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动星河

第三百八十八章 清河鬼王(一万字大章)

    面对无可逾越的大河,纵然心中有阴影,也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硬着头皮渡河。

    “大家先在此等我一下,待我施展‘星河神桥’看看能否横跨此河。”萧晨看着水烟的浩淼长河,为了保险起见,感觉最好渡河方法还是远离水面比较好。

    毕竟这里乃是冥帝仙府,冥帝更是说过设定了不知道多少的关卡,也许面前这条碧青碧青的长河就是其中一个关卡,谁知道那巨大的清河之中又隐藏了什么样的危机?

    “嗯,那你快试试,本大小姐可是对河水讨厌的很。”顾晓唯一听萧晨说有渡河之法,立刻从垂头丧气变得神采飞扬。

    “如果能在此河之上架起神桥渡河无疑是无上首选。”火邪也是点头表示这是一个好方法。

    横在众人面前的这条河虽然看起来波澜不惊,没有丝毫的危机,但是这里不是神魔大陆,而是冥帝仙府,这里步步危机,看似平静的河面之下,说不定就隐藏着一头绝世凶物。

    “我试试。”萧晨点了点头,当下振臂一举,运力而出,骤然之间,磅礴威能骤然爆发而出,青色神光冲天而起,一条巨大的神桥延伸而出,横跨天际,架在了青河之上,如同是彩虹之桥一般,神奇无方!

    “成功了!”看到如此一幕,众人顿时大喜,顾小唯更是欢快的蹦跳了起来,神桥跨河成功就意味着不用趟水过河了,这对于心中对大河藏有阴影的顾小唯以及叶恒来说,无疑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好消息。

    “出发。”对于神桥的架设成功,萧晨的心中也是高兴,当下带领众人,一步踏出,走上了神河。

    神桥之上,众人踏桥而行,神桥之下,平缓的清河之水缓缓流淌,波澜不惊,似乎没有任何的危险,那就是一条普通的清水河。

    但是众人却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步伐坚定的行走在神桥之上,感知力释放,一旦有任何的风吹草动,必然能够及时作出应对。

    步伐走动,众人行走在神桥之上,缓缓来到了大河的中央,依旧是一片风平浪静的景象,浑然没有预想中会发生的一丁点异象。

    “会不会是我们太小题大作了,貌似没有危险?”顾晓唯开口说道。

    “不管有没有危险,有心使得万年船。”叶恒很是深奥的说道:“危险往往隐藏在暗处,在你放松的时刻,进行突然袭击。”

    “哼!我看就是没有危险,干嘛疑神疑鬼的,弄得草木皆兵,疑神疑鬼的。”顾小唯轻哼一声,辩证着自己的立场。

    轰!

    然而就在顾小唯此话响起的时刻,轰然之间,平静的清河骤然在此刻暴起惊天轰鸣之声,与此同时,一道冲天的恐怖大水柱自清河之中拔地而起,直惯九霄。

    神桥之上的萧晨等人,淬不及防之下,顿时被这威猛的水流冲得身形飘摇,被大水淋成了落汤鸡。

    “小心!”

    萧晨顿时脸色一变,大呼一声小心的同时,法力猛的运转开来,使得‘星河神桥’之上爆发出来无穷的青光,震荡而出,打得那恐怖的水流直接化成了漫天迷乱的水烟。

    “快走!”

    火邪大呼一声,眼看危机在前,不敢有部分耽搁,迷乱的水烟之中,众人在‘星河神桥’之上疯狂的奔走起来,向着对岸冲刺而去。

    “小唯师妹,你还觉得自己的立场是正确的嘛?”疯狂的奔走途中,叶恒还不忘辩证自己的立场是正确的。

    然而,顾晓唯的回答却是让叶恒差点失足从‘星河神桥’之上掉下去,只听顾晓唯道:“我现在觉得你的立场是对的,但是依旧没觉得我的立场是错的。”

    “哈哈哈……”

