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特级乡村生活

第两百八十七章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在高栓制定的规矩与老人们语重心长说教感化的双重作用下,那些不安份的人,在不甘心地再做了几次种植彻底失败的尝试后,基本上心里也差不多平衡了,甚至有的还渐渐懂得了要感恩,因此对洛辉心生感激。

    不过,总还是有些人顽固份子的,他们表面上很温驯,不再有什么动作,但他们的内心,却在等待着时机的到来,尼到的,你能做到,老子就不相信自己做不到!

    猪粑戒在江城的办公室装修完毕了,没弄多豪华多奢侈,就简简单单地搞了一下,毕竟这只是暂时性的一个办公场所,搞豪华阔气了纯粹是浪费。需知,在洛辉的大略规划中,明年,最迟到后年,猪粑戒可是会拥有自己的总部大楼中心的。

    办公室一装修完,意味着猪粑戒从店铺家庭经营的模式,华丽地转变成了公司系统化经营模式。

    高首出任公司总经理,他老实巴交的农民一个,哪里有这个能力和魄力当老总,其实也只是挂个名头而已……高小林任副总兼人事经理,这小子倒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浑身打了鸡血一般,充满着十二分的干劲。要说他的能力呢,经过这几个月的锻炼,再加上洛辉的指点,确实有了长足的进步……姚玉珍管后勤,这活儿简单,在她力所能及的范围里……

    公司其余财务、营销、策划,等等方方面面的人员,都是通过招聘的渠道。一一到位的——在江城人才市场进行招聘的时候。那场面和猪粑戒的店面一样的火爆……话说。猪粑戒这头小肥猪猪,驰名全国乃至全球。猪粑戒开出的薪资福利待遇又非常的高,极其的诱人。最重要的还是,猪粑戒的优势得天独厚,前景与钱景皆是一片光明远大。所以,猪粑戒这招聘的橄榄枝一抛出来,不引爆整个人才市场才怪呢——当时那场面,知道的人知道是猪粑戒在招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政|府屈向到人才市场来招公务员的来了呢!

    不过猪粑戒的真正大佬洛辉同志,现在乐得悠闲,乐得陪老婆及准妈妈腹中的孩子,乐得当甩手掌柜,除了听听远程汇报,遥控指挥一下,提些建设性的意见,啥都不干……

    猪粑戒公司的框架建成,各职务人员完善到位,猪粑戒算是走上了正轨。下面要做的事情。就是一家几家的分店发展,往邻市邻省迅猛地扩张。尽快地完成雄霸全国的阶段性目标,将两家洋快餐给驱逐出境……当然,心急还是吃不鸟热豆腐嘀,东西得一口一口吃,路得一步一步走,总之是任重而道远……

    “……”

    省城。

    长青中街。

    猪粑戒江城外市唯一的分店,开业已经整整里有半个月了。瞅这生意,瞅这漫漫长龙排的,简直就是无法直视啊——这人气,比江城总店足足要旺出去五倍还得大幅往上。店里都有招进专门的保安人员,来进行一个秩序的维护,不然插队的人太多了,不盯着管着要乱套。

    在队伍的左侧外面,苏氏集团董事长和他的贴身保镖兼司机阿三站在那里,这已经是他们第三十一回来此驻足观望了,瞅着这一天热闹过一天的场景,他们仍然有些咋舌,阿三不得不感叹道,“苏总,这猪粑戒是要逆天啊,瞅他们这受欢迎的程度……咱们的酒店生意要是有这么好,要是有这么多人排队吃饭开房玩娱乐节目,那咱们就要爽歪歪喽……”

    “呵呵,你倒是想是美……”苏振宇笑了笑,他这笑容有欣慰,更多的还是苦涩。

    本来指望着女儿在尝遍苦头、深刻体会到没有依靠的无奈之后,会感悟到很多东西,从而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从而回到自己的身边,并听从自己的安排。可未料,她这本山穷水尽的生意,突然搭上了那头狂奔的小猪,蓦然平步青云、扶摇直上……瞅这排队等着送钱的长龙,别说自己羡慕,就算亚洲李老超人、微软的比尔盖子瞅着,也要羡慕嫉妒恨啊!

    苏振宇失神地看着,想了一会儿,问道,“阿三,你这猪粑戒原材料调查的事情,近期进展得怎么样了?”

    “小姐这家店里的每一个员工,我都在能使鬼摊磨的那玩意儿的铺垫之下,一个个全问到了,的确是没有一个人知道原材料的来源……包括这店从江城送货过来的司机,我也问了,他的货并不是从制作的地方直接拉来的,而是从江城总店分摊的……”阿三苦笑道。

    苏振宇蹙起了眉头,“那你有没有去江城调查?”

    “有。”阿三用力地点了点头,“猪粑戒在江城有十家店,十家店除总店之外那九家店,无一人知道原材料的事情。只有总店里有几个人,他们才知道。”

    “那你用钱砸开了那几个人的口没有?”苏振宇有些迫不急待地追问,瞅着眼前这猪粑戒分店的生意,他真心眼热啊,刚刚阿三所幻想的,何尝不是他自己所幻想的呢?自己集团的生意若是真能如此,晚上做梦不都笑醒啊!

