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动星河

第七十五章 音杀之剑

    ()第八剑!

    这一刻萧晨打出了第八剑,与前面的七剑相比,这第八剑却是有着极大的不同,前面七剑虽然力量狂暴,势大力沉,但是威力却始终如一,而且招式平平,威力终究一般。

    然而当萧晨这第八剑打出去,立刻之间,旦凡是看到这一剑的人,眼中都是涌现出深深的吃惊之se。

    金面煞脸se沉重,目光之中充满了凝重的神se,口中有些含糊的说道:“这……这怎么……可能?!”

    “好高频率的剑杀音波,他……他如何做到的?!”戚长老站立在石壁的画面之前,看着萧晨打出的那第八剑,双手一下握紧,指关节都发白起来,以戚长老的眼力,此刻不难看出,萧晨这一剑到底具有了怎样的威力!

    而这——

    也正是前面七剑的蓄势,领悟,厚积薄发所堆积出来的这第八剑,这一刻,萧晨也终究是领悟出了夜流星所传授给他的十六字真言其中一句是什么意思。

    “血魄之鸣,碧海之涛,大地之脉,灵魂之波。”

    刚才萧晨被金面煞一刀震飞,重伤之际,夜流星便是将这十六字真言传入到了萧晨的脑海之中,夜流星言,领悟这十六字之意,便可轻松战败金面煞。

    随后也才有了萧晨发疯一般,连续一模一样的七剑悍然劈出,被认为脑残,疯狂,痴傻的举动。

    其实,那七剑都只是萧晨用来领悟这十六字真言而发出的试炼之剑。

    碧海之涛代表什么?是什么意思,萧晨不知道。

    大地之脉又是指什么,萧晨更加不明白。

    灵魂之波,那更是虚无缥缈,无法琢磨,萧晨在这短时间又哪里能够明白得了?

    唯有血魄之鸣,萧晨在瞬间便是明白了过来。

    当时,萧晨硬接了金面煞狂暴如雷,猛若狮虎般的一刀,被劈飞在地,双臂yu裂,周身骨鸣之声阵阵,双耳yu聋,嗡嗡乱颤。

    故而,当时萧晨便是明白了什么叫做血魄之鸣。

    随后便以血魄之鸣的音律震荡,引动真气震荡之频率,经过前面七次的尝试,萧晨终于把握到了血魄之鸣的频率与真气震荡的频率契合点,故而才发出了第八剑。

    第八剑出,剑啸若龙吟,宛若天龙翻身,筋骨齐鸣,仰天长啸!

    一剑打出,剑气丝毫不漏,无锋无芒,宛若平常一剑,但是法剑却在急速的震荡着,宛若蜜蜂的翅膀一般,真气内敛,收入剑身之内,让人无法扑捉剑锋准确的轨迹,更要命的是从那法剑之上爆发出来的剑鸣,让人听了,宛若是耳鸣一般,头痛yu裂,直接丧失了听力。

    这一剑,惊采绝艳,惊神泣鬼,轰然之间,穿破百米之遥,刹那之间便是到了金面煞的面前,受到剑身之上所传出的音波之力的影响,神魂反应锐减。

    因此金面煞在萧晨这一剑到来之际,竟然是无法在瞬间做出回应,宛若木鸡一般呆立原地,直接被萧晨一剑狠狠的刺在了金刚锁子甲之上。

    呯!呯!呯!呯……

    刹那之间,高平率震荡的法剑以每个呼吸,七十多次的高频率爆发出来连环穿刺,轰击,比音速还要快,虽然如此高频率的震荡,萧晨无法做到每一剑都是爆发出来万斤之力,但是每一剑也足足有四千斤的力量。

    如此,一息之间,七十八次震荡,就等于刹那急刺七十八剑,每一剑都是四千斤的力量,集中在一点爆发,这有多么的恐怖可想而知。

    噗!

    几乎就在萧晨一剑刺出,打在了金面煞的金刚锁子甲之上的时刻,金面煞瞬间便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瞬间萎靡下来。

    这一剑,无锋无芒,无威无势,但是所有杀机全部内敛在剑身之内,此刻轰然爆发,即便是金面煞也是无法抵挡,那金刚锁子甲虽然抵挡下来法剑的穿刺,但是法剑传出的恐怖震荡之力,却是无法全部卸去,这一股力量,狠狠的轰击进入了金面煞的体内,将其五脏六腑都是震荡得翻腾不休,差点绞碎。

    连神魂都是受到了极大程度的破坏,此刻的金面煞虽然依然站立在原地,但是却已经成为了一个空壳,再也无法对萧晨造成任何的威胁,甚至都无法说出一句话,因为此刻的金面煞,灵魂还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都是被真气震荡,爆发出来的音波干扰所造成的。

    “呼——”

    这一剑刺出,萧晨也是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轰然坐倒在地,额头之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宛若从水里刚捞出来一般。