    却在‘星河神桥’之上,萧晨等人急速奔走的时刻,一道鬼气森森,阴阳怪调的大笑之声,骤然从清河之水之中爆发而出,席卷而出,化作无尽的狂风呜咽狂啸。

    飓风如刀,如雷,如棍,席卷在‘星河神桥’之上,吹得萧晨等人衣衫猎猎作响,身形飘摇。

    “大家小心,千万定住身形,不要被狂风卷入了河水之中。”萧晨感觉到这股鬼风有异,当下出声提醒众人。

    然而,就在萧晨的话音刚落之际,顾小唯一个身形不稳,被那股鬼风给吹得头一晕,竟是一头栽下了‘星河神桥’。

    “小心!”凌水烟就站在顾小唯的身后,眼看顾晓唯就要栽落‘星河神桥’,眼疾手快,猛的一下抓住了顾晓唯的手臂。

    “小唯师妹!”叶恒此刻也是反应了过来,当下连忙走过去帮忙。

    二人一起发力,终于是将顾小唯给了拉了上来,只听顾晓唯惊魂未定的说道:“吓死本大小姐了。嗯,叶恒师兄,我现在非常确定的认为,你的立场是非常正确的。”

    “……”

    闻听此言,叶恒以及凌水烟都是瞬间有种无语的感觉,这都什么时候了,顾晓唯还有心思开这种玩笑。

    “别废话了,我们快走。”凌水烟脸色一正说道,如此危急时刻,唯一的选择就是快点走完‘星河神桥’,去到清河的对面。

    “哈哈哈……想走?!那也要问问我清河鬼王是否同意。”却在此刻,突然之间,一道庞然黑雾裹挟着森森鬼啸,从清河之中升腾而起,刹那之间,那清澈见底的河水瞬间变得漆黑如墨,浓烈无比的鬼气弥漫而出,使得方圆数百里之内,瞬间如同地狱。

    “不同意,打得你同意!”眼看那道庞然鬼气席卷而来,萧晨眼中凶光一闪,暴喝出声,法力运转,滚滚音波咆哮而出,顿时之间,苍穹色变,恐怖的音波震荡得那如墨一般浓郁的鬼气如同是风卷残云一般的炸散开来。

    “你们快走,我来抵挡这清河鬼王。”萧晨一声咆哮而过,震散清河鬼王的鬼气席卷,傲立‘星河神桥’之上,对着凌水烟等人开口喊道。

    “萧晨师弟小心。”叶恒郑重的点了点头,当下带着顾小唯向着清河的对面冲刺而去。

    火邪道:“萧掌教,我留下来帮助你。”

    “不用,这清河鬼王我一人足以应对,你尽快渡河。”萧晨道。

    “那你要小心。”火邪也知道萧晨这是不想让自己留在身边拖累与他,纵然心中担心萧晨的安危,却也只好答应下来。

    “真是好狂妄的口气!初出茅庐的小子,竟然敢在我的面前嚣张,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清河乃是我的地盘,要过清河,留下命来。”

    森然的鬼气伸出,杀机凛然的鬼音响起,骤然之间,一只森然的鬼爪从鬼气之中席卷而出,洞穿三千,瞬间逼近萧晨,就要将萧晨的头给拧下来。

    “呔!”

    面对危机席卷,萧晨舌绽春雷,暴喝一声,一拳席卷,金光无尽,暴涌金拳,力劈而出,如同大日普照,伟力无双,轰然砸向那只森然的鬼爪。

    轰!

    刹那之间,恐怖的轰鸣之声骤然席卷开来,森森鬼气在萧晨一拳之下,顿时爆炸,一只恐怖的身影从那炸裂的鬼气之中显现了出来。

    青面獠牙,血目喷张,鬼齿喷吐三尺红舌,阴寒的鬼气缠绕周身,看到如此恶相,顿时使得萧晨一凛,真乃穷凶极恶,丑陋不堪!

