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阴皇

第二十章 号陵阴妃

    ()乘着时间还早,不过寅时,徐青将本身留在矿洞修炼玄鬼**,自己则以玄鬼yin体飞遁而去,驾着一道yin风来到半个月与那號陵女鬼交谈的石丘上,盘膝而坐等待那女鬼觉察到他。

    岂知他刚坐下来,女鬼的灵识就压了过来,她轻轻而由衷的赞叹一声,道:“那青蟒半个月都没有到秃头岭上吸纳月华了,想必是被你杀了,真是可惜,它本来只需要百年时间就能化身为蛟,再百年就能化为夔龙。”

    此女鬼虽强的可怕,徐青凭借神印能纵观两百里方圆,地下能俯览三百丈深,知道即便是在这乌岩城的小地方也有两个肯定比它更强的邪魔。

    他感叹一声,笑呵呵的问道:“你怎知是我所杀?”

    女鬼笑道:“它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岂能不了解它,而你那道化龙之力便是它的,对你而言也是一番造化。鬼本无形,若为有形也是天地造化之恩。你得了这道化龙之力,慢慢炼化就能化身为鬼龙,如同真龙恶蛟之鬼,妙用无尽。”

    虽然是被她利用了,徐青还是谢道:“多谢道友的指点,你在这號陵山中也不知多少岁月,想必,我该尊称您一声前辈。”

    女鬼问道:“前辈如何,晚辈又如何?六道轮回,诸灵流转,你岂知六道之中,我是比你早生出,还是比你晚生出,或许罗尊圣祖开辟此陆之后就有你,那也是说不定的事,道友以为可是这番道理?”

    徐青击掌赞道:“妙哉,醒也。”

    女鬼笑道:“道友的悟xing好妙哉,岁月无情,天地无殇,一千八百年之渺渺岁月而去,能在这里陪我说话的道友,加上你也不过四位,前三个都是修士,唯有你是和我同道的道友。”

    徐青见她真诚,道:“其实我也不能算是真正的鬼。”

    女鬼并不深究,道:“同修鬼道便是道友,何况你我所修都是清灵之鬼道,神智清明,若真是其他孤魂野鬼,我又如何和它这般交谈。”

    徐青呵呵笑道:“道友妙人也。”

    女鬼想了想,感叹道:“以前说我是妙人的人,如今都是死鬼中的死鬼,如今我不过是一个妙鬼而已,你又何尝不是?”

    徐青赞同道:“正是此理,难得妙鬼遇妙鬼,可惜无酒无茶。”

    女鬼道:“天地为茶,ri月为酒,既已踏入道门,追寻天地ri月之理,自然也就无茶无酒,只有天地万般玄机,你我同参玄机,正是凡人饮酒喝茶哉!”

    徐青心中暗自感叹,知道她所说的都是千年修行的感悟。

    他只能赞叹道:“听道友一席话,获益匪浅。”

    女鬼则道:“我倒是有些迷惑之处,忘道友解答,原先我让你去看那青蟒,因你那时的灵识也有六百步之远,正好强于青蟒,你能观它,它不能观你。我原以为你观得它,自然会回来和我询问其他的门道,岂料你真的杀了它。真是让我唏嘘。你却不知,它虽是一界妖兽,也有一番造化,故而生来就有化龙之力,何况它这番造化还是源于我当年的错事。如今,我倒是不解你如何能杀它,夺了它的造化?”

    徐青哎呀一声,道:“原来是这样,可惜下手太快,拼死一搏,没有再多问道友两句,若是可惜,还请海涵。”

    女鬼却道:“弱肉强食乃是天地之理,天地既然赋予你杀它的本领,自然也是有天地的造化和因果。我虽可惜,但那造化已经藏于你身,想必因果也出在你身上,若是你被人所杀,夺去造化,那又出在别人身上。所谓天地轮回,因果不息,便是这番道理,我又何来可惜?”

