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动星河

第三十八章 挑拨与镇压

    (){求收藏,红票,俺在很努力的写,求红票收藏支持一下。收藏对我这样的粉嫩嫩新人好重要,收藏一下。}

    轰!

    就在萧晨还没有思考出来如何躲避葛向前的锋芒,葛向前准备对萧晨一击必杀的时刻,突然之间,一道惊天动地的轰鸣之声陡然爆发出来,响彻八荒**。

    震耳yu聋的轰鸣宛若天崩地裂一般,随后乱石穿空,烟土如浪,席卷而来,使得方圆数里范围都是淹没在了黄土之中。

    魔山竟然在此刻爆炸了开来,惊起万千尘土,碎石。

    似乎是凌水烟等一干核心弟子,联合施展惊天功力,生生将此山给移平了。

    这陡然发生的变故萧晨等人可不知道,因此直接打乱了萧晨刚刚想好的计策,更是打乱了准备击杀萧晨的葛向前一个措手不及。

    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黄土,宛若狼烟一般,无处可躲,铺了众人一身一头一脸,睁不开眼。

    碎石如流星雨一般轰落,砸得大地哀嚎。

    而且此刻神魂念头都是被这股突发而来的浓厚尘土,碎乱大石遮掩,无法如意搜索,因此葛向前根本无法对萧晨进行击杀,甚至神魂都无法搜索到萧晨,还要腾手抵挡天上落下的石块。

    不过萧晨想要逃走也难,那尘土,碎石降落下来,遮天蔽ri,无法视物,不辨方向,而且萧晨宗也不能丢下重伤的岳灵以及尤健不管,那样简直道德沦丧,不仁不义,因此萧晨还要给重伤的二人抵挡碎石的冲击……

    ……

    当尘埃落定,萧晨等人全部狼狈不堪,一个个宛若泥人般,就剩下眼睛嘴巴还算清晰了。

    “我杀了你!”葛向前第一时间便是寻找到了萧晨,随后全身一震,尘土飞扬,电she而出,捏掌成爪,直取萧晨头颅,若是被抓中,萧晨的脑袋定然如西瓜一般的炸裂开来。

    萧晨此刻也刚刚清醒过来,就看到一只利爪宛若苍蝇扑兔一般的向着自己抓来,不由一凛,脚下宛若安了弹簧一般,猛的一弹,梯云纵施展出来,云雾乍现,脚下似有云梯,登天而上,险之又险的避开了葛向前犀利夺命的一爪。

    “咦?区区外门弟子还会梯云纵,这家伙有古怪?”葛向前很是诧异,但是下手却不软,也是施展梯云纵,向着半空追去,追杀萧晨。

    “你们在胡闹什么!”

    却在萧晨与葛向前在半空之中起起落落,一追一逃的时刻,突然之间一声暴喝之声远远传来,这道声音很是yin沉,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更是蕴含有神魂之力在其中,直接对着半空中的萧晨以及葛向前轰了过去。

    正在追逃之中的萧晨与葛向前都是猛然感觉头脑一涨,神魂发晕,功力一瞬间运转不灵,双双从半空摔了下来。

    不过那人并为下杀手,只是喝了一声而已,萧晨二人并没有收到实际xing的伤害。

    等待两人爬起来的时候,便是见到一个身穿灰se长衫,面se冷酷,鹰钩鼻的男子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姚师兄。”葛向前认识这个男子,当下出声喊道。

    萧晨见状,也是跟着喊道:“姚师兄。”

    姚师兄冷冷的看了二人一眼之后,呵斥道:“你们怎么回事?同是出云剑宗弟子,相互残杀,成何体统!”

    “回禀姚师兄,是他先不仁在先,杀了我队伍之中六个外门弟子,而且夺走了他们的宝物,分明就是见财起意,所以我才要清理门户。”葛向前说道。

    其实葛向前也是实话实说,萧晨与钟重山之间的恩怨他也是不知道,他此刻只想杀了萧晨报仇。

    闻言,姚师兄目光闪过一道不快,冷眼瞥向萧晨,眉头不由一挑,很是诧异的说道:“咦?你是外门弟子!”

    “是。”萧晨也不隐瞒,实话实说道。

    “外门弟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次的任务外门弟子只负责保护地图,你们不可能知道血海魔窟。”姚师兄目光之中闪现疑惑,看向萧晨的目光渐渐怪异起来。

    “姚师兄,我知道。”葛向前说道:“我也接了这次的任务,并且为了照顾外门的师弟,我带领一个六人队伍出来历练,中途追杀一头紫se不明生物,我的地图掉落,被一个外门弟子捡去了。”

    “当时情况紧急,我原本打算斩杀了那头紫se不明生物,回来在取地图,但是等我回来,队伍六人,全部被杀,这一切就是他们所为。”

    葛向前一指萧晨说道:“而且,现在他竟然找到了这里,分明就是有地图,证据确凿,还请姚师兄定夺,给那些死去的弟子一个交待。”

    随着葛向前的诉说,姚师兄看向萧晨的目光越发的犀利起来,眼中似乎有刀剑在演化,缔造。

    然而萧晨却是对葛向前的话完全不相信,虽然是自己杀了钟重山,但是过程却全然不是那般样子。

    葛向前分明就是徇私舞弊,弄了两份地图,给了钟重山一份,原本肯定是想带着钟重山来血海魔窟多赚些贡献点,然而却意外发生了钟重山被杀的事情。

    害怕地图泄露,对他造成负面影响,因此干脆将责任推得干干净净,全部让自己来背黑锅。

    “真是可恶!”萧晨气的牙痒痒,但是此刻,萧晨却是百口莫辨。

    因为此事有些复杂,还关乎到赵无眠,只有说出赵无眠那番事情,萧晨才能澄清此事,但是赵无眠是内门弟子,并且被萧晨杀了,一旦抖露出来,不仅不能证明萧晨清白,反而会让萧晨罪上加罪。