    “嗯……”森森然的沉哼之声从那张丑陋到了极点嘴巴之中响起,清河鬼圣那血红色的眼睛急速的闪烁着血光,显然刚才与萧晨对轰一击,感觉到了萧晨实力的恐怖。

    “区区真仙之境的小鬼,竟然也敢兀自称王,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萧晨与清河鬼王正面遭遇,一式之下,也是感知到了清河鬼王的真正实力,不过相当于真仙之境的武者而已。

    面对这种实力的对手,萧晨有绝对的把握在三招之内,秒杀对方。

    “萧晨师弟,我们上岸了!”

    却在此刻,凌水烟等人已经成功到达了清河的对岸,开口对着萧晨喊道,使得萧晨放心他的安危,全力应对清河鬼王。

    闻听众人之言,萧晨心中的担忧顿时放了下来,当下对着清河鬼王说道:“来,一战!”

    “哼!”闻言,清河鬼王冷哼一声,在萧晨诧异的目光之中,那前一刻还凶威并重的清河鬼王竟然是如同丧家之犬一般,化作一到黑烟栽进了清河之中,竟然是选择退避。

    看到如此一幕,萧晨顿时眉头一挑,眼中露出深深的不屑,暗道这清河鬼王还真是够没种的,竟然来应战都不敢。

    不过,清河鬼王已经退走,萧晨也没有去追击的必要,当下衣衫一抖,脚踏‘星河神桥’向着清河对岸而去。

    “该死!”

    然而,就在此刻,河岸边突然传来一道愤怒的暴喝之声,萧晨定睛一看,顿时怒发冲冠,竟然是清河鬼王在袭击凌水烟等人。

    轰!

    河岸边,惨烈的大战瞬间爆发而出,凌水烟等人神通爆发,力拼清河鬼王,但见凌水烟玉手一挥,顿时之间,无尽的真水之力暴涌而出,眨眼之间化作二十四穿空神剑,演化无上剑意,打出万千剑势,对着清河鬼王疯狂的斩杀。

    “九阳焚天!”

    火邪当仁不让,真仙九重天的修为瞬间爆发而出,出手更是毫不留情,直接爆发最强大神通,骤然之间,无上的纯阳之力席卷而出,演化九阳焚煮,滚滚火元,焚化虚空,一下罩住清河鬼王,进行着惨烈的焚烧。

    “听云指!”

    顾小唯也是暴喝起来,法力运转,弹指听云,凝聚通天神指,力崩苍穹,如同天柱倾斜,力压乾坤,对着清河鬼王当头弹了过去。

    “十二绝杀剑罗!”

    叶恒吐气开声,出云剑宗大神通爆发,大袖一挥,立刻之间,演化而出十二尊杀伐之间,裹挟着鬼剑鬼愁的修罗剑气,纵横切割,对着清河鬼王进行着疯狂的斩杀。

    嗷——嗷——嗷——!

    清河鬼王本打算进行偷袭凌水烟等人,但是却绝逼的没有想到,竟然是踢到了铁板。萧晨这一群人,个个都是变态,没有一个是好惹的主。

    清河鬼王本以为避开萧晨就可以将凌水烟等人一网打尽,但是却瞬间遭遇到了最为惨烈的打击。

    论起修为,清河鬼王的修为并不高,他只是真仙之境,还没有火邪的修为高,不用说凌水烟等人出手了,就算是一个火邪,这清河鬼王都是难以抵挡。

    火邪的纯阳之力,对于鬼气有着极强的克制作用,此刻清河鬼王被火邪一下运转‘九阳焚天’大神通困在纯阳之火之中,纵然想要遁走也是无法为之,一身鬼气被纯阳之火焚烧得噼里啪啦乱炸,发出让人心寒的惨嚎之声,眼看就要被炼化。

    而凌水烟等人的攻击却又是在瞬间降临,对于清河鬼王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直打得清河鬼王欲仙欲死,根本没有丝毫的反手之力。

    “五帝星源术!”

    然而却在此刻,一道宛若洪钟一般的暴喝之声,却是在瞬间判定了清河鬼王的灭亡。萧晨自‘星河神桥’之上席卷而出,一掌镇压乾坤,五尊巨大的星球出现,五气流转,镇压而出,天崩地裂。

    一击!

