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动星河

第三百八十九章 见财起意,残杀战友

    白玉石阶在前,萧晨等人拾阶而上,向着那安静异常的楼阁所在走去。金碧辉煌的楼阁给人一种磅礴的皇威之感,一步踏入其中,顿时只感觉如同来到了戒备森严的皇宫大殿之中,一股帝王所特有的威压临身,竟然是使得众人的法力运转瞬间滞涩了一下,方才恢复正常。

    这种帝皇的威压自然不是世俗之上,寻常帝王的威压,而是那种仙帝之威,镇压八荒,沉浮三界,特有的王者之威。

    “这殿中的威压怎么如此浓烈,难不成这里是冥帝的寝宫?”感受着殿中的磅礴威压,叶恒龇牙咧嘴的说道。

    萧晨倒还好,因为萧晨本身也是一尊大帝,被神魔大陆之上妖族与人族奉为星辰大帝,本身也带有帝王之威压,虽然没有冥帝的威压来得浓烈,但是毕竟有帝皇之气,因此,这殿中的威压对于萧晨来说,倒是没有多么强大的阻碍。

    除非是冥帝亲自降临,所释放出来的仙帝之威压才能够对萧晨起到作用,这殿中威压却是弱了。

    而叶恒等人则不同,一来他们的修为没有登临仙帝之境,二来他们也没有得到人族与妖族两个种族亿万生灵的敬仰与朝拜,身上没有帝王之气,面对仙帝之威压,自然是万分难受的很,一身法力,运转滞涩,实力瞬间被打落三成之多,确实让叶恒等人有苦难言啊。

    火邪仗着真仙九重天之境的实力,倒是还能够忍住那股帝王之威压所带来的气息不顺畅。

    “血迹?!”

    却在此刻,顾小唯眼尖,一下看到了在殿中白玉柱上的血迹,随即又发现在那白玉柱的地面之上还有一大滩血迹。

    “嗯?!”在顾小唯的提醒之下,萧晨也是看到那处殷红的血迹,当下萧晨走上前去,用手沾了一点血迹,一撮之下,眉头顿时一拧道:“是人血。”

    “人血?难道是长空离掌教他们?”火邪闻言,顿时眼睛一亮道。

    “有可能!”萧晨也是觉得这种可能性比较大,当下说道:“如果是长空离掌教他们的血液的话,那么他们肯定是受伤了。”

    “可惜我们来晚了,不然就可以与他们碰头了。”叶恒大为可惜的说道。

    闻言,萧晨目光微抬,看向二楼所在,开口说道:“不一定他们就离开了,说不定在二楼。”

    “为什么会在二楼?”叶恒不解的问道。

    萧晨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是猜的。如果是我受伤的话,我一定不会出去乱跑,我会藏在这楼从之中修炼。”

    “嗯,萧掌教此话在理。外面危机四伏,一不小心便会触动关卡,陷入生死之地,自然是留在这里疗伤来得比较安全。”火邪赞同道。

    “那还等什么,我们上去看看。”顾小唯道。

    “我先上去看看,你们在这里等我。”萧晨开口说道。

    “小心点。”凌水烟脉脉的说道。

    对着凌水烟点了点头,萧晨迈步蹬上通往二楼的楼梯,华丽丽的白玉石阶,走在上面反射人的影子,三十八阶,萧晨十几步便是跨了上去。

    然而,当萧晨走上去,看到二楼之中的景象的时刻,顿时脸色惨变,对着楼下的凌水烟等人说道:“你们快上来!”

