦。”

    我想不到康德茂竟然在林育的心中会是这样的一种印象,与此同时,我心里也有了一种愧疚,“姐,对不起,他毕竟是我同学,所以当初。。。。。。”

    她即刻打断了我的话,“你没有错,错的是他自己对人对事的态度。我看这样吧,我想办法把他调回到省委组织部来,让他担任副部长,到时候分工的时候让他不要分管重要部门就是。他是从我们省委组织部出去的人,我去向方书记建议也有理由。”

    我顿时觉得她的这个安排在思虑上简直是太周详了,不但考虑到了康德茂的感受,而且也有了可以操作的可能,而且更容易把他控制得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