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动星河

第一章 挣扎与奇遇

    ()“又一次失败了……不论我付出多么大的努力,最终的结果,还是感应九重天,我该怎么办?十天之后,就是最终的门派测试,到时候如果我还不能进入凝神镜的话,必死无疑。”

    傍晚十分,青山绿水之地,一个面相清秀,看起来十七八岁,身材瘦弱的清秀少年,盘膝坐在草地之上,从修炼的状态之中退了出来,脸上写满了失望与不甘。

    好不容易穿越一次,来到这样jing彩无限、充满了奇迹,高武的世界,为什么偏偏却又遇到这样倒霉的事情!

    少年名叫萧晨。

    在三天前,萧晨还只是地球上的一个普通高中生而已,学习不好不坏,个头不高不矮,也不丑不帅,属于丢到人堆里就找不见的那种。高考完毕,他和交好的几个同学出去搓了一顿,放松情绪,喝得伶仃大醉,也不知道睡到了哪里,然而等到萧晨醒来之后,却不可思议地发现,自己穿越到了一个奇怪的陌生世界。

    花费了整整三天时间,萧晨才弄明白并且开始适应自己的处境。

    自己穿越到了一个崇尚仙武的奇异世界,名为神魔大陆,这里百族林立,武道繁衍,优胜劣汰,强者为尊,诸圣争霸,仙魔并立。

    那些真正地武道强者,拥有无穷的威能,可以开天辟地,翻山越海,一念之间,腾挪千万里,一剑可斩百万大军,如神如魔。

    萧晨本以为这是一个美好的开始。

    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魂穿之后,倒霉地继承了一个不能修炼的身躯——附身到了一个在出云剑宗中刚刚死去不久,近乎于废柴的记名弟子的身上,巧合的是这个弟子的名字,也叫做萧晨。

    以前那个萧晨,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

    失败!

    在出云剑宗整整修炼了十年,却几乎没有丝毫的进步,再加上xing格懦弱,经常被欺负,以至于成为了宗门有名的废柴渣滓,混吃混喝十年之后,他即将面临门派测试,一旦在宗门测试之中不能过关,他就是死路一条。

    因为在出云剑宗有这样的规矩,旦凡成为出云剑宗的记名弟子满十年,在最后一次测试还没有达到凝神境的话,那门派便会将这些弟子送去喂养噬魂兽,作为培养这种废物弟子的损失,这就是实力为尊世界的残酷体现。

    凝神镜在这个世界的修炼体系之中,只能算是入门。

    这个世界的体系,不管是魔是道,都分为九大境界,分别是感应,炼气,凝神,灵觉,通玄,鱼跃,虚镜,真镜,破碎镜。

    萧晨不敢去奢望虚镜,真镜那些动辄就能够翻江倒海的强大境界,他只有能够炼气,能够凝神,塑造气旋,成为一名合格的武者。

    但是命运却是捉弄他,死活不让他有晋级的机会,他停留在感应境界已经十年了,被视为有史以来最强弃子。

    “难道我只能眼睁睁地等死吗?”

    萧晨仰望天空,内心有着强烈的不甘,不愿就此屈服于命运,他觉得命运简直就是在和自己开玩笑,让自己穿越成为这个无比jing彩的仙武世界的一员,新的生活在朝着自己招手,却又偏偏让他成为一个无法修炼武道的废物!

    “为什么?老天爷,你在和我开玩笑吗?”萧晨忍不住大喝起来。

    声音远远出地传播出去,回荡在山峦之间。

    就在这时——

    “呦~这不是咱们出云剑宗十年都只停留在感应九重天的废物萧晨吗?”

    一个yin阳怪气的声音,从身边传来。

    萧晨扭头看去,只见不远处走来三个人。

    这三人都是十六七岁的少年,身穿出云剑宗记名弟子的服饰,为首一人身材魁梧,肌肉发达,满脸横肉,带着一股难以掩饰的戾气,叫做张剑,萧晨融合之后的记忆之中,有关于张剑的信息,这人平ri里横行霸道,恃强凌弱,很多实力不如他的出云剑宗记名弟子,都在他手中受过罪。

    而且,更值得一提的是,在萧晨这具身躯的前主人记忆之中,前身就是被这张剑殴打致死,至于原因,仅仅是因为前主人一口唾沫不小心溅到了他的鞋上,便被一下张剑和一群狗腿子群殴打死了,也才有了萧晨魂穿的机会。

    当然,张剑他们却是不知道原来那个萧晨已经死了,他们压根不知道,此刻的这个萧晨不是昔ri的那个萧晨。

    此刻萧晨一见到张剑,一股发自灵魂的愤怒,不可遏止地在萧晨的身躯里澎湃起来——这是身躯前主人最后一丝怨念!

