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动星河

第一百九十八章 高人的风格

    那绝美的道姑也不道是何许人也,也不知道从哪里来,要往何处去。w w v  m)驾驭流云,看着青霞山如此破败不堪的景象,绝美的面容,骤然冷若寒霜!

    下一刻,当绝美道姑的目光看到萧晨等人的时候,好似终于是找到了发火的地方,眼中露出一道浓烈的杀机,森冷的笑了笑,便见其将手中浮尘一抖,顿时脚下流云崩散,缓缓的降落了下来!

    这位道姑的出现,萧晨等人一丁点都没有察觉到,顾晓唯等人交谈一番之后,也都是盘膝在地,默默运功疗伤!

    萧晨此刻沉浸在给于沉威疗伤的过程之中,浑然没有发现,有一人降落到了他们的身边,那位道姑简直如同虚。

    “恩?”

    就在这位绝美的道姑准备对萧晨等人兴师问罪的时刻,突然眉头一皱,眼中骤然爆射神光,刺破昏暗的虚,瞬间到达百米之外,锁定在方英男的身体之上,顿时脸上露出诧异之色,神情一凛:“罪恶之胎!二次重生的灾厄毒体!怎么会有如此邪恶的东西在我青霞山?”

    也就在此刻,正在进行二次重生的方英男终于重生完毕,感觉到绝美道姑的目光锁定在他的身体之上,顿时之间,如同受惊的狸猫,骤然翻身而起,鬼啸一声,疯狂的逃窜!

    “孽障,哪里走!”绝美道姑寒声暴喝起来,杀机凛然,便见其手中浮尘一抖,顿时那平平奇的浮尘在此刻竟然是如同白发三千丈一般,三千玄丝骤然爆射而出,极光掠影,刹那之间便是追击上了疯狂奔驰而去方英男!

    砰!砰!砰![

    这道姑打出的三千玄丝蕴含着惊人的杀伤力,一下轰击在方英男的身体之上,顿时将其整个身躯都透穿,瞬息之间,将方英男射成了马蜂窝。

    啊——!

    刹那之间,撕心裂肺的惨叫之声顿时从方英男那已经嘶哑的嗓子之中吼啸而出,如同野兽咆哮,吼啸出来的声音已经没有丝毫人的声音,那种声音比的刺耳,如同两块生锈的铁片摩擦,让人比的憎恶!

    伴随着方英男的吼啸,磅礴的毒气从他的口中喷吐而出,演化万般毒物,狰狞恐怖,仰天咆哮,表情痛苦到了极点,直接从方英男的身体之中飞了出来,杀向了绝美的道姑!

    “滚!”绝美道姑暴喝一声,手中的浮尘骤然收了回来,猛的一震,甩出边狂风,三千玄丝如同三千金刚神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击在那些杀上来的毒物之上,抽得众毒物惨叫不已,咆哮着飞回了方英男的身体之中,一头栽下了青霞山。

    而此刻,听到战斗的波动,萧晨等人也都是纷纷从修炼、疗伤的状态之中醒转过来,当看到眼前这一幕,顿时一怔,眼前这位道姑是何许人也?

    忽然,萧晨脑海之中灵光一闪,心中暗道这位道姑莫不是青霞山的白云天?!

    如果萧晨知道,眼前这位绝美道姑将要前去追杀的二次重生的方英男,就算眼前这位道姑告诉萧晨,她就是白云天,萧晨也绝对不会留住她。

    可惜,萧晨对于方英男二次重生之事,连一丁点都是不知道,因此机缘巧合之下,萧晨竟然是帮了方英男一把,因为萧晨开口喊住了这位道姑。

    当下,只听萧晨开口喊道:“前辈,莫走!在下出云剑宗弟子萧晨,敢问前辈可是白云天白前辈?!”

    闻言,本欲追击方英男的绝美道姑,骤然转身,眼中露出逼人的光芒,直接刺向萧晨,强烈的目光似乎要把萧晨全身看个通透,用着疑问的口气问道:“你叫萧晨?”

    “正是,前辈难道认识我?”萧晨闻言,眉头也是一皱,心中疑惑起来,他与这位道姑素不相识,怎的好像这道姑认识他一般?

    “天下间重名之人多的是,也许是我多想了,我那侄儿十八年前就死了,怎么会是他?”绝美道姑心中暗暗想道,随后对着萧晨说道:“你父亲是谁?”

    “父亲?”闻言,萧晨再次皱眉,不知道眼前这位道姑要干什么,但是依然老实回道:“我是个孤儿,在我的记忆之中并没有父母亲的存在。”

    闻言,绝美道姑没有在多问什么,摇了摇头,脸上露出失望之色,便要就此离去捉拿方英男。[

    萧晨一看这道姑要走,立刻追问道:“前辈慢走,您可是白云天前辈?”

    “你们找白云天作甚?”绝美道姑声音又变得冷漠起来。

    “回禀前辈,我们师兄弟五人都是出云剑宗的弟子,奉出云剑宗天邢堂首席大长老顾云之命,前来请白前辈回山。”萧晨立刻说明来意。

    “那你们回去吧,白云天不在这里。”绝美道姑挥了挥手,异常冷漠的说道,便要再次离去!

