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动星河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夜审

    ()当萧晨与夜流星从山洞之中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天se惨黑,乘着夜风,萧晨连夜返回出云剑宗。

    走出山洞的那一刻,萧晨就已经做好了打算,姑且不论那下毒之人,先找姚步平和葛向前算账,这两个人虽然派遣杀手杀害自己的可能xing不大,但是萧晨却只得罪过这两个人,这两个人的嫌疑无法洗去。

    而萧晨正是那种不放过任何值得怀疑之处的人,哪怕他们的可能xing不大,也必须审判他们。必须做到心中无疑,没有杂念的程度,否则疑神疑鬼,如何坚定武者之心,如何在武道一途走得更远。

    正是因为有了这种想法,萧晨方才披星戴月赶回出云剑宗,目的就是为了尽快摒除心中的疑念。

    此次回去出云剑宗,路途遥远,并非一ri之功,萧晨赶了一夜的路,到了第二ri中午,方才来到了香华城。

    并没有多做停留,萧晨到了城中的驿站,买了匹好马便是继续赶回出云剑宗,至于顾小唯,萧晨也没有寻找的意思,也许顾小唯早就完成了任务,早早的返回宗门了。

    快马加鞭,一ri千里,又是半ri半夜的时间,萧晨终于是赶回了出云剑宗。

    回到出云剑宗已经是深夜了,山中寂静,除了巡逻守夜的弟子之外,其他弟子,长老也都是休息了。

    萧晨顺着山路,一路而上,直登出云峰,不过他并没有前往飞龙院,也没有去长老院报道,而是直接向着飞云别院的院首大殿而去。

    飞云别院的院首是姚步平无疑,萧晨所来的目的自然也是不用多说。

    尚未来到大殿门前,萧晨远远的就看到院首大殿的门前布置有十六位守门的弟子,一个个站得比值,宛若标枪一般,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那些宛若门神一般的弟子便会jing觉。

    “流星姐姐,这些弟子,你帮我处理了。”萧晨目光锐利,宛若星辰,连续两天一夜的赶路,并没有让萧晨有任何的疲惫之se。

    “小意思。”夜流星淡淡的说道,丝毫没把那几个弟子放在眼中。

    闻言,萧晨迈开步伐,直接向着院首大殿走了进去,然而那些守门的弟子却是宛若没有看到萧晨一般,动也不动,依旧站立在哪里,就好像萧晨是一道风一般。

    随后,萧晨没有任何的胆怯,就当着这十六个弟子的面,大模大样的打开了院首大殿的大门,走入其中。

    自始至终,那看守大门的十六个弟子都是没有丝毫的反应,全然没有发现萧晨,更是对院首大殿的大门被人打开,置若罔闻,好似一瞬间双耳失聪,双目失明一般。

    萧晨进入大殿之中,反手关好房门。

    至于刚才那十六个弟子的异常反应,萧晨倒是知道怎么回事,那完全是夜流星凭借强大的神魂波动,干扰了那十六个弟子的神魂,造成他们瞬间丧失反应能力,一切感官与思路都是被终结,处于短暂的灵魂混乱状态。

    不仅对于萧晨没有任何的记忆,就连事后,他们自己也不会觉察到,宛若没有出现过事情一般。

    夜流星这种手段比起洗刷记忆还要来的恐怖。<光,院首姚步平满面红光,蒙着眼睛和房中一群赤身**的女子嬉闹,玩着捉迷藏。

    魅惑的笑声此起彼伏,姚步平兴奋的大笑时而响起,yin贱的话语滔滔不绝,让那些**女子,娇笑不已,花枝乱斗,玉兔惊颤。<,姚步平那张万恶的大手,每每将一个女子扑在怀中,便是上下起手,摸得玉兔儿都是鲜红起来,抠得玉门关都是江河泛滥,随后又如一头肥猪一般,扑向另外一个女子,按倒在地,简直就如老猪啃白菜,不堪入目。

    而此刻,在身边的夜流星看到这一幕,却是脸se铁青,一腔怒火喷薄而出,如果不是萧晨按住夜流星,估计现在姚步平已经是个死人了。<光大盛,众女子媚态尽显,姚步平玩得兴起,血脉喷张,竖起金枪,准备直捣黄龙,大战玉门关的时刻,紧闭的房门突然被人一脚暴力的踢开了。

    “啊!”

    陡然发生的变故,使得那些**女子都是失声尖叫起来,一个个连忙都去找衣服,胡乱的往身上套。

    她们不穿衣服还好,这一穿衣服,萧晨的目光瞬间宛若刀剑一般的犀利,因为这些女子赫然是飞云别院的女弟子!

