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动星河

第三百九十章 贪财的土匪

    “呵呵……拿走的,未必就能够号令得动,那宝贝要复合自身才是最好的。”萧晨淡淡一笑说道:“那翻天印的威能,我从寂灭君王的口中也层听闻一二,的确是异常强大的仙宝。但是仙宝需要仙元才能够催动,法力根本无法爆发仙宝的威力。”

    “相反,那忘尘身为修剑之人,拿了不该拿的东西,却丢了最该拿的东西。火掌教啊,你真应该庆幸,而不是生气。”萧晨开口说道。

    “怎么?”火邪不解道。

    “这四支笔虽然不是剑,但是却胜过剑,其中蕴含着一代仙帝对剑意的领悟。火掌教,你虽然不修剑,但是这剑意之中蕴含着一股惊人的怒火,你若能够参悟,必然能够使得火元的威力倍增,一步踏入破碎镜也并非不可能。”

    “啊?萧掌教的意思是打算让我弃拳修剑?”火邪顿时眉头一皱。

    闻言,萧晨道:“这又有何不可?你的拳法修炼了一辈子到现在也就是这种程度,而这仙帝剑意,你若参悟,成就起码也是无极金仙,此中取舍,火掌教应该分得清楚。”

    “可是单有剑意,没有剑诀……”火邪依旧是有些犹豫,不想就这么放弃了自己练了上百年的拳道。

    “不用担心。忘尘对你好的很,他不仅给你留下了剑,还给你留下了剑诀,那悬挂在墙壁上的四副画便是最强大的坚决,你从中悟。悟得透,你便一朝得道,悟不透,你也不要怨天由人,你的气运止步了。”

    “可是我看那四副画分明只是山水花香,能蕴含什么厉害的坚决,软趴趴的无力。”火邪郁闷的说道。

    “嗯。”闻听此言,萧晨立刻应了一身道:“看来你气运未尽,已经悟到了一些。”

    “啊?我没说什么啊?”火邪震惊起来。

    “你号称邪,那就以邪悟道。”萧晨说完,便是不在多说,向着楼梯走去。

    火邪则是怔怔的站在原地,一脸疑惑的神色,不知道萧晨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而长空离等人也都是随着萧晨向着下楼,凌水烟在临走的时刻,拍了拍火邪的肩膀说道:“火掌教,这么用功,现在就悟上了?大家都走了,赶紧收起你的剑,你的剑诀,跟上队伍。”

    “哦。”火邪还处在疑惑之中,得到凌水烟的提醒,连忙走过去,将墙上的四副画揭下来以及桌子上的笔收入了储物戒之中,匆忙随着众人下楼。

    下到了一般,火邪似乎又是想到了什么,二次折返回来,将桌子上的白纸和砚台一并给扫荡走了。

    心中暗道:“萧晨那家伙说得那么深奥,好像这房中所有东西都是宝贝似的,这东西可不能不要。如果不是那桌子太沉,搬不动,连桌子也要带走才是最好。”

    心中如此想着,火邪还有些不甘的随着萧晨等人下了楼。

    如果火邪所想被萧晨等人知道,不知道会不会昏过去,火邪之贪财当真是比起那忘尘还要霸道三分。

    起码忘尘还留下点东西,火邪却是一丁点也不留,扫荡得干干净净,简直一个土匪!

    离开无名楼阁之后,众人再次向着光明顶进发,经过这几日以来,连破重重关卡,萧晨等人距离光明顶的距离越来越近,现在已经能够清晰的看清楚那通往无上至高之处的石阶!

