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动星河

第四百零七章 我要你死你不能活

    北方秀英俊潇洒,气势极强,常年身为天界皇族的威势在降临的那一瞬间展现得淋漓尽致,青丝飞舞,衣衫猎猎,迎风而动,气势逼人!

    闻听北方秀之言,萧晨杀机凛然,目光之中陡然升腾而起森然的杀机,没有理会北方秀的话语,萧晨直接开门见山,森寒的质问道:“为什么要杀死赵子龙!”

    “哈!”北方秀干笑一声,满是不屑的说道:“你说的就是那个废物么?杀他还需要理由,不过半仙之境而已,在这天界就跟狗一样满地都是,监察使大人看来是准备与我为敌,为那废物报仇喽?”

    “住口!”萧晨听着北方秀一口一个‘废物’,那种自视甚高的姿态,强势的语调,心中的杀机如同是江河决堤一般的汹涌而出!

    那赵启明就相当于萧晨在世界上的另外一个存在,如今,北方秀连连侮辱赵启明,听在萧晨的耳中,就如同是在侮辱他一般。

    ‘废物’这两个字,在萧晨的心中有着太多的沉重,乃是萧晨毕生的痛处,不容许他人碰触!

    所谓龙游逆鳞,触之必死!

    ‘废物’这两个字就是萧晨的逆鳞,碰触到萧晨的这道逆鳞,代价就是付出生命!

    “哼!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命令我!”北方秀对于萧晨的呵斥很是不屑,在他看来,萧晨根本不足为惧,更是不敢对他动手。

    他乃是堂堂威德大帝的外甥,连监司都要对他礼让三分,萧晨算是什么?一个走了狗屎运被监司段三千破格提拔的小小监察使,没有任何的背景,而且是从凡间破碎虚空而来的小武者。

    北方秀实在是找不出任何理由来惧怕萧晨!

    这一刻,北方秀的心中甚至敢确定,萧晨不过就是发发怒火罢了,绝对不敢动手,而且就算动手了,萧晨也未必就是他的对手。

    他可是金仙九重天的高手,仅差一步就要踏入无极金仙之境。而萧晨,在一个月之前不过只是破碎镜的小武者罢了,就算这一个月修为精进,最多也就是个天仙而已。

    北方秀自视太高,高到都不屑去感应一下萧晨的修为,如果他此刻感应一下萧晨体内的能量波动,估计就会震惊的发现,萧晨赫然也是金仙九重天的修为!

    可惜,北方秀没有,他的高傲害了他,当萧晨爆发那一刹那,北方秀必将为他的大意而付出惨痛的代价。

    “我是杀你的人!”萧晨杀机凛然的回答着北方秀,手掌一翻,顿时之间,仙器‘屠戮’出现在了手掌之中,猛的一下挥出,顿时之间,一道蕴含着恐怖威能的杀光从‘屠戮’之中射了出去,势如极光,白驹过隙,一闪之间,便是已经到了北方秀的面前,绝杀!

    然而,也就在杀光到达北方秀面前之前的那一刻,突然之间,北方秀的身体之中骤然迸发而出强烈的紫光,紫光浓郁,化作护体神罡,坚固无匹!

    砰!

    下一刻,伴随着一声清脆的撞击之声,杀光狠狠的切割在了北方秀的护体神罡之上,只打得火星四溅!

    但是最终,杀光却没能够刺穿北方秀的护体神罡,硬生生的被抵挡在了体外,最终消散。

    “嗯?!”萧晨眉头一皱,这是仙器‘屠戮’第一次无功而返,萧晨感觉,北方秀身体之上爆发而出的紫光绝非是本命仙元,而是一件仙器!

    金仙虽然强大,但是凭借金仙的护体神罡断然无法如此轻易的将上品仙器‘屠戮’所爆发而出的杀光抵挡下来。

    果然如同萧晨所料,就在萧晨生出这个想法的时刻,那环绕在北方秀身体之上的紫色护体神罡骤然发生了神奇的变化。

    但见那紫色神光滚滚翻涌,从气态快速的趋于实质,不到三个呼吸的时间,一套紫光锃锃,神武非凡的紫金战甲便是出现在了北方秀的身体之上,严丝合缝,不露丝毫,将北方秀整个人都是包裹得密不透风,完全就是滴水不进!

