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动星河

第四十章 残酷真相与萌芽情愫

    ()本来萧晨也就一问,并没有希望凌水烟能够回答他,毕竟以前萧晨曾经问过,但是凌水烟冷冷的岔开了话题。

    萧晨本以为这次会是同样的结果,然而凌水烟的回答却是让萧晨一楞。

    只听凌水烟用着幽幽的语气说道:“也许你永远不会明白,当一个傻男孩儿愿意为另一个傻女孩儿牺牲生命的时候,冲击出来的心灵暴风会有多么的强烈。”

    凌水烟一改往前冰冷无情的姿态,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虽然不是温软如玉,但是却也有了几分女儿家的柔情在其中,本就冰艳,绝美的容颜,在此刻悄然熔化了些许,简直倾城倾国的美,让人心神荡漾。

    萧晨这一刻,心头猛烈的一震,宛若心中有头猛虎苏醒了,心灵莫名的出现一种激昂的冲动,想要将心中压抑的情绪表达出来。

    “凌师姐这话是什么意思?暗示着当年我为了帮她采一株金光莲,从而打开了她少女的心扉吗?”

    即便心血激昂,有股猛虎般的冲动,但是这样的话萧晨也不敢说出来,凌水烟压根就不是那种扭扭捏捏的小女生,完全是寒冰一般的美人,地位又是高的离谱,是仅此于门派一院二部三堂大长老的人杰,出类拔萃。

    而萧晨的地位相比之下却是低贱如蝼蚁,连实力都是差了十万八千里,萧晨与凌水烟之间的差距就好像是天鹅与麻雀的差距一般。

    天鹅会看上麻雀吗?麻雀敢对天鹅说你是爱我的,对吗?

    肯定是不可能的。

    所以萧晨自然不敢说出来,万一猜错了,惹恼了凌水烟怎么办?

    因此只能心中揣测,不过这一次凌水烟总算没有那么冰冷了,这却是让萧晨心中着实温暖了许多,似乎是看到了某种希望。

    “对了,你怎么会出现在血海魔窟的,这种地方不是你该来的,你也不可能来的。”凌水烟见萧晨没有反应,随意的岔开了话题,对于那件往事不在提。

    闻言,萧晨便是将一切种种全部讲了出来,凌水烟在听却很平静,哪怕是萧晨讲到那惨烈如地狱般的巷战的时候,凌水烟也是没有丝毫的动容。

    让凌水烟动容的是当萧晨说到在星陨天坑获得紫炎火莲以及小嘟嘟的时候,凌水烟方才有些好奇的问了几句,也便作罢。

    至于赵无眠,葛向前,钟重山这些人在凌水烟的眼中似乎就是蝼蚁,完全没有一丁点放在心上的意思,死了也就死了。

    “你想成为内门弟子吗?”凌水烟听完了萧晨的讲述之后,无比跳跃xing的说道。

    萧晨只感觉和凌水烟交谈必须要全神贯注,否则一个不小心,就会漏掉了关键xing的话语。

    闻言萧晨道:“当然想,不过师姐你已经帮助我很多了,这一次我想靠自己的努力。作为一名武者,如果无法自食其力,处处依靠别人,那么在漫漫武道之路将无法走远。”

    凌水烟听到临了,嘴角动了动,似乎是在笑,但却没有在说话,点了点头。

    话题似乎到此为止了,萧晨与凌水烟都没有在开口说话,直到重伤之下的岳灵疗伤醒转过来,说了一句话之后,方才使得众人又有了压迫感。

    岳灵声音虚弱的说道:“萧晨你这个笨蛋,凌师姐现在在这里,你还不请她帮忙。你杀了钟重山的事情已经败露,他的表弟葛向前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闻言,萧晨这才想起来这重要一环,葛向前虽然被凌水烟打伤,但是凌水烟却没有直接杀了,一旦回到宗门,以葛向前的地位,要难为萧晨简直就是吃饭喝水一般的简单。

    萧晨的眉头不由紧皱了起来,可惜刚才他把话说得太满了,信誓旦旦的说不要凌水烟帮忙,此刻又怎么好在开口。

    而凌水烟似乎有意试试萧晨的决心,完全没有开口表态的意思,沉默着,催动坐骑走动着,冷漠如冰。

    萧晨却也不是那种小白脸,一切都依仗着别人,心中盘算起来:“那葛向前吃了凌水烟一掌,回去怕是也要恢复十天半个月,但是那时候,我借助紫炎莲子完全可以突破凝神九重天,就算不是他的对手,但是自保足够了,一旦我在晋级入内门,身份平等,他也奈何我不得。”

    萧晨暗暗盘算起来,心神渐定,眉头舒展,看在别人的眼中,这件事情已经不被萧晨所放到心上。

    凌水烟将萧晨的一切表现看在眼中,心中暗暗好奇,不知道萧晨忽然爆发出来的这股自信到底有什么依仗。

    毕竟凌水烟可是不知道萧晨有那么多的紫炎莲子,萧晨只是对她提及一下,并没有说自己有多少。

    如此萧晨这种面对大事临危不乱的表现倒是让凌水烟对萧晨刮目相看,使得萧晨在凌水烟印象中又是猛升了一个境界。

    “对了,凌师姐,那个叶师兄是什么人?”萧晨感觉没人说话有些枯燥,找了一个话题开谈起来。

    闻言,凌水烟看了王东一眼,淡淡的说道:“你是感觉叶飞龙出手教训了姚易,大义凛然,你觉得他正义,所以对他感兴趣?”

