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阴皇

第十五章 伏杀青蟒

    ()徐青心里明白,这女鬼的修为距离缔结鬼丹已经不遥远,踏过这个门槛就是鬼将。

    人鬼妖魔尸,修炼到这个境界都要结丹,人有金丹,鬼有鬼丹,妖有妖丹,实力都在一个级别上,只是各自所长不一样。

    以女鬼的修为,若无禁制限制,只有炼罡期十重以上的强者才能和她一战,这样的实力在乌岩城中是根本没有的。

    乌岩城的四大武修世家之中,能修炼到炼罡期四重的人都已经是百年难得一见。

    以此女鬼的鬼力修为,她的灵识极限估计就在三十里方圆,她本身又被限制在號陵山中,能够知道五十里外的事情就显得颇为怪异,除非是另有玄机,或是有其他的妖鬼邪魔告诉她,或是那青蟒也曾到过她的灵识范围内,被她察觉到了。

    徐青驾驭yin风一路向南飞去,遁走四十里外,已经能闻到一股很厉害的污腐腥臭味,继续向前飞遁,这才发现一片方圆十里的山谷中真的有一片野柿子林,与其说是一林,不如说是数十棵参天老柿树。

    这些树不知有多年的岁月,每一棵都有数百步高,仿佛是数十座小山丘,相互结成一体,枝叶蔓蔓,覆盖了这片方圆十里的山谷。

    如今正是柿子成熟之时,地下坠落了厚厚的一层柿子,经年累月无人采摘,这里yin气又重,就渐渐堆积出一层厚厚的污腐,最深处估计能有数丈厚。

    正好是深夜之时,远处果然有一条三十丈长的青se巨蟒悄然从柿子林下的污腐中游走而出,散发出更腥臭的刺鼻味道,比那搅拌后的粪缸还要恶臭数倍,令人窒息,若是有人在此,只怕连三年前的旧饭都能呕吐出来。

    此蟒体型巨大,修为要比刚跨入鬼道的徐青高出很多,只是妖怪的灵识生来不如yin鬼,故而未能发现徐青。

    此蟒一路顺着山涧向北游去,大约向前游走了二十余里,才在一片光秃秃的山岭上盘踞成一团,蟒头高高抬起望着天空明月,张开口,嘴中果然露出一枚黑se鸡卵,吸食月华。

    徐青知道那果然是一枚乌铁,也就是女鬼所说的玄冥神金,此物想必从天上降落之时就有这么大,上面的道纹非常完整,灵通不小,和他拼出来的黑铁块有异曲同工之妙,都能吸收天地ri月jing粹,化成灵露。

    此蟒还属于最低级别的妖兽,因为有玄冥神金相助,在过去几年间提升飞速,这才有了两百年期的道行,和铁尸的实力恰好在伯仲之间。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徐青当即下定决心一战,那毕竟是一枚较为完整的碎片,上面的道纹也完整,他的那枚铁印固然要大一些,威能功效却不及它的一半。

    乘着这青蟒还未发觉,徐青立刻返回南岭矿洞。

    其实这青蟒所住的烂柿子林离他的南岭矿洞并不远,相距不过二十余里,等那青蟒返回的半路上埋伏它是最佳上策。

    妖兽的战力是很惊人,要想铲除这种妖兽,通常都需要宗脉弟子和各府的总管出手。

    铁尸的实力基本就在这个层次,只是此青蟒在这五年间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妖气jing纯,威能强悍,想必女鬼看过它与其他妖兽鬼邪厮杀,故而知它还有克制鬼类的玄通。