    “想杀我!你还不够资格!我这套紫金战甲名为‘紫影弑神甲’!乃是由太上皇宫三位顶级炼器师,倾心锻造,乃是仙器之中的绝品,圣器之下,无敌的存在。”北方秀的声音从‘紫影弑神甲’之中传出,清晰至极,并没有因为战甲的隔绝而显得瓮声瓮气。

    闻言,萧晨声音森寒的回道:“我要你死,你不能活!顶着一个乌龟壳,就以为天下无敌了么?!天真!”

    言毕,萧晨脚下青光一闪,速度快若闪电,如同是瞬移一般,瞬间便是到了北方秀的面前,没有任何多余的话语,萧晨刚拳举起,金光大盛,无匹的力量在瞬间集结在刚拳之上,下一刻,就在萧晨一拳洞出,如同是苍龙落地,绝强无匹的力量狠狠的轰击在了北方秀的胸口之上!

    轰~隆!

    伴随着萧晨的刚拳落下,与北方秀战甲碰撞的那一刹那,骤然之间,恐怖的轰鸣如同是天崩地裂一般,惊动九天十地,**八荒!

    绝强的能量波动如同是十万大海涌动的波涛,绵延无尽,滔滔狂涌,以萧晨与北方秀二人为中心,环形爆发开来,横扫一切,任何存在这这股毁灭性能量波动之下,都是脆弱不堪,直接被震荡成为了齑粉。

    整个转运使的府邸在这股波动之下,在刹那之间,直接被夷为平地,一片荒芜!

    “哈哈!幼稚!天真!仙器都无法破开我的战甲,你的拳头难道能够比得了仙器?!”北方秀哈哈大笑起来,萧晨这无匹威猛,蕴含了全力一击的一拳竟然没有伤害到北方秀丝毫,所有的力量全部被‘紫影弑神甲’卸得干干净净。

    “真不知道你这样愚蠢的人怎么会活到今天?不过今天就让我终结你这个愚蠢之人!”北方秀嘲讽着,猛的一拳挥舞而出,电闪雷电,绝强的力量似乎比萧晨还要更胜一筹!

    一拳笑风云,一拳饮雷霆!

    “嗨!”

    北方秀沉沉暴喝一声,一拳洞出,天崩地裂,风云卷集,雷霆万钧,那砸出去的手臂如同是紫色的神龙,向着萧晨劈挂而去!

    “五帝星源术!”

    面对北方秀绝强的一击,萧晨也是不敢有半分的大意,暴喝声之中,单臂一举,直指苍穹,五帝现世,磅礴威压,震慑十方!

    五行星球滚滚旋转,爆发出来万钧之势,星宇之环,纳星辰之力,尽数化于一拳之中!

    “呔!”

    萧晨暴喝一声,同样一拳洞出,直接迎上北方秀的恐怖神拳!

    两只蕴含了无匹威能的神拳急速的拉进着距离,拳风所过,直接使得气场紊乱,这一刻,二人前进的速度显得无比的缓慢了起来。

    金仙之境的武者虽然还不能完全领域‘时光’法则,但是却已经能够初步碰触皮毛,能够做到浅显的运用。

    这一刻,无论是萧晨还是北方秀都是释放出来了‘时光’法则作用与对方,因此使得双方的速度都是无比的缓慢,看起来如同是蜗牛爬一般!

    但是,再慢也终究有撞击的那一刻!

    这两只神拳,一只是人甲合一的绝强一击,一只是聚纳星辰之力的恐怖之式,撞击的那一刻,到底是谁强谁弱?!

    轰!

    大约一盏茶的时间之后,一道使得天地都是为之惊诧的恐怖轰鸣之声骤然爆发而出,萧晨的恐怖一式与北方秀的绝强一击,终于硬撼!

    二人的极招碰撞,各逞威能!刹那之间,因为绝强力量而压缩的仙元之气在瞬间发生变异,爆发而出恐怖的爆炸,方圆十里之地,处处升起惊天爆炸之声,毁灭性的能量波动四处残射,打得天翻地覆,大地悲鸣不已!

    那万丈高山在这股能量波动的横推之下,直接化成了齑粉!

