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动星河

第一百一十五章 因祸得福

    ()这一刻,随着萧晨与血衣男子都是爆发出来最强大的战技,这二人的xing命也都是拴在裤腰带之上,也许下一刻就要陨落一人。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都深谙狭路相逢勇者胜之道,双方没有任何一个人选择退却,仗剑而出,挺剑直刺。

    二人的功力都是运转到极致,手中灵器爆发出来的剑气一动一息之间宛若风雷鼓荡,剑气撕裂,无声无息,如冰刀入水,悄然而行于清水之间。

    急速前进而靠近的二人,身体之上的衣衫无声无息之间,都是被那恐怖犀利的剑气切割撕裂出一道道细微的口子,身上的皮肉都是出现头发丝一般的血痕,崩现的血珠被犀利的剑气绞碎成为了血雾,抛散!

    这一刻空气似乎都凝固,风似乎都不再吹,迸溅起来的泥土,砂石似乎都不在落下,所有人的呼吸似乎也都跟着凝结了,那急速前进,刺杀对方身影也似乎凝固在空中。

    这一刻无声无息,绝对安静,就连那阳光似乎也在这一刻凝结了,仿佛诸天一切事物都在二人的功力催发到了极致的情况之下,而全部凝结在了当场。

    而对战的双方在这一刻,无论是萧晨还是血衣男子,他们的眼中只有对方,瞳孔倒映着对方的身形与面孔,距离缓慢而又急速的拉进。

    嘟嘟在一边看着二人的大战,就在场中二人,进行你死我亡的大战,各自手中所持的利器即将要插入对方身体之中的时候,嘟嘟的大眼睛扑闪了两下,随后那巴掌大小的身体化成了一道淡黄se的闪电,骤然消失在了原地。

    嗤——!

    随着这道声音的发出,仿佛一下将绝对寂静的氛围打破,阳光普照,剑气惊鸿,动如风雷,飞沙走石,身影宛若闪电,但是呼吸却始终没能自如。

    也就在一刻,电光石火之间,萧晨的剑气一下轰入了血衣男子的身体之上,犀利无双,宛若实质一般的剑气,直接将血衣男子的胸口捅了个对穿,血流如注,滚滚狂飙,抛洒长空,在血衣男子的胸口,留下一个大大的血窟窿,随后从那剑气之中爆发出来的恐怖震荡之力,直接将血衣男子的内脏轰击成为了渣滓,顺着裤裆流淌了一地。

    而血衣男子那飘忽不定,蕴含了无上妙韵的一剑在萧晨的眉心一指处停了下来,从灵剑之上she出的剑气,将萧晨的眉心撕裂出来一道眼睛一般的口子,鲜血横流,但是终究那一剑没能刺入萧晨的头颅,因为一只肉肉的小爪子抓住了那柄灵剑,不动分毫。

    那是嘟嘟的爪子,刚才嘟嘟闪电般的窜出来,千钧一发之际抓住了血衣男子的灵剑,救下了萧晨的xing命,将萧晨从死亡的边缘堪堪拉了回来。

    当一切尘埃落定,萧晨口中长喷一口鲜血,身上宛若有万千细小的血口,向外狂喷鲜血,血如雾,洞如网,身如蜂窝。

    这一刻,萧晨终于感觉到对方这一剑的恐怖,那飘忽不定的灵剑,在急速前进的时刻,在萧晨的周身留下了密密麻麻的剑口,几乎将萧晨刺成了马蜂窝。

    而萧晨却是凭借着坚强的毅力,硬生生的挺住了这股剧痛,将血魄之鸣完美的施展了出来,将血衣男子斩杀当场。

    其实萧晨与血衣男子各自爆发出来最强一击,是双双俱毁的局面,甚至有可能血衣男子占据上风,杀死萧晨,还活着。

    但是这一切却被横空出世的嘟嘟改变了,嘟嘟直接用刀枪不入的爪子硬抓血衣男子的灵剑,就是电光石火的时间,萧晨的杀招将血衣男子打得五脏如泥,瞬间死亡。

    “你……”血衣男子眼睛瞪得滚圆,口中血沫横流,终究一句话没能说完,轰然倒塌。

    看着血衣男子死亡,萧晨嘴角动了一下,似乎是笑,随后眼睛一闭,也不知道因为失血过度还是这一击耗费了他周身所有的力量,或者是神魂消耗过度一下松懈过来,竟然也倒了下去。

    “嘟嘟……”

    嘟嘟一下看到萧晨倒了下去,立刻大叫了起来,但是它的身子太少,纵然力量惊天,却是也无法扶住萧晨。

    倒是一旁的夜流星在这个时候终于出手了,萧晨没有xing命危险的情况下,夜流星绝对不出手,她就是要让萧晨经受历练,而不是庇护。

    温室之中的花草总是没有山野之中的花草生命力强。

    夜流星神魂之力涌出,一下扶住萧晨,查看了一下,眉头舒展,对着满脸焦急,担心的嘟嘟说道:“不用担心,他是失血过度,没事。”

    “嘟嘟……”