    回到矿洞中,徐青做了一番盘点,准备充分,这才带着武修铁尸杀出去。

    他自身的战力就和铁尸、青蟒差距较大,但他有一些能够紧急提升实力的灵符丹药,关键时刻也能帮忙,自然要出手,何况他有一柄辟光刀。

    一人一尸悄然向着烂柿子林而去,在青蟒必经的山涧里等候。

    有心算无心。

    徐青故意找了一片很狭窄的地段,让玄鬼分身cao控武修铁尸在周边砍伐树木,搬运巨石,在山涧西侧的断崖上堆积的像是一座小山。

    等到月华渐弱,武修铁尸退后一里,他则继续留在断崖上,盘膝而坐,运转藏息诀躲在巨石后侧。

    藏息诀是一门很简单的法诀,只要将内息闭住即可,能够隐藏修行,避开敌人的灵识,具体的效果则取决于敌人和自己的修为。

    敌人和自身的修为越强,藏息诀的效果就越差。

    这本来就是弱者用于避难的法诀,诀窍很简单,实力若是很强,自然就藏不住修为,若是对方实力强悍,哪怕藏的再深也会被发觉。

    徐青也不知道自己的藏息诀有效与否,反正是试一试。

    他带了十几粒丹药和三张灵符,其中一枚牛王丹还是颇有奇效,可让气血沸腾,肉身力量增强三四成,如果再用朱门血丹、青阳补气丹提升血气和灵气,效果更佳。

    他从徐飞枭那里找到三张中品黄符,两张是赤阳火符、一张是镇邪符,赤阳火符可以转化赤阳灵火,善烧yin邪之物,镇邪符可以镇压妖魔鬼怪的妖xing、魔xing。

    镇邪符在乌岩城倒是不常见,因为这一带的妖邪太多,青霞宫每年都会给四大武修世家一批镇邪符,专门用于镇压妖邪的邪xing,其实是一种针对妖邪的神魂攻击,对玄鬼分身和僵尸同样有效。

    富贵险中求。

    徐青也只能冒险一搏,赌输是他本领太低,赌赢就是一场大富贵。

    远处,青蟒的妖气已经传来一阵威压,撼动徐青的心神,仿佛是背了一座大山般的沉重。

    这就是强者对弱者的天然压迫。

    这条路上,正是如此一切唯以实力而论。

    徐青下意识的握紧辟光刀,将领丹药从瓶子里倒出来,青蟒渐渐游来,距离徐青已经不过数百步远,它的灵识终于觉察到一些异常,jing戒的昂起头,并没有冲杀过来。

    徐青沉默不动,静静等待。

    等了十几分钟,青蟒并未觉察到新的异常,这才继续沿着山涧向烂柿子林而去,等它到了断崖之下,距离徐青更近,愈发觉得不对劲,再一次的又昂起头看向徐青的方向。

    再等下去,天都亮了。

    那时对徐青就不利了。

    他立即将准备好的十几粒丹药全部吃下去,牛王丹只能吃一枚,否则对身体就是大伤,其他的朱门血丹、青阳补气丹都是各吃下六粒。

    这些丹药一入体,爆发出来的药力近乎在一瞬间就将徐青冲撞到神晕目眩的程度,体内气血疯涨,蛮力陡增,他这才迸发全力将面前巨石推下去。

    即使他不吃丹药,全力一击也能超过千斤之力,此时陡长一倍,万斤大石勉强被他借着山势推下山,而且是连续一口气推下十几块,像石雨一样落下。

    青蟒有玄冥神金相助,灵xing已生,全身后缩避开了前面的几块巨石,只是山涧狭窄,可供它躲避的地方极小,还是难免被砸了几次。

    此时,玄鬼分身已经驾驭武修铁尸杀了过来,它的力量就更恐怖了,直接举起一起早已准备好的数万斤的巨石,狠狠的对准青蟒砸下去。

    呼啸一声,势如疾风神雷。

    轰。

    数万斤的巨石直接砸中青蟒的额头,疼的青蟒也是头昏目眩,乘着这一刻,玄鬼分身就手持一对寒铁斧杀了下去,宛若天神般的从山崖上一跃而下。

    这一个月里,徐青和玄鬼一起苦练碧海狂斧诀,两相印证,所得颇多,已经练出了其中的一些jing妙之处,武修铁尸正是在玄鬼分身的cao控中,凌空一式碧海断天,从上空狠狠斩向青蟒的七寸之处。