    阿三这回笑容更苦,“这几个人,更加不可能说啊。他们和猪粑戒背后那人的关系,非常密切,听说是某种极亲极亲的亲戚关系来的。而且,猪粑戒他们都是有股份参与的,据说比例占有率还挺高。”

    “真没想到,小小一个猪粑戒的原料问题,要调查清楚都这么难……”苏振宇沉吟着,思考小半晌后道,“阿三你这样子,它们的货不是送到总店吗,你就盯着它们那家总店,盯着那辆送货过来的车,再跟踪他,先找到它们的货源,再通过货源来调查原材料来源……这样虽然要绕点弯子。却是最有效的途径……明白没有。”

    阿三道。“苏总。这个我们也尝试过,但守了几天,都没看到车子送货过来。”

    “哦,你已经尝试过了?难道他们一次送货送好些天的销售量过来?”苏振宇道。

    “我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因为猪粑戒并没有专门冷冻藏储的仓库……这糍粑还好,放半个月甚至个把月都不一定会长霉质变。但那竹筒饭,就算是在这种气温下,放个两天那米和菜不都泡烂了?”阿三分析道。

    苏振宇静静地听他说完。一副若有所思的神色,“阿三你们就只蹲守过白天。”

    “是的苏总。”阿三恍然明白了,“难道他们是在晚上送货过来?”

    “一定是这样子了。”苏振宇握了握拳,看着数十米开外猪粑戒招牌上的那头萌萌的小猪,目露神光,“阿三这次你一定要把事情给办妥……”他的目光从小猪身上移开,射入店里,咬了咬牙,“我再打个电话给小静,若是她还不接。我就进店里去找她,天天来找她。反正要找到她为止!”

    “是,苏总。”阿三得令,掏出手机来开始进行安排。

    “……”

    苏振宇也用新办的一个号码拨着女儿的电话,为什么要用新号码呢?因为他的老号码已经被苏文静给拉进了黑名单里,不办一个就只能用别人的打了。

    这次打通了,苏振宇算是被她给挂怕了,半天没敢吱声,苏文静在那边不耐烦了,苏振这才弱弱地喊了一声她的名字,结果苏文静一听他的声音后,二话不说又要掐……

    “小静,小静,小静你听爸说,爸现在遇到大麻烦了……”苏振宇赶紧使出苦肉计,什么招数都用上了,实在是没辙了,只能玩儿这么一出了。

    苏文静对她父亲确确实实是恨极来的,如果当初没有他那一次冷血的威吓、绝情的阻饶,她现在和洛辉,真的极有可能走到了一起,哪里会是现在这般凄惨的光景……每每想到这事,苏文静心如刀割的同时,对苏振宇的恨更是陡然上增……

    然而血终浓于水,世上很多情谊说断就能断、说割舍便能割舍,但这种血脉亲情,不管恨有多深,也是无论如何都绝断不了的。

    苏文静一听苏振宇说遇大麻烦了,心里咯噔一声,哪能不软下来,嘴上却是兀自冷漠,“那是你的事情,与我不无关。”

    “小静啊,我是你爸啊,你亲爸啊,我的事情怎么可会和你没关系呢?”苏振宇苦口婆心,“爸爸知道你因为上次那事情恨我,可爸也是一番苦心啊,爸还不是为了你的未来……”

    “你再说,再说我立刻挂掉。”苏文静一听他提那事,刚刚暂时性湮灭的恨意噌地又起来了。

    “好好好,好,我不说。”苏振宇赶忙打住,心头暗骂自己傻啊,那事儿正是自己和女儿的芥蒂所在,怎么能在这种情况下提呢……他换上一副可怜的语气,“小静,这次爸是真的遇上大麻烦了……因为爸这段时间心情一直都不好,做出了几个错误的决策,导致集团亏了几大笔钱,导致酒店的生意每况愈下……那些董事们集体攻击爸,要爸下台啊……”

    “你那是自作自受!”苏文静冷笑道,心里却是很难受,“你说,你想要怎么样?”

    苏振宇没想到女儿这么快就口气就松了下来,不由得喜出望外,但他控制住了情绪,“我想你回家里来住,只有天天能看到你,爸的心情才会好,这样做起事情来,精神就会饱满,就不会再犯那些低级错误。”

    “这不可能。”苏文静断然拒绝,“不论你怎么说,我都不会回来住的,我现在在外面好好的,自由自在……”

    “可是……”

    “没有可是。”

    “既然这样,那好……现在只有你能挽救爸的危机和集团的危机,小静你能不能帮爸一个忙?”苏振宇央求道。

    “什么忙?”

