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动星河

第四百二十五章 决战

    面对足以在瞬间将仙帝都吞噬的质变能量,萧晨与寂灭君王力挽狂澜,各自爆发最强大神通,解决质变能量的威胁。

    如今的萧晨已经踏入了仙帝的境界,星辰战体的威能更显强横,但见萧晨一下将星辰战体催发到极限,骤然之间,虚空崩裂,一尊巨大的黑洞自虚空之中演化而出,如同是遮天的黑日,无穷威能,遍洒乾坤。

    就见那巨大的黑洞一下旋转起来,轰然之间,爆发出来无尽的吞噬之能,纵然是寸光阴的时光静止法则都是无法抵挡,直接被黑洞爆发而出的强横吸力撕扯得分崩离析。

    时光法则一下崩碎,登时之间,质变的恐怖能量迸发而出,但是尚未来得及蔓延开来,便是被黑洞一下吞噬。

    如此反复,质变的能量疯狂的涌入黑洞之中,被吞噬掉。

    而另外一边,寂灭君王也是爆发大神通,地书飞天,照落三千君王咒,交织一曲撼天动地之歌,破天挪移术!

    三千君王咒在寂灭君王法印催动之间,交织成为四个字‘破天挪移’,这四个蕴含着无穷大的威能,好似这四个四乃是道体演化而出,一下出现,登时之间,天界动荡,星辰乱坠,无尽的星域伸出,撕裂开来一道巨大的豁口,从那巨大的豁口之中伸出一双巨大无比的手掌,遮天一般,对着质变的能量一下抓去,无量禁锢之力爆发,足足将质变的能量挪移到了另外一个时空,超出天界之外!

    寂灭君王与萧晨各展神通,纵然质变能量恐怖无比,但是却也禁不住如此折腾,不过盏茶的时间,质变能量便是消散一空,吞噬的吞噬,挪移的挪移。

    当质变能量彻底消失的那一刹那,生命已经燃烧到了尽头的寸光阴也是彻底的陨落,时光静止法则轰然消散,诸天万界也都是复苏。

    “寸光阴啊!”

    萧晨悲愤的呐喊起来,速度快速神光,冲击下寸光阴。寸光阴是为他萧晨而死的,这一点萧晨何尝不知道,人生难得一个能够为自己两肋插刀的兄弟,当这个兄弟陨落的那一刹那,那种悲伤是何等的痛苦。

    刷!

    萧晨伸手一抓,抓到的不是寸光阴的肉身,也不是寸光阴的元神,抓到的只是一缕信念,独属于寸光阴的信念。

    “主上万岁,光阴去了。”

    这就是萧晨在抓到寸光那一缕信念的时刻所感受到的信息,与此同时,一股如潮水般的记忆也是轰然从萧晨的脑海之中爆发,那是远古的记忆,被深深的压在脑后,如今一下子被寸光阴焕发了起来,一切种种,全部明了。

    登时之间,萧晨的目光一下子沧桑了许多,那种沧桑是看透了世界种种的一切,无所不容,无所不包。

    就如同是天道一般,见证了千千万万,一切种种都无法逃脱他的阅历,他的心得,他的见解。

    久远的记忆被唤醒,萧晨整个人的气质都是为之一变,神秘而久远,仿佛主宰天道,主宰世界,为万物之尊长。

    那股气质一下释放出来,足以让一位仙帝都在这股气息之下为之颤抖。

    “好兄弟,我们并肩战斗。”萧晨将寸光阴陨落之后的那一缕信念紧紧的握在手中,郑重的说道,目光之中锐光迸射,杀机凛然。

    虽然,萧晨恢复了缘故的记忆,知道了他就是第一届天魁转世之身,但是这并不代表这就能够让他容他人所不能容之事,就立地成圣,可以将仇恨化作恩情。

    他终究还是萧晨,那个杀伐果决,对待敌人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干脆利落,对待朋友如春风般温暖的萧晨。

    第一届天魁的人格与萧晨无关,萧晨只是第一届天魁转世之身,如今也不过是恢复了记忆而已,并不代表他的性格也要变成第一届天魁那般仁慈,那般神圣,能忍天下人不能忍之事。

    仇!还是要报!

    仇人!还是要杀!

    旧仇未报,又添新恨,萧晨的杀机磅礴如斯,怒冲九霄!

    而此刻,时光静止法则的消散,也是使得威德大帝,紫霄天地恢复了行动的能力。

    场中,飞沙走石,寂灭君王手持地书,一身神圣之气,独挡威德大帝,雄姿英发,君王之姿,无可匹敌!

    另外一边,东皇帝君也因为恼怒而选择了出手诛杀威德大帝,不在坐享其成。这次一战,妖族一百零八位妖圣纷纷遭遇重创,元神受损,等于一下将妖族的万万年基业干掉了五成,这让东皇帝君如何能够不怒,必然要诛杀威德大帝而后快!

    两位绝世高手,将威德大帝困围其中,就算威德大帝战力冲天,面对寂灭君王与东皇帝君也是必死无疑。

    然而,就在此刻,萧晨长身而起,目光宛若利剑一般射向了威德大帝,暴喝道:“威德,今日就是你陨落之日,旧仇新恨,用的命来还!”

