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道殊途

后记

    老人合上那本旧书,将腿靠近火炉,让炉火温暖那双老迈的寒腿。年轻后生意犹未尽,催促道:“后来那陈云生怎么样了?对了,本界第二颗和第三颗血星为何突然消失不见了。”

    老人从书桌之中翻出另外一本书,书皮呈淡青色,书页内的笔记清秀挺拔,一看就出自不俗人之手。

    “这本笔记是诸葛先贤的真迹。其间记录了很多不曾公布的密文。那陈云生曾经回过震旦两次。按照诸葛先贤的记载,第一次回来时他只见了他一个人……”

    ---------

    八月初一晴

    我无法忘记苍穹的两颗血星,每每举头望天,都有一种迫切感,当年神使临世所带来的创伤依然存在于很多震旦之人的心中。这种创伤不仅存于修士心间,很多普通百姓也是如此。

    上次大战之后,很多前辈都寿元终结,震旦已经到了青黄不接之际,如果神使再次降临,恐世界毁矣,师叔之苦功白费矣。

    ……

    方才发觉风动窗棂,推窗之时看到师叔出现于屋内。余不胜欣喜,握手不知所云。师叔言道:“我此来便是为了你心头之急而来。”

    我还以为自己尚在梦境之中。只听云生接着说:“我有一个办法可以除掉天空中的血星,让震旦永世太平。不过请给我十年时间。”

    我机械地点了点头,并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方法。说完这些,师叔飘然而去。没有再多说一句话,这令我颇为费解,很多时候以为自己尚在梦境之中。这件事情我并没有向任何人提起,包括星繁。

    ---------

    年轻后生摇了摇头,道:“这也许真的是诸葛先贤在做梦也说不定。”

    老人说道:“当然不是做梦,我们接着看十年后的一篇日记。”

    ---------

    八月二十一夜雨

    今夜我无法抑制兴奋,因为那两颗血星已经彻底消失了十天之多。天空中巨大的火光也消失殆尽,晚上恢复了平静,白天也没有炙烤大地的光芒。至今我也不知道师叔到底用什么方法灭掉了两颗即将临世的血星。

    ……

    师叔,没错是陈云生师叔。他又回来了。一个人,略有瘦削,那双轮回眼仍然映着繁星的光芒。他给我说了一件事便离去了。但是这件事令我久久不能平静。原来这十年之中,他跑遍了洪古界的每个角落,用一个巨大的元磁法阵铺满了整个洪古界。十天前,他发动了法阵。

    整个洪古界宛如一颗炮弹射向了众星之海。洪古界和白极一族所寄居的界面剧烈相撞,自从白极一族尽数灭亡。而天空中连续十天的白昼便是此事的映照。

    佩服师叔波澜壮阔的思想之余,还没容我多说什么,他便闪身离去。不得不说是遗憾。要知道薛离,韩枫等人非常盼望见到他。

    ---------

    年轻人满脸好奇地问道:“那陈云生到底有没有在茫茫星海找到柳晓山呢?”

    老人把书翻到了最后几页,说道:“兴许诸葛先贤最后的日记能够说明些端倪。”

    ---------

    腊月十二晴

    转眼间已经为人数百载,老夫也已是风烛残年之人。三年前亲手送走星繁令人悲痛欲绝。至此才知道深爱之人离世是多么痛心,才对师叔当年有所体量。

    今天从山口来了一个少女,白衣,绿色的丝带绾头,身轻如鸿,只要同我一人说话。我见她面后,她对我说道:“有故人想要找我一叙。”

    我问他故人是谁。女孩微笑道:“我姓陈名白柳。”

    我瞬间老泪纵横,不能自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