    石阶之上盘龙雕凤,栩栩如生,远远看去,都能感受到一股生命的盎然生机,似乎那通往至高处的石阶是通往长生之地的玄妙存在。

    “终于快要抵达光明顶了,那个地方就是通往天界的道路吗?”行走之中,叶恒异常向往的说道。

    “应该是了。”萧晨开口说道:“天界之路,长生之路,咫尺天涯,一步一艰,唯有坚定武者之心,方能最终抵达。”

    闻听此言,火邪郑重的点了点头,萧晨所说的自然就是他。这一路行来,火邪的武者之心数次动摇,此乃修者的大忌。

    沉默的行走,众人坚定的向着光明顶前进。

    然而让众人所疑惑的是,这一路行来却是出奇的没有再遇到任何的危机,也没有遇到任何的关卡。

    这倒是有些不符合冥帝的行事风格,这众人又是疑惑,又是感觉到一股悚然的危机正在悄然席卷而来。

    “萧晨师弟,我们这么行走也有三四个时辰了,可是一路走来,却浑然没有遇到一个关卡,这与冥帝的形式风格极为不符。而且不知道大家发现没有,按照我们的速度,行走三四个时辰,起码也有上千里的路程了,可是观看那通往光明顶的石阶,依旧是看似近在眼前,却又遥不可及。”

    “我有一个疑问,我们真的走了么?”

    凌水烟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怀着疑问的心理开口问道。

    闻听凌水烟之言,众人都是眉头一皱,我们真的走了么?

    “凌师姐,你的意思是我们在原地踏步?!”叶恒接过凌水烟的话茬开问道。

    闻言,萧晨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我们明明一直在行走,但是与光明顶之间的距离却是始终不变,到底是‘望山跑死马’还是我们只是在原地踏步呢?”

    “凌师姐所言正是。”却在此刻,带头行路的萧晨道:“其实这个问题我也发现了,只是我并没有感觉到我们的身边有阵法的波动,因此始终无法确定的猜测,故而才没有提出来。”

    “嗯,这的确是个大问题。按照我们行走的速度,三四个时辰足以走下去数千里路程,而我们在进入冥帝仙府之前,也从看到过,那冥帝仙府虽然巨大无比,但是却绝对没有方圆上万里,我想,我们一定是进入了冥帝给我们设的套之中了。”火邪道:“虽然感应不到阵法波动的气息,但是以冥帝的手段,或许这一次给我们所设定的关卡,根本就不是阵法,而是一个新的玩意。”

    “新的玩意?那又是什么呢?”顾小唯道。

    闻言,凌水烟道:“这个新的玩意可是法则。冥帝的修为乃是仙帝之境,以他的修为,完全可以将天地法则玩弄于鼓掌之中,你们听到过星球之说吗?”

    “嗯?!”

    凌水烟此话一出,萧晨顿时眉头一挑,似乎是理解了什么,当下说道:“我明白凌师姐的意思了,凌师姐的意思是说,那冥帝利用法则之术,给我们塑造了一个星球,而我们现在就行走在星球之上。”

    “星球为周,我们或许可能已经绕星球好几周了,但是就算我们在走数百万里路,必然是还在星球之上,区别就在于饶这个星球多几周罢了。只有离开这个星球,才能窥得离开之路。”

    萧晨的前身本来就是来自于地球,因此对于这方面还是比较理解的。

    举个简单的列子,此刻的萧晨等人就好似比蚂蚁,而冥帝的法则就如同一个地球仪,蚂蚁在地球仪之上无论怎么爬行,无论多久,永远都不可能离开地球仪,蚂蚁只有爬到地球仪的支架之上,或者摔落到地面之上才会离开地球仪。

    同样,萧晨等人此刻面对的情况就与了地球仪之上的蝼蚁一般,他们只有跳出冥帝给他所设下星球法则,才能离开这永远走不出的路。

    听完萧晨的解释之后,众人顿时都是彻底的明悟了过来,叶恒开口说道:“看来这又是一关,只是不知道,如何才能够离开这个星球法则呢?”

    “飞起来。”萧晨说道:“忘记地面这个载体,以感知直线飞行,便可离开这个星球法则。”

    “呜……这个听起来好抽象,好难哦。”顾小唯脸色黯然的说道:“忘记地面载体,怎么确定直线呢,没有任何的坐标,怎么知道去往的方向是正确的呢?”