    听出萧晨语气之中的急切,众人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当下纷纷蹬梯而上,然而当凌水烟来到二楼的时刻,看到眼前的景象也是脸色惨白,一股悲伤的气氛瞬间笼罩了所有人。

    在二楼的地面之上躺着血淋淋的三具尸体,全部是被人一剑刺穿头颅,鲜血流了一地,身上满是触目惊心的伤痕。

    “是长空离掌教他们,没想到竟然已经遭到了毒手!”火邪满脸悲痛之色的说道,昨日还是并肩战斗的伙伴,今日却已经阴阳两隔,思之的确是让人痛心。

    萧晨的脸上也是露出悲痛之色,走上前去,将三俱死不瞑目的尸体合眼。

    “本来还以为这点是个安全地方,看来一点也不安全。长空离等三位掌教至尊的实力不俗,竟然齐齐被斩杀在此地,看来这楼阁之中也被冥帝设了关卡,我们还是尽快离开此地比较好。”叶恒四下张望,提放着危机,紧张的说道。

    “不是冥帝杀的。”却在此刻,萧晨忽然开口说道。

    闻听此言,众人都是一凛,不是冥帝所杀,那又是什么人干的,难道是长空离掌教三人内斗,然后同归于尽了?

    “不是冥帝?那会是谁!”火邪下意识的问道。

    萧晨从地面之上站了起来,指着四周的墙壁以及地面开口说道:“你们看,这里根本没有战斗的痕迹,按照冥帝的作风,他绝对不会设那种秒杀人的关卡,而是设定相对的难度,给人留下一线生机。”

    “而长空离,血无涯,雷震子三位掌教至尊全部都是被人一剑贯穿眉心,周围又没有丝毫的打斗的迹象,这说明什么?”

    “是熟人在他们没有防备的时候,突然袭击,一招秒杀?”凌水烟反应极快,脱口而出。

    “不错!就是熟人,而且我已经知道是谁了!”萧晨肯定的说道。

    “谁?”叶恒紧跟着问道。

    “五行宗掌教至尊忘尘!”萧晨眼中杀机一闪,声音森寒的说出了这个名字!

    闻言,火邪等人都是眉头一皱,火邪道:“不可能啊,忘尘与我们都是并肩战斗的伙伴,他怎么可能出手杀死自己的伙伴,这冥帝仙府危机四伏,杀了自己的伙伴无疑是等同于将自身置于孤身奋战的境地,这样的做法太过愚昧,不似忘尘掌教的风格。”

    “如果为了重宝呢?见财起意的话,杀人就不值得意外了。”萧晨道。

    闻言,火邪顿时犹豫了起来,支支吾吾道:“这……恐怕……这很难说了。”

    “其实,我们也不用猜,我身上还有四颗幽冥之精,人死不过七日便可复活。我刚才试过,这三人的身上还有体温,说明才死不久,待我复活他们问个清楚,一切真相自当分晓。”萧晨开口说道。

    当下,走到长空离等三位掌教至尊的身边,从储物戒之中拿出三颗幽冥之精,分别给长空离等三位掌教至尊服下,随后,萧晨运转法力,接引三位掌教至尊寄存在次元空间之中的第二元神。

    然而,让萧晨没有想到的是,无往而不利的‘幽冥之精’在此刻竟然没有发挥出来奇迹般的作用。

    片刻之后,萧晨收功,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道:“幽冥之精竟然没有反应,难道是我携带的时间久了,导致幽冥之精过期了不成?”

    “呵呵……”闻言,凌水烟淡淡一笑道:“萧晨师弟,不是你的幽冥之精过期了,而是因为这里是冥帝仙府,连天界都能够屏蔽,想来幽冥之精的能力也被屏蔽了,三位掌教的第二元神乃是在神魔大陆之中,根本无法进来这冥帝仙府之中。”

    “原来是这样,多谢凌师姐提点,萧晨一时救人心急,却是将这一点给忘记了。”萧晨脸上露出凝重的神色,无法复活三位掌教至尊让萧晨有些于心不忍。

    毕竟他乃是星辰大帝,这三位掌教至尊更是他的属下,而且比较忠心的属下,更是他萧晨带入冥帝仙府之中的,如今陨落,虽然与他萧晨没有直接的责任,但是萧晨总感觉于心不忍。

    然而,就在此刻,萧晨的脑海之中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主意,当下开口说道:“叶恒师兄,你的九重洞天镜,拥有破天之能,光芒一出,神鬼辟易,你催动九重洞天镜,看看能否破开得了这冥帝仙府所特有的法则,将三位掌教的第二元神接引进来。”