    “不!”萧晨掷地有声的否定道。

    “哦?”凌水烟不由诧异的看了萧晨一眼,叶飞龙的为人,凌水烟自然清楚,因此才会对堂堂大师兄不冷不热。

    但是萧晨不过才与叶飞龙与一面之缘,怎么会如此肯定?

    “我感觉这个叶师兄并不公道,他分明是偏袒姚易的,虽然最后他一巴掌抽飞姚易让我不解,但是直觉告诉我,此人城府深,还很yin险。”萧晨说出了自己的感觉。

    “你到有几分识人的本领。”凌水烟也是为萧晨目光之毒辣而佩服,随后说道:“不过,这种层次的人物你还接触不到,等你有一ri成为了核心弟子,在考虑派系的问题。”

    凌水烟说完,便是不在多言,不过言语之中已经透露出来,出云剑宗内部,明争暗斗,暗流汹涌。

    一路之上,萧晨与凌水烟谈了好几个话题,不知不觉又是谈到了这次的任务之上。

    萧晨满是疑惑的说道:“凌师姐,按照我的推测,这次的任务,核心弟子应该是先出发的,可是为什么不先去拿走地图,而要让外门弟子去守护,而且在外门弟子几乎全军覆没的时刻,方才出手去拿地图,这样不是很多余吗?”

    “这叫历练。一个门派就像大海,弟子就是其中的鱼,高层就是养鱼之人,他们不会只将养分供给大鱼,而不顾小鱼。否则大海将空,鱼将灭亡,一个门派也将没有后续力量,成为下三流的门派,甚至消亡。”

    “可是……这历练是不是太残酷了,外门弟子几乎全军覆没!”萧晨依旧感觉难以置信。

    凌水烟却是淡然一笑道:“这才死了多点,你要知道,出云剑宗的外门弟子有数万之多,这些弟子不是用来守护山门的,就是为了在历练之中抉择出优秀种子,让他们绝处逢生,逼发潜能,方才有机会成为内门弟子。”

    “而内门弟子依旧会大量的死亡,从其中筛选出最优秀的弟子成为jing英弟子。jing英弟子才是一个门派的中坚力量,门派会考虑到他们的生死,但也只是考虑。最为重要的永远都是核心弟子,只有晋升到了核心弟子,门派才会重视他们的生命,当孩子一般全力培养,有求必应。”

    “至于其他弟子,都是在残酷规则之下,不断筛选的对象,他们的xing命如同蝼蚁。否则,以我出云剑宗三千多年的历史,怎么可能只有数万外门弟子,数千内门弟子,数百个jing英弟子,七十二个核心弟子。”

    凌水烟破天荒的说了这么多话,使得萧晨大开眼界,对于这个冷酷无情地世界的认识更加清楚了一些。

    原来在这个世界,通玄武者之下,一切都是蝼蚁!

    “那战体弟子呢?”萧晨又问道。

    “战体弟子是一个门派的血脉,自然不会随意的葬送,他们历练之残酷比普通弟子残酷十倍,但是却不会有xing命之忧。宗门的大罗宫就是他们历练的场所。”

    “那这么说来,战体弟子完全就是养尊处优?没有xing命危机,如何爆发潜能?”

    “生于天地,谁能无灾无劫。门派对于战体弟子的要求更高!战体弟子,一年之内必须晋级一个大境界,否则门派就会将其投入次元空间,经受死亡与杀戮的考验,逼其爆发潜能,但是大部分都死在了次元空间之中,没有几个可以出来。”

    “不过若是能从次元空间活着出来,修为必然突飞猛进,现在核心弟子十杰之中有两位都是从次元空间死里逃生出来的。”

    凌水烟侃侃而谈,平ri凌水烟是个说话极为简单的主,但是今ri却是破天荒了,将出云剑宗这潭水澄清了给萧晨看。

    而经过凌水烟诸多讲述,萧晨对于出云剑宗这个门派的了解更加清晰了,虽然‘神魔志’之中也有记载,但是与凌水烟所讲述的相比,详略立见。

    今ri凌水烟如此剖析、透彻的给萧晨讲清楚,并非是一时兴起,心血来chao,其本意还是为了照顾萧晨,使得萧晨知道前面的路有几道弯,不要走错路了。

    其实说到底,凌水烟的心中还是放不下昔ri自己还是灰姑娘的时候,有个傻小子愿意牺牲xing命来帮她,那道身影在心中不可磨灭。

    萧晨不是傻子,自然也能够体会到,不过却始终无法捅破那层膜,就是因为地位与实力的差距。

    萧晨心中暗道:“他ri待我通玄,必将取她为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