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特级乡村生活

第三百七十章 全村捕鱼(1)

    大步流星地来到高歌家时,高栓已经把东西准备妥当,首先映入洛辉眼帘的,是一个用篾竹编织的扎子。.

    这种扎子在南方的农家里比较常见,这玩意儿长约一米,宽与高皆约四十来公分,它的形状很奇特,前半身是长方体,尾部是稍稍带着弧度的倒锥……扎子的前面和上面是敞开的,而左面右面后面下面是实的,这和簸箕是一样的。

    除了扎子外,就是两个鱼篓,这个自然是用来装鱼装泥鳅啥的,最后就是洛辉特意去镇上买的打鱼机。打鱼机一直都放在高歌家里,背到山头上挺麻烦的不是。

    “小辉你想用这扎子,还是打鱼机?”高栓将鱼篓背上系好,指了指问道。

    因为洛辉弄了个大号电瓶的缘故,这个打鱼机的重量有些变态,比普通的打鱼机重了将近三分之二,背负在背上很是难受。

    不过,高栓的体格较之去年从外面打工回来时,要强壮了,毕竟高家村的环境空气方方面面,是外面那些大城市永远也无法比拟的。再者农家的伙食,更是大都市里的富豪之家,都羡慕嫉妒恨的。

    环境好,吃的又是绿色食品,且经常的下地劳作,高栓的体格想不变强壮都难。

    只是洛辉这打鱼机初弄回来时,高栓先是望而却步,不敢尝试。后来尝试了一下,背着打了十来分钟,就扛不住了。慢慢的,能顶住的时间越来越长……人都是锻炼出来的,到现在,他背着这打鱼机,也能顶将近一个小时了。

    “我用扎子吧,这新鲜玩意儿我还没用过呢。”洛辉把扎子抓里手里打量着,问道,“对了栓子哥,这扎子要怎么用啊?”

    “这个非常简单,就像用打鱼机一样的简单……打鱼机不是往有水的地方一伸,一按开关,有什么活物便被电翻了吗……这扎子就是往有水的地方,随便一扎……”高栓解释道,“最好是排水的月口处,因为不论是鱼还是泥鳅,甚至黄鳝,都喜欢往放水的地方聚集,喜欢玩儿逆流而上……”

    “难怪小倩说涨水的时候,才最好扎鱼打泥鳅。”洛辉微微一笑,明白了,握住扎子上面的握杆,向上挥起,再往下一扎,“是不是这样子的?”

    “对,扎的动作要迅速,提上来的速度更是要快,因为慢了的话,扎进扎子里的鱼就会溜出来。”高栓强调道。

    “行,我懂了,咱们出发吧。”

    哥俩个皆腰间系着个竹鱼篓,高栓背着打鱼机,洛辉提着扎子,并没有急着往田垄里去,而是来到了最近的一眼池塘边。

    这眼池塘就在水泥马路边,因为上面大量的水流都往这池塘里排,而这池塘的两个月口泄水不及时,导致整个池塘都被淹,淹到水泥马路上的水,都足足里有二十多公分深。而池塘的那边,就是几丘散田。

    “靠,马路上有鱼!”

    洛辉的眼力极佳,离塘还有十几米的距离,他就看到几尾鱼在马路上游来游去,这几尾鱼都是草鱼来的,最大的一尾有两斤多,最小的一尾也有一斤半往上。

    看着自由游戈的几尾草鱼,洛辉吃惊又好笑,如果不是涨水池塘被淹,自己还真无法看到鱼在马路上游的场景。当然,这乡村里鱼在马路上游的场景,和城市里鱼在大街上、甚至在商铺里游的场面比起来,还是弱爆了……

    洛辉同时又唏嘘不已,这水一涨,这眼池塘里的大部份鱼怕是会跑掉,悲催的鱼塘主人,祈祷你的鱼都是恋家的吧。

    “这些鱼出了池塘,都是会跑掉的、会成为野生鱼的,谁抓到打到,算谁的。”高栓顺着洛辉的目光,也看到了那几尾草鱼,顿时他如猎人看到猎物般,双眼放光,一边蹑手蹑脚地趟进水里,一边往池塘那边呶了呶嘴,“小辉你去那些放水进来的月口处扎,注意了,会有大鱼的……”

    “行,那栓子哥你慢慢打吧,我扎我的鱼去。”洛辉提着扎子,来到鱼塘那边的第一个月口处。

    这个月口并非池塘本身开的月口,而是外面的小水渠进池塘的月口,水流滚滚,冲进池塘里,激得水花四溅,水泡泡直往外冒……

    洛辉还没动扎子,便看到渠道的边边处,有两条拇指粗的大泥鳅,按照高栓所说的,它们应该是从池塘里逆流而上,来到这里的。

    泥鳅要哄,黄鳝要发火,这是乡村里的一句俗话,洛辉温柔地将它们给捧进了鱼篓子里……再看小水渠的其它地方,又发现了三条泥鳅,洛辉将它们一条条请进鱼篓后,才高高地挥起扎子,猛地用力往月口处扎去。

