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动星河

第五十六章 轩然大波

    ()阻碍蔡清教习宣布冠军的诞生,使得众多弟子都是不悦,大赛即将结束,乾明要是不给个好的理由,必然要遭受惩罚。

    “你有何话说?”戚长老冷冷的说道。

    闻言,乾明上前一步,对着戚长老行了一礼,随后面对大众说道:“我要说的是一个偷‘狗’大盗,前些ri子,院首师叔丢失了一条‘狗’,并且贴有榜文,飞云别院的弟子应该都知道,我现在要宣布就是谁偷走了院首师叔的‘狗’。”

    “是谁?!”院首姚步平闻言,立刻激动得站了起来,间不容息的开问。

    萧晨一听这话,立刻知道不妙,也终于是知道了乾明那眼神之中的杀机从何而来,小嘟嘟偷了院首的‘归元丹’,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是一条‘狗’掩盖了真实画面,但是萧晨自然是知根知底,眼中骤然杀机闪烁,这是萧晨的逆鳞,乾明触了他的逆鳞。

    “好一个卑鄙小人,真实可耻至极,亏我还当他是朋友,在利益面前直接出卖了我。他这一举报,我的第一不仅要被取消资格,还要被重重的惩罚,甚至被处死。而他却可以继承第一,拿到所有的奖赏!好!好!好一个乾明。”

    萧晨瞬间便是想明白了一切,心中杀机猛烈,如果此刻不是大庭广众之下,乾明这般硬揭萧晨的逆鳞,必然已经是个死人了。

    “呵呵……”乾明看到院首姚步平急不可耐的样子,很是兴奋,目光得意的瞥了一下萧晨,诡诈的笑了笑,伸手一指萧晨,中气十足,如天雷炸响一般的说道:“就是他,萧晨!”

    哗——

    此话一出,立刻在众弟子之间引起轩然大波!

    “什么!萧晨竟然就是偷了院首的那条宝贝‘狗’的人,真是人不可貌相啊,看他一副和蔼可亲,正人君子的模样,怎么竟是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

    “是啊,亏我刚才还崇拜他,原来是个小偷,真是可耻,这种人不配当我的偶像!”

    “呸!简直就是我们武者之中的败类,若是偷了珍贵的丹药,功法我还敬他三分,竟然偷了一条狗,实在是败类到家了,脑袋被门夹了。”

    “……”

    乾明听着众弟子的议论,无比的得意,目光看向萧晨,嘴角勾起,冷笑连连,心中暗道:“萧晨,你想不到,任你强横如神魔在世,今ri你也要完蛋,我说第一是我的,就是我的,你等着制裁。”

    面对乾明看过来的得意目光,萧晨心中杀机凛冽,如果以前萧晨还感觉与乾明并肩战斗过,有那么一点点的情谊,那么此刻就全部烟消云散了,萧晨有的只是对乾明无尽的杀意。

    然而乾明对此却是浑然不觉,他认定了萧晨今天必然要栽,甚至一蹶不振,如何还能够威胁到他的存在,因此他对于萧晨眼神之中she过来的杀机丝毫不以为然,反而很是得意,“萧晨,从最高处被摔下来的滋味很爽,要怪就怪你太强了,挡着我的路了。”

    然而众弟子并非所有人都那般头脑简单,此刻就有弟子说道:“这乾明八成了是输得脑子坏掉了,就算是我都不会去偷一条狗,萧晨这样的人又怎么回去偷一条狗,麻烦找借口诬陷,也要找一个好点的借口。”

    “就是,狗有什么用,我一脚能踢死十几条,除了当狗ri吃,还能干嘛?难不成萧晨是馋虫发作,偷来吃了?”

    “我看,那乾明分别就是输得不甘心,被萧晨一剑打败感觉屈辱,因此故意诬陷萧晨,想要使得萧晨得到制裁,然后他去夺得第一,最是瞧不起这种无耻小人!”

    “乾明简直就是人渣,垃圾,可怜虫,就算得到了第一也是别人吃剩下的,不是凭借自己真本事拿到的,我第一个瞧不起他,太没出息了!”

    “……”

    当这些议论在传到乾明的耳中,乾明的脸se瞬间就变得难看了起来,不过他的确就是这种心理。

    此刻的乾明多么的想要说出真相,萧晨偷的不是狗而是‘归元丹’,但是这里又关系到院首姚步平的榜单谎言,他哪里敢戳破,他还指望着姚步平制裁萧晨,一旦戳破怕是要连他一起被制裁。

    因此,这些弟子的议论,咒骂他都无法反驳,只能吃定了这个哑巴亏。

    乾明的眼神锁定着院首姚步平,他相信姚步平一定会出手干掉萧晨的,毕竟他可是想要得到‘归元丹’和离火独角兽的。

    果然如乾明所料,姚步平终于发作,一挥手压下众弟子聒噪的议论之声,双目如勾子一般的紧紧的锁定住萧晨,一字一句的说道:“把这盗‘狗’的贼子拿下!”

    萧晨闻言,猛然暴喝起来:“慢着!”

    “人证再此,你还有何狡辩!”姚步平呵斥道。

    萧晨冷笑起来:“人证?就凭乾明一面之词,院首就认为我是盗‘狗’之人,这未免有欠妥当,如果我现在说,乾明因为技不如人,输我一筹,第一被我得来,嫉妒在心,怀恨与我,故意陷害我,这又该怎么讲,我算不算人证?”