    在三十丈长的青蟒面前,铁尸的身形实在是太小,但它的力量并不比青蟒小很多,更将万钧之力集中在寒铁宣花斧,凝聚一身的尸鬼之力狂斩而下。

    碧海者,玄寒之海也。

    碧海狂斧诀只有三式,以碧海断天的威力最强,速度最快。

    三万斤之力凌空劈斩而下,形同雷霆之势。

    青蟒被砸的头昏,但它的灵识还是能判断出凶险与否,匆忙撤身避让,又甩开蛇尾横扫过来,铁尸的速度太快,没有让它扫中,反倒是一斧正中青蟒的颈部。

    轰。

    一声暴响,如同炸雷。

    徐青只觉得全身剧烈狂震,被反冲力撞飞出去,幸好他是用铁尸之身前来战斗,若是修士之体,哪怕实力强悍也会被反冲力撞断手臂,手里还能不能拿着寒铁斧都是疑问。

    青蟒的蛇鳞太硬,不仅硬,而且坚韧无比,简直就像是用玄铁打造的铁鳞。

    徐青这一斧汇聚了数万斤的力量,又用的是锋利的寒铁斧,结果别说将青蟒一击斩断,居然连蛇鳞都没有切开,只是在蛇鳞上留下半寸深的伤口,恰好刚见肉。

    青蟒大怒,转身张开一道血盆大口就要吞噬徐青,它的妖气威能已经到了幻化成型的地步,同样又有一道妖气所化的六丈血口吞开。

    徐青已经清楚光靠铁尸打不赢这只青蟒,让玄鬼驾驭铁尸向前左侧一纵数十丈远,瞬间避开青蟒,他则立刻取出那道镇邪符。

    他体内的气血正是旺盛到了极点,足可将镇邪符的威力激发到最强,正好青蟒去追击铁尸,他就将此符对准青蟒的后脑发出,化作一道耀眼金光she去。

    噼啪一声。

    此光乃是神魄攻击,倒是可以无视青蟒的铁鳞,但是青蟒在玄冥神金的炼化下,灵智和妖xing都有极大的提升,一身妖气也强悍到足以挡住镇邪符的多数威能。

    青蟒只像是被巨石再砸了一下,头晕目眩。

    徐青和玄鬼是一魂双体,相互感应,战斗中如同一人,玄鬼铁尸立即再次飞奔而上,重新凝聚全部尸鬼之力,再次一记碧海断天再斩向青蟒的颈部。

    刚才那一记镇邪符的威能大约相当于炼jing十一重高手的全力一击,原本对青蟒并无威胁,只是因为克制它的妖邪之气,故而震散了青蟒妖气,让青蟒神智一滞,这一瞬间还未能恢复。

    乘此机会,玄鬼铁尸的全力一斩又能找到原先的伤口,喀嚓一声用寒铁斧斩开一道蛇鳞,劈出三尺深的深邃血口,几乎见到蛇骨,瞬间溅出一道丈高血雾。

    青蟒的妖气威能很高,附在蛇鳞之上,简直如同灵器之宝,此时恰好散开妖气就被玄鬼抓住机会斩伤。

    不过,青蟒已经恢复神智,再次一口咬过去,玄鬼铁尸立刻撤退,施展碧海乱舞,化出一道道乱蝶般的斧气护住自身。

    眼看青蟒的妖气再次幻化出六丈蛇口,玄鬼铁尸避无可避,徐青只能奋身从崖顶飞跃倒冲而下,身形轻转,怀抱着辟光刀撞向青蟒头部。

    他的杀意坚决无比,因为他也没有任何退路,此一击不成功便成仁。

    他将一身的jing气和灵气都灌注在辟光刀中,在刀身里激发出刺目耀眼的赤光,从上而下,瞬息而至,居然噗哧一声刺穿了蛇鳞,刀身入鳞的一瞬间又释放出一道凌厉至极的刀气。

    此刀气之强,已经远超出徐青所能发挥的极限。

    原来辟光刀之所以能是中品灵器,除了选材和铸造技艺更jing湛外,正因为比普通的下品灵器多了另一个玄机,可以发挥出远超过修士自身实力的凌厉刀气,威能甚至接近刀罡。

    何况此刀在徐飞枭手中温养了一年有余,在徐青手里又温养了一段时间,内部积蓄的灵气已是巅峰,再加上徐青体内有数万缕灵气和一身的jing气鼓动,彻底让辟光刀发挥出超出中品灵器级别的最强一击。