    一击之下,清河鬼王连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便是被萧晨一巴掌拍死在当场,形神俱灭!

    “嗯?”

    然而,就在萧晨一巴掌将清河鬼王拍死在当场的时刻,萧晨却是突然眉头一皱,大手席卷,猛的一爪,顿时之间,两件物品出现在了萧晨的手掌之中。

    “这是……”

    看着手中的两件物品,萧晨眉头一皱,从气息之上来判断,萧晨发现,那两件物品竟然都是仙器。

    这两件物品,其中一件是一只漆黑如墨,散发着奇异幽光的笔,还有一件却是一本书,触手之下,只感觉那本本书坚硬非常,似金非金,似木非木,也不知道是何种材质。

    “生死簿,判官笔?”萧晨心中如此想道。

    而此刻,随着清河鬼王被斩杀,凌水烟等人也都是来到了萧晨的身边,当众人看到萧晨手中那两件东西的时候,顿时之间,只听叶恒眼睛一亮道:“萧晨师弟,你手中那是何物?”

    “不知道,从清河鬼王的身上搜出来的。”萧晨说道:“这两件东西充满了黑暗之力,都是仙器,如果能够运用的话,威力怕是不凡。”

    “给我看看。”叶恒开口说道,此刻的叶恒好像是看到了绝世宝贝一般,眼中闪烁着奇光,就好像那两件东西是他的本源一般。

    “就送给叶恒师兄了。”萧晨道:“叶恒师兄乃是黑暗战体,拥有黑暗之力,更是服用过‘幽冥之精’拥有破开地狱之门的能力,这两件东西,本就属于地狱,给你使用,正是相得益彰。”

    萧晨说着,甩手将生死簿以及判官笔扔给了叶恒,浑然没有半分心疼的意思。

    两件仙器,随手就送人,萧晨之慷慨,之大手笔,让场中众人都是为之震惊。

    叶恒惊喜道:“萧晨师弟当真送给我?”

    闻言,萧晨微笑着点了点头道:“这两件东西只有在你的手中才能发挥出来最大的作用。”

    “感谢!万分感谢。”叶恒也没有客气的意思,当下连连感谢起来,随后自指尖逼出两滴精血,分别打入那两件仙器之中,顿时之间,奇异的光芒从两件仙器之上爆发而出,席卷开来,恐怖的仙之威压,震得萧晨等人连连后退。

    纵然是萧晨在那股威压之下也是无法从容,直接被震退三步之外,脸上露出震惊之色。

    而顾晓唯等人则直接被震飞到了数十步之外,脸色一片煞白。

    “好东西!”叶恒哈哈大笑道:“萧晨师弟,你所料果然没错,这两件仙器皆是出自地狱,一为生死簿,能定人生死,一为判官笔,能判人生死,皆蕴含这无尽威能,开笔布书,一念之间,便可杀人于无形之间。”

    闻言,萧晨等人都是一惊,顾小唯远远的喝道:“喂!叶恒那臭小子,拜托你得了好东西能不能别卖乖,赶紧将仙器的威压给收回去。”

    “嘿嘿嘿……”闻言,叶恒尴尬一笑,这才想起来自己得意过头了,当下连忙将仙器的威压收下下去。

    仙器威压散去,众人行走到叶恒的面前,顾小唯道:“你刚才说得那么吓人,这玩意是不是真有那么大的威力啊?”

    “当然有,不信我提笔将你的名字写上去,保证你立刻陨落当场。”叶恒说着,一下将生死簿打开,提起判官笔就欲将顾小唯的名字书写上去。

    看到如此一幕,萧晨连忙压住叶恒的手道:“叶恒师兄不要乱玩,这两件可都是仙器,万一你真的收了小唯师姐的性命,那可就弄巧成拙了!”