    萧晨简单的两句话,说的姚步平哑口无言,接着萧晨又道:“况且我连院首有养‘狗’的习惯都不知道,又怎么会偷院首的‘狗’呢?如果院首心痛你的‘狗’丢失了,和我说一声,我送你个几百条也可以,何必要给我带上一个盗‘狗’之人的帽子呢?”

    “你……你送得起吗?!”姚步平被萧晨气得为之一窒,暴怒的呵斥道。

    到了这一刻,萧晨自然是明白了姚步平想要得到的是什么,不仅是要追回‘归元丹’还想要连他的小嘟嘟都一并给收去。

    萧晨已经做好了打算,今天打死也不承认,反正他们也没有证据,单凭乾明一面之词,还奈何不了他。

    现在的他毕竟是英豪榜第一,而且还是战体弟子,门派对他的定位还没下来,没有确凿证据,就算是院首也别想动他。

    不过,如果萧晨知道戚长老今天是为他来的,而且门派对他的定位也下来了结果的话,怕是就不会这么想了。

    “赔不起么?萧晨赔不起,我帮他赔!我倒要看看,姚院首的狗值多少钱!”却在此刻,戚长老开口说话,戚长老并不知道这其中的复杂关系,因此反倒是认为姚步平在故弄玄虚,与乾明沆瀣一气,对萧晨拿到第一不满,想力挺乾明拿第一。

    而戚长老因为秦月儿的事情对乾明意见很大,偏偏又是很好看萧晨,因此这一刻,直接力挺萧晨,帮助萧晨说话。

    “这……这不敢……”官大一级压死人,戚长老乃是掌控飞龙院的实权长老,更是长老院的记名长老,权利很大,姚步平区区院首,哪里敢和戚长老作对。

    “我有证据!”

    乾明一看姚步平瞬间被戚长老镇压,顿时心凉了半截,不过他却认为戚长老这等人物必然是公正的,只要拿出证据,必然可以搬倒萧晨,甚至将萧晨狠狠的踩入‘地沟’之中。

    “证据!一条狗讲什么证据!”戚长老闻言,顿时气不打一出来,气得眉飞se舞,怒斥乾明道。

    “不!那不仅仅是一条‘狗’。”乾明简直郁闷到了极点,他是真的想说出实情了,但是姚步平都是没有想要说实情的意思,他如何敢说,只能扭扭捏捏,想说又不敢说。

    如此也就越发的让戚长老反感起来,更是认为乾明这是小题大做,认为乾明是输了不甘心,故意挤兑萧晨,越发的对乾明不顺眼起来。

    “你刚才说是狗,现在又说不是狗,拿老夫开涮是吗?真是好大的胆子!”戚长老怒道。

    “不不不……”乾明连连解释起来,只恨自己的老母少给他生了几张嘴,慌忙道:“我真的有证据,那条狗就在萧晨那里,我看到过,如果不信,到他的房中一看便知。”

    “哼!放屁!”却在此刻,西门无敌实在看不下去了,他感觉自己的对手被侮辱了,就是侮辱了他,气愤不过的开口说道:“乾明你这厮,真是小人,总拿一条狗说事,你这是侮辱萧晨!别说一条狗,就是一头老虎,萧晨又怎么会放在眼中,我实话告诉你,萧晨是星辰战体,宗门已经对他下了定位,他将随我们一起在半个月之后,参加内门考核,一旦通过,身份之尊贵,岂是你这等燕雀能够比拟的,你若是再侮辱萧晨,我立刻将你斩杀此地!”

    西门无敌那是何等人物,不仅仅是战体弟子,更是西门世家的大少爷,那种大少爷的气度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就像是主宰生杀大权的君王。

    要知道西门世家在南蟾部洲,虽然不能和八大门派相比,但也要比一般的门派强大,因此西门无敌的气度自然卓越,这一番话呵斥,就像是家主呵斥奴才一般,把乾明呵斥如同狗一般。

    而西门无敌的话语内容却比他的气势更厉害,宛若一枚炸弹丢入了江海之中,引起滔天骇浪,众弟子沸腾了。

    这些弟子并不知道萧晨是战体弟子,此刻被西门无敌一下抖露出来,顿时使得练武场之上的两万多弟子如同鳖窝被人倒了一棍,完全炸了!

    “我的天!萧晨竟然是战体弟子,难怪那么厉害!”

    “我就说嘛,萧晨师兄怎么会去偷了一条狗,现在你们都信了?人家可是战体弟子,别说一条狗,就算是院首大人与人家相比都算不得什么?”

    “看来果然是乾明在诬陷萧晨,真是脑残啊,偏偏拿一条狗说事,这下等于是被**裸的扇脸,还是扇了又扇,估计乾明的脸一定滚烫滚烫的。”

    “何止是滚烫,估计已经成为猪肝se了。”

    “……”

    众多弟子的议论肆无忌惮的传入了乾明的耳中,使得乾明yu仙yu死,他的计划失败了,功亏一篑,除非这个时刻,他把实情完全说出来,拼死一搏,说不定戚长老会亲自制裁萧晨,情况才有逆转的余地。

    想到此处,乾明的眼中露出疯狂之se,理智渐渐开始模糊,他的心被利益与名气蒙垢了,一个疯狂的想法在乾明的脑海之中出现,“萧晨,既然事情都闹到了这种地步,我绝对不能让你好过,我要说出全部实情,将你置之死地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