    “好,我试试。”叶恒当下点头应道。

    随后,叶恒念头一动,将九重洞天镜从储物戒之中取出,法力打入其中,开口道:“九重洞天,银光所向,破开阻挡,返本还源,接引!”

    刷!

    随着叶恒的喝声响起,骤然之间,无比璀璨的银色华光骤然从九重洞天镜之内暴射而出,射穿了楼阁,射穿了天际,轰破了冥帝仙府特有的法则屏障,直达暴乱星海,冲刺九天。

    “嗨!”

    与此同时,萧晨大喝一声,再次运转法力,配合‘幽冥之精’的威能,双管齐下,接引三位掌教至尊的第二元神。

    片刻之后,萧晨眼中露出喜色道:“叶恒师兄,你可以收了九重洞天镜了。”

    “成功了?”叶恒不确定的问道。

    闻言,萧晨郑重的点了点头道:“你自己看。”

    随着萧晨的话音落下,登时原本躺在地面之上,全身浴血的三位掌教至尊从地面之上站了起来,如同是诈尸一般,那眉心的恐怖剑伤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的愈合,眨眼之间,便是痊愈,连伤痕都没有留下。

    身体之上的伤痕也是痊愈,使得三位掌教至尊的伤势玩好如初,只是本尊元神被灭,使得三位掌教至尊的实力一落千丈,齐齐降落到了通玄九重天之境。

    “太好了!长空道友,雷道友,血道友,你们到底是遭何人毒手?”火邪一下看到曾经与自己并肩战斗的三位道友复活,顿时大为激动,立刻便是询问三人的情况,一副为他们报仇的模样。

    闻言,三位掌教均是一愣,片刻之后,记忆连接完毕,只听长空离愤恨的说道:“是忘尘掌教所为!”

    听到‘忘尘’这个名字,众人的脸上都是涌现出来不可思议之色,而萧晨则是叹息一声,他所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果然有人为了重宝为生出了邪念。

    “什么?!真的是他!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火邪震惊到了极点,满是不可思议的问道。

    血无涯开口说道:“他为什么不能这么做?这就是你们这些自诩正道之人的作风,连魔都不如,见财起意,杀人越货,连战友都下手,哼!我血无涯真是瞎了眼,竟然会与这种人并肩作战!”

    “血掌教,暂且息怒。忘尘敢做出这样的事情,他一定会得到报应的。”凌水烟安慰道。

    “哼!报应?”血无涯冷哼一身道:“我本为魔,从来不相信什么报应。忘尘那个孽障,欠我一条命,我会亲自找他讨回!”

    说完,血无涯大袖一挥,竟然含恨而去。

    看到如此一幕,众人本欲劝之,但是萧晨却是阻止道:“不用劝,让他去。他心意已决,劝他反而是害了他,我相信报应。这里是冥帝仙府,什么奇迹都会发生,也许忘尘真的会被血无涯所杀。”

    “这……”火邪还想在说什么,但是看着依然离去,连头都不会的血无涯,终究是放弃了自己的打算。

    血无涯因为被忘尘所伤,内心已然是不相信所谓的正道人士了,他不相信报应,他只相信自己手中的魔刀!

