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特级乡村生活

第两百九十五章 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一旦触发伤心点,就如大坝开了闸。苏振宁和阿三这次是真的让洛辉给伤了真心,所以他们这泪水弹啊弹啊弹,弹了良久良久,总算闸门一关,止住了。

    又过了片刻,两人的神思与情绪回归于清明,开始商量眼下的对策。一番讨论后,阿三下车去寻找手机,他的那部手机被那只黑色的野狗不知叼到哪个鬼角落里去了,幸好苏振宁的手机却是就扔在路边上。

    阿三找到手机后,报了警。这警报得很低调,只是说普通的游客,在山里车爆了胎,遇了险,遭遇野狗群的袭击骚扰,性命堪忧……

    苏振宁对于今晚上这事情,当然是想着要低调低调再低调的处理,话说这事儿要是传出去,自己脸上怎么着都没光彩啊……而且好在细节性的那些糗事,只要自己和阿三不说,别人是怎么也不会知道的,不然自己哪还有脸在社会上混?

    龙潭镇政|府以前是一帮尸位素餐的酱油之徒在冒充人民的公仆,自打大胖过来主政后,大刀阔斧一顿猛烈地整改。再加上洛辉在高家村对镇里一行人的那一通整盅,现在整个镇政|府整体的风气都变得好极了,各部门办事的效率就像穿了增高鞋般,噌噌地往长……

    派出所在接警后,迅速出动,把苏振宇和阿三给接回了镇里,安置在一家宾馆里。至于他们的奥迪a8,自然是要等到天亮了,再叫人去把胎给补好。开回来喽。

    本来民警叔叔们以为只是一起普通的发骚驴友遇险事件。不以为意。但这辆奥迪a8却是引起了他们的猜想……如果真是驴友,怎么可能会开这种轿车往山旮旯里去呢?应该是开越野车才对啊?这不科学,这不符合逻辑!

    所以民警叔叔们见微知著,由此判断,这二人并非什么真正的驴友,铁定是冒牌货。

    倒不是民警叔叔们对苏振宁他们此行的目的产生了什么怀疑,而是疑惑于他们的身份。

    人都是有好奇心的,蜀数们也不例外。于是他们上网一查这辆车子的信息。 这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结果显示,奥迪车居然是苏氏集团的,再一看苏氏集团老总在网上的照片,民警叔叔们立时背上脖子上冷汗直冒,这人不是别人,竟然是堂堂苏氏的老大啊!

    老大啊老大,你怎么半夜三更的往那个鬼角落里跑啊,寻死你也不要到这里来寻啊……话说你要是在咱们管辖的一亩三分地上出了事,咱们岂不是要托你的大福。前程凶吉难卜?

    苏氏集团的老大来了龙潭镇,亏得没出大事。只是遇了险,但这事也是非同小可,传出去不说上全国的头条,上省里的头条是木问题的……蜀数们赶忙把事情报告给了所里的老大,所里的老大一听哪敢私作主张,立马又报告给了镇里的老大,也就是肥肥同志。

    肥肥同志作为洛辉同志从小同穿一条开档裤长大的好基友,知道的关于洛辉的也好、猪粑戒的也罢,总之这货知道的内情是非常多的……而且对于夜间高栓送货的事情,为了预防万一,洛辉都有和他打过招呼,他又和派出所这边打过招呼……

    结合着种种种种,愈发冰雪聪明的肥肥同志深入里一想,便明白了怎么一回事儿,敢情是这苏振宁急着打猪粑戒的主意,晚上跟踪给店里送货往返的高歌,结果在那段路上爆了车胎……只是,奥迪a8在路上正常行驶,怎么可能会一下就爆掉两个后胎呢?这事情诡异中透着玄机啊;还有,一群野狗?飞龙山这一带都没听说过有什么野狗啊?突然就冒一群出来?地底下钻出来的吗?

    肥肥真的是越来越聪明了,一想一想再一想,想起自己曾经被洛辉指使的狗狗给戏谑过,他便想到了这事情极有可能与洛辉有关……猪粑戒是洛辉的,而这苏振宇觊觎猪粑戒,然后奥迪a8跟着高栓,从市里一路跟到那条路上?高栓不是傻子,更不是瞎子,他会没发现?他会不把情况告诉辉子?

    辉子那家伙良心大大的坏,同时最是喜欢整人了,他不借着这么好一个机会,好好地整整苏振宁,他又整谁去?那家伙训练狗狗最是神奇,看来这所谓的野狗群,无疑就是他这狗头司令手下的狗兵狗将!

    肥肥抽丝剥茧这么渐渐深入地一推断,竟是真让他把真相给推断出来,这货兴奋地一握拳头,“本胖真乃神人也!”