    “前辈!那您一定知道白云天前被在哪里!”顾小唯抢声道:“出云剑宗遭遇巨大浩劫,唯有白云天前辈才能镇压住大局,还请前辈告之。”

    “她死了!”绝美道姑声音冰冷,一句话彻底切断了萧晨等人的希望。

    闻听此言,众人顿时脸色一变,有种竹篮打水一场空的感觉,他们一路历尽艰险,破除万难,到头来寻找的白云天竟然死了!

    萧晨目光闪烁,心中暗道:“按照顾云所言,白云天修为极高,更是炼丹大宗师,怎么可能就这么死了?而且顾云所给的信息不可能有假?”

    萧晨心中疑惑起来,在联想之前这位绝美道姑在回答问题时,前后的反应,萧晨顿时怀疑,眼前这位绝美的道姑多半就是白云天!

    至于,她为什么要隐瞒自己的身份,那却不是当下应该考虑的问题了。

    当下,萧晨心生一计,壮起胆子开始咋呼眼前这位道姑,只见萧晨忽的一下拜倒在地,“弟子萧晨,参见白云天师祖!”

    闻言,那位道姑眉头一皱,叶恒等人则是诧异的看着萧晨,暗道白云天不是死了吗?难道眼前这位道姑扯谎,她就是白云天?!

    叶恒这些人也都不是傻子,当下一起拜倒在地,恭敬的道:“弟子,参见师祖!”

    “呵呵……”绝美道姑看到这一幕,突然轻笑了起来,看向萧晨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就是白云天。”

    萧晨本想说蒙的,但是白云天这等身份却是不能用这样话语应付,当下只好说道:“或许是心灵之间的感应,我第一眼看到前辈的时候,立即升起比强烈的亲切感,感觉您就是我们的师祖。”

    萧晨将马屁拍得十足,说冷漠的白云天有亲切感的同时,还要进一步拉进关系。这种惯用的伎俩,任何人都会说。

    关键是此刻,萧晨此话一出,正好暗合了白云天心中的某种情怀,立刻便是博得了白云天的好感。

    听完此话,白云天的脸色骤然缓和了许多,虽然知道被萧晨给咋呼了,却不生气,脸色也不在冷漠,缓缓开口说道:“你这小子,倒是油嘴滑舌。不过就算我是白云天,我也不会随你们回去出云剑宗。”

    “为什么?”顾小唯急声问道。

    此次出云剑宗隐藏的巨大灾难,顾小唯的爷爷置身其中,极有可能陨落,故而顾小唯显得很是激动,每每听到白云天不愿回去,便法压制自己的情绪,情绪波动很是强烈。

    “因为我与出云剑宗早在十八年前便已经再瓜葛,所以你们找错人了。”白云天似乎是想起了当年不愉快的事情,脸色骤然冷漠,声音冰寒。

    “师祖,你若真的与出云剑宗没有瓜葛,又怎会还将出云剑宗记在心上?想来,你还是记挂着出云剑宗的,否则以您的修为,为何不将这段记忆抹去?那样不是更彻底。”萧晨言辞犀利,用起了攻心之计,只要是有感情之人,最是惧怕这攻心之计,纵然修为通天,只要没有斩却七情六欲,那都是有弱点的。

    而萧晨这一连串的反问,却是正中白云天的弱点之所在。

    她可以假装情,假装冷漠,假装一切欺骗所有人,却法欺骗得了自己,因为自己更了解自己。

    “如果你不叫萧晨,你现在已经死了。”闻言,白云天目光如剑,紧紧盯着萧晨,声音森寒比。

    然而,萧晨并没有就此打住,纵然此刻的他在白云天的威压之下,感觉全身都是法控制的颤抖,但是依然开口说道:“师祖,既然您的心中还记挂着出云剑宗,说明你对这个宗门还是有感情的,它在您的心中还是占据着一定的地位的。”

    “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压制心中的感情呢?武者之路,以追求长生为终极。那追求长生又为何?不就是为了纵情纵意,不受约束吗?若是自己压制自己的感情,那追求长生又有何用?”

    “感情法释放,压抑的生活,就算永生不死,也得不到极乐,而是活在痛苦之中。若是因为师祖您没有回出云剑宗,而使得出云剑宗覆灭,您的心真的可以平静吗?您真的不会因此而内疚吗?您真的可以当出云剑宗只是记忆之中……”

    “别说了!”

    正当萧晨侃侃而谈的时刻,白云天骤然大声呵斥道,绝美的面容笼罩着一层寒霜,冷冷的说道:“要我回去也不是不可以。”

    “师祖!”一下听到这话,众人都是大喜,齐声喊道,显得很是激动,等待白云天开出什么样的条件。

    然而,让众人意外的却是白云天竟然没有下文了,转身径直走入了‘飞云洞’之中,也没有邀请萧晨等人的意思,直接丢下了一个大大的问号给了萧晨等人,使得萧晨等人疑惑不已,暗道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高人做事,就是要与寻常人不同?只有这样才能叫彰显高人的风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