    闻言,威德大帝登时全身一震,萧晨身上那逼人的杀机让人肝胆俱寒,即便是他在感觉那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惊人的杀气,都是无法保持从容。

    而且萧晨身上的气息,也是让威德大帝感到心头猛跳,那种气息超越了仙帝的帝皇之气,一种更为尊为的气息!

    那是主宰的气息!

    不过,让威德大帝疑惑不已的却是萧晨为什么会对他有日次强烈的杀机,难道就是因为当初自己怀疑他是冥帝么?

    这区区小事情值得动杀机?

    而且是在误会已经解除之后,动杀机就更是显得可笑与莫名其妙了,正因为这股杀机来的莫名其妙,让人费解,威德大帝才越发的疑惑。

    当下开口问道:“萧逸,你我之间似乎没有仇恨,你为何要对我动如此强烈的杀机?”

    “呵呵……”闻言,萧晨冷冷一笑道:“是么?那如果我告诉你我的真实名字,真实来历你或许就知道了。”

    “真实名字?真实来历?”威德大帝眉头一皱,他身为仙帝,得罪的人不在少数,死在他手中的强者更是不知道多少,这让威德大帝根本猜不出来萧晨的真实来历与身份。

    萧晨声音森寒的说道:“我的真实名字叫做萧晨。”

    “萧晨?”

    听到这个名字,威德大帝眉头皱的更紧了,但是随即威德大帝像是想起了什么,惊呼道:“是你!来自神魔大陆,灭了周韩二家的人,萧晨!”

    “不错!正是我。”萧晨冷声道。

    威德大帝依旧不解的问道:“可是仅凭这一点,应该不足以让你对我动杀机?你的真实来历是什么?”

    “我的父亲叫做萧乘风,母亲叫做白云梦。”萧晨一字一句的说道,当说道‘白云梦’三个字的时候,萧晨的声音已经冷若寒霜,裹挟着强烈无比的杀机迸射而出。

    如此强烈杀机,不仅威德大帝被震得倒退三步,就是寂灭君王与东皇帝君都是一凛,脸上露出骇然之色,萧晨的杀气竟然已经达到了化气成实的程度,刀海剑雨,席卷而出,如若神通。

    “你竟然是白云梦的孩子!”威德大帝震惊当场,他怎么也想不到,时隔百年之后,当初那个愚蠢的女人的孩子竟然会来找到报仇,满是难以置信的说道:“这怎么可能?你怎么会是她的孩子?她的孩子不是尚未出生便死在了华山绝巅了吗?”

    “哼!”萧晨冷哼一声,面孔略显狰狞的说道:“可惜,我大难没死,找你报仇了!”

    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威德大帝反倒是不害怕了,今日,他一人面对三位仙帝级别的大强者,必死无疑。

    而且事情到了如此地步,已经没有了回旋的余地,既然如此,那又有什么值得害怕的,怕与不怕都要一死。

    不过威德大帝却是知道,萧晨等人就算在如何厉害,也只能斩杀他的本尊,无法斩杀他的第二元神。

    他的元神如今已经去了天魁殿,在现在天魁的身边,萧晨等人纵然厉害,也还不敢去碰触天魁的威严,那是找死。

    萧晨虽然是未来天魁,但是如今大势未成,也还不是现在天魁的对手。

    “贤弟,你用与其多说废话,斩了他便是。”寂灭君王开口说道,似乎威德大帝让他很是憎恶。

    闻言,萧晨目光看向东皇帝君,随即再看向寂灭君王,沉声道:“大哥,东皇,斩杀威德大帝是我个人私仇。这厮害死我的母亲,害死我的兄弟,我希望你们能让我出手,亲自为母亲与兄弟报仇。”

    寂灭君王与东皇帝君相视一眼,都是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抹敬佩之色。占尽先机的情况之下,明明可以秒杀威德大帝,但是萧晨却选择亲自出手为母亲与兄弟报仇,这份执着,这份情谊傻子都能够看得出来。

    当下寂灭君王与东皇帝君点了点头道:“请。”

    而威德大帝在看到寂灭君王与东皇帝君竟然同意了不由大喜,如果这两人出手的话,那他想要活命的几率无限接近于零。

    但是如果只有萧晨一个人出手,那结果立刻就不同了。萧晨只是刚刚晋级仙帝之境的人而已,根基尚且不稳,怎么能够是他的对手。

    而且萧晨没有神器,而他却有轮回珠,威德大帝有绝对的自信,三招之内斩杀萧晨。

    当下开口说道:“萧晨,既然你要为母亲与兄弟报仇,我就给你一个机会。不过在这之前,我们要把话说清楚,如果你失败了,寂灭君王与东皇帝君要放我离开。”

    “哼,将死之人,我答应你这个要求。”萧晨冷哼一声,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寂灭君王与东皇帝君略微犹豫了一下,终是点头答应。虽然知道一旦萧晨失败,将威德大帝放回去等于是放虎归山,但是既然萧晨已经答应了,那他们也不会反对。

    随着寂灭君王与东皇帝君答应下来,萧晨与威德大帝一下各退三步,各自运转玄功,大战一触即发。

    然而,就在此刻,威德大帝却是脸色大变,心中慌乱起来:“糟糕!我的至高神器轮回珠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