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动星河

第五十八章 践行的宴席

    ()姚步平的所言在情在理,戚长老也不好多说什么,点头同意之后,便是带着秦月儿,西门无敌等战体弟子离开了。

    “哈哈……萧晨师弟,战斗了一天,想来你的消耗也是巨大,走,我正好让人置办了一顿宴席,为你践行。”

    戚长老带人离开之后,姚步平哈哈一笑,豪爽的说道,出手邀请,示意萧晨先行。

    “姚师兄能够泾渭分明,胸襟坦荡,惩恶扬善,真是让萧晨佩服,今ri这宴席,萧晨是非去不可啊。”

    萧晨开朗的说道,心中却是暗暗留了小心,姚步平所谋的是‘归元丹’与小嘟嘟,萧晨哪里能够不知道,这场宴席多半是顿鸿门宴,但是萧晨也正有事情要解决,需要借助这姚步平之手,因此去会一会姚步平的手段又有何妨。

    而且姚步平的修为并不是很高,现在萧晨的实力还在姚步平之上,因此萧晨并不惧怕他。

    “好!好!好!萧晨师弟请。”姚步平闻言兴奋起来,暗道萧晨菜鸟,以为晋级成为了内门弟子,就一飞冲天了,殊不知人心百态,他这点年纪又岂能看个透。

    目光闪烁,姚步平心中已经订好了计划来对付萧晨,今ri就要让萧晨交出‘归元丹’和小嘟嘟。

    “对了?蔡清师兄他们不来吗?”萧晨被姚步平引领前行,边走边说道。

    “邀请他们作甚,今ri是我与萧晨师弟说说心里话的ri子,有他们在场,怎能敞开心扉。”姚步平连忙解释道。

    “哦,也好。”萧晨心中冷笑不止。

    蔡清教习等人没有得到姚步平的邀请,自然是不好前去。而且他们也不担心姚步平敢拿萧晨怎么样,毕竟现在的萧晨身份不同了,而且明ri戚长老更是点名要萧晨,如果不见萧晨,以戚长老的脾气,定然不会饶了姚步平。

    这一天大比,到了结束已然是天晚了,萧晨被姚步平引入院首大殿的后院的厅堂之中。

    “萧晨师弟,请!”姚步平说道。

    此刻天se残黑,厅堂之中已经燃起了青铜油灯,使得厅堂之中一片大亮,如同白昼。厅堂之中布置还蛮有档次,在厅堂的zhong yang摆放一张仗长,三尺宽,血龙木打造的餐桌,而椅子却只有两把,分别摆放餐桌的两端。

    在那餐桌之上已经摆放了满满的一大桌子菜,很是jing致,萧晨感觉像是看到了满汉全席。

    “姚师兄,真是盛情,萧晨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这一大桌子菜,怕是所费颇多。”萧晨看着那一大桌,起码有上百盘的菜肴,寒暄起来,心中的提防却是没有丝毫的减少,保不准哪里就会冲出来一帮杀手。

    “哎?为萧晨师弟践行自然要盛情,你这一走,我可就再也见不到你了。”姚步平道,说着拉着萧晨坐了下去,随后走到桌子的另外一头也是坐下。

    “来!萧晨师弟,我敬你一杯,先干为敬。”刚坐下,姚步平便是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萧晨也是端起酒杯,鼻子一嗅,并没有发现异常,当下就yu一饮而尽,而此刻夜流星的声音却是从萧晨的脑海之中响起,“萧晨,这酒不能喝,这酒中被下了十ri醉。此毒下入酒中,与酒融为一体,你还分辨不出来。中毒者会全身酸软,头脑发晕,宛若醉酒,真气尽失。”

    “会死人吗?”萧晨问道。

    “那到不会。”

    “既然不会死,那就没事情了,我若是不喝酒,如何能够利用好他。”萧晨说道。

    “萧晨师弟,你怎么不喝?难道这酒不合你的胃口?”姚步平发现萧晨端着酒杯,却是没有下口,以为萧晨发现了什么,不由紧张了起来。

    “呵呵……这酒很香。”萧晨说着一口饮下,砸了砸嘴说道:“好酒!”

    “哈哈……萧晨师弟真是海量,来!师兄在敬你一杯。”姚步平道。

    闻言,萧晨却是笑了一下,放下酒杯,说道:“姚师兄,想来你找我是有话要说,只是喝酒却是有些太没意思了,有话不妨开门直说。”

    “哈哈……”姚步平闻言顿感尴尬,哈哈一笑掩饰了过去,心中却是暗道:“本来还想多灌他几杯,没想到这小子这么没有耐xing,也好,我在托他一拖。”

    想到此处,姚步平道:“萧晨师弟,今后可有什么打算?”

    “走一步算一步,暂时倒是没有什么打算。”萧晨淡淡的回答道,感觉姚步平似乎找不到什么话题了,萧晨说道:“姚师兄,乾明受你一记掌刀不知道如何?”