    “嘿嘿……萧晨师弟放心,我只是吓唬一下他。这两件仙器的威力如何,等遇到了敌人,我在展现给小唯师妹看看,暂且让他保持怀疑的心理。”叶恒此刻兴奋至极,笑得都是合不拢嘴了。

    “哼!有什么大不了的,早晚我也会得到好东西的,到时候打得你鼻青脸肿。”顾小唯冷哼一声,异常不服气的说道。

    “好了!你们两个别争了。”萧晨无语道:“现在我们还没有登临光明顶,也不知道那冥帝给我们设了多少关卡,大家还是别太乐观了。”

    “说道这个我倒是想起来了,刚才那清河鬼王为什么不动用这两件仙器?”凌水烟开口说道:“如果那清河鬼王刚才动用这两件仙器的话,我们恐怕都杀不了他。”

    “可能是冥帝他老人家故意让清河鬼王带来送给我的。”叶恒得意的说道,得到了两件好宝贝,那冥帝的地位在叶恒的心中顿时好转了不少。

    “也许。”萧晨道:“不过这一次斩杀清河鬼王到的确很是轻松,比起那个森罗魔域要容易多得多,不知道冥帝在玩什么把戏。”

    “那家伙阴险的很,肯定不会平白无故的降低关卡的难度,说不定那一关就难了!”火邪忧心忡忡的说道。

    自从进了这冥帝仙府,火邪就陷入了强烈的不自信之中。

    “不管他,前路如何,终究要闯,我们继续出发。”萧晨振臂一挥,毅然踏出,向着光明顶进发。

    众人毅然太不跟上,等待着下一个关卡的到来!

    而就在萧晨等人连破三关,很是顺利,从容向着下一关进发的时刻,他们的伙伴却是陷入了一片绝杀的危机当中。

    自进入冥帝仙府之后,萧晨一群人便是被冥帝分成了好几波,而长空离等几位掌教至尊正好被分成了一波。

    此刻,长生教掌教至尊长空离,五行宗掌教至尊忘尘,绝杀魔宗掌教至尊血无涯,雷神殿掌教至尊雷震子等四位掌教至尊,正是深陷杀戮之中,他们所面对的存在可不是萧晨等人所面对那种脆弱不堪的清河鬼王。

    这四位掌教至尊所面对的是千军万马的妖兽大军!

    开阔的平原之地,上演着最为惨烈的搏杀之战,热血冲天,残肢断臂四处飞扬,地面之上血流成河,然而,那似乎是永无止尽的妖兽大军却是浑然不惧死亡,铺天盖地的血腥之气,不仅没有使这些妖兽产生恐惧,反而是更加的唤醒了他们内心的嗜血与杀戮。

    平原之上,长空离等四位掌教至尊为无尽的妖兽大军重重包围,四人如同是困兽,被围在其中,进行着强烈的求生之战!

    “长空掌教,这样下去,我们撑不了多久,要想办法才行啊。”五行宗掌教至尊忘尘五行之剑杀出,绞杀数百妖兽,飞身与长空离并肩而战,开口说道。

    “忘尘掌教以为如何,才能突破这妖兽大军的困杀?”长空离大手伸出,威能无双,一掌捏死数千妖兽,开口问道。

    “集合四位掌教至尊之力,催动五行剑阵,或可突围!”忘尘道。

    “可是我们只有四个人,如何催动五行剑阵?”长空离不解的问道。

    “我有一剑,名为地魄,可代替土行。”忘尘道。

    “好!那杀出去,与其他两位掌教至尊回合!”长空离开口说道。

    “嗯。”忘尘应了一声,当下暴喝道:“五行剑出,神鬼辟易,一击!”

    轰!

    随着忘尘一下暴喝出声,骤然之间,从其背后的剑鞘之中,骤然迸射出来五道神光,瞬间演化出来五道神剑,神剑撕裂,威力无穷。

    这五剑正是:庚金长虹剑,青木飓风剑,戊土太黄剑,黑玉水皇剑,火皇赤炎剑!

    五行五剑,运转而动,打出毁灭性剑气,霸气无双,绝杀三千,五尊磅礴大剑横扫千军,力劈乾坤,一击之下,破开妖兽大军,硬生生的杀开一条血路。

    “走!”