    仙元石矿都是为之塌陷,其中的矿工们运转修为,疯狂的抢夺着仙元石。仙元石矿崩碎,自然是省的他们辛苦挖矿,抢得越多,月薪就能拿得越多,岂能不疯狂,至于外面的大战生死,与他们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二人全力硬撼,绝强能量波动席卷,并吞八荒,使得整个土星在此刻都是剧烈的晃动了起来,如同是大地震一般,山崩海啸,引发无穷灾难。

    幸亏是木星之上发现了仙元石矿,上面的居民都是驱逐离开了星球,必然萧晨与北方秀的一拳决战,不知道要害死多少无辜的生命!

    不知道的空间之中,三十几位盘膝坐在其中的人,在此刻齐齐睁开了眼睛,眼中露出一抹震惊之色。

    “有强者大战!”

    “嗯。”另外一个人沉吟了一下,开口说道:“是北方秀,我嗅到了‘紫影弑神甲’的气息。不知道是何人在与北方秀大战?!”

    “要不要去管管,那北方秀可是威德大帝的外甥,万一出事了,威德大帝怪罪下来,怕是不好办!”

    “与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的责任是护矿,只要仙元石矿没有问题,其他一切都不在我们所管辖的范围之内。”

    “正是!想要北方秀嚣张跋扈,昔日仗着威德大帝的宠爱,骄纵一时,谁没有在他的手下吃过苦头!现在落难了,估计是昔日的仇家上门报复,让他也尝尝吃苦头的滋味!”

    “嗯。北方秀有‘紫影弑神甲’,号称圣器之下无敌,拥有这套战甲,除非是无极金仙出手才能够伤得了他,我们不用担心,那家伙死不了!”

    “尽管其变,我倒是想要看看那个年轻人能否杀得了北方秀。”一位须发皆白,但是却满脸凶相,看起来不过三十来岁的中年男子道。

    “苏前辈,你觉得那个年轻人能够杀得了身穿‘紫影弑神甲’的北方秀?”另外一个人问道。

    “那个年轻人很面生,似乎不是威德大帝坐下之人。不过我却能够从他的身体之中感觉到强大的能量气息,仅次与我,他仅差半步就要踏入无极金仙之境!”

    “什么?!那个年轻人是什么来头,竟然如此强大?!”

    “是啊,这天界,旦凡是无极金仙,哪一个不是仙帝手下的悍将。那年轻人既然不是威德大帝手下,难道是紫霄天宫的人!”

    “不是!他使用的功法不属于天界,此人是个异数……”

    ……

    ……

    “监司大人,外面似乎有情况!”一处被灿灿神光所笼罩的房舍之中,一个面向粗狂的男子放下手中的酒樽,眼睛一瞪,开口说道。

    此人正是仙元石矿之上的大统领雷樊!

    闻言,与雷樊对饮的监司段三千,淡淡一笑道:“无碍!如果有人抢夺仙元矿的话,那是护矿者的事情,与我们无关。今天难得大统领有兴致与我痛饮,真是快哉,不可让它事坏了这份雅兴。”

    “可是监司大人,这动静如此之大,连你布置的结界都没有完全抵消,我感觉像是金仙高手大战,会不会出了什么大事情?”大统领雷樊虽然人长的粗矿,但是心可不粗,自然能够辨别其中厉害。

    “出了大事情也是我这个监司来顶,大统领,你多心了。”段三千将酒樽斟满,拿到雷樊的面前,开口说道:“来,喝酒!这可是帝都才能喝到的长生液。”

    “好。”

    段三千盛情难却,而且又是大统领雷樊的顶头上司,既然顶头上司都发话了,雷樊却是不好在反对,当下只好应了一声,接过酒樽一饮而尽。

    ……

    ……

    外面的战场之中,萧晨与北方秀极招对决也是到了尾声,直接昏天暗地的迷蒙烟尘之中,萧晨单膝跪地,嘴角挂着一丝鲜红的血迹,在四野寒风的迷蒙之中,显得无比的凄厉!

    而另外一边,北方秀则是傲然而立,腐蚀在单膝跪在数百米之外的萧晨,隐藏在仙器战甲之内的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孤傲的说道:“我道你有多大的本事,原来是如此的差劲!不过,你的天赋却是不错,区区一个月不到的时间,竟然能够从小小的破碎镜武者登临金仙大道,的确让我吃了一惊!”

    “如此天赋,出现在你的身上真是暴敛天物,不如送给我!我才能就你的天赋发挥到最大。”北方秀冷冷的说着,当下踏步上前,就要运转神通,截取萧晨的天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