    “怎么会没有坐标呢?光明顶就是坐标,以我们与光明顶,两点一线,这便是直线。”萧晨说道:“问题就看大家能否做到忘记地面这个载体了。”

    “这简单,闭上眼睛飞就好了。”叶恒似乎是想到了解决之道,当下满是轻松的说道。

    闻言,萧晨摇头一笑道:“只要脑海之中还有地面的理念,便无法飞出去,闭上眼睛与否,没有直接关系。不信的话,叶恒师兄可以一试。”

    “好,这次我给大家打头阵。”叶恒应了一声,当下法力运转而起,飞腾而起,闭上眼睛,开始向着自己所认为的光明顶方向飞去。

    众人则是站在地面之上观看,等待着叶恒破开星球法则,通达光明顶之所在。

    然而,一个时辰之后,众人忽然惊奇的发现,天空之中飞腾的叶恒忽的一下消失不见了。

    看到如此一幕,顾晓唯立刻惊喜道:“成功了!叶恒师兄飞出了星球法则,他成功了,果然闭眼这个方法是可行的。”

    闻言,萧晨摇头道:“小唯师姐不要急,我们在等两个时辰,如果叶恒没有出现,那说明,叶恒师兄真的离开了这个星球法则。”

    “为什么还要等?”顾小唯不解的问道。

    萧晨笑了笑,静静看向天空,却是没有在问顾小唯解答。

    凌水烟则是开口解释道:“这就是星球法则啊……”

    在凌水烟的一番解释之下,顾小唯终于是有些明白了所谓的星球法则了,而也就在这时候,天空之中,突然又是出现了叶恒的身影。

    此刻的叶恒还在闭眼猛飞,萧晨神魂传音道:“叶恒师兄,你失败了。”

    闻听萧晨之言,叶恒猛的一下睁开眼睛,赫然发现,他飞了三个时辰之久,竟然还是没有离开萧晨等人,惊奇之下,叶恒重新回到了萧晨等人的身边,不可思议的问道:“我怎么没有走?”

    “你不是没有走,是走了一圈又会来了。”火邪道。

    “不是?我是按照直线飞行的,怎么会又绕回来了?”叶恒不解起来。

    萧晨笑了笑道:“因为你在飞行的时候,仍然是情不自禁的设定以地面为参照,自然就随着地面飞行了,而地面又是一个球体,所以,你必然会回来。”

    “呜……”叶恒闻言,若有所思。

    “让我试试。”萧晨开口说道:“你们闭上眼睛,拉住我,跟着我一起走。”

    当下,众人依言而行,手拉手跟随在萧晨的身后。

    而萧晨则是念头一动,‘星河神桥’爆发而出,演化无尽威能,横跨诸天,萧晨竟然是打算利用‘星河神桥’的威能横跨冥帝的星球法则,踏出星球。

    这个方法可谓是气魄无双,这种方法虽然是无奈之举,很是笨拙,但是却也最实用,如果萧晨的‘星河神桥’真的能够横跨冥帝的星球法则,那么走出去是必然。

    但是,几个时辰之后,萧晨的办法失败了,冥帝的星球法则覆盖的范围实在太大,以萧晨的修为,爆发而出的‘星河神桥’之威能,根本不足以跨越出去,因此,萧晨等人再次回到了星球法则之中。

    连萧晨都是失败了,众人眉头都是紧皱了起来,难道真的要被困在冥帝的星球法则之中,当真无法离开了吗?

    昏暗的虚空之中,一道兴奋的大笑之声升起,“哈哈……寂灭君王,看来你要输了,他们无法离开我的星球法则。”

    闻言,同样隐藏在黑暗之中的寂灭君王不以为然的开口说道:“是吗?我不认为你那烂俗的星球法则能够困住萧晨。”

    “哼!”闻言,冥帝冷哼一声道“煮熟的鸭子,就剩下嘴硬了。不过你不承认也是无妨,他们被困住却是事实。”

    “困得了一时,困不住一世。”寂灭君王道:“我都说你的智商堪忧,数万年来不见涨,反而下降了。”

    “哼!你输了,何必还来讽刺我?我智商低下,你却输给了我,岂不是说明,你的智商比我还要低!”冥帝连连被寂灭君王贬低智商,心中愠怒起来。

    “呵呵……”闻言,寂灭君王淡淡一笑道:“知道我为什么有必胜的把握吗?”