    长空离与忘尘齐齐喝了一声,脚踏飞云,向着雷震子席卷而去。

    此刻的雷震子手持雷锤,震天轰击,无尽雷霆翻涌而出,轰炸天地悲鸣,打得众多妖兽尸体一片焦糊,狼烟滚滚冲天。

    不过雷震子纵然是威能惊天,但是却也无法抵挡宛若骇浪一般疯狂冲击的妖兽大军,已然负伤,口中鲜血不断溢出,铜铃般的大眼此刻露出深深的疲惫之色。

    轰!

    然而,就在雷震子感觉到体内法力急速的流逝,隐隐要支持不住的时刻,长空离以及忘尘两位掌教至尊杀到,引发磅礴剑气,自九天劈下,顿时将雷震子周边三里之内的妖兽绝杀干干净净。

    “雷掌教。”长空离与忘尘喊话之间,纷纷降落到雷震子身边。

    “多谢两位相助,今天俺老雷怕是要陨落在这鸟地方了。”雷震子似乎是受伤不轻,如同是血中走出来的血人一般,单是外伤就让人看着心惊。

    “有我们在,不会让你陨落的。”长空离说话的同时,一掌打出,滚滚法力输入雷震子的身体之中,为雷震子进行疗伤。

    忘尘则是催动五行剑气斩杀四方席卷而来的妖兽,为长空离以及雷震子争取宝贵的疗伤时间。

    长空离经历如此大战,本身法力也不是如何雄厚,而且时间紧急,止住了雷震子体内的伤势便是作罢,从储物戒之中取出一枚九阳丹给了雷震子服下,然后说道:“妖兽大军数量太多,永无止境,这样杀下去,我们就算累死也杀不了。”

    “忘尘掌教有一发,集合我们四人之力演化五行剑阵,可杀出重围,或许有一线生机。”

    闻听长空离之言,雷震子道:“那还等什么,即刻前去与血无涯会和!”

    “走!”

    当下,长空离等三人再次爆发神通,疯狂厮杀在妖兽大军之中,于无尽妖兽大军之中冲杀而出一条尸山血路,来到了血无涯的身边。

    血无涯乃是魔道中人,在如此杀伐猛烈的妖兽大军之中,以妖兽之血为力,以妖兽之魂为引,大神通层出不穷,打得众妖兽惨不忍睹。

    虽然血无涯是四人之中修为最低的一个,但是因为其精通的魔道功法可以巧妙的利用妖兽精血与神魂,因此,反而是四人之中战到了现在最为轻松的一个。

    四位掌教至尊一下聚集到了一起,忘尘立刻将催动剑阵之法告之众人,待到众人明白之后,只听忘尘暴喝道:“开剑阵!”

    轰!

    随着忘尘一下暴喝出声,顿时之间,长空离等三人各自运转雄浑法力,以身化剑,绝强的剑意骤然爆发,席卷八荒,破杀**,席卷上来的妖兽大军顿时遭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如同是飞蛾扑火,在绝强的剑意、剑气攻杀之下,疯狂的死亡。

    “人剑合一!”

    却在此刻,忘尘喝声再起,一身化两剑,土木二剑,一下席卷进入长空离等三人行列,五行剑阵大成!

    随着忘尘也是加入其中,顿时之间,五行剑阵的威力大阵,四位掌教至尊化作四剑,加上忘尘身上的地魄之剑,五行合一,化作唯一五行剑,爆发无穷剑气,刺破九霄,一剑洞出,势如神龙问世,横扫而出。

    五行剑光所过之处,妖兽群直接分崩离析,强横无匹的无形剑光集合四掌教之力,势如破竹,杀出重围。

    刷!