    “放心,死不了,咦?萧晨师弟可是对今ri他陷害你一事不满?若是如此,我让人赶他下山之后灭掉他,给萧晨师弟泄恨。”姚步平满口义气道。

    “那到不用,其实我还挺念及旧情的,毕竟并肩战斗过。今ri他也是一时心切,急功近利,受了一掌怕是伤得不轻,姚师兄不妨让乾明来这里,既然是践行,那就不要让我带着‘遗憾’离开。”

    萧晨说的很真诚,当真是入木三分,其实这都是萧晨故意的,萧晨叫乾明来,是想要杀乾明,借姚步平之手杀掉乾明,乾明绝对不能留,萧晨已经给他定了死刑。

    “这……”姚步平闻言有些犹豫起来,乾明来了,他的计划怕实施起来有些不方便,毕竟就有了外人在场。

    “既然姚师兄不愿意那便罢了,我去找乾明便是。”萧晨说着,就yu起身。

    姚步平一看萧晨要走,哪里肯,立刻说道:“来人,去帮萧晨师弟给乾明叫来。”

    “是。”外门有人应道。

    “萧晨师弟,请坐。“姚步平道。

    不多会儿,乾明便是被人带来了,乾明今ri功亏一篑,已被门派驱逐,本来他以为姚步平让他来是共谋如何干掉萧晨的计划,但是当他进入厅堂之中发现萧晨也在这里,而且在和姚步平喝酒,脸se瞬间难看了起来。

    眼中露出茫然之se,不知道姚步平在玩什么把戏,难道想要今天是要将萧晨杀在这里不成?那样的话,胆子也太大了。

    “哇,姚师兄你这酒劲后来劲。”萧晨一饮而尽之后,砸了砸嘴说道,身影却是有些摇晃起来,醉醺醺的样子,忽然看到乾明到来,萧晨笑道:“咦?乾明师兄,你怎么来了?”

    萧晨开始故意装醉,施展起来自己的计划。乾明一ri没有被赶下山,那一ri就是外门弟子,萧晨现在还不敢在门派击杀外门弟子,若是等乾明下山在去杀乾明,更是有些不可能,他的时间很急,来不及杀,所以萧晨才会想出这么个办法,将计就计,借刀杀人,除掉乾明。

    “哼。”乾明闻言冷哼一声,他却是不知道这其中的yin谋诡计,以为萧晨进入大比第一,再次庆贺,喝得伶仃大醉,此刻是在故意卖得意,奚落他。

    “哈哈……好,这小菜鸟醉了,十ri醉的药力发作了。”姚步平心中哈哈大笑起来,正准备派人把乾明支走,然而这个时候萧晨却是突然醉醺醺的说道:“乾明师兄,我有一事不明,想请教一二。”

    “你我已经势同水火,何必还如此奚落与我。”乾明道,误以为萧晨在拿他开涮。

    “我问你,当ri守护黄石镇一战,你怎么会控制幽冥毒烟的?”萧晨说道,其实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萧晨,今ri借着醉酒的假象,直接开门见山问个清楚。

    闻言,乾明的脸se明显一变,眼中露出震惊之se,嘴上却是说道:“你这个醉鬼,胡说八道什么,什么幽冥毒烟?”

    “你不知道,我可知道。你是大魔门打进我出云剑宗的jian细,目的就是要盗取我出云剑宗的八大绝技之一,‘出云二十四式’,企图颠覆我出云剑宗,被大魔门所吞没。你这个jian细,我说的可有错。”

    萧晨醉醺醺的样子,全身无力的趴在桌子之上,将菜打翻了一地,但是一顶顶足可让乾明死上千百次的大帽子疯狂的扣了过去,使得乾明的脸se瞬间惨无人se,气急败坏的说道:“你这个疯子,血口喷人,你这是**裸的报复。”

    “院首师叔,你千万别相信这个疯子的话。”乾明惊恐的说道。

    姚步平此刻的眼神看向乾明已经不对劲起来,如果萧晨所说属实的话,那么拿住乾明,上交门派,必然是立了大功。

    然而接下来萧晨又是说道:“姚师兄,我知道你想要‘归元丹’和离火独角兽的幼崽,我都可以给你。现在我醉了,全身酸软无力,只要你帮我泄今ri陷害之恨,我就全部交给你。”

    闻言,姚步平一下子激动了起来,他给萧晨喝十ri醉,为的就是套出萧晨的真话进而动手,而现在萧晨自动说出来,却是让他省却了一番功夫,自然是激动。

    他不敢杀萧晨,方才想出了这么个法子,因此此刻萧晨话语的诱惑力已经让姚步平有些疯狂了。

    “姚师兄,你还犹豫什么。难道你连杀一个叛徒的胆量都没有嘛?也罢,那我自己动手,但是‘归元丹’和离火独角兽的幼崽,可就不给你了。明ri我便离开前往飞龙院,你这辈子都别想得到了。”

    萧晨看似醉醺醺的,好似要醉死了一般,但是头脑却是无比的清明,这一切都是萧晨自己装的,十ri醉萧晨喝是喝了,但是全部被真气所包裹住,根本就没有吞入胃中,只要萧晨愿意,现在一张口全部都能喷出来。

    “萧晨,你好卑鄙!你好毒!”乾明吓得面无人se,院首要杀他,他必死无疑,而且萧晨一顶顶大帽子给他扣了上去,是大魔门的叛徒,当场诛杀,并无任何罪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