    “你都输了,有屁的必胜把握。”冥帝不屑道。

    冥帝君王摇头叹息道:“看来你还没有明白,真是智商捉急。还是我告诉你,你没有对游戏设定时间限制,就是最大的败笔,注定你必输无疑。”

    “什么?!”

    闻听此言,冥帝顿时一惊,经过寂灭君王这么一提点,顿时之间,冥帝一下子明白了过来,这还真是他最大的败笔。

    如此,就算他的困人之法如何厉害,在没有时间概念的情况之下,完全等同于没有任何作用,所能够起到的唯一作用,就是无限制的演唱打赌的期限,无聊到了极点。

    “看来你是明白了,所以,我劝你还是将萧晨他们放出来。否则,这么等下去,我和你都等不起。”寂灭君王道。

    “哼!”闻言,冥帝冷哼一声道:“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反正他们被困在其中出不来,我就将他们杀死在其中,这样你就输了!”

    “哦?你的智商又回升了。”寂灭君王故作吃惊的模样道。

    闻言,冥帝咆哮道:“你他妈的能不能不要在拿我的智商说事,你若执迷不悟,本帝不惜不顾游戏规则,强行斩杀萧晨那群家伙。”

    “涨脾气了,那你大可以试试,你若敢,本王立刻灭了你!”寂灭君王毫无畏惧,声若天雷一般的咆哮起来。

    “哼!”冥帝冷哼了一声,却是没有再和寂灭君王争辩。

    他之所以弄出这个死亡游戏的规矩,就是为了与寂灭君王之间能够有缓存的余地。他本身只是寂灭君王的第二元神,如果寂灭君王强行吞噬他回归本尊,那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而现在,利用这个游戏,才和寂灭君王有了谈判的筹码,冥帝怎么会自己毁去,若是毁了,毁掉的不仅仅是萧晨等人,还有他自己。

    冥帝虽然总是被寂灭君王讽刺智商堪忧,但是这么明白的事情,冥帝还是能够分辨清楚其中厉害,因此如何做冥帝心中已然有了计较。

    萧晨等人可以杀,但是杀得合理,萧晨等人也可以放,但是却不放得那么轻松。

    “萧晨师弟,这星球法则如此难越,难道我们就这样被困在这里吗?”叶恒开口问道,语气之中已经露出暴躁之意。

    “困在这里?怎么可能!就算冥帝亲临也休想困住我,只是现在还不到时候,若是惹得我不高兴,我连冥帝一起杀!”萧晨连番尝试了数次之后,也是没有找到出去的办法,也是显得有些愠怒,念头之中,已经打算动用‘造化之光’了。

    虽然现在萧晨还不能够完全驾驭‘造化之光’,但是这最近所发生的一连串的事情,尤其是解决人族与妖族的数万年的矛盾,获得天地无量功德加持,使得‘造化之光’对待萧晨的态度也是发生了转变,只要萧晨有足够的理由,‘造化之光’还是会出手的。

    因此,凭借着‘造化之光’的依仗,萧晨天不怕,地不怕,冥帝又如何?

    而不明其中原因的叶恒等人,在听到这番豪气冲天的话语之后,顿时震惊不已,这需要何等的气魄才能够说出这番话语。

    若是换了其他人说出这番话,叶恒等人妥妥的要认为那人是个神经病,而说出这番话的人是萧晨,那就有所不同了,因为萧晨是被誉为传奇的人,这样的人注定就是为了创造传奇而存在的。

    因此,传奇之人,说的话自然也是传奇,难以置信的传奇,却又不得不让人选择相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