    “小废物,你他妈的大傍晚鬼叫什么?像你这样的废物,苟延残喘,丢人现世,没有自尊,没有实力,我要是你,早就称一块豆腐撞死得了。竟敢还在这里聒噪,让大爷耳朵不得清静。”张剑瞥了萧晨一眼,居高临下地嘲讽道。

    “就是就是,嘿嘿,这种人活着都是浪费宗门的粮食,早就应该丢去喂养噬魂兽!”

    “哈哈哈,说的没错,这家伙就是一个废物、人渣、垃圾、可怜虫!十年无法炼气,没见过这么废柴,看着就让人憎恶。”

    另外两个出云剑宗的少年,叫做刘平和徐强,都是张剑的狗腿子,此刻围在满脸横肉,暴力粗鲁的张剑身边,卑躬屈膝,讨好似地附和,而对萧晨却是一阵毫不留情的冷嘲热讽。

    面对着三个少年yin阳怪气的冷嘲热讽,萧晨面无表情,不作任何回应。

    因为很早之前他就明白一个道理,如果有一只疯狗对着你狂吠,你不能学他一样狂吠回去,因为你是堂堂正正的人,不是狗!

    “咦?张师兄,你看这个小子的表情,他似乎没把您放在眼里啊?”三人之中,小白脸刘平一脸yin险之se,yinyin一笑,故意煽风点火。

    “哦?是吗……你这个小废物,今天居然在老子面前装深沉?”张剑上下打量了一眼萧晨,萧晨那平静的表情让他心中突然莫名愤怒,一步来到萧晨身前,直接一巴掌抽了出去,“小子,看到你这张脸,老子就是想抽你!老子不揍你就他妈不爽!”

    啪!

    萧晨口吐鲜血,被抽得斜飞了出去。

    张剑乃是练气镜的修为,高出萧晨一个大境界,这一掌更是毫不客气,蕴含了真气在其中,萧晨只不过是普通的感应之境,哪里躲得过去,瞬间被打得口喷鲜血,半边脸高高的肿了起来。

    “呸!”萧晨张嘴吐出污血,没有做无谓的挣扎,一双眸子却犹如暗夜之中的利剑一般定定地盯着眼前三个人。

    这样的表情,完全出乎张剑三人的预料。

    张剑呆了呆,心中怒火更盛,看着萧晨高高肿起来的脸,他一脚踩在萧晨胸膛上,yin狠地笑道:“怎么?小子,还不服气?有种起来和我打,知道身为强者的感觉是什么样子的吗?就一个字——爽!老子要的就是这种爽!不知道为什么,打你一巴掌,老子心情瞬间就好了起来。哈哈……”

    萧晨紧紧咬牙,一声不吭,拳头却握的更紧了。

    如今的自己,实力远不如张剑,如果反抗,只有死路一条,出云剑宗虽然是大门派,但是对于记名弟子这种最外围人员的死活,并不关心。现在又是傍晚,这里更是少有人来,自己就算是被打死了,门派也不会自己的死而去调查死因。

    这就是这个冰冷世界的残酷之处。

    “我知道你心里现在恨得要死,可是这有什么用呢?怪只怪你实力太差了,你这样的废物,天生就该被人打。嘿嘿,我突然有一个很好的想法,不如这样,从今天开始,我以后每天都揍你一顿?”说道这里,张剑哈哈哈大笑,扭头对身边的徐强,刘平道:“喂,你们两个听着,以后要是我哪天忘记打他,你们一定要提醒我。”

    “哈哈……张师兄放心,我们一定会提醒您的。”

    “要是张师兄忘记了抽他,想起来就利滚利一起算,四倍五倍的抽回来就好了,哈哈!”

    这两个家伙无耻至极,幸灾乐祸的说道。

    说完,三人对萧晨又是一阵羞辱,这才心满意足地扬长而去。

    ……

    ……

    夜风轻轻吹来。

    山崖边又恢复了平静。

    萧晨缓缓地坐起来,轻轻的摸了摸红肿的脸颊,眼眸之中闪烁着一股令人心悸的仇恨光芒。

    张剑,你等着!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如今不是你的对手,暂且忍了,但是我会深深记住今天这一幕,早晚有一天,我会十倍、百倍、千倍、万倍的让你偿还回来,让你跪在我的面前哀嚎求饶,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忏悔。

    夜幕降临,天空星辰漫天。

    微风浮动,摇动着树叶,哗哗作响。

    星辰的光辉,清冷而幽深,照落在萧晨那满是血污的脸上,显得有些恐怖,也有些凄惨。

    萧晨看着星空,心中升腾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强烈yu望。

    变强!

    不论付出什么代价,不论尝尽世间多少苦,不论有多么艰难,都一定要变强,成为掌握自己命运和尊严的强者,再也不允许别人,站在自己的头上践踏欺凌。

    对着漫天璀璨的星光,萧晨许了一个愿。

    “漫天星辰,见证我的誓言,我萧晨在此立下誓言,从此之后,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一定要变强,一定要站在这个世界的巅峰,用的我的双拳和我的剑,让万物生灵在我的脚下颤抖!”