    “对了,姚师兄,这个小子还会使用梯云纵,外门弟子根本没有资格学习,只有内门弟子才有资格。”葛向前又接着说道:“他使用的剑还是我出云剑宗的法剑,也不知道哪里得来的,而且他还有一头妖兽,收了我的灵器飞剑,我怀疑这个小子与妖魔勾结,故意残害我宗弟子。”

    姚师兄闻言,眉头连皱了好几下,随后开口说道:“我也不能听你一家之言,免得落下打压外门弟子的名声,这位师弟,你有什么话说。”

    萧晨正想措辞,然而葛向前突然大叫道:“姚师兄,你看那妖兽,还在玩弄我的灵器飞剑,证据确凿,难道姚师兄还有什么怀疑的么?”

    萧晨真想破口大骂葛向前,这一下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姚师兄闻言,伸手对着小嘟嘟一抓,立刻生出无边吸力,就要将那飞剑拿来。

    “嘟嘟……”然而小嘟嘟玩的正欢,却是舍不得那灵器飞剑,竟然不肯松手,因此拖着屁股,在地上划出一道痕迹,一起被吸了过来。

    “离火独角兽的幼崽!”姚师兄将灵器飞剑以及小嘟嘟吸到近前,看清楚了小嘟嘟的样子,不由一喜,要知道离火独角兽可是帅级妖兽,成年以后相当于通玄境界的武者,厉害无比。

    如果能够获得一头帅级妖兽的幼崽,饲养长大,不仅是拥有一头战力强大的坐骑,更是拥有一个忠心不二的‘仆人’。

    因此即便是姚师兄这种核心弟子也是贪yu大起,不由想要将小嘟嘟占为己有,而且此刻萧晨所处在的位置,只要他一句话,萧晨死得连渣都没有,并且名正言顺。

    贪yu让姚师兄有些麻木不仁起来,对着萧晨冷冷一笑,洪声道:“此等勾结邪魔,残害同门之徒,理当清理门户。”

    说完,抓着挣扎不已的小嘟嘟,站到了一边,看着葛向前斩杀萧晨。

    “嘟嘟……”小嘟嘟在姚师兄怀里剧烈的挣扎着,但是却挣扎不出来,眼神就好像离开了父母怀抱的孩子,楚楚可怜,委屈,害怕……

    “放下我的嘟嘟!”萧晨看得睚眦yu裂,更可恨的是那个姚师兄嘴边挂着得意的笑,对萧晨晨充满了蔑视。

    “杀了他!”姚师兄对萧晨的呵斥很是反感,冷冷的说道。

    “哈哈……好。”葛向前应了一声,随后对着萧晨道:“小子,我要像你杀我表哥那样,在你脖子上开个洞!”

    姚师兄已经将灵器飞剑还给了葛向前,此刻葛向前用灵器飞剑直指萧晨的脖颈,只要一剑下去,萧晨的脖子上立马就会出现一个恐怖的血洞。

    “死!”葛向前将真元猛的灌入飞剑之中,璀璨的剑芒立刻爆发,吞吐爆she,刺向萧晨脖间。

    萧晨瞳孔骤然紧缩,在这危机当头的时刻,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梯云纵催发到了极致,猛的向左边一闪。

    哧——

    也就是萧晨这微微一闪,救了自己一命。

    自那飞剑之上爆发出来斩金断石的犀利剑气从萧晨的右肩斩了过去,不过萧晨终究了慢了半拍,被那剑气割破了右肩皮肉,窜起一片血珠……

    “竟然敢躲!”葛向前没有想到萧晨竟然躲避了要害,不由感觉面子有些挂不住,当下暴喝一声,身体猛然欺近萧晨,拉出一片幻影,飞剑再次斩向萧晨。

    这一刻萧晨避无可避,就算使出浑身解数也是无法闪躲——

    然而就在这一刻,突然之间,萧晨只感觉一股微风吹过脸颊,随后就看到葛向前吐血倒飞了出去,摔倒在了地上,直接昏死。

    “姚易,你身为核心弟子,竟然目睹外门弟子被杀而不管!”沉着,冰冷,傲然,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声音响起在萧晨的耳边。

    “凌师姐!”萧晨闻声看去,不是凌水烟是谁。

    此刻凌水烟绝美的容颜寒霜笼罩,身穿一袭白se宫装傲然而立,质问姚师兄。刚才葛向前就是被凌水烟一巴掌抽倒飞出去的,可谓一点面子不给姚易。

    “哼!凌师妹你虽然得师伯她老人家宠爱,但是我可是你师兄,你怎么能够对我大呼小叫?而且我要杀的不过是区区一个外门弟子而已,怎么劳动凌师妹你的大驾了。”姚易强行抚摸着委屈无比的小嘟嘟,不急不缓的说道。

    “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管。”凌水烟冷冷的说道:“此人对我有恩,谁敢动我的恩人,别怪我不给他脸!”

    最后一个字说出,姚易的脸se瞬间拉了下来,宛若乌云罩顶般yin沉,姚易道:“凌师妹,此话未免重了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