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阴皇

第十二章 南岭尸鬼

    ()乌岩城是一个危险的边疆之地。

    八万里疆域的越州有两条官道通往南疆,乌岩城正是其中一道,从乌岩城漫漫向南一百四十里就是南疆鳌州,龙雁山脉从西至东横断一万四千里,正是越州同鳌州的分界岭,这道山脉南侧归属鳌州,北侧归属越州。

    乌岩城正因此地通往南疆而商贾繁华,车水马龙,同样也因此而危险,妖魔鬼怪众多,层出不穷,四百年前曾经有一个实力非凡的妖将从南疆杀至,让乌岩城的四大武修世家死伤过半。

    如果不是青霞宫派了一名金丹期的长老前来降伏妖魔,乌岩城就将彻底消亡。

    只是一个妖将而已,甚至连妖帅、妖王都算不上,而在南疆八州,连妖王都有三十六路之多,妖帅妖将更是多不胜数。

    在越州,乌岩城就是妖兽最多的三城之一,也是最为凶险的三城之一。

    夜不出外城,死不去南岭。

    这在乌岩城绝非是一句吓唬孩子的谣言,而南岭矿洞的荒芜正是起于四百年前的那场灾难,直到今ri,南岭矿洞的深处还残留着那个妖将麾下的很多余孽。

    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

    徐青只是一个瘦弱的武修少年,却毅然而无奈的带着他的武修僵尸前往南岭矿洞避难,玄鬼分身和武修僵尸已经先行了两个时辰,和徐青相距六十里路,已经进入南岭矿洞中。

    它们留在南岭矿洞的边缘地带,靠玄鬼分身在周边驾御yin风探路。

    徐青的步行速度远不能和他的玄鬼分身相比,无限的黑暗笼罩大地,冷霜茫茫,他深一脚,浅一脚的背着竹篓向前艰难而行,背后是繁华而灯火辉煌的乌岩城,余光照耀着他的背影,仿佛他将一去再也不归。

    风在哀嚎,凄烈的撕碎人心,好似有无数yin鬼隐藏在黑暗里,注视着他的孤独,冷嘲着他的抉择。

    当晨曦的光芒穿透云霾,照耀在南岭的大地上。

    他一步步的走到了南岭山。

    巍峨的南岭峰就在他的眼前,碧绿葱葱,不时从远处的山野深处传来阵阵狼嚎。南岭峰有一千三百丈高,山体雄浑,延绵四十余里,继续向南就都是更加险峻的高山,而那里更是乌岩城四大武修世家绝对不会涉足的地域。

    徐青不会再深入一步。

    他是来此避难,不是探险历练,更不是要和谁殊死搏命。

    在孤峰徐氏从罗氏家族手中夺取了南岭峰的控制权后,此地曾在数百年间都是徐氏的财源重地,这里有徐家最多的参田,最好的银矿矿脉,还有更为罕见的寒铁矿脉和灵泉脉,可惜这一切都在四百年前被一个妖将终结了。

    直到今ri,南岭矿洞深处隐藏的那些妖怪都不是徐家能够对付的。

    用玄鬼分身查探了南岭矿洞入口处的十余里路后,他至少确认洞口附近还是安全的,而且同西岭矿洞一样交织盘错,形如蛛网,洞径复杂多变。

    他选择了一个偏僻矿道做为暂居之地,这里yin暗不见光ri,yin气深重,不时有种yin冷的刺寒令人背脊冰凉,不时有一声妖魔的哀怨叹息令人毛骨悚然。

    即便是他这样无畏的少年,盘膝坐在此地,也难免有一种将心脏悬在一柄锋利铁剑的剑尖之上的感觉,yin冷恐怖和极致的黑暗气息包围着他,却又让他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触,再也不用担心别人的鞭挞,不用担心被人踩断四肢肋骨。

    家的感觉就是zi you,他宁可死在这里。

    他从身边取出那枚藏在密室两年多的阳曜石,照耀出一道微弱的金se光芒,照亮着他的孱弱身体和消瘦脸颊,仿佛有一道光从天照落,照耀在他的内心深处,让他有一丝丝的安全感,让他能zi you的呼吸。

    这一刻,他停下脚步享受着终于逃脱的快乐,就像是笼中的小鸟飞到最危险的世界里,却愿意置身于这种时刻不安的世界里。

    这里有两条矿路通往洞口,还有一条捷径通往南岭山腰处的露天矿场,那里阳光明媚,适合修炼青阳功,从这里继续沿着曲折的矿路通往南岭矿洞的更深处,那里隐藏着太多yin森恐怖的邪物。

    坐在矿道里,他喝一口九珍药酒恢复体力,慢慢的细心体会着灵芝、人参、茯苓等九味草药之力和酒力在体内丝缕融汇的感觉,仿佛身体里有一只无形的温暖触手,不断从中挥发出阵阵热浪。