    似乎冥冥之中,似乎一切自有主宰……

    下一瞬间,仿佛是在回应萧晨的许愿,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突然之间,璀璨漆黑的夜空之中,一道耀眼的红se流星,毫无征兆地出现,划破了漆黑夜空,美丽的曳尾拉出一道长长的红芒,朝着萧晨的方向,急速地坠落下来。

    那道红光绚丽无比,纵然是一闪即逝,但是它所过之处,所有的黑暗都是为它退避。因为它明亮,一切黑暗都无法阻挡它的路,无法遮掩住它的光芒。

    流星划过了天际,转瞬即至。

    “我靠……难道星辰感应到了我的誓言?做出了回应?”

    萧晨呆呆地看着这一幕,心中无比震惊,以至于他忘记了躲避,就被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流星,一下子砸中,一股前所未有的炙热涌入身体,萧晨连惊呼都没有发出,就昏死了过去。

    ……

    ……

    “喂!醒醒,萧晨你怎么睡在这里?”伴随着这道幽谷黄鹂一般悦耳动听的声音,一只白皙柔嫩的纤纤玉手,轻轻推了推萧晨的脑袋,动作很轻柔。

    “恩?”萧晨被那道清亮的声音喊醒,睡眼惺忪的睁开了眼睛,他有些迷糊,长时间的昏睡让他反应略显迟钝,不过当萧晨看到这道声音主人的的时候,他在瞬间完全清醒了。

    这是怎样的一个女子啊?

    萧晨只能说太美了,尤其是她的眼睛,太清澈了,太灵动了,就像是万年雪山绝顶那一朵俏丽的雪莲,犹如遗落在凡间的仙子一般。

    摇了摇头,萧晨立马翻身而起。

    眼前的美少女身穿一件鹅黄se的出云剑宗弟子宫装纱裙,露在衣服之外的手臂,白皙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泉,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不可控制的为之所摄。

    “凌……凌……凌师姐你怎么来了?”萧晨吃惊的说道。

    萧晨认识这个美少女。

    十年之前,她与萧晨一起进入出云剑宗,名叫凌水烟,同时也是以前的那个萧晨苦苦暗恋的对象,即便是在这一刻,也许是身体之中的潜意识还未彻底消散,所以萧晨在看到这个美丽少女的时候,仍然忍不住一阵心神荡漾。

    曾经的那个萧晨痴心一片,为了帮助凌水烟采一株灵草而滚落悬崖,差点死亡。

    从那一刻,萧晨以生命的代价,打开了凌水烟那颗单纯少女的芳心,可以说萧晨在凌水烟的心中,占据着很重要的地位。

    但是后来,萧晨修为不济,感应不破,一直留在记名弟子区域,而凌水烟却是个天之娇女,天赋异凛,一路青云直上,现在已经是核心弟子了。

    根据前世的记忆,萧晨知道,以前凌水烟还会经常来看自己,有时候更会帮助自己练功,想要突破感应,但是却一直没有成功,那张剑也曾经因为欺负过前身,因此被凌水烟狠狠地教训过,所以才会恨自己,要报复。

    不过自从凌水烟成为了核心弟子之后,便很少来了,可能是勤于修炼,或者事情太多了。

    因此萧晨对凌水烟这个高高在上,可望而不可及,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天之骄女,突然脚软出现在记名弟子居住的这种驴棚区域,而感到很是意外。

    看着迷迷瞪瞪的萧晨,凌水烟淡淡的说道:“我有事情需要下山一趟,路过这里。”

    “原来是这样。”萧晨点头,恍然大悟,其实知道萧晨知道这是凌水烟的借口,以前凌水烟来看前身的时候,都是这么说的。

    他挠了挠后脑勺,突然想到了昨晚发生的事情。对了,自己之前不是被流星砸中了吗?居然还活着,怎么好像一点儿都没有受伤,四下打量的时候,惊讶地发现,地面上也没有丝毫流星陨落的痕迹,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一般,而且自己的脸一点肿痛的感觉也没有,完全没事。

    自己……只是沉睡了一晚?

    而且这一觉睡得似乎很沉,导致有些东西竟然在醒来的瞬间没有想起来。

    “萧晨师弟,十天之后你也要参加这一届外门测试,你还是……”凌水烟突然想起了什么,话到一半,凌水烟停了下来,因为她看的出来,萧晨的实力,还差的太远太远。

    然而萧晨却没有注意到这么多。

    因为就在此刻,萧晨还没有来得及弄清楚怎么回事的时刻,他的脑海之中,突然有一道声音响起:“我需要一颗造化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