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特级乡村生活

第三百七十二章 全村捕鱼(3)

    洛辉在这个月口处又扎了好几下,竟又扎了两三斤泥鳅及各种鱼,他这才将战场移到下一个月口。.

    与此同时,抢生意的村民们也纷至沓来了,有的往河左岸,有的来到洛辉所在的右岸。他们一个个和洛辉高栓之前一样,风风火火好比上京赶考似的,这场面还颇有那么几分意思。

    其实要是平时涨大水,村民们哪会到现在天都大亮了才行动啊……大半夜水刚涨起来的时候,就通通打着手电筒矿灯抢滩登陆的来了。之所以所有人搞到现在才动起来,还不是被昨晚上的酒给坑了,加上后来五股贼偷的事情,被折腾得不轻。

    村民们自然对剑马河是非常了解的了,他们到来后,就像高栓说的,速度最快、走在最前面人,直奔最好的月口而去……后面慢些的,就只能占据不怎么理想的月口了。

    洛辉本来还想一路享受过程,一路往下扎。这下没辙了,这一路下去几乎每个月口,都名花有主了。洛辉迫不得已,只好被动的占据正在扎的这个月口,好在这个月口地势不错,他第一扎就扎了三四斤……

    扎一下,得过好几钟,给受到惊吓的鱼儿们缓神的时间,同时等其它地方的鱼儿们聚集过来。

    等待是一种无奈,等待的过程是挺无聊的,洛辉干脆就把鱼篓子解下来,坐在月口边,开始看别人搞鱼。

    目光先落在对岸的高栓身上,高栓同志也是被迫占据了一个月口,不过因为打鱼机属于捕鱼大杀器,他并没有像很多人那样,傻傻的守着月口,他在月口附近水浅的地方,来回地打。

    这些地方的鱼儿虽然没有月口处那么集中,但也不少,只见他每按个几下开关,便会有所收获,有时是一条泥鳅,有时是一条黄鳝,有时是只鲫鱼,运气好时,还能打到只比较大的鱼……至于几斤几斤的鱼,就得看运气了,毕竟这是河里,水域面积有那么宽阔。

    而一旦有村民往这边过来,他就会回到月口处,一来隔了这么长时间了,也该聚了不少货货;二来宣示这是我的地盘,你们别打主意。

    洛辉看着高栓用打鱼机打了会儿,苦笑着摇了摇头,今儿个自己这光脚的拿着个鸟铳,和他那穿鞋的扛着个大炮比拼,铁定是要被虐得体无完肤了。

    洛辉的目光移开,落到占据着四五十米开外一个月口的老村民身上。

    “哟,这老头还挺牛叉啊。”

    洛辉看着这老村民,不由得笑了。

    老村民确实挺牛叉,倒不是他的姿势或造型有多牛叉,而是他捕鱼的工具,令洛辉小小吃了一惊。

    首先,他和洛辉一样,有个篾竹编织的扎子,然后,他还有一个比打鱼机更牛掰的超级大杀器。

    这超级大杀器的名字,洛辉并不知道,但他在电视里有经常看到。

    这玩意儿的结构是这样子的,一根作为支撑的主杆,其实就是根粗壮的竹子,长约六七米。主杆的端头,系着一根大麻绳,此外,绑着四根锄头把那么粗的竹子。这四根竹子是作为骨架的,它们皆有弯出一定弧度的,相互交叉,交叉成一个十字架,就像一个半圆……

    以四根竹子的端头为点,系着一张大,这的形状,与鱼的子相似。

    超级大杀器的使用方法是这么一回事,支撑的主杆定在河岸边的一个点上,四根做为骨架的竹子浸在水里,这样一来,自然那大也是沉在水底的。

    它的捕鱼原理更简单,典型的守株待兔法。

    大不是浸在水里吗,鱼不是会在河边边来回地游动吗……只要隔一小段时间,通过拉大麻绳的方式,将大从水里拉起来就行了……如果恰好有鱼游到大里,那它就等于是自投罗,等待它的将是砧板菜刀加锅铲。

    因为涨大水,水质浑浊,水流湍急,声音又大,这个时候的鱼意识是很混乱的,反应也挺迟钝。用这种大捕鱼,效果颇高,比洛辉的打鱼机还要好,当然,这种事情没有绝对,是要看运气的。就像高栓,一出来在水泥马路上都电到四条草鱼,这运气可是踩小黑小白拉的狗屎级别的!

    现在河边用这种超级大杀器捕鱼的村民占据了半壁江山,而且他们都像这老村民一样的,还带着个扎子。

    每隔个几分钟,用扎子在月口处扎一下,尔后,再把大杀器从水里起上来。

    洛辉利用闲得蛋疼的时间,观察着这老村民,差点没亮瞎眼……可能是老村民那处月口更加吸引鱼儿们,可能是他老人家的人品很足很旺,反正他扎子的效率不比自己差……这也就罢了,他那超级大杀器,简直就是要逆天啊!