    徐青默默颔首,但觉得乌岩城中自诩高手强者之人多如牛毛,真正能得女鬼这般道心,从来未有,即便有一二也是凤毛麟角。

    女鬼又问他道:“你如何能杀他?”

    徐青答道:“有两个朋友帮忙。”

    女鬼很好奇的问道:“两个人,还是两个妖?”

    徐青笑道:“一个人,一个僵尸。”

    女鬼终于明白,叹道:“原来是这样,想来是一位修炼yin尸功的修士,还有僵尸,你们倒是绝配,僵尸得了jing血,你得了化龙之力和yin魂,那修士拿了蚺妖灵胆提升天赋,剩余的血肉吃掉也是一番造化。不过,你倒是未得到最多的好处,因为那血肉中蕴藏的化龙之力更多。你且听我的,想办法将那些妖骨都要来,留在身边慢慢炼化,可以得到更多造化。”

    徐青问她道:“难道那妖骨之中还有玄机?”

    “自然!”

    女鬼又道:“你可知世上无数灵兽妖邪,为何只有蚺蛇能够化龙?”

    徐青道:“那真的不知,一直以为是长得像些。”

    女鬼娇声轻笑,颇有番繁花摇曳生姿之感,想必生前也是一位绝代佳人,听她音声语态便知当年风韵气质何等绝妙。

    她轻声笑了一会儿,才与徐青答道:“其实道理也很简单,你且数数自己多少脊椎,再数数那蛇蚺之物又有多少脊椎便知分晓。”

    徐青恍然大悟,击掌赞同道:“原来如此,脊骨乃是血髓之源,jing血之本,蛇蚺之物不仅凶悍,却也是jing血最旺盛之物,大道本是如此,它若得道,脊骨更强盛,自然能从天地运转之中得到那化龙之力。”

    他能有这般领悟,除了女鬼循循善诱外,本身有一本《太上玄真集注》也是先祖留给他的特殊之物,正是这本修真集注给了他一个超越乌岩城四大武修世家的视野和见解根基。

    女鬼答道:“是啊,龙是百兽之王,天道如此,蛇蚺具有此道之根本,提升至极点,成为百兽之尊,自然也就是化龙而去。罗尊圣祖死而化诸土,得大陆,罗尊之血化人鸟禽兽,故而凡物以血为上,jing血乃是诸生之根本,jing血源于血髓,血髓多者便是天地间的大等造化。若是追本溯源,人蛇狗龙皆是罗尊之血而已,本为一体,道则不同而化不同,道则同则皆同。你若得龙之道则,衍化入体,先及血肉,再至筋骨,最后入髓,则后天而居上,可化为龙。龙生九子而不同,无非乃是道则变化衰弱所致。故而天地唯道则为上,你若得道则,想为龙即是龙,想为凰即是凰。”

    徐青嗯嗯两声,只是一番交谈,他已经学到了很多东西,能和这位號陵女鬼如此交谈也真是一场道缘。

    “妙哉,妙哉,妙哉!”

    他赞了三声,肃然起敬的单掌作揖道:“道友高士,还请教高姓大名!”

    女鬼笑道:“我在號陵山里封印了一千七百余年,有人知道我的一番来历,故而敬称我为號陵yin妃。其实,我未问你来历,你又何必问我?凡鬼有你这番修为者,岂能还有你这般悟xing?万物相生,yin阳不可缺失,鬼无阳气,久之则将渐失灵智悟xing,此乃天道之数。故而,你无非三种来历,一是另有与我相似的神奇造化,只是不知你如何能逃脱禁制限制;二是你的yin身藏在一块玄冥神金之类的宝物中;其三,你是此地某家子弟从南疆得了那门奇术,炼出了鬼外化身。”

    徐青笑而不答,反正这位號陵夫人也会说出自己的来历玄机,道:“道友玄深莫测,理当称yin妃,我记得道友曾经请我帮忙,不知道是要帮什么忙?”