    这一剑,消耗巨大无比,即便以萧晨星辰战体的浑厚根基,施展出来之后,也感觉全身都被掏空了,无边无际的空虚瞬间包裹全身。

    然而这一刻,萧晨体内的‘金赤丹’却是急速的炼化起来,化作滚滚金se能量,游走在萧晨的周身,为萧晨提供强大的力量,使得萧晨快速的恢复。

    “天才得近乎妖孽!”此刻的戚长老也是满头大汗,看着被累得坐倒在地的萧晨,眼中涌出复杂的神se,有惊喜,有惊艳,有兴奋,甚至还有一抹不易察觉的恐惧。

    “他才多大?应该是十八岁?竟然能够领悟出来音杀之剑,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他的领悟力到底有多么的妖孽?!”

    戚长老只感觉此刻自己的脑子一阵轰鸣,在出云剑宗的历史上,以十八之龄,领悟音杀之剑的天才,只有一位,叫做王羲。

    那是一位怪才,文韬武略,艳冠群芳,当时的王曦以一己之力,力压群英,将出云剑宗顶上了南蟾部洲,八大门派之首,为出云剑宗的骄傲,连当时强势如龙的长生教都不得不忍气吞声。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天才,最终却死在了冥帝仙府之中,这是整个出云剑宗一段痛苦的记忆,历代掌教,禁止提及此事,只有少数人知道。

    然而任谁也不会想到,六百年之后,同样一尊天才横空出世,他就是萧晨!

    这一刻,可想而知,戚长老有多么的激动!

    “此子,天才也!”戚长老目光闪烁不定,似乎内心挣扎不已,“我若如实汇报,必然引起宗门派系纷争,上下剧烈震荡。”

    “而他还没有成长起来,搅如派系纷争,无法把握自我。我应该暂且压制他的光芒,待到他ri此子崛起,定然江山锦绣!唉……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啊!”

    戚长老的话语之中也是透露出来一股无奈,这个世界并非谁是天才,谁就是统治者。不知道多少天才被淹死浑水之中,尚未来得及爆发他们的光芒,便夭折了。

    戚长老不愿意看到萧晨也夭折了,生出惜才之念,他要保护萧晨!

    门派的派系纷争,即便是他也是无法插手,唯一能做的,就是压制萧晨的光芒,让他归于平凡。

    而此刻,萧晨还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对于戚长老此刻的想法,萧晨自然是不可能知道的。

    “流星姐姐,你传给我的这是什么鬼剑法啊!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萧晨神魂念头沟通夜流星,很是不满的说道。

    如果现在,再有危机爆发,萧晨就死定了,他身体之中所有的力量都是在那一剑爆发的时刻,被抽之一空!

    那一剑威力固然恐怖,但是消耗也是大得惊人,以萧晨星辰战体之底蕴,也仅仅可以发出一剑。

    “哼!是你自己愚不可及,将我的话领悟偏了。修炼之道,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夜流星却是不买萧晨的帐,反而话语之中隐隐带怒。

    “额……”萧晨闻言,不由眉头一皱,弱弱的说道:“那流星姐姐,什么才是血魄之鸣?难道不是我这样施展的吗?”

    “像你这样施展,还叫做剑之奥义吗?叫天地同寿还差不多!”夜流星言辞犀利的讽刺着萧晨,显然是被萧晨的举动气得不轻,随后说道:“那十六字真言,你自己领悟,我无法对你详解。”

    夜流星说完,便是不在理会萧晨,沉寂了下去。

    “萧……晨……你!”也就直到此刻,金面煞的一口气方才换上来,眼神呆滞,指着萧晨一句话终究没有说完,轰然倒塌下去。

    “承让啦!”萧晨眉头挑了一下,对着金面煞说道。

    金面煞虽然重伤,但是并不会死,因此萧晨并不担心,此刻他自己也是虚弱的很,当下从储物戒之中,拿出黄玄丹吞吃起来开始恢复体能,真气,解除疲惫。

    现在还没有看到通道的尽头,也就是说接下来历练会比现在更加的残酷,这笔直的迷宫大道,每前进一步都会艰难一分,谁会知道下一次再出现阻挡去路的又是谁?

    因此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不能有丝毫的大意,一旦大意,就会被淘汰。

    此刻,就在萧晨恢复疗伤之际,另外一条通道之中,秦月儿却是遭遇到了大麻烦,秦月儿遭遇到了一尊紫面煞。

    紫面煞,是一位女子,紫发紫眸,半掩紫沙轻遮面,身材婀娜,xing感尤物,一套合身的紫金战甲衬托得那xing感身材越发迷人,风姿卓越,透露出浓浓的妖异。

    此刻,紫面煞眸绽寒光,冰冷的看着秦月儿,不带丝毫感情的说道:“想过去!胜了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