    “你能不能介绍猪粑戒幕后的那个人,给爸认识?”苏振宇谨慎地道。

    苏文静乍闻他这言,先是一愣,随便明白了什么。她再也控制不住地大笑起来……笑着笑着。眼泪不禁就流了出来。怎么止也止不住,“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哈哈,这就是因果报应啊!”说罢,再不和他半句废话,挂了电话。

    “……”

    “嘟嘟嘟……”看着盲音不断传出的手机,苏振宇又一次不可避免地直发愣。不过以前他发愣是因为被女儿给挂断电话,这一次。却是因为苏文静的那句‘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因果报应啊!’给弄发愣了。

    苏文静的这句话振聋发聩,犹在耳边,激荡在心里。苏振宇绞尽脑汁,怎么想也想不透,为什么女儿会毫无征兆、甚至莫名其妙地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她是在说自己断然阻止她和那个泥腿子来往的事情吗?肯定不是的……那又是什么意思呢?难道和猪粑戒有关系?

    苏振宇越想越想不明白,越想脑子里越混沌,如此心里一纠结,心头便是怒火中烧,再次拨打苏文静的手机。却是发现对方又一次将自己的号码给设进了黑名单里。

    “啪!”苏振宇怒火万丈,猛地一扬手。将手机给摔了稀巴烂。

    排队的人纷纷看向他,在那边安排着的阿三被吓了一大跳,赶紧手机一挂,跑了过来,战战兢兢地看着苏振宇,祛袪地道,“苏总……”

    苏振宇双眸中燃烧着熊熊地烈焰,额头青筋都暴突起来,咬了咬牙,大手一挥,“上车!去江城!”

    “啊,苏总您要亲自去江城吗?”阿三不由得一愣,刚刚不是还叫自己安排的吗,怎么一转眼,自己就要去了呢?

    “别问那么多,我倒是要去看看猪粑戒幕后的那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苏振宇是真的怒了,虽然他琢磨不透苏文静那句话的含义是什么,但他隐隐地还是想到了,应该和猪粑戒有所关系。所以他当即做出决定,要前往江城,一定要把猪粑戒背后的那个人,给找出来,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他很不喜欢这种云里雾里、胃口被吊着的感觉!

    两人上了奥迪a8,直奔江城。

    “……”

    苏文静和袁姗姗租住的屋子里。

    “文子,你刚刚哭了?”袁姗姗看着从房里走出来的苏文静,关切地问道。

    “没哭,谁哭了……咱们生意那么好,每天数钱数到手抽筋,笑还来不及呢。”苏文静强颜欢笑。

    “你还装,看你脸上的泪痕,看你红肿的眼睛。”袁姗姗柔柔纤手搭在她的背上,两人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怎么了,遇到了什么伤心的事情,和姐姐我说说,姐姐好开导开导你。”

    “去你的,你比我小两个月好不好,我才是你姐姐。”苏文静一巴掌拍开她的手,“没什么,我爸打电话过来了。”

    “哦,你不是一直不理他的吗?这次你接了他的电话?”

    “他说他遇到大麻烦了,说他这段时间心情很不好,做出了几个错误的决策,导致集团亏了几大笔钱,集团的董事叫他下台……”苏文静诉说着,虽然她很怀疑,但还是担忧地问道,“姗姗你说,这些事情会不会是真的?”

    “切,装b。”袁姗姗毫不客气爆了句粗口,一针溅血就指了出来,“你爸这是苦肉计,以获得你的同情,再接近你,然后让你原谅他。”

    “我也是这样想的。”苏文静颔了颔螓首,“刚开始我还不觉得,后来他问我猪粑戒后面那个人的事情,我就知道了,他打电话给我,是有目的。”

    “不是有目的,根本就是居心不良、图谋不轨!”袁姗姗道,“那你告诉他了没?”

    “我才不会告诉他呢。”苏文静撇了撇嘴。

    “那你能告诉我吗?”袁姗姗调皮地眨巴着眼看着苏文静,对关于猪粑戒后面那人的事情,她的兴趣比苏文静她爸的兴趣只浓不淡……袁姗姗敏感地感觉到了一定的不对劲,虽然上次打电话给他,没有探出点什么口风来,但是她猜测,他一定是像往常般的在敷衍着自己。

    “不是和你说过的吗,不许再提起他……好了,现在我要出去一趟,把借的钱还给他。”苏文静站起身来。

    “我送你去银行。”袁姗姗跟着起身。

    “不用了,我打车去就行了。”

    “没关系,我打算去一趟江城,顺便送你而已。”

    “你去江城干吗?”苏文静疑惑地问。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我表姐一家都在那边,肯定是去看他们了。”袁姗姗并没有说实话,她的真正目的,自然是去找洛辉,她对他的思念如春天的野草般疯狂地蔓延着,控制着太难受了。

    袁姗姗送苏文静到银行后,独自驾车前往江城,上高速前,她拨了洛辉的电话,被挂了,然后她就发了条信息,“人家想你想得晚上睡不着觉,想你想得脑袋发痛,想你想得大姨妈都紊乱了……反正人家现在来江城找你了,四个小时后,江城大酒店等你……如果你不来,人家就来高家村找你……到时你可别怪人家……其实都是你害的……”(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