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动星河

第七十四章 本将累了

    ()此刻金面煞遇到的就是这样出不来,回不去,即将要泄的局面,简直快要把金面煞给逼疯了!

    他手中的偃月刀可是足足有六百斤,如此疯狂的挥舞,即便是有强大的真元作为支撑,也是禁不起如此消耗啊。

    而且萧晨的剑势更是让人难受,见缝插针,让人心不余而力足。使得金面煞的的真元在经脉之中都是无法顺畅的流通,使其疲惫不堪,倍感煎熬。

    萧晨对这一切全是浑然不觉,此刻的萧晨完全都是沉浸到了破解金面煞刀法之中,神魂高度集中,剑势越发的缜密起来,行云流水,进可攻,退可守,一剑打出,必然让金面煞急速舞动的刀法,为之一滞。

    收势回剑,简单犀利,如火刀斩猪油,丝毫不沾,使得金毛煞无从下手,根本无法攻击到萧晨,好像萧晨就是一条滑不可捏的泥鳅一般,游走在他的刀锋缝隙之间。

    金面煞发现,他竟然拿萧晨完全没有办法,他的偃月刀虽然远程距离杀伤力大,可一旦被近身了,就显现出来笨重,只能被动抵挡,偏偏想要将萧晨逼出一丈之外,又很是艰难。

    金面煞越发的郁闷了,又是斗了片刻,终于喝道:“停!不打了!不打了!”

    偃月刀猛的一挥,刀罡震荡,做了收势,撤了回来,好似怨妇一般的说道。

    “恩?”萧晨眉头一皱,收剑落地,看向金面煞不解的说道:“为何不打了?这就要放我过关?”

    “本将累了,不想打了。”金面煞说道,但是眼中却是露出戏谑之se,心中暗道:“你这个nai娃子,真是嫩得很呐!”

    “不好,这老东西要耍诈!”就在此刻,萧晨也是捕捉到了金面煞眼中那一闪而逝的戏谑,当下脚步一点,暴退开去。

    但是终究了晚了一步,金面煞的偃月刀撕裂出一道劈天刀罡,轰鸣而出,凛冽的刀罡劈天盖地,如一道天刀透地而出,演化蛟龙,霸道无双,犀利无匹,以一往无前之势,爆轰了出来,直劈萧晨。

    这一刻萧晨终于明白,金面煞不打是假,要打是真,而且是如此疯狂。

    以不打为借口,扰乱自己的心神,暗中却是酝酿着狂暴的杀招,等自己反应过来,他的杀招已出来,目标就是要重创自己。

    好一招yin谋诡计啊!

    萧晨到底还是太嫩了,行走江湖之上,时刻都应该留着一颗防人之心,萧晨的江湖经验到底还尚浅,今天倒是被狠狠的上了一课。

    面对惊天的刀芒,萧晨无法闪躲,即便是施展梯云纵也是无法躲避开来,因为从一开始,金面煞就是预谋而发,直接锁定了萧晨。

    刀芒如闪电,撕裂虚无,瞬间斩落下来,萧晨避无可避,鼓动周身之力,法剑都是被强横的真气灌注其中而发出疯狂的剑鸣之声。

    轰!

    这一刻,刀剑撞击,如天雷轰鸣!

    这一刻,刀锋与剑刃之间点燃霹雳火光。

    这一刻,真气与真元交织,搅动起来,爆炸轰鸣,震荡得整条通道都是猛烈的晃动了一下。

    在雷电交织,火光迸she,剧烈的气息波动之中,萧晨嘴中飙she出一道血箭,如断线的风筝一般被劈得倒飞了出去,狠狠的摔在地面之上,扬起一片尘土。

    “哈哈……”金面煞一招重创萧晨,顿时大笑了起来。刚才他可是被萧晨虐得不轻,差点郁闷得吐出一口老血,此刻一招迸发,雷霆霹雳,直捣黄龙,浑身都是通畅了起来。

    “你这小nai娃子,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我金面煞镇守的通道,二十年来,从来就没有历练的弟子通过,岂能让你坏了规矩!哈哈……”

    金面煞此刻兴奋起来,只感觉全身无一处不是通畅、如意,简直就如有个小美女在身边,说哪里痒就挠哪里一般,简直舒坦到了极点。

    “那是因为我没来!”却在金面煞怡然自得,感觉出了一口恶气的时刻,距离他十几仗之外,弥漫的尘土之中,传出来萧晨的声音。

    “恩!”金面煞闻言,全身一震,本来他以为萧晨遭受到如此重击,必然是妥妥的重伤了,哪里还能够如此中气十足的说话。

    当尘烟散去,萧晨倒提法剑从其中走出来的时候,金面煞的脸se顿时jing彩了起来。

    “你……你没受伤?!”金面煞不可思议的问了起来,他可是非常清楚自己刚才一招的杀伤力有多么的强横。

    萧晨脸se冷酷,闻之无言,脚下步伐加快,径直向着金面煞走了过来,法剑倒提,摩擦在地面之上,带起一溜火星四she。

    萧晨怎么可能没受伤,金面煞那一击差点没把萧晨劈死,萧晨当时五脏六腑一阵翻腾,差点移位,双臂宛若断裂一般,如果不是那一击刺激到了‘金赤丹’,使得‘金赤丹’被急速的炼化,萧晨就算爬起来,怕是也没有这么快,也没有这么龙jing虎猛。