    姚步平也知道出现了变故,连忙掀开蒙在眼睛之上的红se纱布,当他看到萧晨站在他面前的时候,瞬间脸se惨白,宛若见了鬼一般,吓得全身都是哆嗦起来。

    “呵呵……”萧晨看着被吓得魂不附体,身如筛糠一般的姚步平冷冷一笑,说道:“姚师兄,真是好雅兴啊!”

    “你……你……是……人是……鬼。”姚步平的确是被萧晨吓坏了,只感觉舌头都是僵硬了起来,说话都是结巴了。

    如果在平常时候,姚步平倒也不会如此害怕萧晨,只因为长老院的姚长老告诉他,萧晨此次下山,必死无疑。

    但是现在萧晨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而且是大半夜的,尤其萧晨经过一路舟车劳顿,风尘仆仆的样子,在加上房中红烛的灯火映照,在此刻真的有几分鬼的样子。

    而萧晨在听得姚步平的话语之后,却是眉头一皱,以萧晨的聪明才智瞬间便是想到了某些关键之处。

    萧晨瞬间敢肯定,血衣男子刺杀自己与姚步平必然有关系,就算不是他派遣人杀的,他也定然知道一些内幕,否则断然不会来这么一句话。

    当下,萧晨一挥手,顿时之间,真元在手中凝聚成为了剑气,爆she而出,将在场所有女子全部震昏。

    姚步平一下看到萧晨露出这一手,顿时就知道萧晨不是鬼了,他也是武者,萧晨刚才爆发剑气,震昏那些女弟子,他清晰的感觉到了萧晨的真元波动。

    鬼,没有真元!

    人,才能有真元。

    姚步平反应也是快速,当下暴喝道:“来人啊!有刺客!来人啊……”

    “别费力气了,现在只有你和我。”却在姚步平惊骇yu绝,大喊起来的时刻,萧晨那冷冰冰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

    姚步平知道萧晨不会骗他,他也不是傻子,此刻萧晨的出现,意味着刺杀失败,意味着萧晨将要回来找他复仇。

    “说,谁派人杀我的。我知道肯定不是你,你还没有那个能力!”萧晨紧紧盯着姚步平,语气却宛若寒冰一般的冰冷,让人听了如坠冰窖。

    一下听到萧晨如此说,姚步平顿时一下跪倒在地,全然不要任何尊严,哭哭啼啼的说道:“萧晨师弟啊,求你原谅我,我也是一时犯了糊涂,不过我真的没有想过要杀你,一切都与我无关,求求你放过我。”

    “只要您能饶我不死,我这一辈子都给你做牛做马,任你驱使,言听计从……”

    姚步平一边说着,一边向着萧晨爬了过去,抱住萧晨的小腿,一个劲的哀求,老泪纵横,很是悲惨,苦楚。

    萧晨却是冷笑不断,对姚步平的话语半句也不信,冷冷的开口说道:“当ri在你的小金库之中,我已经放过了你一次,否则你在那ri就已经是个死人了,可惜你不知悔改。”

    “现在,我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只要你告诉我,是谁买凶杀我,我可以让你继续当院首!”

    姚步平闻言,痛哭不已,简直就是嚎啕大哭,好似有满腔苦水一直得不到发泄,此刻一下看到萧晨,顿时如江河绝提,一股脑的全部发泄了出来,哭得很是悔恨,很是苦楚,很是悲痛。

    “回答我!”萧晨被姚步平哭得不耐烦,一脚对着姚步平踢了了过去。

    然而就在此刻,寒光爆闪,姚步平的手中突然出现一把匕首,以风雷电闪之势,刺向萧晨的眉心,竟然是想要苦肉计,迷惑萧晨,伺机对萧晨必杀。

    “哼!愚昧!”萧晨冷哼一声,伸出两根手指,轻描淡写的便是将姚步平的匕首夹住,猛然发力,那匕首立刻断裂当场。

    砰!

    随后,房中猛然爆发出来一道闷响,只见姚步平宛若一口麻袋一般倒飞了出去,口中鲜血狂喷,几十年的功力在瞬间被萧晨废除一干二净,涓滴不剩。

    姚步平的丹田被萧晨一脚踢得破碎,从此之后都是废人。

    噗——!

    姚步平摔倒在地,长喷一口鲜血,顿时只感觉全身无力,虚弱无比,随后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发生了什么,顿时双目充血,如孤狼一般看向萧晨,歇斯底里的咆哮道:“萧晨!你竟然废了我的修为,我与你不死不休!”

    “呵呵……哈哈……”萧晨闻言却是大笑了起来,看向姚步平的目光宛若看一个死人,浑然没有半点害怕的意思,笑声缓缓收住,萧晨脸上寒霜笼罩,看着姚步平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以为现在的你,还能够威胁到我吗?”

    姚步平闻言,瞬间面若死灰,从疯狂的状态一下冷静了下来,顿时明白了他现在的处境非常之不妙,生死一线!

    萧晨这是想要杀他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