    嘟嘟闻言,非常人xing化的松了一口气,随后一下跳到萧晨的头上,伸出粉嫩嫩的小舌头舔了舔萧晨的脸。

    “我要带他去山洞疗伤,你也跟来。”夜流星说着,提起萧晨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嘟嘟则是催动风火猎豹,向着之前萧晨来时,所在的那个修炼的山洞狂奔。

    夜流星的灵体非常之强大,魂力狂涌,裹挟着萧晨穿空飞行,刹那百里,只是一闪便是出现到了萧晨来时所修炼的那处洞穴。

    萧晨的伤势非常之严重,不过都是外伤,并不致命,此刻夜流星将萧晨储物戒拿过来,神魂之力涌出,一下就是将萧晨留在储物戒之上的神魂烙印洗刷去,不费吹灰之力。

    随后,夜流星将‘止血符’拿了出来,催动起来,帮助萧晨止血疗伤。血衣男子那一剑,差点将萧晨刺成了马蜂窝,使得萧晨全身上下足足有数千个极细微的血洞,夜流星催动‘止血符’将这些血洞全部恢复。

    但是萧晨依旧没有醒来的迹象,萧晨那最后一击,施展‘血魄之鸣’,使得他耗费了大量的真元,丹田之中九成九的真元都是被掏空,此刻萧晨丹田之中雷火元丹都是无比的暗淡,惨白无力,缓缓的旋转着。

    “还好只是真元和神魂之力消耗太大了,并无xing命之忧。”夜流星给萧晨止住了伤势之后,再次查看了一番,发现萧晨并没有xing命之忧,稍微放心。

    随后从储物戒之中拿出黄玄丹,以神魂之力推送进入萧晨的口中,让其自主消化,恢复真元与魂力。

    嘟嘟此刻也是驾驭风火猎豹来到了山洞之中,一下跳到萧晨的身边,很是紧张的模样,可以看出来,嘟嘟很担心萧晨。

    “他没事了,小家伙你不用担心,有我在他死不了。”夜流星对着嘟嘟说道。

    “嘟嘟……”

    嘟嘟显得无jing打采的,在嘟嘟的认知之中,萧晨就跟它的父母一样,它在星陨天坑之中破壳而出的时候,就看到了萧晨,随后萧晨给了它吃的,而且萧晨对它很好,在嘟嘟的心目之中,就是把萧晨当成了它的父母。

    因此,看着萧晨受伤,嘟嘟显得很心疼,很是伤心,那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着,似乎有泪花闪现。

    而此刻,萧晨对于外界的一切却是浑然不知,此刻的萧晨只感觉全身都是酸软无力,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但是却发不出一点力气来睁开眼睛。

    模糊之中,萧晨仿佛看见了那无边无际,绚丽灿烂的星河,他就漂浮在那无尽的星河之中,被群星捧起,悬浮在宇宙之中。

    “那是什么?”萧晨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终于眼睛睁开了一条缝隙,就看到一尊拳头大小的鼎炉悬浮在自己的头顶。

    那鼎炉,古朴无华,却jing美无比,呈现出来青铜之se,三足而立,肚大腰圆,在那炉鼎之上,有一圆形的盖子,状似莲花宝座,盖在炉鼎之上。

    鼎炉的四周,有四片莲叶,斜斜的扶在鼎炉之足上面,状似那四片莲叶形成了这尊鼎炉的下盘,上盘则是由一朵盛开的莲花组成,整个鼎炉活脱脱的像极了一株青莲。

    在鼎炉的身体之上,铭刻着一株株莲花,形象各不相同,极尽百态,宛若天下间所有莲花,尽数彰显在了这里。

    “无眼的丹炉?”萧晨看了会儿,发现这尊鼎炉竟然是没有炉眼,与他见过的丹炉非常不相同。

    夜流星曾经说过,炼丹的丹炉炉眼越多,品级越高,然而此刻萧晨看到这尊丹炉却是没有炉眼。

    细看之下,萧晨又发现,这尊丹炉不仅没有炉眼,周身连一个孔洞都是没有,完全就是彻底密封的,就好像是一个天生宝葫。

    萧晨越看越是疑惑,根本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像丹炉,却又不像,说不像,却又是的。

    就在萧晨盯着那状似丹炉一般的东西看得聚jing会神,略显纳闷的时刻,突然之间,萧晨就听到有人在喊道。

    “嘟嘟……”

    萧晨一下反应了过来,那是嘟嘟的声音,与此同时,萧晨还感觉到有一只毛茸茸,肉肉的小爪子在抓着他的耳朵。

    下一刻,萧晨一下睁开了眼睛,果然就看到小嘟嘟正坐在自己的脖子上,用着它那肉肉的小爪子挠着自己的耳朵,口中低低的叫唤着。

    夜流星坐在一边,看到萧晨醒来,微微一笑,开口说道:“你醒了,快点将这枚丹药吃了。”

    “丹药?”萧晨眉头一皱。

    “这是我专门为你炼制的五帝金丹,四品丹药。刚才你受伤的时候,我帮你检查伤势,发现你已经快要进入灵觉二重天了,有了五帝金丹辅助,你便可以冲刺灵觉二重天。”夜流星解释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