    一剑横行十四州,等待无形剑解体的时刻,长空离等四位掌教至尊已经杀出了重围,来到了一片楼阁之前。

    “咳咳……刚才真是好险,如果不是临危关头,忘尘掌教启动五行剑阵,老雷这条命今日定然要陨落在那妖兽大军之中了。”身形落定,雷阵连连咳血,催动五行剑阵,使得雷震子消耗巨大,牵动旧伤,顿时伤势复发。

    “是啊。这冥帝仙府简直是幽冥地府,危机重重。”长空离叹道。

    闻言,血无涯道:“当务之急是找寻到其他人回合,人多力量大,集思广益,或许可破重重危机,安然离开此地,否则计算这冥帝仙府蕴含着无穷宝藏,我们也是有命看,没命拿的份。”

    “对!那个冥帝说什么死亡游戏,还设定是重重关卡,想来就是刚才的妖兽大军,如果这样的关卡就多来几个,我们必死无疑。”长空离道。

    “咳咳……”

    却在此刻,雷震子伤势更加严重,连咳几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如同棉絮一般,瞬间倒了下去。

    忘尘眼疾手快,一把将雷震子扶住,看了眼眼前的楼阁,开口说道:“雷震子掌教受创严重,先带去那楼中疗伤,待伤势一好,我们便动身前去寻找萧掌教等人。”

    “好。”众人点头应答,当下扶着雷震子前往那安静异常的楼阁之中。

    ……

    ……

    “冥帝,我们好久不见了!”一片暗无天日的朦胧之地,一道声音凭空响起,融入了黑暗之中,似乎是自言自语,又好似在与人交谈。

    那说话之人也是融入到了黑暗之中,看不清他的面目,但是如果萧晨此刻在这里的话,一定能够从说话之中的音色之中辨认出来,那说话正是寂灭君王。

    就在寂灭君王的话语响起不久之后,绝对黑暗的虚无处,升起一道蕴含着愤恨的声音道:“是啊,应该有两万年了,没想到,你来得这么晚。”

    “呵呵……”闻言,寂灭君王淡淡一笑,似乎是听出了黑暗之中那道声音之中所蕴含的杀意,但是却丝毫不以为然,朗朗说道:“两万年对于你我来说,如同撒泡尿一样的短暂,冥帝,你的心胸就这么狭隘么?”

    “狭隘!哼!要不是你,我岂会躲在这个鸟地方两万年之久!我之所以有今日,都是你一手造成的。”冥帝愤怒的说道。

    “不错,的确是我造成的,但是如果我不这么做,你我都得死。”寂灭君王道:“而且,我现在不是来帮你了吗?”

    “帮我?!哼!不要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你应该是来吞噬我的才对!”冥帝冷哼一声道。

    闻言,寂灭君王故作吃惊的说道:“哎呀!两万年不见,看来你的智商并没有降低,反而有见长。”

    “别说那些没用的废话!”冥帝寒声道:“当年你害得我从天界被打落凡间,这笔账纵然时隔两万年,但是我们也该算清楚。”

    “哦?看来你已经有主意了?”寂灭君王眉头一挑,大有深意的问道。

    “不错,我的确已经想好了主意,而且现在已经开始执行,就看你敢不敢玩一玩。”冥帝异常自信的说道。

    “我寂灭君王连天魁都敢斗,这天下间又有什么值得我所害怕的。说,你想怎么玩?”寂灭君王道。

    “呵呵……好!不愧是君王,就是够胆魄!”冥帝冷冷一笑,当下说道:“我们就赌一赌,你带来的那群人最终能不能抵达光明顶。”

    “怎么赌?”寂灭君王问道。

    “很简单。”冥帝道:“如果你带来的那群人有一半人能够抵达光明顶,你则胜利,我自愿回到你的体内,让你融合。反之,抵挡光明顶的人数不足一半或者一个没有,你则让我吞噬,让我主导你。”

    “他们只有九个人啊,一半之数怎么算?”寂灭君王问道。

    闻言,冥帝冷冷一笑道:“这么久以来,一直是你主导我,这一次也该让让我了,你取五,我去四,如何?”