    “长空掌教,现在还是给我们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萧晨道:“虽然我已经猜测到忘尘极有可能是为了重宝为出手,但是我却想不到究竟是什么样的重宝,能够让一位正义凛然的教主做出如此背信弃义的恶毒之事。”

    “萧掌教果然神探,竟然预料得如此准备,请先容长空离先对你以谢救命之恩。”长空离对着萧晨深深的施了一礼道。

    “嗯,你说。”萧晨点了点头,并不想客气浪费时间。

    当下长空离开口说道:“事情是这样的。本来我们一行四人陷入了无尽妖兽的群攻之中,最终在忘尘掌教的五行剑阵之下逃到了此地。雷掌教在妖兽袭击之中受伤,于是我们便带着雷掌教进入这里进行疗伤。”

    “起先是忘尘先给雷掌教疗伤,后来是我,再然后是血无涯。忘尘给雷掌教疗完伤之后,便是来到了这二楼,随后声音急切的呼唤我们,当时我们都以为忘尘掌教遭遇了危险,于是也不多想,一起冲上了二楼……”

    “于是等待你们的是五行剑,一击必杀!”萧晨接过长空离的话道。

    “正是。”长空离郑重的说道:“唉……都是我们太大意了,忽略了人心不可不防,如今想来,那忘尘一定是在二楼获得了重宝,怕被我们所知道抢夺于他,因此方才下了如此狠手。”

    “那你可知道那是一尊什么重宝?”火邪问道。

    闻言,长空离摇头道:“我们冲上二楼还没看清楚情况,便是被一剑刺穿眉心,绞灭了灵魂,因此,根本不从看到忘尘到底取得了什么样的重宝。”

    “这可恶的老小子,千万别被我火邪遇到,否则我火邪一定让他悔恨今日!”火邪听完,将拳头捏得嘎嘎作响,头上升起三尺火焰,滚滚焚烧,杀机磅礴,显然是对忘尘愤恨到了极点。

    “忘尘自有血无涯解决,火掌教不用费心。”萧晨摆了摆手道:“有时间还是花在修炼之上,提高修为,保命才是王道。”

    “可是这等孽畜不能亲手除掉,实在不能寒颤淋漓。”火邪纠结道。

    闻言,萧晨没有在多说什么,转而对着长空离等两位掌教至尊说道:“二位掌教至尊的修为虽然跌落到了通玄之境,但是这里是冥帝仙府,天材地宝多的是,恢复修为,甚至蹬临破碎之境也不是问题,二位掌教不要灰心才是。”

    “一切听萧掌教的领导。”长空离与雷震子齐声说道。

    “嗯。”萧晨应了一声,没有在多说什么。

    “这二楼既然被那个不义之辈扫荡过了,想来不会在有好东西了,不知道三楼被那个畜生扫荡过没有。”火邪目光看向三楼所在,开口说道,心中对于萧晨所言的属于他的那份‘缘分’依旧是念念不忘。

    “有没有被扫荡过,上去一看不就知道了。”萧晨说话的同时,已经负手迈步,向着通往三楼的白玉石阶登了上去。

    当下,其他人也是随同萧晨一起向着登上三楼。

    一入三楼,入目处一片空空堂堂,唯有一张书桌摆放在大殿的中央,桌面之上放在几张白纸,散落无序,还有一个砚台,以及一只笔架,上面还悬挂这四支笔。

    除了这些,就只有悬挂在墙壁四周的四副画,除此之外,便是在也没有其他。

    “看来这三楼的好东西也是被那个孽障给扫荡过来,连一丁点有用的东西都没有。”火邪异常郁闷的说道。

    闻言,顾小唯道:“火掌教,你说的一点也不错,这三楼的好东西的确也是被那个不义之徒给取走了,你们看这白纸之上的印记,我估计这个地方本来是放着一尊大印,应该是叫做……翻——天——印。”

    “什么?!”火邪闻听此言,顿时暴怒起来:“可恶啊!真是可恶!我从历代祖师的记载之中有看到过,天界有一仙宝,就是这翻天印,大印一出,能翻九天,能破五岳,能乱四海,威能之强,在天界也是大名鼎鼎,竟然被那个畜生给拿去了,真是气煞我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