    此刻,萧晨的嘴唇边还残留着殷红的血迹,那是刚才被一下重创从口中喷薄而出的血箭所留下的。

    萧晨的眼中闪烁着犀利的神光,现在的萧晨的脑海之中没有别的念头,唯一的念头就是打倒金面煞,一雪前耻。

    金面煞刚才重创萧晨可不是光明重大,因此萧晨心中憋屈,这股憋屈要宣泄出来,唯一的方式就是打倒金面煞。

    “小娃子,你等等!你受伤了,你现在应该去疗伤!”

    “我让你等等!你别意气用事!到头来伤的可是你自己!”

    “你再来,我动手了啊!”

    “我告诉你,我可不会因为你受伤手下留情!”

    “你等等!我真动手了啊!”

    面对萧晨一步步的逼近,金面煞脸se一变,眉头紧皱了起来,他感觉自己碰上了一个很难缠的家伙。

    萧晨毕竟是战体弟子,是放进来历练的,可不是真的送进来让弄死的,因此金面煞也是有这样一层顾虑,他的目的只是训练战体弟子,不可能真的下杀手,甚至从某些层面上讲,还需要保护他们。

    但是此刻,萧晨拼着重伤之身,向他杀来,金面煞自然是要劝阻萧晨。

    “等你妹!”萧晨疾走而驰,完全将金面煞的话语当成了耳边风,距离金面煞还有五步之遥的时刻,猛然跃起,脚下云雾狂涌,梯云纵施展而出,左突右闪,上下纵横,瞬间便是到了金面煞的面前,二话不说,法剑开路!

    萧晨一剑扬起,法剑争辉,真气鼓动,狂暴若狮虎,一剑力劈而下,势大力沉,剑芒凝实宛若匹练,抽击而出。

    金面煞为之一凛,只感觉萧晨无论是气势,还是力量,比起之前还要更胜一筹,哪有半分受伤的样子。

    当下长臂一抖,偃月刀震飞而起,撕裂出一道弧形刀芒,横扫千军,攻向萧晨。

    呯!

    刀剑再一次实打实的撞击在一起,火星迸溅,真气四she,萧晨踉跄之间,后退三步。

    但是萧晨却没有停止进击的步伐,剑势不变,再次杀了上来。

    依然与刚才那剑势一般无二,朴实无华,自上而下,力劈华山。

    “好恶劣的剑势!”金面煞以为萧晨脑子被打坏了,竟然打出如此简单,平凡的剑势,当下偃月刀一横,腾空而起,两指一弹刀柄,便见那偃月刀如一道闪电般撞向了萧晨。

    呯!

    一声脆响,萧晨再次被轰得倒飞了出去。

    然而,下一刻,在金面煞诧异的眼神之中,萧晨再次爬起,面se冷酷,义无反顾的再次杀来。

    “他要干什么!脑子坏掉了吗!疯了吗!”金面煞不解起来,然而萧晨的剑势已经到来,无锋无芒,朴实无华,却涌出滚滚大力,悍然劈下,依旧是力劈华山。

    砰!

    真气迸she,金面煞举刀抵挡,脆响声之中,萧晨再次被震倒飞了出去。

    但是下一刻,萧晨又是爬起,一抹一样的剑势再次爆发,剑势低俗,恶劣到了极点。

    呯!

    毫无疑问,萧晨再次倒飞了出去。

    而此刻金面煞的脸上已经笼罩了浓浓的疑云,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完全不知道萧晨在玩什么把戏,干嘛做这些无用功,心中奇怪起来:“区区一招力劈华山,尿尿活烂泥的小屁孩都会,难不成萧晨想要用这一招来打败我?”

    随后萧晨再次杀来……

    “萧晨这小子,在搞什么?”不仅仅是金面煞有种发蒙的感觉,就连站立在石壁之前观看的戚长老也是有些发蒙了,完全看不懂萧晨在干吗。

    “已经第七剑了,待到第八剑出去,我想以萧晨的领悟能力,总该领悟到什么叫做脉动了。”夜流星此刻观察着萧晨的情况,暗暗想到。

    萧晨做出这一系列的反常举动,始作俑者并非萧晨本人,而是夜流星。

    “你这小子,真是可恶,竟然拿本将开涮!”

    在萧晨连续七剑劈砍而出,却浑然没有多么强大的威力之后,金面煞终于是极为不耐烦的呵斥起来,偃月刀猛然一挥,打出刀罡霍霍,从那刀头之上分裂而出,纵横飞舞,劈头盖脸,向着萧晨杀将过来。

    而此刻,萧晨也是又一次冲杀过来,刚好使出第八剑,剑势放纵,狂妄不羁,桀骜不驯,但是如果认真分辨萧晨的剑势所向,却又发现,极为矛盾的透露出来一股律动的乐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