    他准备的很周全,在进入西岭矿洞寻找僵尸之前,就已经在城里购置了很多干粮和盐巴,足够他在这里潜藏很长的一段时间。

    玄鬼分身cao控僵尸在最yin暗的地方挖了一个尸洞,僵尸就藏身在这个yin穴尸洞里修行,要将体内所吸收的jing血都炼化为尸力。

    僵尸有一种奇特的天赋,它们可以寻找到周边yin气最重的地方,挖洞之后藏身在yin穴里,即便灵识很强也难发觉它们,因为尸液本身就能阻挡灵识。

    加上有yin穴的掩护,僵尸又不用呼吸,故而很难被修士发觉。

    僵尸的魔xing执念都被炼化在玄鬼分身的yin体中,如今由玄鬼分身掌控尸身炼化jing血,速度倒是飞快,同时运转玄鬼**,不断吸收周边的yin气炼化鬼力。

    僵尸本身吸收yin气的速度就很快,加上玄鬼的玄鬼**,吸收yin气的速度更是快上加快,两者相得益彰,一起吸收yin气。

    尸鬼之力原本就是绝配,两者结合,更将变得毫无缺陷。

    这具武修僵尸有着非同一般的强悍实力,正因有它的存在,徐青才敢进入凶险莫测的南岭矿洞避难,若是它的实力可以变得更强,当然是再好不过。

    在玄鬼分身和僵尸一起修炼玄鬼**时,徐青也盘膝运转青阳正气诀调养一番,随后才将自己在西岭矿洞中的各种收获都取出来盘点,那些家仆身上并没有值得他在意的东西,收集起来也不过五瓶下品的补丹和疗伤丹药,外加百余两的银票。

    那名炼jing七重的家仆身上倒也暗藏着一枚指甲大小的乌铁碎片,比徐青的那一枚要大了很多,仅此一片却也有十斤重的份量,可见此物到底有多离奇。

    所有的收获中,最名贵的莫过于四公子徐飞枭的那柄金se灵刀,质地上乘,绝非杂品灵器可比。

    此刀名为“辟光”,颇具刀意。

    徐飞枭已死,他在刀中残留的那道印记随之消散,徐青的修为虽低,但他用灵识融合此刀之中的灵xing,反而可以留下更深的印记。

    这柄刀在平时需要放在灵气和阳气充裕之地温养,使其中的聚灵玄机发挥作用,积蓄大量的灵气,战时才能发挥出更强的威力,瞬间发挥出极大的杀伤力。

    灵器和杂品灵器的差别就在于此处,而灵器的威力也正是强于此处。

    徐飞枭用它和武修毒尸战斗的时间很短,内部尚还积存了很多的灵气,威力依然维持在很高的状态,徐青用自身的灵识与之融合后,隐隐察觉里面还有一个玄机,自己无法炼化,而这个玄机中又蕴藏着更强盛的杀机,也是此刀的强悍威能之源。

    真是一记好刀!

    此刀很重,约有三百余斤的份量,比那对寒铁宣花斧不知坚硬锋利多少倍。

    徐青轻轻抚摸着它的刀身,指尖从中不断感触到阵阵杀机和一种奇妙的暖意,仿佛是在和它说话,又仿佛能从中察觉一位严厉长辈的关爱。

    他是多么珍惜此刀,希望它能与自己共同奋战到底,杀死一切与他们作对的敌人。

    虽然只是灵器,辟光刀也能感受到徐青心中的杀机,嗡嗡作响,不断的颤栗,仿佛是想要飞出徐青的手中杀敌。

    ……

    天亮之后,那几名侥幸逃脱的家仆才被迫返回西府禀告。

    家主徐天傲还是外出游历未归,西府内慌乱如麻。

    此前因为炼丹房被盗,担心父亲回来之后会被严惩的大公子徐飞龙,亲自率领外府总管徐天力和六名炼jing十重的内府管事,前往西岭矿洞寻找,这才发现了徐飞枭那具被吸空jing血的尸体。

    那些逃回去的家仆马夫都被关押起来,等待家主回来之后再做处置,弃主偷生乃是各大武修世家最忌讳的恶罪,他们终究难逃一死。

    西府的高手找遍半个西岭矿洞,一直向西深入也没有找到僵尸的去向,他们断然想不到僵尸已然离开洞穴,更想不到僵尸会去更加危险的南岭矿洞。

    徐青在临行之前和一名已死的外府家仆换了腰牌,所以,他们暂时还不知道徐青逃脱在外。即便徐青不留下腰牌,他们也不会有太多的怀疑,因为他的修为太低,没有人会怀疑他。

    西府之中,被质疑最多的恰恰是修炼天yin功的二公子徐飞霜,但没有人敢将这样的怀疑说出口。

    他们甚至希望就是徐飞霜出手,那对西府来说倒是一件喜事,而非丧事,死了一个四公子而已,却多了一个未来能够达到炼罡期的下任家主。

    假如真是如此,即便徐天傲这位家主回来,他也将是既高兴,又伤心,唯有那不成器的长子徐飞龙会夜不能寐,寝食难安。

    走在这条不归路上,本来就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做继承人。

    不仅修为要强,心计也要强,更要心狠手辣,这样的世子才配继承一个武修世家的家主之位,特别是一贯血腥惨烈的孤峰西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