    像扎鱼一样的,大子每一次起上来,里面的泥鳅至少都有二十条,此外还有各种鱼儿……相当于他每起一次大子,就能有至少一斤的收获!

    这是个什么概念?

    他这一个小时下来,不就得十来斤的收获?一个上午呢?不得好几十斤?

    弄一整天倒是不可能了,毕竟雨已经停了,其它地方往河里排的水会越来越小,河里的大水会慢慢地退去,水位会越来越低……

    “小辉啊,要不要来过把瘾?”那老村民将大子里的泥鳅和鱼捉干净,重新放回水里,见洛辉看得咋舌出神,朝他笑着喊道。

    “呵呵,不用了,我用这扎子慢慢扎就行了……”洛辉回过神来,举了举手中与大子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儿科存在的扎子,强笑了声。做为一个捕鱼达人,做为一个乡村趣事的狂热份子,其实他还是挺心动的。

    老村民见洛辉婉拒,又是和善一笑,不再说什么。

    “喂,栓子啊,你占的月口在哪里啊?”

    河对岸,高歌闪亮登场,这老头也是扛着个还没打开的超级大杀器来着,本来他是想早点过来抢占码头的,但昨晚上喝高了,年纪又大了,早上实在是爬不起来。

    “高老伯,你来这边吧,我要去田垄里扎去,这里太枯燥了。”洛辉喊道。

    “哦,那我过来了。”高歌自然不会和洛辉客气,扛着超级大杀器噌噌地就来到了这边。

    在河岸边的空地上,他开始摆弄还没有打开的超级大杀器,先是将做为骨架的四根竹杆张开,固定好,再将大子的四个角,分别系在四根竹杆端头,这样就弄好了,然后,把超级大杀器放入月口前面的河水里。

    高歌和洛辉一边聊着天,一边等待着时间的过去。

    几分钟后,高歌把大子起上来,和隔壁几十米开外的那个老头一样,收获骇人。

    “高老伯,等着太无聊了,我来试把手,这个给你。”洛辉将扎子往高歌的手中一塞,抓过了起大子的大麻绳。

    “我才不像你这样傻等呢。”高歌拿过扎子,却是到附近的河岸边,随意地扎了起来,居然几乎每一扎下去,也都有收获,甚至一次还能扎个数条几只的。

    高歌有时扎一下之后,还用脚在边上的草丛里赶一阵子,试图把藏在里面的泥鳅鱼啥的,赶进扎子里。

    洛辉不以为然,兀自守他的株逮他的兔。

    “啊……”

    过了两三分钟,洛辉正准备把超级大杀器起上来时,忽闻在那边用扎子扎得起劲的高歌,一声惊呼。

    洛辉忍俊不禁一笑,以为这老头失足掉进水里成了落汤鸡,赶忙偏头一看,原来并非那么回事……只见高歌同志将扎子从水里提起来后,就像被烧了屁股的猴子般,面色一变,顺手就将手中本紧紧握住的扎子,倏地给扔出去老远。

    “高老伯这是什么情况啊?”洛辉没心没肺地笑问。

    “呵……”高歌干笑一声,挠了挠脑袋,“没啥,扎子里进了条水蛇,玛的,我运气咋这么好。”

    “我还以为你扎到个什么宝贝呢,扎到条蛇而已,至于吓成这样子吗?”洛辉鄙视道。

    “我又不是你,抓蛇那么厉害……况且这蛇来得太突然了嘛。”高歌心有余悸,弱弱地辩解着,伸长脖子往被扔在三四米开外的扎子里瞅了瞅,有些畏畏缩缩地道,“那水蛇还在里面,小辉你把它打死吧。”

    洛辉耸了耸肩,正待上前去,只感觉口袋里传出轻微的动静,几乎在同一时间,眼前绿芒一闪……下一刻时,小碧神奇地出现在扎子里。

    那条半来斤重的水蛇正准备从扎子里逃出来,乍见小碧出现跟前,立时它便如见到了世上最恐怖的事物般,吓得浑身瑟瑟颤抖,呆在原地不敢后退,更不敢向前丝毫,就像被施了定身法……

    水蛇只有些许毒姓,它并非小碧喜好的菜。

    小碧没心思和它墨迹,直接化作一道绿色闪电,扑了过去,却是一口就咬在了水蛇七寸处……仅看似蜻蜓点水的一咬,小碧再次化作闪电,钻进了洛辉的口袋了,兀自呼呼地睡它的懒觉,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而那条被它所伤的水蛇,在它消失之后并没有逃走,仍旧在发抖中,只是那颤抖的幅度频率,越来越大,越来越剧烈,给人的感觉它很冷似的……十秒钟后,水蛇颤抖的幅度频率变小,越来越小……又是十秒钟后,水蛇完全没了动静,竟然是挂了!

    也就是说,水蛇在被小碧咬后,只活了二十秒钟!

    二十秒钟啊!洛辉自然是见怪不怪了,第一次见小碧猎蛇的高歌,却是吓尿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