    “那就这么定了。”寂灭君王道。

    “哎哎,等等,还有一个要求,你要在这里陪我聊天,不能出手去帮他们任何一个,否则视为你作弊,我将取消赌斗并将冥帝仙府销毁,让所有人同归于尽,连你寂灭君王也要一起陨落。”冥帝追加条件道。

    “哼!你的智商又降低了,我都开始犹豫,该不该将你融入体内了。”寂灭君王摇头道。

    “怎么?”冥帝不解。

    寂灭君王淡淡的笑道:“我怕你的愚蠢传染给我,那就得不偿失了。”

    “你去死!”冥帝大怒。

    ……

    ……

    “这里有座楼阁,说不定其中有什么宝贝,不如我们去一观,看看能不能得到好东西。”萧晨等人渡过清河又是连闯三关,来到了一片华丽丽的楼阁之前,已经习惯得到宝贝的叶恒,立刻迫不及待的说道。

    经过这诸多次的闯关,叶恒已经总结出来了一个属于他自己独有的套路,那就是见山洞就进去,其中必有宝贝。见到大河就跳下去,其中比有宝贝。见到房子就进去,其中比有宝贝,见到石碑必要膜拜一番,其中必有百倍,见到画卷一定那要拿走,那是宝贝。

    随便捡到一块废铁,一定要捡起来,那是仙器。

    随便看到一本破书,一定要拿起来看看,那是绝世神功。

    这冥帝仙府之中,虽然处处都隐藏着危机,但是其中却也蕴藏着无穷的机遇,无穷法宝,只要运气足够,法宝都是你的,危机都将破除。

    “这楼阁看起来如此安静,会不会有问题,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看我们还是直接去光明顶。”火邪开口说道,这一路行来,火邪最是倒霉,好运气没有他的,每一次都是他差点遇到性命之危,而得到的好东西都不适合他。

    而其他人却是运气好到不行,叶恒得到了三件法宝,九重洞天镜,生死簿,判官笔。凌水烟得到了一件绝杀仙器,屠戮,还有一本仙级功法‘娲皇靖灵功’。

    顾小唯得了一株不死神花九转白莲与一本仙级功法‘玄女玉清功’。

    只有他和萧晨两个什么都没有得到,而萧晨不是没有得到,而是将得到的东西都分给了其他人,偏偏萧晨得到的东西硬是没有适合他火邪的,当真是让火邪心灰意冷到了极点,态度异常的消极。

    萧晨似乎是看清了火邪心中所想,当下笑了笑说道:“火掌教,你的机缘还没有到,一旦你的机缘到了,绝对会让你自己都感到意外。这处无名的楼阁,说不定就是你的机缘,不妨进去一看。”

    “哦?萧掌教预感到了么?”火邪听到萧晨这般说,顿时来了精神,眼神之中充满了向往。

    别人都能够得到东西,就是他什么都没有得到,如果进入这不知名的楼阁之中,能够得到属于他的好东西,就算其中蕴藏着大危机,火邪也决定进去。

    “没有预感到,只是感觉火掌教自从进入冥帝仙府以来,什么都没有得到,未免太苦逼了。天道大公,一定不会对待你不公平的。”萧晨笑着说道。

    “萧掌教啊,你的这个理论不太能站得住脚啊。”火邪听到萧晨这般说辞,顿时失去了信心,脸色灰暗了起来。

    “呵呵……走,这楼阁之中一定有火属性的法宝,我体内的赤帝火皇已经躁动起来了。”萧晨拍了拍火邪的肩膀笑道。

    对于火邪的心思,萧晨看得透透的,火邪这家伙分明就是红眼病犯了,导致心理失衡,大姨妈不调,方才这般消极。

    因此萧晨决定,必须寻找个好东西给火邪,将火邪的积极性给提起来,否则在这危机重重的地方,消极应对,火邪命不久已。

    在萧晨的一番劝说之下,当下众人拾级而上,向着这处不知名的楼阁走了进去。

    这处楼阁没有名字,高一共三层,看起来非常的华丽,就好像是帝王的藏娇之宫一般,白玉铺地,玉石栏杆,金装四边,珠光宝气。

    这么华丽丽的地方,充满了一股华贵之气,没有丝毫的阴森之感,让人感应不到丝毫的危机。

    但是感觉不到危机,就代表没有危机吗?

    --------------------------------------------------

    {昨晚通宵码字,白天可能起的比较晚,免得让书友们久等,干脆整合一张一起发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