    大胖很想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洛辉,在揭穿某人险恶面具的同时,炫耀自己的推理天赋一番……但一看时间,才凌晨四点刚过没多久,大胖拿起手机来,终还是忍住了没敢拨电话,他怕那个良心大大里坏的家伙,给自己也玩儿整苏振宁的那么一出啊!还是别打扰他做春梦的妙……

    肥肥很明智,强忍着心头的冲动,一直到清晨七点来钟,才敢打洛辉的电话,先是简单的问候,然后就开始逗洛辉,昨晚是不是泡妹纸去了啊,没去吗?那深更半夜的,你都去哪里鬼混了……

    洛辉的智商比肥肥高多了,同时对官场的规则了解一点都不比他浅,听肥肥这么左扯淡右扯淡的,哪还能不知道肥肥已经知道昨晚的那件事情、并猜测出是自己在施暗手整人来了。

    “胖子啊,我说你有话就讲,有屁就放,别再嘀哩呱啦的……大清早的,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么有闲啊!”洛辉对他这拐弯抹角来逗自己的行为不爽,喷他的同时吓唬他,“你是不是也想好好地体验一下,昨晚那二位的滋味?”

    “嘿嘿……”大胖不置可否地一笑,继续卖他的关子。“辉子知不知道昨晚上。你的成就很大啊?”

    “大个毛。”洛辉不以为然。想到了什么,“是不是车里那两人,有那么点儿来头?”

    “嘿嘿……”大胖再笑,“确实有那么点儿来头……你猜猜看,被你整个半死的那人,都是谁来的?”

    “猜你个猪脑袋啊,大清早谁有你这闲功夫。”洛辉这早上要晨练,要煮早餐。要陪小妮子去散步散心,一大把的事情等着要做呢,哪里有时间和他来东扯西扯地,骂道,“胖子你有屁就快放啊,赶紧的……否则高家村封杀你,以后你别再想踏进高家村一步!”

    “好好好……”肥肥一听他言语不善,一听不准自己进入高家村,那还搞个毛啊,免费的极品蔬菜西瓜什么的。还有山珍野味儿,去哪里吃去……肥肥很识时务。果断投降,却也不忘拖点泥带点水,“是这样子的,那两个被你整个半死的人,一个应该是个保镖或司机,另一个,是省里一家大集团的大佬……”

    “什么集团,到底谁吗,别墨迹墨迹的……”洛辉又想开骂了。

    大胖赶紧道,“是苏氏集团的董事长,苏振宁。”

    “苏氏集团,苏振宁?名不经传,没听说过。”洛辉没当回事儿。

    “靠,苏氏全国五百强啊……苏振宁在全国的民营企业家里面,也都是排得上号的人物了,曾经还到人民大会堂去与国家领导人们进行过政治上的商讨呢……你居然没听说过,你这不会是天天挑谷箩、天天闻瓜香,变得孤陋寡闻了……”肥肥揶揄道。

    洛辉听他这么一唠叨,脑中浮光掠影的闪过n多的东西,霎时,他想起了昨晚那辆奥迪a8,那个省城的车牌号码,为什么总感觉有点儿眼熟……苏氏集团?苏氏集团?苏氏,苏振宁,苏振宁……洛辉嘴里喃喃念叨着,突然他猛地一拍脑门,想起来了!

    其实神马苏氏集团,神马鸟东东董事长,洛辉压根就不会放在眼里,但是,问题是,这苏振宁是苏文静他老子啊!靠,这也太戏剧性了,自己心血来潮一通整盅,居然把女汉子他爸给整了个半死不活?

    随即洛辉情难自禁脑中又浮现起诸多的往事,像那头似冥冥之中的梅花鹿,与苏文静在林中那陷坑里的相识,把她从林子里背她回村里,和她数个日日夜夜同处一屋沿下……女汉子因为自己,性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自己也开始对她的印象有所改观……

    瞅这势头,似乎要发生点什么电光火花、**之类的事情时,她爸,也就是这个苏振宁,却在此要紧关头,突然杀将出来……

    洛辉想起了在城南市场附近的那家西餐厅里,与苏振宁及他的保镖的碰撞与交锋,想起了苏振宁甚至他那保镖轻蔑不屑的目光及神情,想起了他甩出来的那张支票,说的那番无礼之极的话语……洛辉隐隐又想起来了,那时的自己被激得是极其愤怒的,恨不得把苏振宁和他的保镖都暴揍一顿,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想着想着,洛辉忍不住笑了起来,哈哈,山不转水转,那次没揍他们,昨晚上却是阴错阳差的把他们给狠狠地收拾了一通,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呵哈,真没想到会以如此的方式,出了心中的一口恶气,爽啊!

    只是不知道苏文静要是知道自己把他爸给差点整死,会作何感想?会拍手称快,感谢自己?还是憎恨自己,对自己恨之入骨?管那女汉子去呢,她爱怎么嘀就怎么嘀……

    “喂,我说辉子你笑个毛啊,笑得那么y荡。”肥肥在那边嚷嚷着,调笑道,“是不是觉得很有成就感?”

    “当然有成就感吗,堂堂苏氏的董事长让咱给收拾了,有本事你也收拾去!”洛辉哈哈一乐,“不和你废话了,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忙活呢……”(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