    他这一击的jing气流转用的是青阳九式的天掌式,乃是苍天一掌,天地相撞之理。

    这毕竟是他自幼苦练的功诀,虽非刀诀,但他练的最熟,临战使用最容易激发出最强的威力,只是在一刀撞下之时也藏着碧海断天的决断战意。

    他绝非有意要创出新的刀诀,而是临战厮杀之中变化无数,死板运用武诀的机会并不多,死到临头,还不是怎么好杀就怎么杀,哪里有多少顾虑和思量。

    他只是纯凭心中渴求杀敌和不想死的yu望,在一瞬间将自己会的懂的又很合适的东西都用出来,毕竟眼前只有这么一个机会。

    最关键的还是辟光刀的威能强悍,内中藏有一道奇妙的玄机,这样的中品灵器在这三百里方圆的乌岩城中也是少见之物,只有诸府家主和执事长老这些真正的强者才会拥有。

    辟光刀上的凌厉刀气在青蟒的头颅中迸发而出,恰好被过于坚韧的蛇鳞挡住,转而在青蟒头部反复震荡,轰然撕开一个巨大的血口,蛇血喷溅如炸。

    青蟒惨嘶一声,愤怒到了极致,妖气瞬间化作那道六丈蛇头,张开大口倒吸,万道yin风随之疯狂逆转,徐青只觉得元神在神庭中摇晃,差点被吸走。

    徐青的元神经过玄鬼**炼化,甚至强于普通炼气期的强者,否则以他这样的修为根本挡不住青蟒的吸魂**。

    这是青蟒在玄冥神经的感应中所炼化出的妖法,若是他ri修炼成妖将,此妖法一出,金丹期以下的修士都难以抵挡。

    青蟒狂吸,对面的玄鬼分身却抓住机会,驾驭铁尸重新挥斧而上,还是一记碧海断天,凝聚全身尸鬼之力斩向青蟒的颈部。

    此次真是咔嚓一声,将青蟒的一节椎骨击断。

    青蟒疼痛难忍,剧烈翻转后半身,几万斤的蛇身在山涧断崖之间乱撞,山体硬生生的被打裂,巨石轰然崩塌砸下去。

    徐青急忙后撤,用辟光刀护身展开几道重石撤出山涧,玄鬼和铁尸的速度更快,提前就已经撤离,只是有一柄寒铁斧嵌入碎骨残肌之中太深,它也来不及拔出,手中就只剩下一斧。

    就在这一瞬间,青蟒体内的妖气忽然迸发,撞开无数巨石,其中一道直冲对它威胁最大的铁尸而去,化作一道夔蛇杀入铁尸的神庭。

    此乃青蟒两百年炼化所得的妖邪元神,还是用一种领悟自玄冥神经的妖法驾驭妖气杀来,故而能破开铁尸周身的尸力杀入它的神庭。

    闯入铁尸神庭,这道在外面不过尺许的墨青se夔蛇居然化成三十丈长的妖相,蛇头之上有一道角,巨口之中千齿交错,有如千道寒铁刺锥,又像是无数铁锯,一口就要吞掉铁尸神庭中的玄鬼。

    鬼最擅长的就是这种神魂之斗。

    玄鬼分身当即施展炼邪术,化出六道十丈长的炼邪鬼手,将夔蛇牢牢抓住,一个要吞噬对手,一个要封印对手。

    青蟒的修为虽高,比拼元神之斗就真的不是玄鬼分身的对手,这其实和修为高低的关系也不太大。

    何况玄鬼分身的炼邪术又正好压制住青蟒的妖xing,很快将它的妖邪元神揉压成一团青光,封印在yin体中用噬鬼术逐步炼化。

    元神被封,青蟒终于被灭,又被重新崩塌下的更多山石碎泥掩埋。

    徐青咬紧的这口气几乎是当场涣散,他此前吃了那么多丹药,才勉强让自己有机会冒险参战,不至于被青蟒一道妖气秒杀,付出的代价就是全身气血凌乱不堪,奇经八脉也被药力冲击的近乎散裂,

    他只能服下一粒镇元活络丹调理伤势,盘膝坐下运转青阳正气诀,先调整气血,再将体内残余的其他药力炼化。

    在山涧口疗伤之时,他让玄鬼分身清理青蟒,从蛇嘴中翻找一番,终于将那块势在必得的玄冥神金碎片取出来,这一块也真的大如鸡卵,外层有数千道完整的道纹,功效比他的那一块可能还要好许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