    见徐青避开自己的来历不答,號陵yin妃也是颇有兴致笑一声,又叹道:“君子不夺人所好啊,我虽非君子之鬼,但也非小人之鬼。原本是想让你帮我搜集玄冥神金的碎片,等我炼化此物中的鬼力后,让你找个合适的人将剩下的神金送他,ri后或可能有一番新的造化。如今你有能力搜集神金自用,我如何还能请你帮忙?”

    徐青微微点头,道:“确实,玄冥神金之妙,我也不可能放弃,何故要给别人呢?不过,道友若是想要用它来提升鬼力造诣,我倒是可以帮忙的。”

    號陵yin妃道:“號陵山中留存一物,此物有夺天地造化之神妙玄通,故而能让我虽化为yin鬼,又能保持生前的灵智,只是我的修为也被它压制,永远不能修出鬼丹,否则我早已离开此地。”

    徐青道:“找一个神通广大之人将那物拿走便是。”

    號陵yin妃沉默良久,道:“你难道不知此地是號陵山吗?”

    徐青感叹一声,道:“原来是这样啊。”

    此时的他终于明白,號陵yin妃说的那一物就是镇压號陵的东西,既然是这样的东西,自然不会有人敢来取走,而她也只能永远留在此地。

    或许有一天,號陵yin妃终究会离开这里,但那肯定是很多年之后的事情。

    也许到那时,他都已经不在人世。

    號陵yin妃续道:“玄冥神金对我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只是其中的玄冥鬼力,可以帮我炼化出更强的鬼力而已。我搜集了號陵山上的所有玄冥神金,炼化了里面的玄冥鬼力之后,最后将它们拼凑成一枚玄冥方铁,如果你想要,我可以将它给你,但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徐青问她道:“什么事情?”

    號陵yin妃道:“一心修行。”

    徐青很奇怪的问道:“仅是一心修行而已吗?”

    號陵yin妃问道:“难道这很简单吗?我一直以为这是世上最难的事情,古人说一心不可二用,修行之路,分心就会有两个结局,一是永远不能突破,二是走火入魔,你看看世上人鬼妖邪之中,一千年中能有几位修成神明?由此可想,一心修行是多么困难的事情。”

    “是啊,这是多么难的事情!”

    徐青不由得的心有同感的感慨一声,又问道:“以后呢?”

    號陵yin妃思量片刻,续道:“南疆鳌州和青土越州为了丹阳郡的归属有过长达数千年的厮杀,直到今ri,其实也未有最终的定论,很多年前,乌岩城的龙雁山天池峰上发生了一场真正惊天动地的大战。那一战结束后,乌岩城十室九空,不断有北方豪杰云游至此,陆续建立基业,才有了徐罗金三大世家的崛起。也正是在那一战结束后不久,龙首山中就有了烂柿子林,你为什么不想一想,哪有一棵寻常的柿子树会长的那么大?”

    徐青不解,问道:“我为何看到的是几十棵柿子树?”

    號陵yin妃道:“如果你能一心修行,你的修为终究会有一天突破某个层次,那时就能发现烂柿子林中的奥秘。”

    徐青哦了一声,道:“原来是这样。”

    他动了想去查看一番的心思,但他不会去,因为对方的修为比他强很多,才能很轻易的蒙骗他,如果用大须弥灵识强行识破,恐怕还会引来杀机。

    毕竟他的实力太低,无论能否看破幻术都没有意义。

    他只是轻轻的感叹一声,道:“小时候,有一位邻居阿婆和我说了一个故事,说是龙雁山中有一个柿子林,柿子林下有一个女鬼专门谋害那些路过的男人,后来有一天,来了一个年轻的书生。中间还有一段故事,我已经忘了,最后的结局是他们一起离开,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现在想想,原来那些口耳相传的传奇故事并不一定都是骗人的。”

    他说出这样的一番话,便是表明他答应了號陵yin妃。

    他会一心修行,然后帮號陵yin妃解决烂柿子林中的问题,他也想明白了其中的玄机,青蟒并不是无缘无故就从玄冥神金中领悟出两个克制yin鬼的玄通,而是背后有一种力量在支配此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