    扎下去之后,迅速地往岸边一带,再疾速地提了上来……洛辉力气变态,虽然是第一次扎鱼,但仍然将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洛辉心花怒放,他这人生的第一扎,虽然没有扎到大鱼,但总体来说,收获算是不错的,只见脱离水中的扎子里,受到惊吓的鱼啊泥鳅啊,蹦蹦跳跳的……洛辉略微一数,大概有十几条泥鳅,且大泥鳅居多;有两尾三指宽的鲫鱼,三尾两指宽的,还有些小的就忽略不计了……统共,差不多得有七八两。

    洛辉将泥鳅和鱼倒进鱼篓子里,暗暗咋舌,这一个月口就能搞七八两鱼泥鳅,这要是几个小时地扎下来,得搞多少鱼泥鳅?而且这还只是泥鳅鲫鱼,还没扎到黄鳝大鱼!

    洛辉挥起扎子,尝试姓的在刚刚扎过的月口处又扎了一下,这次什么鱼都没有,但居然又扎到了五六条泥鳅,又是个小小意外的惊喜,洛辉眉开眼笑,正把泥鳅往竹篓子里倒时,忽然那边高栓兴奋地嚷了起来,“哈哈,大发了……”

    洛辉抬头看了过去,却是高栓偷偷摸摸地摸过去,偷袭包抄成功,将马路上那几尾草鱼一下全部给放倒了……也是这大电瓶的威力大,要是普通的电瓶,最多能电翻两只,其它的铁定会跑掉。

    四尾草鱼翻着白肚,浮在马路上,乐得合不拢嘴的高栓将它们一只一只地舀起,再放进鱼篓子里,竟是装了满满半篓子。

    “小辉啊,你这打鱼机太牛x了,要不要咱们换换,你也来爽一把。”高栓乐不可支地道。

    “栓子哥你慢慢打,慢慢爽吧,我扎我的泥鳅。”洛辉微微一笑,对鱼对泥鳅什么的收获多与少,他都不稀罕,他在乎的是一个过程,享受的是这个过程的乐趣。

    “嘿嘿,那你就等着羡慕嫉妒恨吧。”高栓嘴角翘起一个弧度,小小得瑟,一出手就六七斤草鱼啊,开门红呢,想不得瑟都做不到啊。

    他背着打鱼机继续奋战去了。

    洛辉也拿着扎子,来到了第二个月口,这一扎下去的收获与第一扎差不多,不过多了一条一两多重的黄鳝。

    扎第三个月口时,扎子还在从水里往上捞,洛辉就感觉到了不对劲。是的,确实不对劲,有种沉甸甸的感觉。

    提出水面,果不其然,这次扎到了一尾两斤左右的鲤鱼。

    鲤鱼在淡水鱼里,算是姓子暴燥的了,一出水面,它便乱蹦乱跳,要不是洛辉反应敏捷,它数次都差点从扎子里蹦了出来。

    洛辉赶紧用手将鲤鱼摁住,掐住它的腮帮子,朝在池塘边的水田里认真打着鱼的高栓喊道,“喂,栓子哥……”

    高栓偏头一看,看到洛辉手里的大鲤鱼,不由得一愕,随即大拇指一竖,“牛比啊小辉,真让你给扎到条这么大的鲤鱼……其实像你手上的这种扎子,碰到大鱼的可能姓是蛮高,但是真正要扎到、要捉到,却不是个容易的事情。”

    “哈哈,也不看看我是谁!”洛辉把鲤鱼往篓子里一塞,其它泥鳅小鱼一股脑倒进去,摆出一副‘我很牛b’的姿势,尔后往下一个月口而去。

    下一个月口是这眼塘的最后一个月口,除了小鱼泥鳅外,没有大的收获。

    “栓子哥你慢慢打啊,我先去其它地方了。”

    洛辉往下一眼池塘而去,刚刚沉浸在扎鱼的乐趣里面去了,没有留意村里别的地方的情况,现在一看,洛辉小小吃了一惊,不知何时,不少池塘已经有人在那里扎鱼,或用打鱼机打鱼了。同样的,田垄里亦有不少的村民在搞鱼搞泥鳅,剑马湖边人数也不少。

    此外,还有不少的人拿着家伙、系着鱼篓或提着桶子,在往池塘或田垄甚至剑马河方向去的路上。

    “小辉你等我一下,我们马上去剑马河,要是去晚了,就只有汤喝了。”高栓亦是沉醉于开门红的大收获里,他也到此刻才注意到这么多的情况,连忙对洛辉说道。

    因为昨晚端午聚宴,注定青壮们是会喝醉的,所以高栓特意安排今天所有人上午都不上班,到下午才上班……再加上熊孩子们今天恰好学校里也放假……由此,完全可以想像到,等时间再晚一些,全村会是怎么样一个热火朝天的捉鱼景象……(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